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鸭山警察彭涧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我被家人从佳木斯劳教所接回家中,由于严酷的迫害导致精神上感到一片空虚,头脑中是一片空白。最怕出门被人搜身,时时害怕。虽然走出了劳教所的大门,仍然一次次面对当地派出所警察彭涧秋时不时的到家中骚扰。

一次,彭涧秋到我家将宝书《转法轮》抢走,我不让他走,他就打电话叫其他人都来。

一次,彭涧秋等四个警察在凌晨四点左右闯进我家,进屋就翻大衣柜。体弱多病的公爹和一个残疾的孩子都被惊醒了,公爹质问:你们就这样乱翻,是不是得有个手续呀?彭涧秋竟不在乎地说:呀,忘开搜查证了,然后叫一个警察去补证,他和另外两个警察在我家等着,等了半个多小时,等得不耐烦了才无趣地走了。

还有一次,彭涧秋领着好几个警察来我家要翻东西,我把住里屋的门把手不让进。我说:“你们这是干扰公民的正常生活,快走,不欢迎你们来”……争执了好久,另有两个警察也很凶。彭涧秋非要进里屋和我争抢门把手,丈夫见此,怕他们把我带走,就把我拉一边,打了我两个嘴巴子,当时我眼冒金星,险些站不住。彭涧秋等警察见此情景,开开里屋门看一眼说:行了、行了、我们走吧。第二天,彭涧秋又打来电话,电话里还能听到一个警察的声音恐吓我说:你是不是想进来呀?我问道:你说什么呀?他支吾着说:你在家呢?也就放下电话了。法律规定:打恐吓电话是违法的。

还一次,彭涧秋将我骗到派出所,强按手印,还索要全家人的像片。

最近一次,彭涧秋带着社区主任和反×教组织周波等一帮警察到我家抄家,抢走复印机一台,大法书籍、切纸刀、七十多包A4纸、录音机、MP3、大法护身符、改字的印章、结婚证都给抢走了,把我家里床下的东西洗劫一空,水果散落一地,如同匪徒抢劫。我儿子同他们讲理,彭涧秋威胁孩子说:你敢跟政府对抗?试问:什么样的政府能豢养出这些贪官劣官呢?

彭涧秋,男,四十多岁,曾伙同原双山派出所所长陈长林(男,五十岁左右)利用三陪小姐诈骗他人钱财,被双鸭山电视台、报纸公开点名批评处分。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我因为修炼大法受益,在大法遭受栽赃陷害,大法弟子被迫承受不公正的对待时,我本着相信政府的善意,进京上访。结果是被单位人事科长李伟东和一名同事领回单位。单位经理单宝山生怕自己的官职丢了,不管他人如何劝说,执意把我送进了看守所。私自将我开除工职,把他写的白条子送到局里装入档案。这样积极配合邪恶的行为,使我被关押到佳木斯劳教所遭受了非人的身心摧残。吃的是发霉的玉米掺着大连产的鸡饲料,萝卜汤里不见一滴油,住的是大板床,冬天冷的不能脱棉衣。每天被奴役挑小豆,要坐上十几个小时,背部如针扎般的疼痛,手指裂的口子象刀割一样。为了抗议非人的迫害,我绝食期间,家里送来好多食品,装满了所有警察的柜子,都被警察私吞了。警察把我弄到医务室,四、五个人按着我,一次就扎了十几针,肉都扎烂了。

有一次被罚跑步,刚坐到地上,我就双盘打坐,被刑事犯王静看见了,上前重重地踢我心口一脚……

回想一件件惨痛往事还有很多,比如野蛮灌食、非法搜身等等,回忆起来心里真的很难受,那种滋味如同再次揭开伤疤很痛。就不想写下去了。

我的痛不仅是为自己,那些加诸迫害行为于我的人,将会因迫害了大法弟子而被定罪,哪里还有未来?真诚的希望参与这场迫害的人尽早清醒,结束迫害,弥补过去,醒悟认罪,早日认清邪党的本质,脱离邪党的控制,救赎自己赢得未来!

写出来不是因为记恨,而是修炼者的慈悲,希望世人在看到真相之后能做出善待自己生命的明智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