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从党文化和根本执著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今天我想谈谈我是如何从邪党文化和根本执著中走出来的修炼历程。

十六岁那年,我在外地上学,过年放假回家,妈妈说她炼法轮功了让我也学,因为是农村,我们家没有电视,消息很闭塞,我还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但我很听妈妈的话,就说行。从此走入大法修炼。

听师父的话,不随“潮流”

我看了一下法轮图形,就觉得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后来想起来了大约在九五年我们学校的路边曾经有四、五个人传过功,我很想了解,就向那些人走过去。可是因为那时候放学得排队走,我们的老师阻止我说:“别过去看,都是封建迷信!”我听老师的话回到队里了。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很遗憾。邪党文化的毒害使我不能理性地了解一下事情,就盲听盲从。

看完《转法轮》后我就觉得说的太好了。第一次炼静功我就坚持着和妈妈一样,炼了一个小时。到了学校我把《转法轮》带在身边,有时间就读一读。早上起得比同学早,我就打半小时的坐。那时同学们经常去逛街,并且合伙凑钱请客吃饭。我觉得他们这样做不对,学生的本职就是好好学习。于是我就不参与,宿舍里的其他九个人就都不跟我玩儿,说我不合群,有时还集体讽刺我赶不上潮流。我觉得很孤单和无助,但想着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1〕

我想只要我听师父的话,就不会错的。我不跟她们计较,无论任何人需要帮忙,我都热心帮助,有时受到欺负,就忍过去。

她们不在宿舍时我自己炼动功、听《普度》音乐,有时去图书馆学习。每次的考试成绩都是全年级前两名,参加知识竞赛、辩论会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因为我做事负责,学校里的大小事都爱找我。慢慢地同学们的态度就转变了,她们都很佩服我了。在一次竞选班长时,我得到了百分之九十八的票。

退党

得法还不到一年就到了九九年“七二零”。我们村只有我们家学大法,但我和妈妈都没有怀疑过大法。当时我就是有点着急,我说:“妈妈,怎么办啊?如果国际警察看到了师父怎么办?”妈妈说:“没事,就算他们跟师父走对面也不会看见师父的。”我就放下了心。

一转眼我就上了大学,在大学里我学习成绩第一、在社团和学生会身兼多职,此外,我还创办了一个社团专门给学习差的学生提供学习经验和帮助。同班同学及学姐学弟们都很敬佩我。期间我被推荐入党,我当时觉得入党就是为了以后找个好工作,认识不清,就入了党。但我知道只有我们大法是正的,共产党是不正的,所以在宣誓时我说的是:“法轮大法好,我是大法弟子。”

零五年回家过年,师父发表了《不是搞政治》经文。看到“其实世人为权力、为世间利益而生存不是大错,为什么非要与毒害我们人类的邪恶为伍呢?人哪,清醒吧!如果你们当人的目地真的被迷失了,那才是最可怕的!如果世人真的在等待与找寻回归的路,那就理智起来吧!”受到很大的震动,是啊,邪党残酷迫害大法从九九年“七二零”、制造天安门自焚假案到现在也有几年了,别说世人就是连我也没有真正的做到远离邪党啊,我还为以后有个好工作而入党呢!又有多少人为了生活而在它的政权下做着自己不想做的事?

在我看来即使是敷衍也是一种讨好啊!我大哭,妈妈问我怎么了?我跟妈妈说:“我觉得对不起师父,现在我们和邪党已经是分清的两条路上的人了,我刚入党两个月怎么跟学校说退党呢?我要毕业了,生活在邪党社会里以后的出路是什么呢?”妈妈坚定的说:“我们有师父,什么也不用担心。”从那时起我就下定了决心绝不与邪党为伍,一直与我认为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做着一种无声抗争。后来师父又发表了向世间转轮及声明退出团队经文,有的同修用化名退党,我用真名退了党。

修炼

(一)毕业与留校

自从学法后我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总是浑身没有劲儿,还有病,经常吃药。从学法后再也没吃过一片药,大学体检时我的身体非常健康,集体劳动时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有力气,高中同学看到我硬是不认识了!

因为在学校里小有名气,快毕业了,就申请了留校。有好朋友甚至几位老师都跟我说:“快找找人吧,送点钱就稳妥了,这是人生大事啊!”我想:拉关系走后门是邪党那一套。自古以来,陶渊明可以无视权贵,不为五斗米折腰,何况我是修炼人呢!而且老师和很多同学都知道我学大法,我要凭自己的能力堂堂正正被留下。结果却超出我的想象,第一轮考试我就被淘汰出局。我的同学都为我鸣不平,他们认为就是只留一个也得留我,后来我们都知道了被留下的那人很懂人情世故,不但找了人还送了几万块钱。当时我忍不住了,就跑去找院长问:“是我的考试成绩太差吗?差在哪里?我以后也能弥补?”他跟我说:“你成绩很好,我也知道你很有能力,是你申请的部门领导以性别原因拒绝了要你。”回来后还有点不服气,怨恨那个人。

每次觉得过不去,无助又为难时就看《转法轮》,结果拿起《转法轮》一翻就看到了这句话:“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因为常人悟不到这个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争,去斗的。”我突然间就认识到自己错了,自己除了有利益之心,还有很强的争斗心、瞧不起别人的心和妒嫉心。

毕业后我到另一所学校工作。一次又看到了那位送钱留校的同学,听说还为此贷了款,卖了房子。就突然觉得这位同学很可怜,为了生活和一点利益极力地讨好、巴结领导,他也是被邪党利用和毒害的对像,反倒觉得我没留校是幸运的了,我没有推波逐流,通过此事还找到了自己的很多执著心。因为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于是我诚心地给这位同学讲了真相,并劝他做了三退。修炼人没有敌人。

(二)正念显神威

毕业的时候,我们一个班的学生请老师们一起吃饭,其中一位老师非得要我喝酒,他们知道我学大法不喝酒,就说我是六十年代的人,这样以后到社会上吃不开,先喝点,以后就会喝了。我想尽各种办法也不行。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快帮帮弟子吧,我不能喝酒啊!突然那位老师就趴在桌子上起不来了,而后又坐在了地上,同学们就去拉他,他也不起来,就象昏迷了一样,有几位男同学只能把他扶回去了,不欢而散。当时我们都很奇怪,还没喝多少他怎么就倒下了呢?这也不是他的酒量啊?现在想起来,那位老师是学校里的邪党书记,很积极的给邪党办事,他想逼我喝酒,就是对我的迫害,结果师父帮我把他背后的邪恶解体了。

(三)当教师

同学们都在找工作,我也找。写简历时有政治面貌那一栏,我犹豫着不知怎么写,最后什么也没写,把手里所有有关党员的资料和关系都撕毁了,因为我已经退党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凭着这个作为得到好工作的条件。以后如果非得填写时我就写“无党派民主人士”。结果很快找到一所学校。我很高兴,因为教师是个神圣的职业。

有一次下班后我在学校播放从家里拿来的真相光盘给同事看。过了几天校长就让同事找我去一趟他的办公室,我大约猜到是什么事了。派出所离学校很近,而且还有友好关系,我有点害怕,可是又一想我不能怕,我是大法弟子,谁也动不了我。我们在办公室里谈了一下午,校长很有口才,并且当过兵。但后来他也认为邪党的一些做法不对,但他说生活在这个社会你怎么也得为自己前程着想,胳膊拧不过大腿等等。我就说:“校长,这个功非常好,我学定了,希望您理解,而且我一直是用真、善、忍这个理念来做人的。真、善、忍没有错。我觉得我在学校起的都是正面的作用。我没有钱、没有权,可是我健康,我觉得我活得很坦荡,也很快乐。我也是这样教我的学生们的。他们的成绩也都是很优秀的。如果您觉得这样会给学校带来什么不便,我就辞职。另外,希望您看看《九评共产党》,您就会更加明白邪党害人不浅了。”校长说现在很难找到象你这样做事有标准的人,你先回去吧,别老跟别人说你学法轮功就行了。从那以后每次有机会我就跟那个校长讲大法好,让他退党,结果他在大约三个月后真的同意退党了!

从得法开始,我就一直在外地上学或是工作,看不到明慧网和《明慧周刊》,也没有找到同修。我就到文具店里买小粘贴,自己用记号笔写真相标语到居民楼里贴。我不害怕,我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怕啥呢?每次拿几十张出去一会就贴完了。学校里有集体宿舍,同事们很爱睡懒觉,我就带好mp3找一个安静的教室炼动功,一般都是我炼了一个小时后她们才起床。静功是晚上别人都睡着了的时候在床上炼。最让我头疼的是同事有打呼噜的,所以那时我最大的愿望是她们别回来住。过一段时间学校真的安排了另外一个住处,我这里就剩下三个人了。有一次学校跟房东闹矛盾,一连半个月停水停电,同事们都搬走了。我不搬,每天没课就自己在屋里学法,改字。我书上的字都是在那时改的。到了晚上我就点着蜡烛看书,我一个人从来没有害怕过,因为我知道有师父在看着我,不会有事的。

慢慢的,有几个同事也被我劝退了。还有一位校长很现实,一直在利用各种手段争名夺利,还找人作弊当上了某大学的研究生,还让我帮她上研究生的课。其他老师还佩服她呢,我多次跟她讲真相,可是她听不進去,她说:“你还是想开点吧,我的人生观是有钱有权了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也愿意帮助别人,可是现在没钱、没权你怎么能帮?你看我最近就帮谁谁在某大学卖了职位。你能吗?”她的行为让我心中的好工作和“高等学历”失去了神圣的感觉,知识份子在邪党文化的毒害下大多数也是些糟粕。邪党的文化中,无论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凭着钱买权,也可以凭着权买名,买职位。我痛恨邪党,更想远离它。

(四)做商人

我运气不错,在一家很好的非国有企业找到了一份工作。我把最后仅有的一点对公正和自由的希望放在了这份工作上,我觉得这回真的是远离了邪党。我辞退了教师工作。在公司里我负责一个生产项目的开发,接触了很多人,我真诚待人,不搞人际关系,时时都为别人着想,很多客户都爱跟我合作。

有一年的过年前,我给一个工厂下了一个很大数目的订单。工厂老板想给我一些钱做酬谢,我不收。他不理解,因为在这个城市消费水平很高,在常人来看这个行业就靠提成挣钱,一般吃几次回扣就能买上房买上车。要是单靠工资得耗大半辈子也不一定能行。我跟他讲真相,说我学法轮大法不能收这种钱。如果非要给我,我以后就不跟他合作了。他说因为我,他比每年多挣了很多钱,不要提成,那就请吃饭吧,饭也不吃,那就少给一点点,意思意思吧,算是他的心意,扔下钱就走。没办法,我就把钱捐到大法里了。但过后想想又觉得这钱不纯,我又把钱原数给他寄了回去。

对客户,我从不搞欺骗,有时还善意的给他们提出一些好的建议。有一次开发的样品很急、很重要,因为快过年了,工厂都在忙,推说赶不出来,经理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了。我跟了两天工厂,跟那个老板善意的说请他帮忙,并说有什么难处讲出来,一起想办法解决,那个工厂在郊外,坐车很不方便,第一天我十点多才回到家。工厂的老板受了感动,就帮我赶出来了。过后这批货走的很好,客户很高兴,全公司的人也都佩服我。经理甚至说我都把她的工作做了。可是我当时没有多想,就是一心想做好工作。真象师父说的:“人抱着想要干什么的心,想要去得到的时候,往往是相反的。当只想去做好那件事情的时候,自然也就得到了。” 〔2〕

别人都爱找老板要求涨工资,我从来没有找过,因为修炼人不去争,讲顺其自然。我的生活很节俭,中午在公司吃饭。同事们都带几样菜,加上饮料;还有的叫外卖,也很丰盛。我从来舍不得叫外卖,就自己带饭,只炒一个青菜。同事经常在网上买昂贵的化妆品,我什么化妆品都不用;同事一天换一件新衣服,我一直就是那几件衣服替换穿;别人上网玩游戏,我背《洪吟》和《洪吟二》。但是我的工作却是全公司最出色的。我希望用我的行动做到最好的证实法。

在公司里,一有办不了的事同事们就来找我,我就帮他们做,顺便给他们讲真相。可是他们不信神佛,只要不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会关心。我就找他们感兴趣的话题切入,这样同事就爱听我讲了。后来我知道可以用真相币。因为接触不上同修,我就自己用钢笔在钱上写“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等内容,从一元的面额到一百元我都写过。一开始很害怕花不出去,但慢慢的也都花出去了,也就不怕了。

(五)遇上气功师

那时正值经济危机,我们公司效益反而比往年好,经理说我给公司挣的一个零头就够整个公司员工的工资了。老板也夸我,说像我这样的员工太少了,再有多少都不多。我就说因为我是学大法的,用“真、善、忍”指导我做人才会这样的。老板听说我学大法,就非得给我一本祛病健身的书,原来他是某国的一个大气功师,懂周易、算命等。我心里知道不能接受他的东西,因为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说:“当然你要接触的话,能保持住他的什么东西不接受,也不要,只做一般朋友,那问题不大。但那人身上要真有东西就很坏,最好不接触。”但是因为觉得他是老板,第一次讲真相还得看他的接受能力,我只能先把书收下。回去后我在书上写了: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过两天把书又给他送回去了。他可能以为我会学他的功,这回一看我没接受,就生气了。我再给他讲大法好时,他半开玩笑地说:“找警察抓你!”从此以后也不说我工作好了,人事部的同事受他唆使,有一次问我:“你做什么事了,某派出所某队长打电话调查你情况?”我说我什么违法的事都没干过,我每天几点上班几点下班,怎么在公司工作,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最清楚了。你把电话给我,我倒要问问他是不是派出所的。这同事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我打过去,他说找错人了。这事就过去了。

老板总是爱在我面前炫耀给哪位员工发功了,给谁治好了病又让哪位他不喜欢的员工得了病,还打听我的生日时辰,有时还做出姿势说他要发功。开始我没在意,认为他在夸大。我觉得在大法弟子面前他什么也不是。但后来我突然想到他其实就是歪门邪道,在害人。我就默默发正念解体他对我的干扰。一段时间后,他就得了病,住了半个月的院。出院后不久就回了某国,说是找他师父去了。回来后,他就找我,说某公安局来了几个人调查我是不是学大法的,他帮我挡过去了。他还警告我说不要老学大法耽误了前程,希望我长在这工作下去。我知道这事就是他自己在导演、制造恐怖。

妈妈主张我离开这里,不跟他接触。我觉得很矛盾,现在也是老员工了,大家都认可我,工作很安逸。从各方面我觉得都很满意,不做了以后会找到比这更好的吗?我就有点放不下。这以后心里专门跟老板作对,觉得就是他老在找我麻烦,破坏我的前程。慢慢的变的脾气暴躁,又黑又瘦,发正念也老是倒掌。妈妈就说别干了,我们为了修炼,不是跟气功师斗气来了。另外国外的一些人他们虽明真相,但是为了钱,为了在中国获取着他们的利益,他们和邪党是一样的,没有良知,剥削着中国民众。仅有的一点对公正和自由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我以为远离了邪党,其实还是没有。我辞了工作。

四、提高心性 走出死关

(一)跟妈妈吵架

不上班,跟妈妈在一起的时间就多了,妈妈说利用这期间多学学法吧。可是我学法时脑子里想的都是找个什么工作,以后怎么生活?夜间十二点的正念基本都起不来,太困了,妈有时叫我,我就答应一声,接着再睡;我不爱炼功,经常是炼着动功就站不住了,浑身没有力气,炼着静功又睡着了;有时看看外国大片;我不看书,爱吃零食,妈妈说不是好习惯;看到打折的东西我就买回来,妈妈说不应该买用不上的……,总之,我做的什么她好象都看不上。向内找,也找不到原因。我就想,这些也没什么啊,我一直都是这样生活的啊,我比同学、同事们都好,他们天天在网上挂着玩游戏,他们总是请客吃饭,他们买什么都是名牌要么就是最贵的,他们交友无度,这些我都没有啊。我很在乎妈妈,我认为现在她也不理解我了。我就后悔辞了职,我有很大的怨气,我怨她劝我辞职的,怨她教我学法,我觉得我的遭遇是因为学了大法才这样的,就和妈妈大吵起来。

过后拿起师父的讲法,就看到了这段话:“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3〕我大哭,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可是就是这段话让我觉得太感动了,十几年来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就是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人人都经受着来自外界的诽谤、家人的不理解、亲朋好友的责怪、邪恶的迫害。古人为了求学程门立雪,为了读书凿壁偷光,为了真理可以挺身而出,现在我却因为伤害到了自己的一点利益而患得患失、意志不坚定。师父在讲法中说:“朝闻道,夕可死。”〔4〕 我这个法得的这么容易,反而不知珍惜了,我真是太对不起师父了。我从学法开始一件事一件事的回想着,以前我觉得我什么都放下了,其实没有,我还在保守着怕吃苦,怕没有前途,怕对不起家人,怕别人瞧不起丢面子的心,我没有完全放下人的东西和根本的执著;我认为自己很精進,其实也不是,我判断的标准是跟我的同学和同事比的,与大法要求的标准相差很远。

(二)实修

为了弥补我过去的不足,我和妈妈一起学法炼功。我们把生活标准压到最低,只要求吃饱了就行了,到外面讲真相为了省路费,我们尽量不坐车,步行。遇到需要在外面住宿的情况,我们就到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快餐店少买点吃的,跟人家打个招呼在那里坐一宿,把省下来的钱放到资料点上。这段日子我觉得最难忘却很欣慰,因为我明白了很多法理,找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

师父在《休斯顿法会讲法》中说:“刚才我主要讲了人在修炼的时候吃一些苦啊、遭受一些痛苦啊这是好事。有人说我修炼法轮大法,我就应该舒舒服服修炼,就应该没有魔难就长功,不应该有那么多麻烦来干扰我。修炼人不还业、不提高境界,永远也长不了功。有的人说家里人不让我炼功,不给我条件,不给我时间,甚至于闹着要离婚。其实不一定是真的,也许是在考验你修炼的比重有多大,但是表现出来确实是很激烈的。修炼是严肃的,一关一难绝不会象玩笑,修炼人出现什么麻烦时一定是有原因的。其实谁在给你制造麻烦的时候都是在帮助你提高,提高你的思想境界的同时你也在承受痛苦中消业,那么同时还在考验你对这个法坚不坚定。如果你对法不坚定呢,那根本什么也谈不上。”

当我看到这一段时,我在心里也不跟那个气功师老板过不去了,没有他给我制造的这些麻烦我怎么能放下对于年轻人来说比命还重的虚荣心、对好工作好前途的追求及享受生活的欲望?我怎么能走出这个死关?因为师父也说了:“如果你能够放下名、利、情,你要不圆满我都不平。人要放下名、利、情等于是放下生命啊。人活着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钱哪、名啊、人的情这些吗?你能放下它你还能是人吗?(鼓掌)人是为这些活着,只有神才没有这些。”〔5〕

(三)走出邪党文化的毒害

通过反复的看《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的文章,让我更加了解自己的一些行为和想法实际是我没有意识到的邪党文化。作为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解体自身的党文化是一件剜心透骨的事,因为我们与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断层,误认为自己什么都是对的,其实还是在党文化的基础上判断是非。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过:“被改造了的中国人,用邪党灌输的世界观认识人类的是非、善恶,认识法、认识真理真的很难。年岁大点的,老一辈人哪,在中共邪党文化还没出现之前,接受过古老的人类文化教育、熏陶。近代虽然有了中共邪党的一套,他们还有人的道德底线存在,能够辨别基本善恶。最可悲的就是现代的年轻人,完全被中共邪党的现代意识灌输着,还觉的自己了不起、什么都看透了,错把中共邪党有目地破坏了的人际关系、价值观念、人伦道德乱象,当成了历史中人类一贯状态,当成了人类的本能。加上進化论的邪说,他们真的把自己也当成动物,却不知这是邪党有目地干的。人忘记了人类等待的与做人的真正目地,可是邪恶的恶党邪灵却知道,所以才有目地的败坏人。什么都不是、现代式的愚昧却完全阻挡着他们认识宇宙的真理,所以对这一代人是非常可怕的。”〔6〕

尤其是师父在《洪吟三》〈喝狼药〉中写道:“邪党文化逆天道 从小灌输党妈抱 畸形观念要知丑 做人不是把党孝 偷骗色斗是共匪 五毛人格别卖掉 间谍丑态国人耻 一念一行鬼在笑”。这说的更是明白。开始我还以为说的是中国最恶的那些人的,后来悟到我们大陆现在所有的年轻人都没有逃掉被灌喝狼药,已经深受其害。这也许就是为什么现在有很多家庭中子女都不愿让父母管,并声称年龄不同的人有“代沟”。其实这是现代社会变异观念,年轻人和父母的矛盾是两种社会文化的激化。仁、义、礼、智、信都没有的我们,尤其是听不進别人的批评,并且脾气暴躁、只顾自己、贪图享受。而这些观念根深蒂固一直在阻挡着我提高的步伐。修炼十几年到现在我才真正地看清它。

五、助师正法,兑现誓约

对于修炼人来说钱财、名利是身外之物,最主要的是更好的修好自己、证实法。万古艰辛我们等到了这一回,现在已经是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差的还很多,要做的还很多。看到明慧网上的征稿通知,我知道了自己该做的,我要把我修炼的历程写出来,希望我们这一代年轻人能认清邪党文化的毒害,更希望我自己可以修炼如初,勇猛精進。

每天我们都想救度更多世人,给他们讲清真相。作为大法弟子那就是什么都能放下的修炼人,我们自己首先也要明白真相。当我们手捧誓约跟随师父下世时,我们放下了神的光环,无惧下苦海;生生世世轮回中我们辉煌过,也承受过巨大的魔难,现在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助师正法,兑现誓约就是我们的本质、生命的意义和使命。无论过去做的怎么样也没有什么悲哀的,在最后的关头,只要信师信法,真正的清醒过来,就是走在神的路上的法徒。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