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古文学:吉尔伽美什史诗(1)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世上已知的最古老的文学作品是《吉尔伽美什史诗》(The Epic of Gilgamesh)。这是一首叙事性诗歌,据信写于公元前二千七百年至三百年之间。前半部分叙述了国王吉尔伽美什与恩基杜的相遇、以及他们两人的英雄伟业,后半部分则叙述了吉尔伽美什历尽辛苦求复活之方的过程。

发现

《吉尔伽美什史诗》是来自四大古文明[1]之一的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的文学作品,以楔形文字写在泥板上;全诗共十一块泥板,计算起来约为三千六百行。

美索不达米亚是古希腊对两河流域的称谓。这里的“两河”指的是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在两河之间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产生和发展的古文明称为两河文明或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其存在时间从公元前四千年到公元前二世纪。美索不达米亚人公元前四千年开始运用灌溉技术,于公元前两千九百年左右形成成熟文字、众多城市及周围的农业社会。

《吉尔伽美什史诗》最早保持在公元前七世纪一位国王的泥板图书馆里。十九世纪中叶,这个图书馆的废墟被德国考古学家发现。当人们在废墟中发现刻有文字的泥版时,并不认识上面的楔形文字。很多的泥板碎片被送到大英博物馆保存。现代人对这部古代史诗的了解就是从十九世纪中叶开始的。

尽管《吉尔伽美什史诗》在不同时代、不同语言和不同文化里有诸多不同的版本,但可以阅读的并不是它的全部,例如最前面的两节在过去一直被认为已经丢失。一九九八年,美国美索不达米亚语言文字专家悉奥多•夸斯曼(Theodore Kwasman)在大英博物馆的一间储藏室里的碎片中,发现并拼凑出了最前面的四行,这四行可以译为:

  他看到了一切,他是这块陆地的奠基者。
  他知道(所有的一切),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充满智慧。
  吉尔伽美什,他看到了一切,他是这块陆地的奠基者。
  他知道(所有的一切),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充满智慧。

这四行,为完整地理解全部史诗迈出了重要一步。

手执狮子的吉尔伽美什,法国卢浮宫
手执狮子的吉尔伽美什,法国卢浮宫

探究

在西亚地区,也就是现今的两河流域、伊朗、一直到亚美尼亚、叙利亚这一带,五千年前是人类文明的舞台。各个民族与文化来来往往、交流与征伐,这里的农业、商业、工业、法律、文学、天文、数学等等,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人类的发展,并架构了世界文明的基础之一。

在这泛称“西亚文化圈”的范围内,留下最早与最醒目成就的民族或许就属“苏美利亚(Sumeria)”了。他们的发源地,在西亚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古巴比伦城之北。在公元前二千三百年之际,苏美利亚文化已相当成熟,他们掌控了西亚地区,并发明了文字,留下世界上最古老的叙事诗──《吉尔伽美什史诗》。

关于苏美利亚的“楔形文字”解读,其过程犹如解读古埃及象形文字一般,是从古巴比伦废墟中,由发掘出的“苏美利亚文——古巴比伦文”对译泥板,逐渐地整理出来的。考古学家从这些残留的泥简中,拼凑出苏美利亚的 《吉尔伽美什史诗》。

故事

故事主角国王吉尔伽美什(Gilgamesh),在公元前两千七百年左右统治着古城乌鲁克(Uruk)。他是乌鲁克的第五任国王。这部史诗中写道:

“他三分之二是神,
三分之一是人。
论英俊,举世无匹……
目光远大,通晓宇宙万物。
经验宏富,断事如神。
别人看不见的,他看得见,
别人猜不透的,他猜得透。
他知道什么时候会刮风,
他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
为了魔炼他自己,
他曾千里跋涉,
历经险阻。
他一生事迹,最后曾刻为碑铭。”

有译本说,这位力大无穷、举世无双的国王即位之初,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君。他抢男霸女,强迫城中居民构筑城墙,修建宙宇,害得人民痛苦不堪。苦难中的人们祈求天上诸神拯救自己。守护乌鲁克的女神伊什塔尔(Ishtar)听到了城里人们的控诉,便由泥土创造了一位英雄──恩基杜(Engidu)来对付他。恩基杜有野猪般的体力,有雄狮般的英武,有飞鸟般的快捷。他成天与禽兽为伍,并下海与鱼虾嬉游。

“羊毛遮盖他的身躯,
他的长发犹如妇女。
他蓬松的头发,有如田野的庄稼。
他不懂人事,也不懂世事。
他穿上衣服,有如狩猎之神。
他和瞪羚一起吃草,
他和牲口一起喝水,
他的心为水和野兽而喜悦。”

吉尔伽美什听说有如此一位人物,便想与他碰面,无奈无论用网还是陷阱都不管用。后来吉尔伽美什挑了一个最美丽的女巫,告诉猎人:“去吧,我的好猎人,去找一个有水有草的地方。当恩基杜来时,你叫她搔首弄姿,他见了必定着迷。在他着迷之后,他的禽兽朋友便会舍他离去。”

猎人带着女巫,在一个有水草的地方找到了恩基杜。

恩基杜与女巫在一起六天七夜之后,才发现他所有的野兽朋友都已弃他而去。他开始感到孤独寂寞。这时女巫对他说:“你是神的后代,你是金枝玉叶,你却和禽兽为友,使得人人以你为羞。跟我走吧,我会带你到乌鲁克。乌鲁克的国王叫吉尔伽美什,他的权力无际无边。”

恩基杜听了之后回答:“好,让我们去乌鲁克。我倒想和吉尔伽美什较量,看看是谁厉害。”

乌鲁克城里的人民,以为这位英雄将要为他们除去这位暴君,没想到吉尔伽美什和恩基杜交手之后,两人使出全部本领,还是不分胜负。两人都佩服对方的勇敢,于是结拜为友,一同去为人民造福,成为人人爱戴的英雄。

令乌鲁克人感到欣慰的一点,则是国王吉尔伽美什和恩基杜互相立誓,要为乌鲁克百姓兴利除害,共创伟业,吉尔伽美什从此转变成为一位亲民的好国王。为确保国土安宁,他们两位联手合作,进兵依兰(Elam)。凯旋归来之时,吉尔伽美什为恩基杜卸下征袍,为他加上荣冠,宣布将让他继位为王。

(待续)

注:
[1]一般指古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古印度及中国此四处人类文明最早诞生的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