在法中归正自己 体验救人的慈悲状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在十几年的正法修炼中,由一个学生到上班族再到主妇的转变中,摔摔打打经历了很多魔难,都是伟大慈悲的师尊加持、替我承受,最终化解了,对师尊的感恩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除了不断精進实修,没有别的办法回报师尊的慈悲苦度。今天把自己二零一零年经历的一关写出来,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家中的独生女,父母离异后,我和母亲相依为命。二零一零年母亲突然以病业形式离世,我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无法承受。在这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中,母亲就是我的顶梁柱,避风港。她一走,我有一种天塌的感觉。在修炼中自己一直是中士闻道,对师尊的法是似懂非懂,一知半解。所以在遇到这巨难时,不知如何是好。一关过不去,一关又上来。紧接着周围的亲人就来要房产,家里被拿空甚至连牙膏都要。我更加感到人情冷漠,人生凄凉。回到丈夫家中后仇恨心、怨恨心全出来了。认为母亲一生苦难受尽欺凌,都是这些人的原因,所以心里更恨伤害她和我的人。我成天以泪洗面,还和丈夫吵架,骂公婆,甚至打电话骂父亲、姑妈和阿姨。

就这样大半年,突然有一天,我倒在床上无法呼吸,心痛的就象尖刀直插心窝一样。丈夫把我送往医院检查没有病,就是痛的不行,坐着睡觉。就是这样我也不悟。

放假回老家,昔日同修找到我,帮助我在法上提高,通过学法。师尊的法打入我的脑中“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1]我突然惊醒,原来这么多年我都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因为我从来没有向内找自己,遇事找别人,用大法要求别人,对照别人。自认为自己不错,和人比,却从不用法来对照自己,修炼中和周围亲人关系很紧张。但是师尊从未放弃我,一再点化。我真诚的发自内心一念,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

通过不断向内找,找到自己很多人心,我要去掉它,它不是我。发出这一念,第二天早上炼功时,一瞬间三股热流通透全身,心口那个被刀插的地方象年轮一样向外扩散开来。我更加感受到师尊的伟大,在修炼的路上,师尊什么都不要我们的,只要我们有一颗愿意改变自己的修炼的心!同时我也明白自己那个恨在另外空间已经形成了物质,是师尊替我承受化解了。

在同修无私的帮助下,反复学法。在学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时,我悟到:大法弟子了不起就在于,在众生给我们制造痛苦时都要为众生着想。在痛苦中用正法理洗净自己,同时救众生,让他们明白真相,达到救他们的目地。这才是正法修炼,这才是正法正觉的大法弟子的威德。想到这些我身体一震,明白修炼的严肃和救众生的难度很大。同时我也明白了众生的可怜与可悲。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我怎么还恨人呢?我生出了无限怜悯心和同情心。

师尊首先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来,为我们承受历史上的罪业。然后一步步象父母教孩子走路一样,不厌其烦,循循善诱的一路扶持,才使我们能够走到今天。一路上给了我们从一个正法修炼者到一个神,一个主所拥有的一切,善解着我们从人到神以致世界中的一切众生,救度我们的同时,救度他们。写到这里我不禁泪如雨下。师尊要救度这宇宙中的所有能救度的生命,那该要为众生付出多少啊?师尊所承受的那是宇宙中任何一个生命都无法想象的,佛恩浩荡都不足以形容师尊的伟大!我深深的感到自己生命的渺小、无知和无能。

一位同修对我说:“海之所以能纳百川,是因为把自己放的低。一个宇宙的王、主又怎么不能容忍自己众生的无知呢?”想想师尊历经万难,层层下走来到这宇宙中最低最肮脏的地方,为救众生,受着人的辱骂,欺辱和诋毁。面对这样的众生,师尊甚至还要救度他们,把他们拿到高层次上去,这是怎样的心胸啊?!我明白了有多大的心胸就可以容纳多少的众生,这是境界。

于是我找到那些伤害我和母亲的人,不管他们的态度,只找自己的过错,一个一个的道歉。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对方身上的闪光点,真正的用自己的短处与对方的长处比较,把证实大法摆在第一位,对方的心门也打开了,从我的变化中看到了法的伟大,不再抵触大法。我周围的人对我的态度也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那段时间我真的有一种身轻如燕的感觉,真正的体会到一个正法修炼者的幸福来自于宽容别人的慈悲状态。从悟到到做到,用了一个月时间,在这一个月里我从无法摆脱的极限痛苦里解脱,再到正法正觉生命的殊胜,真的是脱胎换骨。现在我的环境越来越好,那些明白真相的亲人有时甚至还帮我讲真相救人。

同修们,师尊的大法真的是无所不能啊!越修越感到法大无边,越修越觉的离法和师尊的要求很远,只有在今后的修炼中奋起直追,从一思一念中向内找,真的同化大法,放下自我,救度更多的众生,才对得起师尊,才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