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前几天,我们几位同修交流一个证实法的项目的时候,有同修提出一个思路,甲同修说:“不行,太难了。”

在甲同修刚刚说完的一瞬间,我的智慧被师尊打开了,一口气不加思索的说了许多:

其实我们今天再难,也没有那些至今还在流离失所的同修们难,他们没有钱,没有固定住处,吃饭睡觉都成问题,还要去做证实法的项目。很多同修已经风餐露宿的流离失所好多年了,他们真的比我们今天难多了。

但是流离失所的同修们再难,也没有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的同修们难,起码流离失所的同修是自由的,能够自由的学法炼功,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想突破到自由的学法炼功状态真的是很难的。而且他们很难看到师尊的最新讲法,看不到明慧网。流离失所的同修们在外地区,往往会在师尊的帮助之下,能够接触到当地的同修们。拿到师尊的新讲法。

可是,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的同修们再难,也没有直到今天依然被非法关押在集中营里面等待被活摘器官的同修们难,因为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的同修们有自由的一天,绝大部份能够活着离开黑窝,但是那些在集中营的同修他们太难了太难了,他们都是当年去北京证实法扔掉身份证被邪恶绑架之后,不报姓名地址的同修们,整整十几年过去了。十几年时间没有看到师尊的新讲法,他们在集中营里面是可以交流的,因为邪恶对待他们不要求转化的,而且邪恶根本无法找到那么多人来“管理”他们,无法做到不让他们交流,邪恶只是要求利用他们的器官赚钱。所以肯定有开着修的同修们会看到他们面临的处境。那么所有的同修都会知道他们面临的处境,直到今天,我个人认为这些同修的数量最少几十万,甚至可能超过百万。邪党对这些大法弟子的活摘器官至今都没有停止。他们是最难的。他们比所有的同修都难。

那天晚上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在场的所有同修眼泪都下来了。后来同修们很快都接受了那个思路。今天我写到这里也是泪水直流。

师尊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之中讲过:“如果你们协调不好的时候邪恶就会钻空子、制造麻烦。很多证实法的事不是没有办法,再难都有你们走的路,尽管那个路比较窄一些,必须得走正,稍微差一点、不正一点都不行,但是呢,你们还是有路。也就是说大家走正它。如果走不正,就会被现在这些邪恶利用来钻空子、搞破坏。其实我刚才讲的就是,大家在协调配合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你是在证实你自己呢还是在证实法,就是这个问题。”

师尊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之中讲过:“修炼嘛,那就不要被困难吓住了。不管怎么样,再难,师父给你的路一定是能走过来的。(鼓掌)只要你心性提高上来,你就能闯的过来。”

对照师尊的讲法,真的,无论什么证实法的项目再难,我们也有路走。信师信法肯定能够走得过去。再想想流离失所的同修们,想想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们,想想被非法关押十几年等待被活摘器官的同修们,我们再难,真真切切的没有他们难,所以同修们请遇到事情和问题的时候,请不要再说难了。

另外建议:请各地区的同修们抓紧时间统计当年失踪的同修们。现在很多昔日的同修们越来越多的回到大法之中了,也请他们回忆帮助统计当年失踪的同修们。

以上是个人认识,如有不对,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