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纠正了我的先天不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我是个先天不足的人,人们都把我当傻子对待。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师尊治好了我的病,使我正常了。向师父汇报一下我这个先天不足的人的修炼过程,和我如何跟着师父在救度世人的路上向众生讲清真相,劝三退的。希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被人视为傻子

我生来就不是个正常人,说话时舌头在口腔里活动费劲,说话吃力;有浓重的鼻音,发出来的声音很奇怪,所以我见了人光笑,少说话。一旦我开口说话,我说一句就有人跟着学一句,取笑我;我身上常年长着皮炎,脖子里、下身、脚侧面生长些象痱子一样的包状的东西,奇痒,这些东西成了我的心病,每天我都在不停的抓挠它们,然后就流水,结痂,我一天也没有舒服的时候。我还容易被邪灵附体的现象,当我生气过度时,一下子就晕过去了,半死不活的,嘴里还说东道西地乱讲;我从小就能见到另外空间的生命体,还能跟它们说话。

由于我的这些生理现象显的病态,常人都把我当傻子对待。爸爸妈妈、哥哥姐姐都不把我放在眼里,甚至根本就不把我当人看待,我痛苦极了。我长大后在工厂里找了一份简单的工作,这是妈妈的功劳,她当时是工厂的大会计。

我长成人时也有些小青年前来求亲,当然他们不是对着我来的,是看中了我的家庭,我有个能安排工作的爸爸。在这些前来求亲的人中,家中人帮我选中了一位中专毕业生,我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到时我却真的被他娶走了。可是当我与他过家庭生活时,我的这些缺陷就一个个的显露出来,逐渐的,他的亲戚朋友家都传遍了,我又落入了一个人人厌恶的境地中。

我活得好苦。特别是到了爸妈离世后,丈夫就敢动手打我了,打的顺手了,我就开始经常挨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喜欢我,也没有人来安慰我。

转折点

一九九八年是我生命的转折点,那一年我進入了法轮大法修炼。我捧着伟大的宝书《转法轮》,泪如雨下,我问师父:我也配当您的弟子吗?师父是这样说的:“大家知道吗?我做了一件什么事情啊?我把所有的学员都当作弟子来带,包括自学能真正修炼的人。”师父还说:“真正修炼的事情是全凭你这颗心去修的,只要你能够修,只要你能够踏踏实实的坚定的修下去,我们就把你当作弟子带,不这样对待都不行的。”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皮炎好了

天天学法、天天炼功,师父在不断的给我清理着身体。在清理那些皮炎时,它们在我的身上火烧火燎的,灼热而奇痒,难受我就忍着。我在地上打着坐就倒下,满地打滚……。

好了,皮炎真的好了,不信都过来看看,是大法师父给治好的!

嗓子好了

一天我在睡梦中走在马路上,迎面过来二位中年男子,其中一人说:这个小姑娘说话不清楚,你给她治治吧!那个高个子让我躺在他的胳膊弯里,让我张大嘴巴,他用细长的手指伸進我的喉咙,一下子就拽出一根象肠子那样的血肉长条来,他提的高高的让我看,并对我说:“你的嗓子里有这个东西能说清楚话吗?现在好了,以后说话就清楚了。”

我醒来后高兴极了,但不敢相信是真的。可这的确是真的!人们都听出来了。“这个傻姑娘在逐渐的好起来,确实是法轮功改变了她”,周围的人都觉的神奇。

自从修炼大法,附体也不敢上我身上来了,我有师父,我正念足了,谁也不敢来欺负我了。感谢师父。

我现在身上没病了,感到一身轻,快步如飞。我更加紧学法、听法、炼功、发正念,跟随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出门讲真相,救度迷中的世人。

在师父的帮助下,我没病了,不傻了,智慧在打开,一点一点在做。

讲真相救人

下面我谈谈我讲真相救人的情况:

我的身体好了,精神也愉快了,人显的精神了许多。丈夫家亲戚对我转变了看法,甚至见我过上了好日子还产生了妒嫉心。于是我现身说法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

我邻家有一位叔,院内有片小花园,闲时就出来看。我觉得这是给他讲真相的好机会。我上前去问他,叔叔你知道法轮功好吗?他说也不反对,我说不能说不反对,得说赞同,我又给他讲了些,他说我给他上了一堂教育课。

工厂门岗二十四小时值班,我闲了就去门岗坐着,那里有年轻人,有上岁数的人,我对他们说大法好,对他们讲中共在法轮功问题上骗人,“天安门自焚”就是骗人的,有的人明白了,有的人还不相信,门岗换了位叔叔模样的人,我给他背《转法轮》第一讲,背了几页,他不住的夸奖我,说你老师写的真好,你的脑子也真好使,还能背下来。还嘱咐我说:注意点儿,不要让坏人听见给家庭带来灾难。

一次在马路上,厂长的车停住了,让我坐他的车,我知道这是叫我给他讲真相了,一上车我对车上的人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害怕了说:“只在车里说,不要出去说”,我给他们讲,最后他们都服气了。司机是个二十五岁的小青年,叫明明,我对他说:明,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来临命能保。他连连点头。车上的人让我费了好大劲才都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说我变好了。我知道,是师父帮助我救人。

去办公室找副厂长与他说并给他背师父讲法,他听了面带笑容还赞扬了我。副厂长问我:你师父叫啥名?我说不能提师父名字,他说你师父叫什么你都不敢说,后来我对他说了,他说:“你师父是位伟大的了不起的人物啊”。我听了真高兴,副厂长得救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帮了我做的。

工厂倒闭后,操场无人管理,更没人清扫了。石头瓦块、碎玻璃、纸片子、树叶子,闲时人们出来逛逛,都说不如以往了,荒凉了,没人管理了,心情都很暗然。我想:“我是大法徒”,这扫操场的活由我来干吧。我来扫了,这时有人讥笑我,以为正常人不干,只有傻子才干。我不动心,天天去扫,后来大家明白了,知道我是个修炼人才这样做的,大家都围上来对我竖起大拇指:“真了不起!”我说你们就感谢我师父吧。这样我就在操场上给众生讲真相,还可以在那里炼功。

我们这里不远处有一个小桥,许多村庄的人進城都要走过这座小桥,长年累月,小桥下面石头瓦块泥土崎岖不平,谁路过这里都苦不堪言,可是又有谁想出点力气去扫它一下呢?修炼的人想到了,去打扫了,感动着川流不息的过往行人。当我们看到他们快乐的笑脸时,就高兴的对他们说: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重复着:“法轮大法好”走过去了。

有一位同修住在一座旧楼上,我每次去她那儿时,见楼梯口处有一小山似的垃圾堆,长年累月积压,散发出一股刺鼻味,这堆垃圾谁来清除?我与同修商量:“还是我们来吧。”我们用了整整三天的时间,硬是用簸箕,用铁锹把它们清除出去。人们见到了说:“法轮功在做好事呢!”许多人都明白了:“法轮大法就是好”。

我做的还不够,还要继续做的更好,就象打扫垃圾那样,扫掉共产邪党灌输進众生头脑中对法轮大法不敬的邪念,让众生都早早知道“法轮大法好”,从而生命得救。

尊敬的师父,同修们,我做的只是一点一滴,离师父对我的要求相差甚远,越到最后我要更精進,圆满随师回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