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青年弟子勇猛精進 同化法光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青年大法弟子,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又是一年一度的大陆同修网上修炼交流会,我决定借此机会把我的修炼体会向师尊汇报,并认真反思一下自己十多年的修炼历程,同时总结升华,抓住这万古机缘,在这瞬间即逝的历史时刻能够更加精進。

一、得法

我四岁就和父母在大法中修炼了,现在回想起来,感到太幸运了,我从小就沐浴在佛恩浩荡中,在“真、善、忍”的法光中成长,我的每一个细胞都被“真、善、忍”同化着,太幸福了。我出生在大法修炼人的家庭,我们能够共同精進,比学比修,共同提高。

得法后,我们知道大法太珍贵了。所以我们每天都抓紧时间学法,学《转法轮》,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学师父的经文等。每次学法,我都双盘腿,腰直颈正,毕恭毕敬的听,腿也不疼,一直坚持到师父讲完一讲,才把腿搬下来。还有固定时间到学法小组学法,我们从来不迟到,有时吃不上饭,我们就一人抓个馒头,连走带吃,准时赶到和同修们一起学法。那时我坐在母亲的膝盖上静静的听,轮到母亲读《转法轮》的时候,如果有什么地方读错了,我就给她纠正,同修们觉的很神奇,还不识字就知道哪读错了。平时在家里,一有时间我就背法,特别喜欢背师父的经文和《洪吟》,使我的大脑里充满了法。回想起集体炼功的岁月,太让人怀念了,我每天都跟着母亲到炼功点炼功,每天早晨只要母亲一起床,不用叫,我马上就跟着起来了,快速的到炼功点,在悠扬的乐曲声中,炼着舒缓的五套炼功动作。炼完功后,身体非常舒服,心情愉快,真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修炼法轮大法,很快使我们的身体得到了净化,心灵得到了应有的宁静。全家人告别了以前的药罐子,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清除了烦恼,充满了快乐,无忧无虑的生活,扎扎实实的修炼提高,同化大法,返本归真。

二、修心性

修大法,做好人,修心性。师父说:“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转法轮》)在修炼的路上,常常利用我来考验父母的心性,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修炼后,我的父母用大法约束自己,遇事向内找,不和别人一般见识。在我小时候有过几件事,就在直接考验父母的心性。

一次是我在幼儿园的滑梯上玩,不小心从滑梯的最高处的架子上摔下来,头上摔了个大窟窿,嘟嘟冒血,血流的脖子上衣服上都是。当时是幼儿园园长代课,她只给擦擦脖子上的血,伤口没给包扎,就不管了。我妈接我时,小朋友们都去告诉妈妈我伤的严重情况。我妈表情很平静,没去找园长的麻烦,领着我回家了。伤好后,我的伤口处长了个大疙瘩。修炼后就不翼而飞了。

又一次还是在幼儿园,我爬墙头玩,很高的墙,一个小朋友把我从墙头这边推到墙头那边,满脸的肉皮都被擦破了,我没有怪推我的小朋友,也许他是想帮我快点爬上去。我妈发现后,没怪老师不负责任,也没指责推我的那个小朋友。没上药,伤好后也没留下疤。

还有一次是小学一年级时,我妈同事的孩子们故意用长棍子捅我的眼睛,追着我捅,捅到了我的眼球上,很危险。同事很着急,买了瓶氯霉素眼药水让我点,我妈信师信法,说:没事。我红肿的眼睛很快就好了。这在没修炼的时候,妈是根本做不到这样坦然的。

记的有一次我半夜发高烧,我父母赶快把我背到医院,医生马上就给我输液,可到第二天下午也没退烧,医生觉的很奇怪,说只有加大药量了,我妈一听急了,加大药量人会中毒的,我妈把我背回家,结果不输液却退烧了,原来是师父管着我哪。

又有一次我半夜发高烧,有了上次的教训,他们不把我送医院了,但是他们却用全身擦酒精的方法给我退烧,我不让擦,他们就按着硬给擦,擦了没几下,就停下来了,原来他们看到我的两个肩膀显现出了两个法轮,悟性才提高上来了。他们把我当作小孩子,认为我听不懂法,不把我当作修炼人看待,可师父却把我当作小弟子来对待。

三、证实法

我们全家受益于大法,当听到天津警察抓捕大法弟子的消息时,本地同修想到北京去讲清真相,去证实法,我跟母亲说,你去吧,带上我,咱们一起去证实法。母亲知道大法好,但她更知道恶党的邪恶。因为我姥爷曾经被打成右派,全家被下放到农村,吃了很多苦,并且历次运动都杀害了许多中国人。于是,她放下自己的生死去了北京,可她没有放下对我的情,把我留在家里。

“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我母亲要到北京去证实法,我爷爷看着她,就是不让去,说恶警多,怕她有危险。爷爷不修炼,他不懂修炼人的心,不懂修炼人“朝闻道,夕可死”的境界。我说,妈我饿了,去买几个馒头吧,同时我对母亲眨眨眼,母亲立刻心领神会,到北京证实法去了。

在邪恶疯狂的日子里,母亲先后五次被非法关進洗脑班,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也没有害怕,因为我心中有法,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有慈悲伟大的师父看护着,怕什么哪!那些日子我有家没人管,只好到亲戚家去住。法轮大法是佛法,我觉的邪恶的迫害是极端没有理智的行为。由于我得法以来一直重视学法,在血雨腥风中,八岁的我不但不害怕,依然和父母坚定的在大法中修炼。

四、慧剑斩挂碍 只认同大法

现在,我已经是个大学生了,和小时候比没有那么单纯了,世间的各种诱惑太多了,都想把我拽下来。前几天的早晨,吃过早饭后,我们决定一起学《转法轮》(我们一家都是修炼人)。结果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隐隐的腹痛,当时想到应该是对学法的干扰,就立即正念清除,坚持学法。谁知随着学法的继续,腹痛却越来越明显,以至于浑身冷汗直冒。学完法后,症状好象还更厉害了,我一直念着正法口诀,直到十二点发完正念之后,才浑身轻松了。

我知道这是邪恶的干扰,但却不知问题出在了哪里。结果下午在跟妈妈听《九评》时,脑子里不断反映出了一些常人的东西,我突然意识到问题的所在了,对妈妈说:“我知道上午受到干扰的原因了,我昨天晚上闲的没事,看起常人的小说,那小说中有不好的东西。”

原来,虽然我从小得法,可以说是沐浴在大法中成长起来的,现在都上大学了,但是爱看书的执著却一直没有注意去清除,加上自己阅读速度比较快,对于常人中的各种文章、小说、甚至电影都有很强的执著。结果前一天看的小说中有关对于中医的描述,符合了自己的执著心,导致看了很长时间,在后面出现的气功治病的内容,我心里虽然很不以为然,知道他说的不对,但是仍在执著心的带动与阅读惯性的指挥下看了下去。

今天回头想想,真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要知道,现在的中医、气功治病等等内容,背后真不知有多少不好的信息存在,甚至有可能象假气功书一样,是各种附体指挥着人的执著心写出来的,里面带着很多很不好的东西,一看,念头一动,就会带来严重的后果。更何况不管动不动念,只要看了就是对自己思想的直接污染,全都灌到脑子里来了啊!

妈妈听到我的反思后,面色严肃的点点头,并强调:“其实你现在,早就应该做到对现在常人任何书籍都不看,只看专业课的书,其它的时间就学大法。”

我听了后心里很惭愧,其实修到今天,早就应该认识到,应该做到常人的各种书籍、音像制品,能不看就不看了。在各种所谓的喜好心下看的书,不都会放大执著吗?更何况还会灌進常人的各种观念和业力,甚至惹上不好的信息!那后果不就太严重了吗!

同样的道理,不只是常人中的书籍,包括常人的电影、电视、歌曲、网络游戏,全都不应该浪费宝贵的时间去看这些东西污染自己的思想了。记的以前喜欢看的一个美剧,后来才得知道里面的男主角在现实生活中竟然是同性恋者,那么他的一念一行中不正的东西,不也会随着看他的表演而源源不断灌到我的脑子里吗?所以,我奉劝自己以及小弟子和跟我一样的青年弟子们,现在的时间太宝贵了,真的要认识到这些问题的严重性,彻底放下对这些常人东西的执著,只认同大法,纯净自己的思想,在修炼中勇猛精進。

师父在经文《精進要旨》〈溶于法中〉早就告诉弟子们:“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人通过眼睛、耳朵看到听到的都是文艺作品中的暴力、色情、勾心斗角和现实社会中的利益争斗,拜金观念以至其它魔性的表现等等,装進的都是这些东西,这样的人就是真正的坏人,不管他表现的怎样,人的行为是思想所支配的,一脑子这种东西的人能干出什么事来呢?”

修炼是严肃的,不能由于自己的执著毁了自己呀。

五、整体圆容 相互配合

今年同学聚会,一开始同学通知不在我们本地聚会了,我想那就不去了。跟妈妈说了后,突然想到,要是还在本地就好了,我可以趁这个机会给同学讲真相。结果这一念发出后,没几天,同学打来电话说,去其它地方聚会的意见不统一,所以决定还来本地。我听后感到了一种玄妙和喜悦,我有救人的一念,师父就帮我了,将有缘人安排到我面前。我想我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向同学讲真相,救他们。

结果在赴会的过程中,由于自己在讲真相中有过被构陷的挫折,心想,应该理智点,没有敢在饭店里对着所有人讲,于是一个一个的去说,限制了能力的发挥,当然这是聚会回来后才认识到的。一开始讲通了一个,他很痛快的表示要退,还很感谢我,最后还来了一句:“中华民族文化的复兴就在你身上了!”并表示很想破网看到外面真实的世界。后来四个人,我基本是从王立军事件说起,阐明恶党的邪恶腐败与气数已尽,劝他们退出来,有的人频频点头,很赞同,但是说还要考虑考虑;有的人家里号称是老革命,不愿意退;还有的人放不下眼前的利益,认为入党对将来就业有好处。种种想法,使我产生了焦躁情绪和有求之心,效果不太理想。师父说:“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稳,会使你周围的环境也发生变化。”(《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回家后,和父母同修交流,认识到了自己产生了执著心,同时也坚定了要救人的想法。我决定第二天再一次去见同学,再给他们讲真相,并把破网的方式传递给他们。当时说好了妈妈在家发正念加持,父亲恰好有事就跟我一起出门,给我带路到宾馆,事情办完了就正念加持我。

结果问题就出在这里了,当我和父亲出门后,由于种种原因竟然走散了,我先到达宾馆后,父亲大为光火,让我等他。等父亲到达后从新明确任务:他去办事,我去讲真相,都办完后会合,回家吃饭,父亲去上班。

于是我去找同学了,这一次我先把破网的方式发给每一个人,并鼓励他们突破封锁看看外面的世界,一开始只有一两个人和我回应,其他人静静的听,后来大家都开始提问题,我就一一回答,希望能够解开他们的心结。时间流逝的很快,期间父亲来了好几次电话,我都忙于讲真相而毫不犹豫的挂掉了。结果过一会儿,父亲自己找过来了,当时我正讲到兴头上,看到父亲来了感到很诧异,一看时间才知道,已经快正午了。

父亲来了后,毫不含糊的把所有同学都集中到一个房间里,打算以长辈的身份给同学们讲讲,当时我没多想,就立在一边发正念,清除阻碍世人得救的邪恶。开始父亲讲的很流利,灾多难大,顺应天意,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多个要点都说的很简明扼要,重点突出。但是听了一会儿之后,我就有些不满意了,因为我发现听的人有的露出不太相信的样子。于是父亲就将《九评》中的很多内容讲了出来,这时候条理就渐渐的不清晰了,很多事情还没讲清就一带而过。更为严重的问题是,我发现父亲讲真相时不注意观察下面人的反应,只顾自己讲的高兴。这时我的心已经开始不稳了,强力抑制住人心,加强正念加持父亲,但是有时候听父亲没交代清楚的地方还插话补充一下……后来越来越看不下去了,就不断暗示父亲:时间到了,该去上班了。可是却一次次的被父亲无视了……最后的效果可想而知。

回到家后,我垂头丧气。妈妈问我讲的怎样,我想着修炼人要找自己,不能只看别人的不是,但是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把父亲的表现跟母亲说了。母亲听后,虽然也同意父亲有这样的毛病,但是反过来也说了我的不是:父亲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都不接,他还急着上班呢,云云……弄的我当时又失望又委屈又生气,各种人心都上来了。

过后我冷静下来,开始真正的向内找,才发现母亲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在讲真相时一次次掐掉父亲的电话,有没有考虑到父亲的着急与担心,何况他还要急着上班。同时,我也意识到,即使同修真有不足之处,在那个时候我更应该默默圆容,正念加持,而非将父亲赶走而了事。

父亲回来后,我们三个人一起切磋,发现导致这次效果不理想的重要原因就是彼此的不配合。父亲也认识到讲真相时要注意对方的反应,要顺着世人的执著讲,也承认对同修的暗示没有注意到,失去了默契。母亲向内找后,说是看到问题不应该相互指责,而应该想办法圆容。

总之,通过这个事情,我不再一味的指责同修的不是,因为我明白了,整体的圆容与配合才是最重要的,才不被旧势力钻空子,才能更有效的救度众生。

修炼中的体会还有许许多多,我也有很多要修去的执著,比如懒惰心,对于电脑技术有畏难情绪,贪吃心,利益心等等,但是我会在大法中归正。今后我要加强背法,踏踏实实的修炼,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叩谢师尊的慈悲救度。如有不妥之处望同修指正。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