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导演“此地无银三百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早,大陆各大新闻网站都刊发了一条来自《环球时报》的新闻:某国三名议员在“没看清”的一份要求联合国对中国摘取活体器官请愿书上签了名字,三人很后悔,因为这会“损害与中国的贸易”。上午十一时左右,这篇新闻稿在这些网站上又踪迹皆无了。

看中共的新闻老百姓都有这样的心得:越是中共邪党拼命抵赖不承认,它越称为“谣言”的,一定要信,这件事肯定是真的。比如二零零三年当外媒报道大陆“萨斯”病暴发时,大陆媒体竭力“辟谣”说来中国工作、旅游是安全的,等事实真相瞒不住了才承认这一事实;二零零八年“汶川地震”前,当地出现动物异常,要发生的地震的预言在当地流传,专家出来“辟谣”说,不会发生地震,动物异常是生态环境变好了,结果一场大地震使得将近十万人丧生;再比如河南一男子说当地大坝要溃坝,被抓了,当地出动广播车“辟谣”,两天后新闻报道说溃坝冲断大桥……

《环球时报》的这篇稿件透露给读者几点信息。一,说明中共大量存在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二,活摘器官的暴行让世界各国震惊,各界人士积极努力敦促联合国调查此事;三,很多国家的议员、民众、正义人士都在签名,谴责中共邪党的暴行;四,中共用利益甚至是武力迫使他国对它的暴行缄口。对于迫害法轮功、退党等话题中共邪党一直很忌讳涉及,隐藏的罪行最邪恶。这一次它糊里糊涂的导演了一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丑剧。这就是天意。

身为议员不会一点不看就草率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即使“没看清”全文,请愿书的题目应该一目了然吧,活摘器官这么重大的事情又怎么会令人忽视。这么明显的漏洞必然会引起众多阅读者的抨击,实在掩盖不住了,只好将稿件一撤了之。

据报道,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这六年间进行的四万一千五百个器官移植,器官移植数量骤然增加,中共说器官移植供体来自死刑犯。全国人大代表敦促最高法院复议所有死刑案件时称,中国大陆每年判处执行的死刑犯约有一万人。受“人死也要全尸”的传统习俗的影响,中国人一般不愿意器官捐赠,同意出卖器官的死刑犯及家属只是极少数,死刑犯本人或者家属同意捐赠器官的比例不到百分之五,无人收殓的比例最多百分之五。这样死刑犯真正可以提供器官捐赠的人数每年最多一千人左右。就算是这一万名死刑犯人的器官统统被活摘用来移植,因为配型和排斥的关系,不是这一千人或者一万人的器官摘下来就能用,四万一千五百个器官移植背后需要四十万甚至四百万的潜在供体才能保证这些器官和接受者匹配。这个潜在供体库就是全国各地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截自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网站网页
截自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网站网页

二零零六年三月,安妮在美国华盛顿公开声明,其前夫在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三间,在沈阳苏家屯医院亲自(活体)摘取过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他们的其它器官也被摘取之后,他们的身体被焚化。

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大卫•麦塔斯及大卫•乔高发表了第一份《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独立调查报告》,结论是从二零零零年开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一直发生,而且遍及全中国。麦塔斯当时说:“指控的内容和我们的发现是骇人听闻的。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我们在这个星球上还没见过的邪恶。”

根据调查报告显示,在迫害法轮功的高峰时期,在中国被施以酷刑的对象,有三分之二是法轮功学员,全中国三百四十间劳教所内关押的有一半是法轮功学员。乔高说,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法轮功学员的重要器官,包括肾脏、肝脏、眼角膜和心脏,被盗取并高价出售,卖给需要移植器官的外国人。

来自云南,目前居住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材料工程师王晓华曾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中共投入云南省第二劳教所(又谓云南省春风学校)五大队迫害。王晓华证实,“被非法关押期间,即二零零二年一月,一所县级医院非常意外地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全面的体检,包括心电图、X光全身透视拍片、肝功血液检查等等,而这种检查对一般劳教人员是绝对不可能的。当时警察们说:‘共产党为了转化法轮功,可以不惜一切代价。’随着中共贩卖人体器官的惊天黑幕大曝光,现在回想起这种检查,显然是为了收集数据,真的让人不寒而栗。”

在中国的看守所和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被普遍的抽血,而且数量很大,因为正常的抽血体检,血常规、化学指标加上肝功只需要两管血,六~十毫升。而移植需要的就多了,组织配型、肝炎病毒、巨细胞病毒、艾滋病、血常规、肝功能、凝血、配血、妊娠试验等等项目一般需要八管血,四十~五十毫升。黑龙江省哈尔滨劳教局、四川女子监狱、四川乐山五马坪监狱、吉林省长春铁北监狱、吉林省辽源市白泉劳教所、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广东省广州天河看守所、广东省三水劳教所等对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集体抽血已经在世界媒体上曝光。

明慧网报道,反对中共活摘器官的征签活动受到许多国家关注,比如征签活动在波兰受到各界人士的积极响应,波兰SLD党发言人,议员Dariusz Jonski、波兰PO党派的著名文化学者,电影导演,议员Kazimierz Kutz及其他党派人士,纷纷把填好的征签表邮寄给波兰法轮大法学会。在近两周的时间内,波兰共有近四千各界人士在征签表上签名。

中共邪党的这篇报道恰恰揭露了它的暴行,任何对这种暴行的容忍、缄默都是对罪恶的纵容,签名敦促联合国进行独立调查是每一个善良人士正义的选择,是义不容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