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宋文良遭六年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抚顺市顺城区会元乡马金村农民宋文良(男、49岁),一九九七年七月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提高道德境界、做一个好人,得到乡亲的好评。宋文良却由于对法轮功的信仰非常的坚定,被中共恶警绑架后电棍、针扎十指、吊铐,并被非法判刑六年。

一、被绑架到新抚派出所 遭针扎十指

二零零一年春天,中共村支部书记又找到宋文良,说乡纪检委让他去一趟谈话、写不炼功的保证,当时乡政府一级还没有政法委。并告诉他:本村的××就是谈话后没回来,送劳教所了。宋文良一听,这么好的功法,不能不学不炼了。可是去乡纪检委就得遭绑架,不去在家邪恶也得来绑架。最后只好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十月,真相资料点遭到破坏,宋文良与其他两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绑架,恶警用毛巾把嘴堵上,戴上手铐、用衣服蒙上脑袋绑架到新抚派出所。到新抚派出所后又戴上脚镣,每人一屋。

下午,近傍晚时又劫持到新抚中队,地点在华山派出所。原华山派出所所长赵××对着宋文良的腮帮子就是一阵拳头,然后拿拖鞋底子抽打一顿脑袋。

一年轻恶警又用大头针扎十指盖,又扎脚趾盖,嘴里还说:让你跟江雪芹(江姐)一样。扎完后把人吊起来,用塑料桶一桶一桶的浇凉水,后来又对着鼻子、嘴一桶一桶的泼凉水,呛的人喘不上来气。

后将宋文良绑架到抚顺市第二看守所。

二、看守所警察指使刑事犯残忍迫害

宋文良被劫持到抚顺第二看守所二零七号,管教是朗敬明。朗指使犯人打宋文良。不准炼功,不准说话。不干活就打,完不成任务也打,而且完不成任务有时一天只给半个窝头。不背监规也打,嘴动弹就说背法了,就踹几脚,或者拿拖鞋底子打一顿。三天两头就打一顿。

看守所又潮又湿的环境,使得大多数被关押的人都生疥疮,新进去的人都被传染上。宋文良也不例外,管号的吴某,告诉手下的打手,给宋文良治治疥。打手们就拿鞋底子把宋文良身上的疥疮蹭破,然后用盐往蹭破疥疮上搓。

有一次,吴某带头说给宋文良治疥,让宋文良撅着,拿着新板鞋的底子,往屁股蛋子上抽打,一直到打出血为止,名为:“屁股打开花”,然后拿盐水洗一遍,借机进行迫害。

过后吴某和宋文良说:我和你也没冤没仇的,这是管教告诉的,炼功、背法、不干活就收拾你,我不收拾你,管教就收拾我。

三、非法判刑六年,在监狱遭受的迫害

宋文良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三年被从抚顺看守所劫持到辽宁省第二监狱二大队,队长李建国。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在一个监区,每天除做奴役外,仍然强制洗脑。学员之间不准说话,不准给东西,不准走动。

宋文良被绑架后,家属一直不知道消息,一年多后,家里托一远房亲属,才在第二监狱找到宋文良。宋文良的母亲因思念儿子的下落,本是有病的身体又病上加病,最后带着对儿子的思念离开了人世,至死也没见到儿子一面。

二零零八年一月,中共监狱方面又把宋文良劫持到辽宁省东陵监狱,两个包夹形影不离,不准炼功,不准学法,继续洗脑、做转化工作。后来宋文良被迫害成结核性胸膜炎,胸内积水,肚子胀的很大。一刘姓指导员跟家属要了二千元钱,说是给宋文良治病用。后又被劫持到铁岭监管医院二监区,每天仍然做奴役,只给少量的几片药,最后到期了,要钱都推托不知道,钱也不知道哪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