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冤案寻昭雪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引子:二零零七年法轮功学员李志勤在住所被翻墙而入的国保警察暴打带走,第二天告知家属人已死亡。几年来家属背负沉重的压力,四处求门询问真相被推诿阻拦,冤情难伸。

因炼功生命健康而幸福

李志勤
李志勤

李志勤,男,五十岁左右,河北省邢台市宁晋县小枣村人。上有年过七旬的父母双亲,下有一子和两个女儿,他与老伴靠赶集卖布维持家里的生计。天天的忙碌与劳累使他身体状况日下,干活没气力、走路都困难。生活的压力和身体的痛苦使他的脾气也越来越坏,一家人揪心度日。二零零四年,李志勤尝试修炼法轮功,没想到身体很快健康起来,在真、善、忍的指导下,他的脾气也改变了,每天乐呵呵的。他孝顺父母,疼爱孩子,全家人日子其乐融融。

正义村民阻止警察非法抓人

李志勤自从炼功后,做生意不占便宜,谁家有事都主动帮忙。村里的路哪儿不平了,他就主动去修平了,为此村里还在喇叭里表扬他。还有一次,他在路上捡到一款高档手机,一直等在路边,直到一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来找回手机。李志勤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做,成为当地公认的品行好的好人。所以,在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宁晋县国保大队到他家中要强行绑架他时,乡亲们仗义执言,阻止抓人,并质问警察“李志勤犯了什么法?有什么证据?”警察无言以对。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李志勤得以脱身。

国保翻墙入室行凶打人

为了摆脱警察骚扰,李志勤只好到外地打工。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李志勤在赵县租住的房子里正睡觉,宁晋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申建中又带领十三名警察突然翻墙而入,闯进屋里。几个人抓住李志勤就打,被吓懵了的儿子大喊:“你们凭什么打人!”要上前理论,几下就被打的动不了了。闻声赶来的李志勤的老伴也被挡在屋外。很快,李志勤被两个人架了出来,头耷拉着,戴着手铐,没能看他家人一眼,头一直低垂着。然后有四个人架着胳膊、抬着腿给抬走了。走到院子中央的时候,他的家人听见他大出了一口气,就再也没有声息了。他们把他抬到二百米远的警车上,李志勤的头一直耷拉着,没有任何有意识的动作和声音。李志勤的老伴赶紧问:“你们是哪儿的?”他们回答:赵县公安局的。

事发的第二天早上,李志勤的儿子带上衣物和吃的到了赵县公安局,说回宁晋了,他就赶紧赶到宁晋公安局,说还在赵县,来回跑了两趟后就让在宁晋县公安局等,一直等到晚上七、八点钟,等来的是李志勤已经死亡的噩耗。李志勤的儿子失声痛哭。

迅速火化,毁尸灭迹掩盖罪行

宁晋县公安局为了掩盖事态,封锁消息,他们把李志勤的尸体拉到了邢台市殡仪馆。李志勤的家属强烈要求见人,他们不让见,说要签个字才允许看。李志勤的儿子急于见他父亲一面,没仔细看就签了,签完了才知道那是要家属同意火化的签字书。家人看到李志勤的尸体上有多处青紫伤痕,胸部、胳膊上有青紫伤,腿上有一大片青紫、肿胀。之后相关部门人员对家属进行恐吓,不让追究。火化时以宁晋县民政局和乡政府的名义给了“抚恤金”一万元了结此事。闻传宁晋县公安局政保科的一个人说:“这钱不能说是咱给的,那就等于承认了人是咱们打的。”后来经过了解,整个事件就是宁晋县公安局政保科与县六一零人员下令抓人,并指使打人的。主要涉案人员有国保大队长申建中,还有张东海、张强、许彦春(音)等。火化时宁晋县检察院的检察员赵会敏(音)在场,说:“这事总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憨厚老实的一家人就等着吧,几年过去了,没有任何答复,连个死亡证明也没给。至今李志勤仍没有下葬,冤情难明。李志勤的家人整日寝食难安,觉的无以告慰亡灵。

说心脏病死是托词

李志勤就在这短暂的瞬间,离开了这喧嚣的世间。逝者已逝,留给亲友的是无法抛舍的伤悲。光天化日下,一个好好的人就没了。五年来,李志勤的家人多方寻求帮助,想了解李志勤的死因。宁晋公安局、宁晋检察院一致说“李志勤是死于心脏病突发”,也没有给出任何证明,而且,只字不提他们疯狂打人的事。经多方了解,李志勤自从炼法轮功后身体非常健康,平时都是干一些体力活,有时骑自行车跑五十里路也不觉得累。事发当天他还提着水泥桶上房修烟囱,当天下午还往楼上抬井泵,没有任何心脏病或其他病症表现。当时由赵县人民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上面写着“呼吸心跳骤停,经抢救无效死亡”。当后来又问到当时急诊室的医生,医生说:“这样写,证明当时去了就死了,急诊室要例行实施抢救。究竟什么原因死的不知道,那得经过法医鉴定给定原因。”

人死了,死在公安手里,公安局不做死亡鉴定,怎么给家属交代?但李志勤的家属根本不知道法医鉴定的事,也没人找他们说这事,也从没有让家属签过什么鉴定的字。

律师帮申冤却遭公安威胁

好好的人,被警察打完了,带走后说死了。对于这残酷的事实,失去顶梁柱的一家人陷入极大的痛苦中,心里一直是压了块石头。老人、孩子何尝不想为他讨个公道,但他们又何处去寻个包青天啊。二零一一年,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位律师,又多次奔波邢台火葬场,在那儿找到火化证明,上面却写的是“心脏病死亡”。这与赵县医院出具的死亡原因:“心跳呼吸骤停”,是不同的说法。抱着一线希望,家人和律师到宁晋县公安局了解情况,公安局信访办的人先是向外推让他们找别的地方,他们没找着人,看他们不走,信访办的就说:“我给你们找当时的负责人。”一会儿来了两个人,他们让李志勤的家人出去,说要和律师单独谈谈。律师出来就给李志勤的家人说:“不管了。不敢再为你们这事跑了,再为你们这事跑,有可能我这个事干不成,我就进去了。”李志勤的孩子也听到律师说“我不敢了,不敢了”的话。不难想象,“人民”公安警察对律师说了怎样怎样威胁、吓唬的话,公安也同样威胁李志勤的家属“再找就把你们都抓起来”。但是这使人们更加明白了李志勤的案子里一定有冤情,否则公安何须对这样一个弱势民众,不顾所谓的公平、公正,动用黑帮下三滥的手段呢?

公、检部门说谎推诿,“法医鉴定”躲猫猫

一个大活人在几个小时内就死了,谁都会觉的蹊跷。宁晋县检察院在李志勤火化时既然介入了此事,一定知道内情。家属就找到宁晋县检察院,检察院说“公安局出了法医鉴定,李志勤有心脏病,我们只管监察刑讯逼供什么的,公安有那个鉴定证明”。他们坚持说是公安做的法医鉴定,他们只是去看了看,没什么事,就撤了。

那到底法医鉴定应该由谁来做?又是怎样做呢?家属找宁晋县公安局书记韩聚亭了解情况,韩大吼说:“去找检察院法医孙国梁(亮),找公安局法医也行。”公安局信访办公室的卢亚宁却没让家属见公安局的法医,只是说法医鉴定在电脑上存着呢,电脑坏了,开不了机,下午修。他说:“法医鉴定是检察院和公安局一起去的,检察院法医孙国梁,联合作的鉴定,怕以后手续不够。”家属问就这两个单位吗?卢回答:对。家属下午又去了,卢又说:“查了,电脑上没有,你们到检察院去查也行。当时公安局出的事,没让公安局做,检察院做的,主报鉴定是检察院。”家属又多次到宁晋公安局询问,他们推三拖四却拿不出这个鉴定。公安局说在检察院,检察院说在公安局,李志勤的家属两头跑也没让见到当事法医,也没让看见法医鉴定。

申建中有重大伤害致死嫌疑

公安、政法委、检察院看来是统一了说法,一律说李志勤是心脏病死的,但说法又有不同。政法委说:“我问了(公安局),去抓他了,在现场犯病了,他犯病是那个医生说的。”政法委姓常的书记说:“到赵县才犯的病,当时赵县医院做的结果,要看结果到赵县医院。”赵县的医生看了家属设法从火葬场复印的死亡证明,写的死亡原因是“呼吸心跳骤停”,他确定说“人来的时候就死了,急诊室是例行抢救”。而宁晋县公安局说是检察院做的法医鉴定,宁晋县检察院说是公安局出的法医鉴定、尸检证明,还说人家(公安)有省级和市级的证明。到现在这些所谓的证明也没拿出来。而李志勤生前无任何心脏病表现,也没有心脏检查认定。相关专业人士分析,警察打李志勤时,李志勤的身体瘫软、脑袋耷拉、长出气等已有死亡征象。又有知情人说“抬到车上手就凉了”。李志勤身上大片的青紫伤痕显然是外伤所致。从公安局、检察院推诿说谎,把尸体匆匆火化等迹象,说明申建中等人有重大伤害致死嫌疑。

检察院不监察,包庇责任人

律师无法帮忙,李志勤的家人只好找检察院申诉。而且火化时检察院还去了两个人,当时做了笔录,还说会给一个很好的答复。他们就一次一次的往检察院跑,不止二十多次,除了说开会不让见、找不找人的推辞外,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总算见了人。他们先说这事没立案,不归他们管,是公安局的事,我们没听说过这事。十九日,再去找,一名沈姓的检察员说:“检察院确实介入了此事,介入是看公安有无刑讯逼供之类的,后来调查不存在刑讯逼供,所以没检察院的事。”

可是宁晋公安局国保抓人时,不禁打了李志勤还打了他的儿子,家属看到李志勤身上大片的青紫伤又是怎么回事?宁晋县国保警察执法是翻墙而入,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进屋就打,没见李志勤的任何回声及反抗。法轮功信仰者是遵循真、善、忍,遭到不公平对待时,常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已经是世人的共识了。

二月二十日,家属又去检察院要求见一下火化时检察院去的两名人员,却被告知去的人都不上班了。家属一再申明说李志勤没有心脏病,家属也不知道做过尸检,是公安在造假,希望能得到帮助。检察院本应有权责查公安局国保警察的渎职罪责;对于如此重大死亡案件,检察院本应对公安人员申建中的伤害致死嫌疑立案追查,还老百姓一个说法。而宁晋县检察院的检察科长说:“法律讲证据,你拿不出法医鉴定来检察院没法管。”李志勤的家人又被推了出来。自己的家人死了,家属却不能知情,黑幕下操作了什么?!在中共全面腐败的状况下,这些政府官员所说所做又在掩盖着什么?老百姓心里是否有杆秤呢。

政府官员不作为,玩车轮术愚民

李志勤去了,这人命关天的事,家属想知道死因却举步维艰。找检察院:“说你去找公安,谁办的案,有信访局、有纪检、有领导……”找到宁晋县政府部门、信访局、政法委,说你们到公安局去问。找了无数次公安局,他们又说:“你们去找六一零,它是政法委,专门处理法轮功问题,有事到他们那儿反映,你们这事他们出的人,六一零是主要处理机构。”转了一圈,家属又找到政法委,说:“我管不了这事了,不要再给我说了,你们可以到市公安局审核。”民众有冤情找政府部门解决,是理所应当的事,而且政府部门不是讲执政为民吗?无需多言,我们可以从中看到的无非是中共假、大、空宣传下的流氓黑幕,执政为民幌子下的鱼肉人民。

知法犯法,徇私舞弊,中共官员草菅人命

宁晋县公安局一名国保人员对找到他们的李志勤的家属说:“一个犯罪嫌疑犯,死了就死了。你现在叨叨这事的目的是干什么?”且不说李志勤是大家公认的好人,看来人命在他们心里是如此的轻视。翻墙入室、暴力打人、死了说病死、草草火化,然后万事大吉。而李志勤七十六岁的父亲老年丧子,生活凄苦。他的母亲至今不知儿子已亡故,怕告诉她受不了打击,她经常念叨说“到外面干活咋还不回来,让我见见面吧”。由于思念儿子,两位老人已多次住院输液。李志勤的二女儿原本考上了大学本科,因失去父亲,家中经济拮据,只好放弃了求学的机会,找地方打工养家。又一个温暖、和谐的家庭就这样被打破了。

无独有偶,宁晋县大杨庄村法轮功学员王兴田就被四芝兰镇长指使打手,把人装在麻袋里打,活活把人打死了。王兴田的妻子吓的精神失常,而打人的镇长还调到邢台市政府当了秘书长。河北赞皇县丁刚子也是被活活打死。石家庄市三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左志刚,被桥西维明街派出所抓走四小时死亡,死者身上有伤痕。在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操纵下,其豢养的人员有恃无恐。十三年的残酷迫害把中共残暴、凶狠、流氓、邪教本性暴露无遗,使全世界的善良民众认清了这个掌控、荼毒中国人民六十多年的红魔幽灵,有一亿多民众觉醒,在网上声明退出了邪共组织。

善恶必报,薄、王事件再敲警钟

法轮大法是佛法,以真、善、忍为核心,教人重德行善,已经弘扬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受到普遍的欢迎和褒奖。而中共劳民伤财,迫害信仰,导演“天安门自焚”栽赃陷害法轮功,抓人、打人、残害生命,已是天怒人怨。十几年来,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事“明慧网”都有报道,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周永康、罗干等被多个国家起诉有罪。最近迫害法轮功的高官薄熙来、王立军等倒台,他们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黑幕也被揭露出来。人不治天治,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奉劝那些追随恶党的不法人员迅速反省从善,不要在天灭中共中做陪葬!

主要相关部门人员:
宁晋县公安局国保申建中、张东海、张强、许彦春
宁晋县610副主任李振宏。
宁晋县政法委常书记、贾书记
宁晋县公安局许金栋
县公安局韩聚亭办公室电话:0311-5826612
县公安局法医门诊,辉强、国栋,电话:0311-5826714
县公安局信访办卢亚宁
宁晋县检察院
县检察院法医孙国梁(亮)
赵县县医院急诊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9/五年冤案寻昭雪-2638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