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家庭魔难 走出去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九日】我文化程度有限,也从没写过文章,还有一些没去的执着心。想到写文章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那就写写自己个人的修炼和整体配合救度众生中做的几件事吧!

寻道

在八十年代的气功高潮中我练过假气功,辟过谷,搞的自己骨瘦如柴,身体非常虚弱,还去学过佛教。最后得了精神病,不省人事,住進了精神病医院。花了将近万元。病情好转出了院,又在家服药一年。为寻大道真是碰得头破血流也没找到我要的。

二零零四年一个朋友来我家,跟我讲了法轮大法真相,说法轮功祛病健身(她还不知道我有精神病,家人爱面子,把我送到外地医院,告诉大家就说我走亲戚去了)。我一听法轮功这么好,就想学。当时我心里非常空虚,一直在寻找着大道。医院专家大夫嘱咐,凡是气功都不能学,太极拳也不能学,一学还会出偏。

因为朋友是外地的,她急着回去,就给我介绍了一个本村的大法弟子,叫我到那个大法弟子家借书、学功。我借来了《转法轮》。当打开书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带人”,就感到这本书可不是气功书。师父说:“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1〕我想我一直在想修炼,到处寻找道路也没找到,这不就是我要寻找的修炼大道嘛!

我就背着家人看书,还哄着一个刚满一岁的小孙子。那一天,家人都不在家,我一中午就看了一百多页。当我站起来时,走路脚底下就象生风,浑身轻飘飘的,象飞一样的感觉。当我读到:“附体”、“开光”、“走火入魔”、“炼功招魔”、“辟谷”,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是怎么得的病了,明白了我以前修的都是错误的,被附体控制的颠三倒四。“因为一个人想修炼实在太难,真修没有我的法身保护,你根本就修不成,你一出门就可能牵扯到生命问题。”〔1〕我越看越觉得这本书有条有理,讲的那么清楚,心里感到可亲可信,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这就是我苦苦寻找的大道。心想我要早看这本书,我什么也不学,就学大法,真是相见恨晚,走了那么多弯路,把自己搞的一团糟。最后师父讲:“我主要提出点要求:希望大家在今后的修炼当中,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真正修炼下去。我希望新老学员,都能在大法中修炼,都能够功成圆满!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1〕看完之后,我把书放在桌上,恭恭敬敬的流着泪给师父磕了一个头。从此以后,我就按照师父要求抓紧时间实修。

家庭的魔难

这个大法太好了。借书时,同修说看三遍《转法轮》再教我炼功。可我只看了一遍就迫不及待的想学,我告诉同修,我现在就学功,同修给我抄了口诀,并教我炼功。那天晚上我学炼了一遍,回到家我丈夫问我干什么去了,我不敢跟他说,因为我练假气功都练出精神病来了,家人也都受了不少的煎熬,特别我丈夫为我吃了不少苦,精神受了很大的打击,就怕我再出问题,所以我没敢跟他说。他又问:“你是不是去学法轮功了?”因为朋友叫我学他知道。我想:既然他这样问我,我就说吧,背着他也不合适呀。我就说:“你怎么这么会算,我就是去学法轮功了。”他大发雷霆,说的都是电视里那一套谎言,“你再犯了病我不管你!”最后破口大骂,骂的很难听。我躺在床上,一言没发,就觉的头也转,胳膊也转,浑身都在转。

第二天我跟同修说这事,同修说:“你真是缘份大,炼了一遍,师父就把法轮、气机都给你下上了。

儿子知道我学法轮功,闹的也很厉害,也不尊重我了。找他姥爷,找他舅舅,三天两头找事,还说要跟我“断绝母子关系”。亲朋好友都反对,我父亲是退休干部,邪党党员,更是反对。

有一天,我把墙上的毛、周的魔头像撕下来了,丈夫大发脾气,这一下邪灵就附了他的体,他上来就踢了我两脚,儿媳妇拉着没打着。第二天刚起床,我坐在沙发上,他起来就拳打脚踢,儿子和媳妇听见打骂声,起床跑过来才拉开了。儿子媳妇都去上班了,到天黑也没回家。我躺在床上,突然电话铃响了,我丈夫接过电话,原来是我娘家二弟,他说法轮功不能学,也是电视上说的那一套。丈夫一听我弟弟都说不能学,二话没说跑过来把我按在床上就打,又从床上拖到地上打。拳打脚踢,用手掌打我的头,打我的脸,只听到啪啪的响,脸热乎乎的,就感到眼睛好象都被他打出来了似的。打够了,又从地上拖到院子里,把门关上不叫我進屋。我想我要是走了,那不给师父,给大法抹黑吗!我就回来使劲把门推开,進了屋。

这一次打的够狠的,他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往死里打,可我没感觉疼,只觉的一阵一阵热乎乎的。这都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心里一阵阵心酸,眼睛直流泪。他两天打了我三次,从那以后一连就打了我九顿。那时我也不知道怎么修,只记的师父在《转法轮》里说:“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忍着吧!家里就象没法过了一样,丈夫一上来邪劲真是很凶狠的,简直就不是他了,眼睛直勾勾的,就象疯了一样,逮着我打死都不解恨。每次打我都是他自己累的喘不过气来,累的手举不动了才算完。

家中没有我修炼的环境,我也走不出来,《转法轮》我藏起来也被他翻出来烧了。炼功让他看见,他就打我。每天晚上,等他们都睡熟了,十一点多,我偷着炼功,一点多钟炼完五套功法,不敢开电灯,不敢放炼功带,抱轮有时抱四十多分钟。

丈夫他三天两头不是打,就是骂,骂师父、骂大法,骂我三个小时都不停。晚上睡觉有时把我踹到床下,我起来上床,又把我踹下来。有时躺在床上,他说着说着就来气了,抓起我的头发就往墙上撞,这是经常的事。有一次他又打我,打的他都吐了一堆血,却还是老样子,累的喘不上气来,举不动手了才停下。不管他怎么打我,也动不了我修炼的心。我牢记师父的话:“好不容易得正法了,今天不修更待何时?”〔1〕

他这样没完没了的打我,我怎么修炼?我想离家出走,没走成。我就搬到野外一间看果园的小屋子里,晚上在那里学法、炼功、住宿。白天回家做活,一点也没耽误常人中的事。那时总想着按照师父要求做个好人。在这期间,他还是去打我。有一次他把我按在床上,抓起一把椅子发了狂似的一边骂一边打,我整个后背全部变黑了,还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师父啊!您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

在野外住了一年回家了,他还是打我。两、三年内,大约打了二十多顿,每次都象疯了一样,往死里打。记的一次晚上把我脖子掐住,我都喘不上气来了,他狂喊着找根绳勒死我,跑到院子里没找到绳子,回来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了。这又是尊敬的师父把我救了。这一次我跟儿子说:“你们都不在家,你爸爸把我眼看掐死了,还找绳子把我勒死。”儿子这时已明白真相“三退”了,很生气的说:“太过分了,妈妈你上我家里去住,叫他自己在家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从那以后他可能自己也约束自己,打的轻了,可是有时还打。有一次他对我说:“你以为我愿打你,来气了越打越爱打,这样气头上打死了也不算事。”他完全是邪灵附体。

他刚开始打我时,我以为是帮我提高心性,后来连续不断的打,同修给了我师父新经文《正念制止行恶》。我明白了法理,以后他每次打我,我就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当时我是满身业力,常人执著心一点没去,也不知道怎么修,心里慌慌张张的不稳,可是每次发正念都有效,把他报应的不轻。都是正法神帮了我。记的有一次他下午打我,晚上就心肌梗塞了,难受坏了,自己跑到街上,躺在地上出了一身汗才好了。他边打我边骂师父,我发正念叫他嘴长疮,第二天嘴就肿了,起了些小泡,我们叫燎泡,脖子后边长疮对着嘴。他自己说:再差一点,就对着口,就叫“对口”,这个病很厉害。那三、四年他的脸焦黄,死气沉沉。现在回想起来师父一直这样管他,叫他醒悟,可他就是不清醒。

同修帮助走出来

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们看到这种情况,就帮我发正念,一发就是一个月,不停,清除我丈夫背后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不断的发。同修小莲(化名)看到我走不出来证实法,她想办法跟她丈夫(常人)办了一个小剧团,邀请我出来唱戏。因为我有基础,利用这种方式帮我走出来。说演戏我丈夫倒是很支持的。在这个剧团中我和同修为主,其他成员都听我们的,不唱邪党的,只唱传统戏。我感到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整个剧团都是为我办的。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帮助下,突破了家庭魔难的大门,走進了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中。

我和同修到处聘请琴师,邀请演员,这是借口,目地是讲真相救人。我们走到哪讲到哪,我俩不断的出去,有时步行一天走一百里左右,边走边讲。周围二、三十里内,我的朋友家(文艺爱好者)我们都去讲真相,送《九评》。我们以法为大,戏唱的很好,周围村都来邀请我们。唱戏不是目地,是为了救人,所以走到哪里都有缘人,来不及讲的,我们也把微笑留给他们。

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师父在做。离我们十几里地的一个村,来邀请我们。到那里我们找机会讲真相。我先和书记讲了,他很接受,退出了邪党。我俩又跟支部其他委员讲,还有前届的支部书记和委员他们的明白真相,做了“三退”。我们的戏唱的好,那里的观众很喜欢,下了台都跟我们说话,我们就开始讲真相,同修发正念,我就讲,不一会就退了二十二人。这就是我在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上,在同修的帮助下,迈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第一步。

师父给我安排的一开始就是面对面讲真相。真相资料、《九评》都是面对面递,不浪费一本。心中只想着救人,是要腿一迈出家门口,第一念就是救人,师父看我有救人的心,就把有缘人安排到我面前。

每逢婚丧嫁娶,我都不能错过机会。有一次,一亲戚家生了孩子,亲朋好友都去庆贺,我就唱《梦醒》、《找真相》等大法歌曲给他们听,他们都非常高兴。我就一桌一桌跟他们讲: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可是江泽民是最坏的,他不让做好人,就伪造了所谓“天安门自焚”,完全是造的假。法轮功让人心向善、身体健康,是民心所向,所以发展很快。江泽民妒嫉,他以为这么多人都信我师父,不信共产党的了,怕被夺权。其实我师父根本不让我们参与政治,只是修炼。法轮功是宇宙大法,最高佛法。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神佛不准许它,就要灭他,咱如果有入过党员、团员、少先队的,咱就向神退了吧!大名、小名、化名都行,神看一颗心,只要退出共产党的组织,神佛就保咱平安。我讲的这些,他们都很接受。看到小朋友我就跟他讲:大法开启智慧,只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学习就好,再问他们入过团队吗,他们都很高兴的退了。就这样四个桌将近四十人全部明白真相做了“三退”。那天全场气氛很好,我看到众生得救后,从心底里感到喜悦。我带的真相资料都不够发,没得到的还说再见面一定给她。

我六十多岁,师父给我演化的象四十岁年纪,每次讲真相都是讲着讲着脸上就放光,白白的,白里透红,师父鼓励我。有位居士看到这种变化说:“法轮大法好,大姐,你是真修哇!”

亲人去世不忘救人。姨妈去世了,我去吊孝,大哭。姨妈火化去了,家中客人、邻居帮忙的都在院子里有五、六十人。有的老太太问我是她什么人?我说是她外甥女。老太太说怪不得这么疼呢!从心里疼。她们对我印象很好。我开始讲了:“咱们都是亲戚,都是我的表叔、表弟、表妹、大娘、大爷,我和你们说个最重要的事。就是心里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会保佑咱平平安安。平安就是福。”还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江泽民造假,还讲了“藏字石”,共产党灭亡是天意。五、六十人全部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我们附近有两个集,我们几个村的大法弟子形成整体,卖东西的摊子一个一个挨个讲。七、八个同修堵着集头,一个不落的讲。这里的众生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只有极个别的不接受。因这几年我们一直在这里讲,环境开创出来了,非常好。我们讲真相是公开的,张嘴就说。

讲三例我们在讲真相的神奇故事:

一,我和同修甲跟一个卖葱的讲真相,讲法轮功修“真、善、忍”,讲共产党假恶斗,“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他一直摇头,并说他是村里的干部,是党员。我和同修一直在跟他讲,讲着讲着,赶集的人陆陆续续来到他的车前买他的葱,我们就跟买葱的人讲共产党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不信神、不敬神,神要灭它,退出中共党团队就会保平安。买葱的都做了“三退”。不到半个小时一车葱卖光了,两边车上的葱比他的都好却没人买。我就对他说:“我们到哪儿讲,就给哪儿带来福份,你看你的葱都卖完了,这就是大法给你带来的福哇!你说神奇不神奇?”同修接着劝他“三退”,他说:“退了吧!”这个生命得救了,以后他见了我很尊敬很客气。

二,一个做西瓜生意的,他明白真相做了“三退”,他的生意非常兴隆。可这一集他的摊子上很冷清,没有几个买他的瓜的。我和同修刚到他那一站,就有人来买西瓜,越来越多,我俩都讲不过来了,卖西瓜的也累的满头大汗。约一个小时,一大车西瓜卖完了。卖西瓜的爷俩乐的合不上嘴。我们劝退了四十八人。从此每到集市,他就叫我们在他摊子上讲,还切西瓜给我们吃,表示感谢。我给他们说:这都是大法给你们带来的福份,你们只要支持法轮功,你们的生意越做越兴旺。以后他经常帮我们讲。周围做生意的一看大法这么神奇,都叫我们站在他们摊子上讲。

三,我们几年来一直在这个集上讲,也有讲重了的。我在家发正念跟师父说:“师父,我今天去救人,只给没听过的人、没做‘三退’的人讲,请师尊加持。”到了集上买苹果,卖苹果的没见过,我问是哪里的,以前没见过?他说第一次来赶集,离这二十多里。我边买苹果边跟他讲真相,劝“三退”。他说年轻时入过团,我说:“大哥,你真有福,你来这里是得福的。我给你起个名就叫来得福吧。”他说这个名字好哇!退!我再讲的时候就围上十几个买苹果的,都是没见过的,都是三、四十岁中年男子。我就大声讲:“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救人的。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是因为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惹起了天怒,天就要灭中共。赶快退出保平安。”就这样一个个给他们起名字,三退十二人。苹果卖完了,别人的摊上没几个人去买。我说:“大哥,你的苹果为什么卖这么快,就是因为我在这里讲,我师父就给你送福来。”他非常激动的说:“我知道了,你是个福神啊!”

有一次,我们感到步行晚了,长途车从我们这路过,坐车吧!一上车,一看满车人,什么也没想,开口就讲,好象是随机而行。他们都静静的听,我一直讲到集头下了车。同修甲说感觉好象在舞台上唱戏,这一车人好象观众在听戏。和同修配合,他学法好,真相讲的好。他说:以我们村为轴,放射性的四面八方二十里之内我们都去讲。我们就象云游一样,边走边背着:“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2〕。

爬山越岭、走街串巷太美妙了!走多少路都不累,浑身轻飘飘的,脚底生风。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呵护着我们。三退的人中,有开始不退看到别人退了,自己也就要求退的;有的退后表示千恩万谢的;有不听真相还掏手机要举报的,我就告诉他我是真的为他好,他就把手机收回去也说为我好;有提暖瓶让我们喝水的五个绣花妇女,我用五朵金花(金花、银花、荷花、菊花、梅花)化名替他们退了;有非常反对的,我跟着他走了一里多路最后终于劝退了的……,这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有救人的那颗心。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我重视学法

这几年在讲真相中顺顺利利,我悟到是因为对学法重视。我珍惜这千万年的等待,珍惜这万古机缘。师父在经文《去人心》中说:“这部大法能正大穹,能使人修炼圆满,那为什么不珍惜这万古机缘呢?而且这机缘瞬间即逝呀!”那时候,一天不学两讲法,就觉得好象不够用的。所以每天学四讲,最多学八讲。有时三点钟我就起床学法,感觉天天都很有精神,讲真相也有威力,讲着讲着就把人背后的邪恶解体了。每次讲头脑中什么都不想,光知道讲。心纯、心正、无杂念,这种心态来自于法,是法的威力。

后来我改变了大量学法的方式,开始慢慢的一句一句的读,眼在看书,心也在看书,没半点杂念。就感觉每个字对准每个执著心,瞬间就解体了。接着又一段一段的读,一段至少读三遍,我感到执著心、不好的东西在解体,净化身体,还加持正念。多读几遍,直至把它们全部解体再看下一段,效果很好。最近我又开始大量学法,读法时头脑中很纯净,思想不溜号,如有半点杂念,马上发正念清除,念出立即生效。又大量学法是因为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养了许许多多的小春蚕,路上也一大片一大片的,地里也一大片。我还搭了许多凉棚,凉棚上也养了许多。我拿桑叶喂它们,桑叶不够了没有了。我醒来就悟这个事,我悟到师父指物化物来点化我这些小春蚕比作我世界的众生,那么多,真是无量众生啊!这桑叶比作法。众生需要学法。这几天我学的这么慢,学的太少,十几天才学了两讲,不够用,这无量众生需要大量的法。所以我又改变了学法方式,两天学七讲,但句句入心。我就是这样悟的,也这样做的。师父告诉我们:“不同层次中有不同层次中的法。法在不同的层次中有不同的指导作用”〔1〕。我想顺其自然吧!

这是在我现有层次,现阶段的学法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切磋。

丈夫得救了

几年来我对丈夫一有机会就讲真相。看到他脸上有了笑容,或看他有病不舒服就跟他讲。开始一讲他马上就翻脸,阴沉沉的。我想:旧势力想把他置于死地,可我不放弃对他的救度。心中定下一念:他今天能做我丈夫,他就是有福的,他就是来得法的,不许旧势力迫害他。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有时一晚上起来为他发六次正念。

随着正法進程,另外空间邪恶大量销毁,丈夫渐渐的也在变。去年我买了个MP3,下载了大法学员创作的歌曲和音乐。他喜欢听邪党的歌,我就打开歌曲说:听听吧!这些歌词每一句都打到人的心灵深处,都是善的文化。他听后说唱的很好。每天早上,他爬山锻炼身体,我就要求一块去,他很高兴。我趁机打开《九评》,一边走一边听。一连去了五天,他身上的共产邪灵解体了很多。从那后,每天早上起床前,我就把MP3耳机塞到他耳朵里,跟他说听听吧,就是有病的人经常听也会好了(他对身体健康很重视)。就这样一连听了两遍,有神传文化、大法歌曲、师父济南讲法、《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这都是师父安排的,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师父救人的苦心。

今年五、六月份,我身体很不舒服,可能是过关吧,丈夫身体也很不好。有天晚上我正打坐,他从外面回来坐下就说:“谢谢你,谢谢你。”因为我正在打坐,没有搭腔。一会他又说:“法轮大法好,师父好。”连说了几遍。这可是他第一次说“法轮大法好,师父好”。这一说,师父马上给他净化身体,肚子咕噜、打嗝马上去洗手间。回来后我还没出定。他又说:“我太高兴了,我太高兴了,从来没这么高兴过。”我就把腿拿下来,看他非常天真的样子,像个小孩。他说:“我看到师父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很自豪的说:“我看到师父了,你没看到。”接着说了净化身体的过程,觉的身上非常舒服,没有一点病了,这辈子没有这么舒服过。还说抬头一看,天上两个月亮。他用手比划:“我看好象是月亮套月亮象环一样,上边一个下边一个,我想可能是这样吧!师父就坐在月亮上,打着坐,穿着黄衣服。”

师父彻底把他救了,打开了他的心结,消除了共产邪党无神论的毒害,对法轮功的误解烟消云散。嘴里又说:“我为什么不退党,我就是要退党,我就是要退党。”他这个党早就退出了,可能明白了,心中无法表达喜悦,在师父面前進一步声明吧!写到这我眼泪又止不住往下流:师父啊!从我丈夫身上看到了您的大慈大悲、操劳和良苦用心。一步一步的安排,最后把他天目打开,彻底把他救了。现在满面春光,整天乐哈哈的,还支持我讲真相救人。

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洗净,一步步给我安排了回家的路,我要走好每一步,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各位同修,让我们共同精進,师父叫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我们要学法、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救人、救人、多救人,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父回家。
注释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如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