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师父的佛恩浩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一日】我在大法中修炼也十九个年头了,从得法修炼到助师正法,所经历的一桩桩一件件,都渗透着师尊对弟子的心血和无量慈悲。十九年来,我时时都沐浴在大法师父的洪恩中,我在大法中见证的神奇太多太多,想要说的太多太多,下面只从某一侧面谈谈自己在修炼中的感悟和收获,以见证师父的佛恩浩荡和佛法的伟大。

一、冥冥之中追寻大法

我今年五十八岁,出生在一个十分贫穷的农家,小时候家里兄弟姐妹众多,饥饿穷困,我多次生命垂危,然而多次大难不死。母亲告诉我,我两岁那年家里房子倒了,我被墙体砸埋在凉床底下,三岁时右脚被火严重烧伤。四岁时,邪党闹共产风,我随母亲逃荒要饭,差点倒在路上,十几岁时冬天还都光着脚丫,提着粪筐拾粪。记得十三岁那年,因为缺少衣物御寒,得了肺炎,眼看没救了,家里为我准备后事了,可是我却奇迹般的活过来了。家里的亲戚、朋友都说:“这伢子虽然瘦弱,但命很强,这孩子说不定有后福。”所以尽管家里很穷,父母节衣缩食,还是让我上学读书至高中毕业,成为我们家族第一个算有知识的人。为我今天学法修炼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由于自幼体弱多病,从小就总想改变自己不如他人的命运,苦苦奋斗。在学校读书刻苦勤奋,成绩优异,走上工作岗位后,无论在学校还是在部队,表现都很出色,一心想出人头地。同学、同事、战友都说,某某腿上绑锣,走哪响哪;可是什么提干、晋级却没有我的份。由于迷失在常人中苦苦争斗,已经闹了一身病:支气管扩张,关节炎,走路右腿关节一响一响的,胸椎骨质增生,肺结核,一吐血就是一大碗,三十几岁的我,又枯又黄,象个老人。正如师父说的:“常人看不到这一点,他就老是觉的自己应该恰如其份的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所以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什么病都上来了。”[1]

人生为何这样苦?谁能告诉我?! 人为什么还要生老病死?我一直对死亡极端恐惧。我自从十八、九岁时就对气功、武术感兴趣,不自觉中总在寻找什么。到处求师拜师,学了许多门派的气功,可身体越来越糟,快不行了。

一次我在《中华气功》杂志上看到了大法师父的照片,知道世上有一个法轮功在传,我立即写信给北京同修,很快收到了回信,我有幸参加了一九九三年师父在合肥举办的法轮功传授班,一九九四年又参加了师父在合肥举办的第二次传授班。第一次学习班的第三天,我的右脚大脚趾突然排脓,师父为我彻底净化了身体。当日我将随身带的药品扔了,从此,药品、医院再也与我无关了。在传授班上我亲眼见证了安徽肥西一名学员,严重罗锅,学习班结束后,他的腰杆直起来了,他在台上现身说法时,台下的人眼含热泪,使劲鼓掌。还有安徽省气功协会的一个老太太,钢筋腿,开始每天坐着轮椅去听法,也不知什么时候她扔掉了轮椅,每天晚上,她自己迈着稳健的步伐走進师父的讲法场。

听了师父的讲法,我好象从沉睡已久的梦境中惊醒:以前寻找的、不得其解的都找到了答案,知道了人生真正意义是什么,知道了为什么要做一个好人的道理。我庆幸我得到大法了,我有师父了!我知道宇宙的最高特性是“真、善、忍”,只要同化他,就能重返天国世界,我就能回家了。每天晚上离开师父的讲法场,我走路飘飘的,我的身、心好象不在这个人世中。在整个修炼的过程中,我一直沉浸在兴奋与喜悦中。睡梦中一惊醒,第一念就能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想到“真、善、忍”。 得法修炼后不长时间,我就明白了,我的生命是为得法而来。

二、学法修炼,沐浴师恩

在合肥听师父讲法时说:“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当人。”[1]这对我震撼太大了。回忆少时的种种经历,大难不死;成年后不让我在常人中失德太多,冥冥之中有人看护着我。如今我终于得遇恩师亲授宇宙大法,什么样的后福能与之相比呢?

得法初期只有《中国法轮功》一书,我虽然知道要学好法,但还是没有把学法摆到重要位置,只是炼功特别抓紧,每天打坐三个多小时,两个多小时站桩抱轮 ,一个多小时炼动功,严寒酷暑从不间断。只见本体发生突飞猛進的改变,所有的“病”一扫而光。我知道其实是师父给我消了无数的业,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来了。

现在我快六十岁了,熟识的人说我只有四十多岁,不熟识的人说我只有三十几岁。关节韧带就如年轻人一样,身体十分柔软。有一次,同事邀请我吃晚饭,我急着要去放师父讲法录像,提前离席要走,同事只好送我出门。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从灯光下刚出来什么也看不见,我推着重磅自行车走在前面,一拐弯的时候,有一个一人多高的水泥陡坡,底下是乱石和脏水,同事没有来得及提醒我,我连人带车一飘下去了,同事吓坏了,急忙回家取来手电筒,可我已经走远了,鞋子都没脏,同桌吃饭的都来察看,他们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此事在我们当地传的神神的。

还有一次我刚出大门,不知怎的,整个身体横着摔出去,掼在石板上,我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象弹簧一样弹起来,一刹那就站起来了。身上没有任何疼痛,要不是修炼大法,有师父保护,对五十多岁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那不是筋断就是骨折。我知道是师父在警示我什么,我可能什么地方没做好,点化我抓紧时间修炼,不然真的要摔跟头了。

有了《转法轮》以后,我开始十分重视学法了,读书学法过程中,就觉得自己身在一个清凉的世界中,那种感受难以言表。随着经常不断的学法,我知道修炼就是从做一个好人做起,在现实人世中事事处处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看淡人世中的名利情。在得法前,单位领导好象都很怕我,开会时都要看看我的脸色,怕我捣乱搅局;修炼不长时间我就改变了,再也不在单位里挑事了,我周围的环境也发生着好的变化。同事、领导他们亲眼见证大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对我不好的看法,转而对我十分尊敬。也使得他们对大法有了正面的了解,以至于在后来邪党迫害大法时,他们有的人能同情和保护大法弟子,为他们自己生命的未来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得法前家庭关系更是十分紧张,由于身体不好,脾气特别暴躁,稍不随意就发火,和妻子两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还曾经离家出走,家庭快到破裂的边缘了。得法修炼后,我很快彻底改掉了一切不良嗜好,但要修去争斗心和暴躁的性格,非一日之事,我经历了一个剜心透骨的过程,有时憋的脸红脖子粗,有时还是忍不住,过后痛骂自己不争气,恨不得搧自己两耳光。随着修炼层次不断提高,心的容量也在扩大,家庭逐渐和睦,是大法挽救了我即将破碎的家庭。接着女儿也得法修炼了,妻子开始了解大法了,我一家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

得法以后,我内心深处感到师父讲的法太好了,这么好的法我一定要告诉他人。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发愿一定要洪扬大法,让我们地区更多的人得法。从一九九四年初开始一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几乎每个双休日时间都去洪法、和同修学法交流。

几年内我县得法修炼的近千人,从农民到县级干部各个阶层的人都有。大法学员都知道重心性修炼,在常人中如何做一个好人,使社会不良风气得到了截窒,好人好事不断出现。当时,我所在的单位有二十多人,先后有四人得法修炼。本来不大的单位,可是人心却很复杂,相互争斗经常出现,有一同修得法前,和领导关系也是特别僵,矛盾已经不可调和,得法修炼后,他彻底放弃了恶念,他的改变,周围的人都感到很惊讶。后来他跟我说:“幸亏得法了,不然就准备家伙,和他你死我活了。”是大法化解了一场即将发生的血斗。随着我们几位同修心性的提高,单位了解大法的人也越来越多,单位气氛逐渐和谐,就觉得那个场逐渐向好的方向变化。单位各项工作多年来和同行业相比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单位领导感慨的说:要是多有几个炼法轮功的就好了,我们就不需要操心了,什么事情都好办了。

三、巨难中助师正法

可是,邪党恶首江泽民出于对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妒嫉,一九九九年七月毫无理智的疯狂迫害法轮功。因为修炼后我很少有时间看电视,当七二零迫害来临时,我没有预感,毫无思想准备。霎时间对大法的诬蔑、谎言充满各个媒体,大有天塌之势。七月二十二日下午,我正在同修家交流时,和另一个学员突然被公安绑架到县看守所。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疯狂迫害,一时不知所措。缓过神来我想,如果这个法是假的,那么人就太可怜了,活的再也没有希望了。“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特性,谁也否定不了,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做好人没有错!

我在监室里回忆着师父慈悲讲法时的一幕幕情景,回顾自己几年来的修炼历程和在修炼中见证的奇迹,我切实的感到“真、善、忍”已经溶進我的血液和生命中了,我再也不可能回到常人中了。被非法拘留这段时间,不断有单位同事、领导、亲朋好友来劝说,要我表态放弃修炼,公安局还把我八十岁的老母带到看守所,妄图用亲情动摇我,达到让我放弃修炼的目地。母亲见到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嘴角颤抖,眼含泪花,突然双膝跪下。那一刻我心里好痛好痛,人怎么会又怎么能知道和理解我们大法修炼者的心态呢?

从看守所回家后,每天晚上看到电视新闻都是连篇累牍对师父、对大法的造谣诬蔑,我在家里再也呆不住了,为了师父的清白、为大法讨回公道,一九九九年十月和本地十几个同修毅然進京上访。十二月底在北京被本县国安绑架,无任何手续被非法劳教两年 。劳教期间生活极其艰苦,就连一张卫生纸也没有。初期我一个人被关在楼梯底下几个平方米的狭小空间中,不得和任何人接触。长期的寂寞使我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许多常人之心也开始往外返,我不断回忆师父的讲法, 默背《洪吟》,想起密勒日巴的修炼故事,心渐渐平静下来了,避开管教,坚持炼功。

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家庭自然也受到牵累。家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妻子对我不理解,写信到劳教所要和我离婚。女儿也遭受邪恶的迫害,在我劳教期间被旧势力夺走了生命,在她弥留之际,我也没见到最后一眼。

邪恶制造和利用一个个巨关巨难,想彻底毁掉我,我凭着对师父的正信、对大法的理悟,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没有倒下,虽然修炼过程中也有诸多的遗憾,但我终于闯过来了!邪恶的疯狂迫害,只是让我更加看清邪恶的本质,更加体悟到佛法真理的伟大,只能使我们锻炼的更加纯净。师父说:“大法修炼的学员对于宇宙真理的认识是理性与实践的升华,人类无论站在任何立场上否定高于人类社会一切理论的宇宙法理都是徒劳的。”[2]

二零零一年三月回家。我很快就溶進了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洪流中。我们地区当时没有资料点,同修经常去几百公里的省城取资料,不方便也不安全。在外地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地区建立了第一个资料点。农村地区同修文化普遍不高,我就先行一步学习相关技术,然后教会同修。这样我很自然的承担了技术、协调、明慧通讯员的工作。目前,我地区原来文化很低的、从没有上过学的同修都学会了上明慧网,学会了刻录、打印,资料点象一朵朵小花遍地盛开,这是明慧的要求,也是师父的期盼。我看到同修制作的精美的资料,心中有说不出的甜美,就觉得我们地区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的路上走的越来越坚定,越来越稳健。

回顾十九年来我走过的修炼之路,每一次遇难过关,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每一次生命的升华都倾注了师父的心血,师父给了我全新的生命,特别是正法修炼时期,我就像一个刚学走路的孩子,不断的摔跤,是师父牵着我的手走过来的,就是穷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师父对弟子的洪恩与慈悲,过多的语言表白显的情重,大法弟子只有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更加精進,助师正法,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自己的誓约,才是对师父最好的感恩。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再论迷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