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喝茶的荒唐与无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请人喝茶本来是一种很有品味的社交活动。可是当被请的人完全处于被劫持的状态时,喝茶的行为就成为绑架者迫害被绑架者的一个借口。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五日的报道《四川什邡市610赤膊上阵 威胁家属辞退律师》中讲,九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二十,四川什邡市法轮功学员周玉宝的妻子陈茹到四川什邡市法院旁听对周玉宝的非法开庭。国保大队的教导员刘洪建与王国森,以及一个女人和其他几个男人,强行把陈茹劫持上车。陈茹怕家人担心,拿出手机准备报信,被那女人一把抢过去。车子开到了城郊以外回澜八大队一家农家乐茶馆。两辆车下来十个便衣。那个女人从车上到茶馆一直在辱骂陈茹,言语恶劣。陈茹说,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他们都说:我们请你过来喝茶。陈茹说,有这么请的吗?国保大队的陈乔无耻地说,你没见人家热情得连推带抱的吗?

这是什么热情?本来就是非法的绑架。妻子去旁听对丈夫的非法审判,却被劫持着去喝茶,这样的喝茶不过就是绑架的借口。

这样的事情在广东也出现过。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广州律师朱宇飙被非法抓捕,朱宇飙的母亲决定亲自为儿子辩护。可是在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也就是对朱宇飙非法庭审这一天,朱宇飙的母亲还未动身,居委会、街道、“610”等单位来了十多人,说可以带朱宇飙律师的母亲进法庭。老人信以为真,就上了他们的车。在车上,这伙人装模作样地联系法院,结果说无旁听证,不能进法庭,并以此为借口把车开到很远的地方,说是请老人去“喝茶”。

南方人的早茶是很丰盛的,菜品、点心什么都有。茶桌旁坐有十个人,朱宇飙律师的母亲怒斥他们,问他们为什么要追随邪恶,一个姓赵的“610”分子说:“我要吃饭”,朱宇飙律师的母亲说:“你就不考虑比吃饭更重要的事吗?”他说:“下次再听你讲课吧。”

当然,请喝茶是假,软禁是真。在老人的强烈要求下,这伙人看看折腾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明知到了法院,庭审也结束了,这才放了老人。

这两个案例是在对法轮功学员准备非法庭审时发生的,还有对参加法轮功学员的葬礼用“喝茶”劫持法轮功学员的呢。

曾担任云南省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的王岚女士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含冤离世。一月四日早,法轮功学员田云波自驾车去了殡仪馆,刚到门口下车,就被官渡区国保大队、区政府人员六、七个人员抢走了车钥匙,再把他绑架上一辆警车拉到一个茶馆里,以喝茶为由软禁他。田云波在茶馆里对在场的人员说:“我和王岚本来就是难友,我们一起去过西藏,一起遭非法关押,在生活中我们也是朋友,她是我尊敬的长辈。现在她去世了,我来参加她的葬礼,做最后的告别,你们却强行阻止。你们曾经绑架过我多次,我对你们从来没有怨恨,你们的行为是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同时置人之常情于不顾,你们将心比心,如果你们的朋友去世了,你们去参加葬礼却被限制了,你们会是什么感觉?作为一级政府,不准老百姓有自己的交往与人情,你们说,谁正谁邪?”在场的人无言以对,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才让田云波回家。

在对王岚女士追悼的过程中,还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以请喝茶或请就餐为借口遭到劫持。用所谓的喝茶阻挠法轮功学员之间的交往与友谊,中共恶徒的用心真歹毒。

中共是一个流氓政党。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用请喝茶达到劫持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只是这些党徒们邪恶的伎俩之一。民众亦不难从对法轮功学员强制喝茶的劫匪行径中看到中共邪恶的流氓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