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善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江氏集团发起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在谎言和仇恨的带动下,无数被欺骗的世人,也卷入了这场血腥的迫害中,他们在无知中,谩骂大法,诽谤大法师父,仇恨大法弟子。然而也有这样一些人,他们明白了大法弟子讲的真相,在善恶正邪面前,做出了理性的抉择,站在正义的一边,为大法说公道话,尽最大力保护大法弟子。

我在狱中被警察折磨摧残时,曾一次次看到明真相的世人作出正义的选择,令我感动,至今难忘。

在邪党的监牢里,能有一份大法经文,那是莫大的幸福。那年我被绑架到看守所,同修被劫持到劳教所前,手中的经文通过犯人传给了我。一次我背经文时,被警察发现。警察手持电棍,气冲冲的冲進来,从我手中抢走经文,并准备电击我。就在这时,一个明真相的犯人,直冲到我面前挡住了我,电棍电在了她的身上,她在尖叫。这时又一个人上前,把经文从警察衣兜里取出来了。又有一个年纪稍大的大姐,上前委婉的劝警察不要动气,还说“这些炼功人多好啊”,他们都在要求警察给我们炼功时间。后来这个警察改变了,在其值班时,我们都能顺利炼功了。到半夜十二点时,这个警察还过来敲打监舍的窗户,在胸前做立掌手势,暗示我们发正念了。记得,还有个警察,帮助大法弟子传递经文、保护《转法轮》,监狱定时搜身、抄查时,这个警察就把大法书保护起来。

我从看守所被劫持到监狱后,依然得到一些善良人的帮助,包夹我的犯人给我最大的方便,使我能发正念、背经文、抄写经文。有个包夹是内蒙巴彦淖尔市人,她经常给我们传递经文。她还说,她也信佛,等修成后,在莲花世界里我们再续缘。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在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五,有一个犯人甲,因为帮助大法弟子传递经文被恶警谩骂、电击,恶警逼她骂大法、骂大法师父,她坚持不骂。她跟我说:“让我骂大法师父,我能骂师父?”她这么一说,我流下了眼泪,这些人能在狱中这样的环境中明真相、得救,大法弟子的苦没有白受。

记得到监狱两天后,邪党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散毒,播放自焚伪案。监狱开始把犯人聚在一起,让她们看自焚伪案,并开始所谓的揭批。甲被叫在前面,坐在最前面,说是让她好好看。看完后回到各监舍,人人表态发言。警察先让甲说话,还说,你亲眼看了电视,这回你该相信法轮功是×教了吧。甲回答说:“那不是演电视吗,我哪能相信电视上说的?”警察万万没有想到她说出这样的话,都愣住了,缓过神后说:“好了,你把牢坐到底吧。”自此甲也开始被监控。

有个包夹帮我传递经文时被恶人发现,被警察叫走了。可想而知,她是去被拷问刑讯了。当时警察手拿电棍威胁她,逼她说法轮功不好,逼她说出更多的情况。她一言不发,这个包夹后来被调开不让她监控我了,警察还剥夺了她被减刑的机会。我被关入禁闭室后,狱警当着我的面,逼这个包夹骂我,说是我让她失去了减刑的机会。她低下头看着脚尖,站那儿一动不动,一句话不说。狱警骂她好赖不懂。实际上狱警还暗示她不仅可以骂我,还可以打我。当时她表情平和,静静的看着我,没有一丝怨恨。

最黑暗最邪恶的岁月过去了,那些明白大法弟子讲的真相,心中坚守良知的人,也为自己的将来摆放了最好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