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排除干扰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一日】我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农村妇女,又只有小学文化,十三年来也没做个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来,只做了点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我以前不相信气功,可我看了《转法轮》就放不下了,就很愿意学,天天都想学,只感觉师父和这功法太好了,我要一辈子跟师父学下去。我就觉得师父很正直,传的大法也很正,我感到我很幸福,下决心直到修圆满跟师父回家,这是我的愿望!

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时一位修法轮功的朋友知道我风湿病、晕病、气管炎这三种病很严重,常年吃药病痛才好一点,就介绍我炼法轮功。风湿关节痛的我不敢沾冷水,衣服都是我丈夫洗;晕病可让我随时随地倒下;气管炎犯病时,折磨的我晚上躺不下去,只能半靠在床上坐到天亮,一睡下去就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几十年说不完的病痛,在我学法轮功后不到一个月,这三种病就被师父给彻底清理了。没病一身轻,我能不高兴吗?不久介绍我修大法的辅导员因“病”去世了,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我又不炼了。一九九八年我的病又犯了,带小孙子都抱不动了。一九九九年初同修又找到我,并邀我结伴去另一个炼功点学,学了半个多月身体又一身轻了。这次我一直修到现在都十三年了。

迫害开始时,我的家人也很反对我。他们听信了中共邪党和江泽民的谎言。共产邪党几十年的整人运动把老百姓整怕了,株连子孙是它一贯的迫害手段。受邪党的毒害,我的儿子拿走我的大法书。我很严厉的跟儿子说:“你必须立即把书还给我,那本书不是一般的书,那是天书!我就学法、炼功,那么严重的病不吃药就好了,你是知道的。你不要犯罪!你党员得病不吃药能好吗?那本天书就是我的命!我这一生学定了!我们师父就是教人做好人,好人多了造福社会,对谁都好,你们还要令我们师父承受那么大的委屈,诽谤师父!迫害大法!这样对吗?比如:你的父母做了一件大好事,明知是好事,硬把你的父母抓起来批斗,当儿女的你不去投诉抓父母的坏人,还跟着说你父母不对。你说要这不孝子有啥用?黑白都不分!”他听清楚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干扰我修炼。

我体悟到只有把家人讲明白了才好做讲清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邪党党、团、队组织)救度众生的事情。讲真相中,我也讲中共邪党的来历;中共当政几十年整人的运动不断,迫害死八千多万无辜的生命,现在又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当敌人对待(中共骨髓里的邪性决定它怕好人多),把大法弟子抓進劳教所、洗脑班迫害,现已迫害死至少三千多人!这个共产邪教比法西斯还狠毒。

在我十三年的修炼、讲真相做救度众生的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遇到几次危险事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有一次大队会计到大队书记那儿诬告我,吓得我的家人都冲我吵,最后我还是用师父的话说服了他们,平息了一场家庭风波。我时刻记住师父在讲法中说:遇事要先找自己哪错了;遇到什么事都要“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迫害初期,我自己也写过真相短语在钱上花出去,也给本地乡镇派出所人员写过真相信,后来资料点就有打印好的了。我以做挂条幅、发资料、粘贴不干胶为主。

我的性格比较内向,讲真相劝“三退”对我而言似乎难度很大。我还是先从家人开始讲,然后给亲朋好友、邻居、同学讲。有点经验了就对陌生人讲:买菜、坐车、逛街一有机缘就可以讲。由于法没学入心,有时别人多问几句就回答不怎么好,就打动不了人心。特别是知识分子,党文化的毒害深就很难劝退,要好多次才能劝退得了。

到现在才劝退几百人,比起法学的好的差得很远,别人一个月不到都要劝退几百人。我一定实修好,去掉爱看电视的心、怕心、看不起别人的心、懒惰心,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

个人体悟,没在法上的地方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