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圆容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九日】在正法修炼十三年的路上,我走的跟头把式的,过程中的感受真是五味俱全,关难突如其来时,真是剜心透骨。但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大法的指导下,我终于走过来了。现在,我把自己所经历的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望大家不惜指正。

放下名利,归正修炼路

几年前我家开了个水果店,生意很好,全家三个修炼人(我、丈夫、儿媳)几乎天天泡在小店里忙,经常发不了正念,学法、炼功也保证不了。三件事做的极少,更别说提高心性了。自己也感觉到离法越来越远,可想到还没还上的房贷,我、儿子和儿媳都没有正式的工作,心里还是放不下这好生意,就硬撑着干。

直到有一天儿子遭遇严重车祸,我们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全都给了医院,这才惊醒我们。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没等我们缓过劲儿来,儿子在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的情况下竟然有了外遇!他拖着打着钢板的病腿,与一姑娘频频约会,甚至夜不归宿。一段时间他坚持要与那姑娘结婚。我们三个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常常泪流满面,心里的苦无人可知。

一连串的打击,迫使我们不得不认真的思考了,我们悟到:一定是我们偏离了法,被旧势力钻空子了。我和丈夫都是老弟子了,儿媳是得法刚一年多的新学员,在魔难中我们要给她撑起一片天,帮她也帮我们自己闯过这难关。我们开了几次家庭交流会,互相叮嘱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正念对待家里发生的事,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从新跟上正法進程。我们决定租期一到就放弃水果店生意,合理的安排好正法修炼与个人生活的问题。

说是要做好,也知道要按法的要求做好,可整个去人心的过程真是剜心透骨,那可不是说句话就能过得去的。想想儿子怎么劝也不听,整天和那女孩混在一起,怎么才能保住这个完整的家?难。再看看每天忙忙碌碌、任劳任怨的儿媳和不到两周岁的小孙子,我越想心里越难过,竟趴在床上号啕大哭起来。一次在我再次按捺不住自己失声痛哭时,被有事回家的儿媳撞上了:“妈,你怎么能这样呢?我们是修炼人啊,我们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正念正行啊!你不记得师父的话了吗?”儿媳一席话提醒了我,我赶快擦干眼泪,调整心态坐起来发正念。顿时感到那块压在心里的死沉死沉的物质没了,心里清凉起来。

一天,天气特别的冷,真是寒风刺骨,因有事我没在家,大冷的天儿媳自己开着三轮车怀里还抱着孩子到批发市场拉水果。到了批发市场,人们看不过眼了,纷纷说她:你这人怎么这么傻,天这么冷,孩子这么小能受得了吗?你的男人呢?听着听着,儿媳的心受不了了。回家后很伤心的哭了,她说:我也不想要这个婚姻了,就让他自生自灭吧。这回是我提醒她:我们是大法弟子,不能轻言放弃,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慈悲、正念挽救他俩。

就这样,我们三个一直互相鼓励,无论哪一个陷在情中时,都会得到另俩人的正念加持。我们坚信:只要信师信法就一定能闯过难关。还好,儿媳虽然修炼时间不是很长,可她悟性好,正念也很强,很多时候她都能以修炼人的心态冷静对待与儿子的事情。尽管她的娘家人几次要站出来为她争气(用暴力教训女孩和我儿子)都被她安抚过去了。

后来她抱着讲真相、救众生的愿望两次把女孩请到饭店,点上几个女孩爱吃的菜,一边讲述大法真相,一边对其善言相劝。第一次约请后,得到女孩和儿子异口同声的回答是:我们俩就是要结婚,我们不怕下地狱。听后,儿媳无语了。

我鼓励儿媳不要灰心,我这边也帮着发正念。就这样再次约请那女孩,再次讲大法真相、劝善。儿媳的善心终于打动了女孩。事后,女孩对我儿子说:“你很有福气,摊了个好媳妇、好父母,知足吧!”她表示,今后不再插足儿子的家庭。从那以后女孩主动离开了我儿子。

真是师父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我们知道,是师父加持了我们的正念,帮我们过了这一关,挽救了我们这个家,从中我们的心性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放弃水果店后,儿子、儿媳各自找到了工作,我干着家务,照顾着小孙子,我们在修炼上有了很大的改观,心性提高的很快,小孙子也很听话,从不影响我做三件事。

向内找,去执著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和丈夫在外地打工,每隔一段时间都回去看望老家的同修。有一次,碰上一位年轻同修和一位老年同修在大法工作配合上有了摩擦,互相指责、抱怨、妒嫉,被旧势力抓住了人心形成了间隔,互相之间用人心对待。我说谁,谁都听不進去。那时的我也不会修,同样用人心看问题,就这样不了了之。四、五年后,再次遇到这二位,状态依然。我想:这么长时间你们怎么没修啊?想起师父在经文《和时间的对话》中的一句话:“神:这些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想到自己修炼大法已十三年了,还是在感性上理解法,不会修自己,找自己,仍然向外看,再深找,找到了自己隐藏很深的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指责、抱怨、强加于人、想改变他人和高高在上的强烈人心,明白了原来是自己的人心阻碍了同修这么多年。

我自己学法提高后,在与同修交流中诚心的向同修道了歉,同修也很受启发,我们共同提高上来了。通过四、五次的沟通交流,同修们都找到了自己执著的人心,并回过头来修自己,整体从法上提高了。现在他们各自在大法中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

圆容整体,找回昔日同修

二零一二年二月的一天,因当地同修整体环境协调不好,需要有人联系各个乡镇同修,我有协调整体的想法,但觉的自己学法不深,手头也不宽裕,没有能力为整体做什么,各种人心阻挡着不能更加精進。

师父说:“前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些大法弟子还没有走出来,需要等待,尽量叫他们走出来。这个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当我看到有些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就嘱咐他们叫没走出来的那些学员赶快走出来,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2〕

同修与我切磋后我认识到,我是大法弟子,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使命都得去兑现。师父说不想落下一个弟子,而且早已给我们铺垫好了,只差我们去动动嘴,跑跑腿而已,那我为什么不去圆容师父所要的呢?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走入了整体协调工作中。

说做就做,我找同修打印了上千份《给昔日同修的一封信》,和一位能骑摩托车的男同修配合,请他載着我和小孙子,拿上新讲法和信,跑遍了全市各个角落,寻找昔日同修。能联系上的我们自己做;联系不上的或不认识的,就找别的同修去沟通,能当面给资料的就当面给,不能当面给的,就送到他家放在安全的地方,尽量做到一个不落。和昔日同修交流后,看出他们明白的一面也在渴望着法,只是表面被各种人心阻挡,还在麻木着。

有一次,天正下着雨,我们去看望一个昔日的同修。進门就看到她正肚子痛,很痛苦,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痛的下不了床。了解了我们的来意后,她说要和我们一起学法。没想到她竟一口气读完了师父的《二十年讲法》。不知不觉中她的肚子不疼了。学完后她说:“这么多年失去了学法的环境,我被你们落下了,我得赶上。”现在,她每天参加集体学法,除了晨炼以外,晚上从学法小组回家再炼一遍五套功法,非常精進,提高也很快。

我们听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不少学员依然在家偷偷的学,在同修面前都不敢承认自己还在修。当他们得到师父的《二十年讲法》和信后,很多都走了回来。

有一次在《明慧周刊》上看到我老家一乡镇同修受到迫害。我去那里的一位年轻同修家,同修谈了整个乡镇的情况,话语中都是指责、抱怨,这个不精進,那个对利的执著等等。我又去了一位老年同修家,这老年同修和年轻同修观点一样。

回家的路上我想:同修为什么都是一样的想法?同修的心让我看见是让我修的,需要在法上交流,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全盘否定旧势力。思路清晰后,我找到了本市市区的同修,我们三位同修晚上又回了这个乡镇,到那一看还有其它地区的共计二十位同修在等我们。我们发完正念就开始切磋、交流。我们全市同修开始相互沟通形成整体。有了共同学法交流、比学比修的环境,心性普遍得到了提升。

今年三月,满街都是邪恶诱骗民众举报大法弟子们的小报,我和各乡镇同修切磋后决定: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清理掉这些散发着毒素的小报。三、四天时间各城镇、乡村邪恶小报全部消失,邪恶再贴,瞬间又没了,我们边做边发正念,同时向民众讲真相,决不允许邪恶毁众生。

因环境条件的因素,我们没有再组织过更多同修的交流。采用了到乡镇去找到那些有能力做协调工作的同修在法上交流,再由这些同修去跟其他同修交流,这样既安全,又减轻总协调同修的负担。并相互提醒牢记师父的话: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是做好三件事的根本保证。

有一次我们去了一个乡镇的同修家,我和同修各自谈了个人的认识,如何向内找,特别交流了走出指责、抱怨、强加和想转变他人的人心。那天,他们夫妻同修处于互相指责、抱怨、向外看的状态,觉的修炼太不容易了。交流着,男同修突然说:“我觉从头顶一股热流往下走,觉的全身舒服,不再有之前被重物包的重重的感觉,一下子精神了,你们早来,我就不用遭这三天罪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将他头脑中不符合法的物质给解体了。

通过我们整体协调,全市同修接力发正念,大面积的讲真相,使社会各阶层越来越多的人明真相,做了“三退”,近两年我市正法修炼的环境很宽松。

这期间,我的家庭也在归正修炼路的后,各方面有了很大改观。以前儿子车祸后一直得不到赔偿,觉得是个很难解决的问题,一年后却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得到的是加倍的赔偿。

越最后我要越精進,与所有大法弟子拧成一股绳,跟随师尊,把三件事做的更好,救度更多众生。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释

〔1〕李洪志师父的著作:《洪吟二》〈法正乾坤〉
〔2〕李洪志师父的新经文:《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