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空间所见:同修们快快精進吧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一日】在一次炼静功时,我看见金色的光环随着我的莲花手印缓缓升起、旋转。当把功能打出体外在两掌下用功力加持时,我看见自己身体一切不好的物质全部爆炸,碎片向天边飞溅四射,然后消失在蔚蓝的天宇。

我端坐在我宇宙的中心,宁静而祥和。飞鸟停止歌唱,蝴蝶停止飞舞,孩童停止玩耍,老翁停止划船,所有的生命随我一起静坐。无数的百合花从天上象雪花一样飘落,温馨而安静。我渐渐入静,心空淡而慈悲,仿佛尘世的一切纷争和污浊已不复存在。我主宰着我的世界,我的慈悲和纯真覆盖了一切。

在那个美丽的世界里,没有人性的伤害,没有世俗的纷争,没有命运的惩罚,没有寒冷和饥饿,没有病痛和折磨,那儿季季都是春天。

一次发正念,看见旧势力安排了一个象猫头鹰一样的怪鸟在我们的空间场。它的嘴细长而又坚硬,眼睛又圆又大,发出阴森森、绿茵茵的光;它的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的盯着我们,只要我们修炼中稍有漏洞,它就会上前去啄。

有一位老年同修,她以前是我们村的辅导员,她得法很早,修炼多年。后来,由于她家务多,同时放松了修炼,于是她的工作便由我村另一位年轻的同修接替。这位老年同修渐渐的人心膨胀,集体学法很少参加,我们大家在一起切磋,她的表现往往不屑一顾也不服气。终于有一天她的妒嫉心被那只大鸟抓住,我看见那只鸟锋利的嘴啄开她的肚皮,使劲啄她的肠子,第二天她得了急性阑尾炎,疼痛难忍,被家人强制送進了医院。

又过了几天,我发正念看见旧势力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它们又换了一个比先前那个大怪鸟更加凶恶的一只象鳄鱼一样的怪物呼啸而来。它两腮的胡须又细又长,血盆大口,嘴里两排立起的牙齿参差不齐,只要咬住谁的人心,就紧紧不放,往死里咬。

最近,我们邻村一位同修,五十多岁,也没成家,由于执著色欲,犯了色戒而长期不归正,他的双手双脚从指头开始腐烂而漫延全身,现在奄奄一息。

还有一位老年女同修怕心太重,邪恶一来她就妥协,然后在家中悄悄做事,不久前被邪恶强加病业而过世。

这样的教训比比皆是,同修们,任何一颗人心,都是横在前進路上的一座山。正法進程在不断的推進,旧势力也在不断的更换所谓的考验。修炼是严肃的,在这最后的最后,我们面临的是更严峻的考验。

又一次发正念,看见一部长长的宏伟的锦帛一样的史册金光闪闪、缓缓的展开,照彻天宇,上面刻着所有大法弟子的名字及成绩分数。我看到我只有26分,当时我心中不信,用力睁大眼睛再次看去,还是26分。我身边的同修们分别是30、36、38、78、90分。还有一位长期病业关过不去,被旧势力抓住漏不放的同修她只有零分。

我还看见宇宙最低层天门已经打开,还没有一个人進去。我站在外面向里观看,神的世界是无比的温馨美好。

又一天,看见一个天神,身着黄色的盔甲,身上背着九支战箭,第一支箭射向钓鱼岛;第二支射向日月潭;第三支射向了北京丰台;第四支射向了西藏;第五支射向了香港;第六支已经箭在弦上,拉开了弓正在准备射出。箭所射之处必起战乱或纷争。一切皆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在三、四天前的一次发正念时,我看见师父已经到了地平线的边缘。师父从车辇上下来,师父含着泪,庄严而又凝重,站立在暮色里,一轮宇宙的红日差一小截就要坠入地平线了。今天(也就是2012年10月26日)发正念又看见那宇宙的红日已经挨住了地平线,师父身着金黄色的袈裟,蓝色的头发整齐的卷卷着,金黄色的佛体无比巨大,神色威严。同时我还看见一对美丽的孔雀,七彩的羽毛鲜艳靓丽,它们的脖子细长细长的,相互交叉偎依,眼神纯净善良,在一个空间里静静的等待着。我知道一只是师父赐给我的坐骑,那么另一只是谁的呢?我就去问师父,师父告诉我另一只是我村一个同修姐姐的,她是我们一片的协调人,我们曾经是师父的掌上明珠,分别是金童玉女。

2012年10月27日的晚上,我们开始发9点正念时,我看到了宇宙红日已经钻入山中,只剩下半个太阳了,我和姐姐(金童)的坐骑孔雀也开屏了,显示着将要接我们回家的样子。

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讲:“你们救度的生命背后有那么大的生命群,那么大法弟子将来怎么办?那就成就更高更大的生命、一个更大的神、一个更伟大的神。”

同修们快快精進吧,我悟到,大戏落幕已为时不远,在这最后的时光里,能够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多么的幸运,师父给予我们的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和威德。

以上是我在现有层次中看到的,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