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警察办案:流氓、谎言加暴力

土匪般撬门入室绑架,非法劳教竟然也能张冠李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教师节当天,佳木斯发生了令人震惊的暴力绑架事件——四、五十个警察同日三处行恶,无手续、不着装、开便车,有预谋地撬门开锁闯民宅,绑架了十五位佳木斯百姓,并抢走法轮功学员家的私有财产。

回顾九月十日的整个绑架过程,佳木斯市安全局勾结佳木斯市公安局,操控向阳公安分局及所辖的建设派出所、桥南派出所、西林派出所和长安派出所等的大批警察行凶。

在位于杏林湖公园南门的法轮功学员张淑华家,便衣警察绑架九人——张淑华、张淑英、赵娟、崔秀云、孙颖、刘丽杰、项晓波、一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和张淑华的儿子。在位于中医院附近的钢琴老师任淑贤家,便衣警察绑架六人——任淑贤、王英霞、张利民和妻子屈玉杰,及八岁女童和前来陪同学琴的母亲。警察还来到张淑英临时租住的房屋,强行撬开门抄家,抢走张淑英的电脑等私人物品。警察这一突如其来的土匪行径,把原本有病的男主人吓得说不了话了,警察还抢走主人的身份证,拒绝对自己给张淑英房主带来的精神和财产伤害进行赔偿。

在不给任何家属口头通知和书面手续的情况下,十五位佳木斯百姓被劫持到建设派出所、桥南派出所、西林派出所等地非法关押。九月十一日,其中的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同样在不告知任何家属的情况下,三十天后的十月十一日凌晨四点,十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除三位法轮功学员(张淑华、张利民和妻子屈玉杰),因遭迫害身体出现严重症状被劳教所拒收外,其余七位法轮功学员张淑英、赵娟、崔秀云、刘丽杰、项晓波、任淑贤和王英霞身陷冤狱。

明晓佳木斯警察整个绑架过程真相的所有善良民众,已彻底放弃了对中共存有的任何幻想,人们不无感慨地评价——中共操控下的佳木斯警察办案,纯粹就是流氓、谎言加暴力。

一、佳木斯警察办案甚于流氓

1、 长期国安监听、特务跟踪后,有预谋地抓人

其实,在中国,国家安全部(MSS)是国务院主管国家安全的组成部门,是国家的反间谍机关和政治保卫机关。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后,中共的国安特务已主要被用于窃听、跟踪、抓捕法轮功学员(公开迫害之前,中共特务就已经钻入法轮功学员中)。

佳木斯这起恶性事件的发生就是由于国安特务长期监听法轮功学员的电话、手机,采用跟踪、蹲坑等卑鄙特务手段,然后勾结佳木斯市公安局大批便衣警察实施的。

中共特务的行当本来是见不得光的,在中共邪党文化里却被美化,从而使人们对其的罪恶摸不清头绪。国安特务满嘴的谎言、阴暗的心理、不择手段的行为被邪党赋予正当正义的含义,不但使被邪党利用来干特务勾当的人自己意识不到罪恶,不知道自己已将良知出卖,正在与恶魔为伍;还从根本上起到了沦丧人类道德的作用。

中共邪党不惜劳民伤财到处培植、安插特务对待法轮功究竟是为什么?法轮功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事实恰恰相反,法轮功没有任何秘密,所有法轮功书籍都可以在互联网上免费下载,法轮功的修炼是完全自愿的,更是合理合法的,包括法轮功学员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也是完全合法的。

2、 警察肆意抓人劳教,无手续、不着装、不告知家属,变招勒索钱财

中国《宪法》第39条规定,公民的住宅权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刑事诉讼法》第111条规定,进行搜查,必须向被搜查人出示搜查证。在执行逮捕,拘留的时候,如遇紧急情况,具有逮捕证或拘留证的不另用搜查证也可以进行搜查。

九月十日佳木斯警察撬门入室绑架的过程中,警察全部穿便衣,更是不出具任何手续,野蛮行径绝对甚于黑帮土匪。那么是不是如果中共警察出示了什么所谓的证件来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就是合法呢?非也,因为中国《宪法》规定:“我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法轮功不仅使修炼者身体健康,同时教修炼者如何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因此法轮功学员毫无罪错。中共佳木斯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所有迫害都是在“执法犯法”,已经犯下了非法拘禁罪、绑架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抢劫罪、滥用职权罪等。

不仅如此,佳木斯警察在“办案”过程中,还变着招的暗示法轮功学员家属“拿钱就可以放人”。在土匪般绑架的第二天,即九月十一日回到家中的五人中,张淑华的儿子被家人用5000元钱才领回家,带孩子去任淑贤家学钢琴的八岁女童的母亲,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被家人担保并交3000元钱才得以回家。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期间,法轮功学员家人去公安局、分局和派出所等地打听消息的过程中,警察从不正面回答人在哪,犯了什么罪等等问题,反而不断暗示“拿钱就可以放人”。

张淑华因身体出现严重问题,被从哈尔滨带回佳木斯后,警察仍拒绝放她回家,最后从家人那里勒索了5000元钱后才让她被家人领回。张利民和妻子屈玉杰更是被勒索了巨额罚款(数目不详),并被警察威胁“事情还没有完”,才得以回家。佳木斯警察又犯下了敲诈勒索罪。

3、 警察“办案”过程中的斑斑劣迹

九月十日晚,带着八岁女儿到任淑贤老师家学钢琴的年轻母亲,在任淑贤家面对撬门开锁、蜂拥而入的便衣警察,母女二人惊恐万分。一戴眼镜穿白色半截袖中年男警察问母女二人是干什么的,年轻母亲一再告知是来学钢琴的,当时这个男子让她们快走。可是走到门口,一个三十多一点、穿黄色衣服的女警察,拦在门口不许她们离开,并将母女二人也劫入建设派出所非法关押。晚上,那个女警察无耻地指着带孩子来学琴的母亲,和一个高个男警察说:“你看,傻家伙,让她走她不走,都说让她走她就不走!”

在任淑贤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王英霞是被拖进建设派出所的,屈玉杰是被用担架抬进派出所的,她们脚上都没有穿鞋。当时王英霞脸色煞白,嘴在打颤,旁边的人说:“快给她送医院吧!她快不行了!”一个警察说:“让她躺着吧!让她装!”过了很长时间王英霞醒过来了,想上厕所,一个警察说:“让她尿到裤子里!”

当天晚上,建设派出所几乎每个房间里都关了人。警察把张利民单独关在一间屋子里,还给他铐上手铐。被无辜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善心的给警察讲真相,警察说:“都怨你们,我们还得半夜陪你们。”还说了很多污秽不堪的话。尤其一个脸黑瘦、个子不高、自称心脏不好的警察,他非常无耻地说:“等着半夜我就给她们(指女法轮功学员)扒裤子!看她们还脦瑟!”

当天,近二十个警察撬门开锁闯入张淑华家后,陈万友再次冲上前头来扮演辨认法轮功学员姓名的丑陋角色,他无耻地指着刘丽杰老师说:“这不是刘丽杰吗?”刘老师也很坦荡地问陈万友:“你怎么还干这个?”(陈万友是原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教导员,现已退休又被返聘,自一九九九年至今一直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尤其在勒索大法弟子钱财方面,也曾多次直接参与过对刘丽杰老师的迫害。)

4、迫害百姓后还要拿着老百姓的钱去“庆贺”

九月十一日下午四点三十分,一大群警察在佳木斯豪华的千里马大酒店开“庆功会”,说是因为“办案有力”,要好好“庆贺”一下,怎么回事呢?原来,他们是在“庆贺”前一天(即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佳木斯警察撬门闯民宅,成功绑架包括从八岁女童到近七十老妪的十五位佳木斯百姓一事。

在十月十一日凌晨偷偷摸摸将法轮功学员从佳木斯看守所强行拉走,将人劫入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后,佳木斯警察入住哈尔滨禧龙宾馆,并再次到高档酒店饮酒行乐。

5、耍无赖阻止正义律师介入

在四处求告无门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家属开始走上聘请正义律师反迫害之路。刘丽杰家属聘请的正义律师在去看守所接见刘丽杰后,来到佳木斯市公安局,遭到推诿搪塞,声称案子是派出所办的,与他们无关;来到派出所,又被推说人早已不在这里了,有事去分局找;来到分局,还被推诿告知是市局的命令,有事找市局……张淑华家属聘请的正义律师,更是连张淑华本人都没能见到,来到市公安局反而遭到警察的层层盘问和威胁。赵娟家属聘请的正义律师来到市局,看到“防范和处理邪教支队”(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及法制处的警察都在跷着二郎腿喝茶水、专心致志地打电脑游戏,律师直言:“你们身为国家公务员,工作期间就是如此办公吗?”警察干脆直接耍无赖,说没有赵娟这个人,然后拒绝接待律师。他们知道自己的行为龌龊,暗地里表示:法轮功学员家属来我们什么都敢说,律师可不行,别被抓住什么把柄。

二、佳木斯警察办案充斥谎言

当天晚上在任淑贤家楼道里蹲坑的警察,先是让一个女警察敲门,谎称自己是收卫生费的。室内人觉得蹊跷,通过门眼一看外面一大群人而拒绝开门,警察就开始暴力撬门闯入。

屈玉杰的家人赶到建设派出所打听家人下落,警察说:“人不在我们这,在市局呢,去市局找吧!”家人拒绝离开,看人坚持不走,警察又说:“人在市局,去找市局张某某。”然后就紧锁大门不见了踪影。一直在门外守候的家人费了好大劲才隔着玻璃和里面的一个警察说上话,警察根本不听,大声喊:“闭嘴!闭嘴!”然后用手指家人说:“你干什么!别吱声!人在里面审讯呢,一会儿就完事了!人肯定不能让你们见!”这时家人才确认警察刚才是在公开撒谎。

警察在九月十日晚,警察还来到张淑英临时租住的房屋,在门外敲门,先声称自己是张淑英的朋友,受张淑英的委托来取东西,还假装给张淑英打电话说:房东不开门,你跟她说两句话吧,妄图骗开门,实际上张淑英当时早已被他们绑架。张淑英的房东识破警察的丑陋嘴脸后拒绝开门,警察强行撬开门抄家,抢走张淑英的电脑等私人物品。

在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非法关押的过程中,家人们无数次的前往市公安局、向阳公安分局和建设派出所,各处警察从不肯正面告知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实情况,而是互相推诿、欺骗家人。

三、佳木斯警察办案滥用暴力

十日晚六点多钟,多个便衣警察聚集在任淑贤家的楼道及楼区内,经过长时间敲门后,开始砸门,声音巨大,砸了十来分钟,门被硬撬开。警察冲进室内,连扯带拽、甚至用担架抬硬是把法轮功学员绑到建设派出所,有的连鞋都没让穿。

当晚七点多钟,张淑华和张淑英从楼上下来外出办点事,被早已在此蹲坑守候的便衣警察暴力绑架。当时张淑华和张淑英拒绝警察的无理行径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目击者看到两位柔弱的女子拼命挣脱,可是暴力凶悍的警察不肯放过她们,硬是拖拽到面包车上强行拉走。

在张淑华家的几位法轮功学员也遭警察暴力绑架,其中刘丽杰老师被四个便衣搬胳膊拽腿强行弄下楼,连鞋都没让穿,且被绑走时穿的是半截袖单衣。

张淑华的儿子,二十几岁,刚刚大学毕业不久,警匪非法闯入他家的那晚,他正在卧室休息。孩子当时仅背心短裤,被警察在现场殴打后劫持到西林派出所,关到铁笼子里非法关押一夜之后,面对不断来找的家人,恶人又把孩子劫持到建设派出所,勒索五千元钱后才同意孩子被家长领回。

在张淑华家楼道蹲坑的警察,骚扰楼道内多家住户,他们错把邻居家当成张淑华家,于是开始用卑劣手段撬锁。邻居家的女主人以为是丈夫回来了,就把门打开,没想到警察蜂拥而入,四个警察冲上去将她反剪双臂按倒在地。这位女士由于惊吓过度,浑身发抖而缩成一团,给丈夫打电话,丈夫回来后找出“救心丸”给妻子服下。警察确认抓错人后准备一走了之,被害人家属把警察臭骂一顿,警察不得不叫来“120”急救车将这位女士送入医院。后来,警察竟找到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保卫处,要他们出面拒绝给这位女士医治,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女士得以住院治疗。警察拒绝露面和承担责任,家人再三追究,警察才不得不以3500元钱私了此事。

九月十日当天夜里,张利民和屈玉杰的亲人们确定他们就被关在里面,因怕警察半夜偷偷将人劫去看守所,而做好了在此守夜的准备。十一日凌晨一点四十分,警察打开了一直紧闭的派出所大门,很多警察押着张利民从里面走出来,家人们走到跟前大呼:“你们凭什么抓人,你们讲不讲法律!你们凭什么抓好人!”“你们有没有儿女,你们有没有父母!你们有没有良心!”警察高声吼叫:“都给我躲开!你们干什么!”其中有个头目模样的警察表现的非常凶恶。

警察先把张利民押上车,后面又架出来的是王英霞,她整个人已经瘫倒,但恶警还是很用力的把她往车上拖拽。当时情形很混乱,屈玉杰的外甥被警察拖到一边,推倒躺在了车前面,这位大学生悲愤至极,高喊:“你们要想把人带走就从我身上压过去,我不活了!警察好人都抓!我们还得上学呢,把我们的家长抓走了,我们怎么办?”警察开始驱散亲属们,激动的人群推开警察们,屈玉杰的儿子也躺在了车下。警察说:“你们干什么!”然后屈玉杰的儿子高喊:“你们今天要把我爸妈拉走,就从我身体上压过去!让我的热血溅透你们整个派出所!用我的命让你们清醒。”

屈玉杰的二姐也跟警察推搡并躺在了地下高喊:“警察抓好人!警察不讲法律!警察太坏了。”亲人们都在喊着,最后一个警察因恐惧突然喊道:“大半夜的你们别嚷嚷,别人都睡觉呢,大家听见多不好,不送了,不送了!今天晚上不走了,我们回去跟领导商量商量。我们跟局长反映情况。”然后警察们把人又都押回派出所,锁上了大门。

到了十一日早上,屈玉杰年迈有病的父母踉跄的被搀扶着来到派出所门口,王英霞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被邻居搀扶着也赶来了。渐渐的建设派出所门前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警车,大约有十多辆,先后进入建设派出所的警察有五十人左右。

上午九点,一辆大型面包警车开进了派出所。九点三十分左右,派出所里开始出动大批警察。一个当官模样的警察大喊:“把车围上,站两排!谁也别让过来。”家人高喊:“你们凭什么抓人!”然后喊:“拿手机给他们拍下来!”

听到这句话,那个头头非常害怕,命令手下警察抢手机。十多个警察蜂拥而上,警察喊着:“如果反抗把你们也抓起来。年纪大的(我们)不敢动,把你们年轻的弄进去!”屈玉杰的家人喊:“你们是不是害怕了!你们是不是怕见人!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让大家看看!”然后那个头头过来说:“吓唬我!还拍照!”屈玉杰的家人说:“你们不是讲有法可依嘛?”那个头头带着轻蔑的眼神喊:“别整那些没用的!”旁边的警察都跟着发出阴险的笑声。

紧接着人被带出来了,第一个是那个八岁小女孩的妈妈,她是被丈夫抱着上的警车;后面紧跟着是张利民,他戴着手铐,光着脚没有穿鞋,两个警察押着他;后面跟着的王英霞蹲坐在地上也没穿鞋,被两个恶警拖拽着往警车走,到车门口不上去还被踹了两脚;接着是屈玉杰,亲人们看到她的脸色惨白还有瘀青,两个恶警正拖拽着她上车。所有的亲友都抑制不住愤怒,大声地喊:“你们凭什么抓好人,他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屈玉杰的外甥抓着车门,不让警车走,但是警察根本不理会,也没有减速,大学生被拖倒在地,然后被警车拖行2、3米远,之后车拐弯处被甩了出来,人才停下来。右边腰间被划伤,右手中指被划掉如同圆粒大米般大的一块肉,整个身上全是灰。家人有的被警察推开,有的被拽开,警察们根本不理会其中年岁大的老人的安危。王英霞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躺在地上哭喊:“你把我姑娘抓走了,没人管我了!我没法活了,哇……”但是警察们理都不理。

九月十一日上午十点半左右,在桥南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一宿后,法轮功学员又被警察用一辆28线公交车劫持到佳木斯市骨科医院(佳木斯大学第五临床医院)。当时多个警察强行从车上往下拽,被拽的人连呼带喊的挣扎着。最后警察是两个架着一个,用暴力手段将人劫到医院里去的,周围布满了警车。

四、流氓、谎言加暴力之外的更加荒诞之处

1、佳木斯警察原本不懂法律

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们经过一个个不眠之夜,一次次痛彻心肺,一幕幕往事回首之后,开始走上了“寻求”真理正义之路,因为警察抓了人没给任何通知啊。家人们来到建设派出所、向阳公安分局和市公安局,各处都是推诿搪塞、谎言欺骗,来到看守所也不让见人,反复多次去问都没有结果,只是有一次偶尔听一个警察说抓人的理由是“非法聚会”。

在四处求告无门的情况下,部份法轮功学员家人在朋友的帮助下咨询了正义律师,才明白原来在法律上根本没有“非法聚会”这个名词,聚会就是家人、朋友、同学、同事等在一起吃饭或娱乐,冠以“非法”之说实在是荒唐。原来佳木斯警察抓法轮功学员都是胡乱编造的罪名啊,家人们越想反而越明白了:我们的家人是中国合法公民,上朋友家做客是人之常情,毫无罪错,不触犯任何法律。修炼的法轮大法更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高德大法,何罪之有。

后来正义律师亲自来到佳木斯市公安局纠正警察滥用“非法聚会”名词抓人的违法行为,并告诉他们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根本没犯罪。在事实和法律面前,警察抵赖不过,只好同意给律师劳教决定书。知道吗,这么多年来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劳教从来都不给任何手续。听律师说,在劳教决定书上,警察又把“非法聚会”改成了“非法集会”,律师告诉家人,“非法集会”这个名词在法律上是有的,但必须有两个要素,一是众多人在公共场所,比如市政府或广场等地,二是要有所诉求。而九月十日晚到朋友家里做客的法轮功学员,被以“非法集会”的理由抓捕实在荒唐,只因中共的执法人员不懂法,真是可笑可悲,律师的解释令所有人恍然大悟。

2、活人大变身——“赵娟”变成了“陈秀玲”

九月十日佳木斯警察绑架了十五位百姓后,九月十二日下午两点多钟,有目击者在佳木斯市新世纪电脑城附近遇到了陈万友和“防范和处理邪教支队”(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一个警察,听到陈万友对那个警察说:“陈秀玲的事你快抓紧去办吧。”

后来才知道,原来陈万友没有辨认出赵娟,为了完成“任务”而张冠李戴,把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秀玲的名字安在赵娟身上。实际上,赵娟现年四十多岁,而陈秀玲已年过六十,佳木斯警察办案如此荒唐真是古今中外无出其右。直到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赵娟的信息都是陈秀玲的,家人接见和正义律师介入,均遭佳木斯警察和戒毒劳教所的警察以无此人而拒绝。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邪党共杀害了全世界的几亿人。在迫害法轮功的十几年来,邪党更是杀害了几百万法轮功学员(由于中共极力封锁消息,在明慧网报道出来有名有姓能够核实的目前有3617位)。中共邪党早已恶贯满盈、罪不可赦,它是在利用中国人迫害中国人,从而把中国人拉入万劫不复的不归路。人们啊,快快清醒吧,彻底认清邪党、解体中共,人类必会获得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