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障碍着回家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一日】我今年五十三岁,现任大学教师。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那时由于受中共邪党无神论的影响,在成长过程中形成了许多错误的观念,使自心魔性很大,在学法上受到很大干扰,开始时一看书就困,看不了几行眼睛就闭上了,后来我就大声的念,念着念着,又走神了,听到自己念的根本不是书上的字,惊醒后再重念。好不容易看完一遍,第二遍就不想再看了。

那个时候知道看书犯困是魔的干扰,但我不知道不想看书也是干扰。因此就随着它下去了,很长时间不看书,由于学法不入心,又有许多观念障碍,许多事做的不在法上,总爱走极端,表面上看修的很精進,其实很多事都掺杂着人心。所以在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我在用人心维护法的过程中摔了个大大的跟头,几乎完全走向了反面,在劳教所内被灌输的歪理邪说,将我的正信破坏了。

二零零二年出狱回家后,我的脑子很散乱,感觉思想是分裂的,看哪边都不是真实的,那种感觉很难受,我自认为没有背叛师父,内心知道大法好,还认为“转化”是师父安排的。虽然同修们给我送来了师父的经文,我也看不懂,我不知道怎样否定旧势力。那时,我坚持着自己的悟法,但也不敢完全确定自己悟的对,我也不敢确定不“转化”的同修悟的对,所以一直在观察中、分辨中寻找着今后的路。在邪悟的观念支配下,我看师父的经文,都看成是在暗示让我们“转化”。所以那时我就愿意接触那些“转化”了的昔日同修,觉得有话说。

那期间,我接触了各种各样的邪悟者。直到后来我发现她们都走邪了,所以才断绝了与她们的联系,承认自己真的邪悟了。这一步走过来真是艰难,当时痛苦的晕头转向,脑子全乱了。我静下心来问自己:你还炼吗?炼!炼就得面对邪恶,你还敢吗?敢!我要跟师父走,我要跟师父回家。

然而,彻底否定自己的一步太痛苦了,我完全把自己打碎,彻底翻天覆地,不再坚持自己(此时还没有认识到它是观念形成的假我),完全听师父的话。可是与此同时,我又产生了很大的自卑心,觉得自己不配做师父的弟子了,我犯下了破坏法的大罪,我做过邪恶的打手,迫害过自己的同修,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啊。

那时我太害怕了,我很长时间不敢看师父的法像,我不敢看师父的眼睛,这段罪恶的历程太恐怖了:在迷茫无助中,用一个变异的观念、执着的自我辨别着所谓的真假,竟然在师父还在的情况下,违背师父,走到了法的反面。这回魔高兴了,我的师父可心痛了。

可能就是因为我还有这么一点点求正法的心,师父就没有放弃我。在当地同修和海外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又慢慢的回到正法中来了,继续做着证实法、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事。当我对正法路确信无疑、走的比较稳健的时候,回头去找那些邪悟的昔日同修,他们已经都拉不回来了,太可惜了。

在十几年的修炼中,当我把显示心、争斗心、名利心、色欲心、妒嫉心等一个个降服之后,最近在一次讲真相中,我发现对方有自高自大的心,心里感觉不太舒服,我知道发现问题要看自己,我向内找时发现自己也有一个自高自大、自以为是的心在最深处隐藏着,我发现它后,一下子明白了,它就是那个以我自居,支配我身体的真真切切的假我。

回想起来,“自高自大、自以为是”让我造了许多大业,表面上我是一个温柔善良、不爱表现自己的人,但内心里不仅看不起人,也看不起神,记得修炼前去庙里见到许多佛像,我就走到那个最高的佛像前礼拜,其他的佛像连看都不看。当时我是用人心想佛的事,心想:我拜小佛,大佛会怪我,那我就拜大佛,谁也别怪我。我以为佛也有妒嫉心呢。刚刚得法不久,去承德旅游,到一个庙里见有三座大佛,导游给我们介绍说这尊是过去佛,这尊是现在佛,那尊是未来佛。我一听很兴奋,觉得未来佛是不是我们的师父呢?我就只拜未来佛。受无神论的影响,我心里只有利益心,没有恭敬心,我不知道那些神、佛、菩萨为什么要受人尊敬。

得大法后,我在学法上也遇到严重障碍,这也是由于自以为是的心引起的,由于以前在学练气功时就受骗了,所以总是抱着怀疑的心、挑毛病的心去看法,又加上自己对功能、神通部份不相信,所以学法不能实实在在入心,但我相信“真善忍”是好的,我就按照这个标准衡量自己,纠正着不符合“真善忍”的言行。这样我的身体很快发生了变化,生孩子后九年的便秘、痔疮好了,子宫肌瘤消失了,脸上长了九年的蝴蝶斑不见了,为此同事们见到我就说:你炼这功真管用,看你的脸都变白了。看到自己的变化,心想:这功就是真的,我不能再怀疑了,要不然对不起师父。就这样,我把自己逐渐的往下放,直到跪在师父的脚下,从而生起了对师父无量的敬仰。

在邪恶的黑窝中,到处都是邪恶,稍有人心就会被钻空子,由于学法不深,渐渐的正念消失了,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下寻找着能安慰自己的所谓的悟,也正是由于自以为是的心,让我在回家以后仍在错误的路上迷失了五年之久。多么痛心的教训啊。

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私心是首先被直接触及到的,所以它就害怕了,起初我以为它是我,为了壮大自己,不断加强学法,发正念,越来越信师信法,逐渐去除怕心,我不能让“怕”控制我,我要自己主宰自己。当我突破它以后,就進入了那个自由自在、无忧无虑、轻松祥和、无限光明的包围之中。这时候我明白了完全不同于常人认识的“唯我独尊”“佛光普照”的更深一层涵义。

我一直说的“我不行”、“我不行”,这不就是一个严重错误的观念吗?不知不觉让一个假我主宰着自己,真是太可怕了。我想到:抱着认为自己行,或以为自己不行的念头都是想证实自己,这一念不是发自于真我,真正的自己是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的光焰无际的伟大的神,怎么能说不行呢?只有人的观念才这样注重于自己。

在这十恶毒世、群魔乱舞、谎言欺世、疯狂迫害正信、真假难辨的末法末劫时期,像我这样一个魔性极大、业力满身,执着自我的人,能跟师父走到今天,不正说明师父的慈悲伟大吗?师父不放弃一个可救度的生命,无论他(她)犯了多大的错误,只要他(她)还相信神,师父就为他(她)承受在无明中所造的罪业和苦难,引导我们走上光明的回家之路。我们不应该用所有的语言来赞美我们无私的、完全为了众生而来的师父为我们传下的这宇宙大法吗?也只有无量慈悲师父的宇宙大法,才能洗净众生在千万年的轮回中积累下的顽固污垢。

回过头来看自己,也正是因为我们心中有了“真善忍”大法,我们才有可能发现这个自私的根,不然的话,我们就在它给我们造的迷中昏昏而去了。这就是间隔着人与神的最后一张皮。以前遇到问题也在挖根,但总是挖不完,当我跳出来以后才发现,原来它是包裹着我们的一个壳,当识破它后我们就与浩瀚无垠的宇宙融为一体了。

在此以师父诗词《洪吟》〈实修〉与同修共勉:“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

感谢师尊慈悲苦度。感谢同修无私帮助。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