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决战”(1)

再谈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实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

一、问题

对于中国大陆曾经发生过的震惊全球的“文化大革命”,究竟如何评价、定论,众说纷纭。国内外较为一致的看法是:“文化大革命”的始作俑者晚年犯昏,让无知的红卫兵“打砸抢烧”文明古迹,对战友和下属则惨无人道的打成“叛特反资”,使经济建设遭“十年浩劫”而处于崩溃的边缘。其实,这些都是表象,并未触到实质。

要想真正认识“文化大革命”的实质,还得了解一个大前提、一个人类社会的大局,这就是“末法时期”。什么是“末法”?其实不只是佛教“末法”、正教“末法”,而是整个人类社会失去了正法、真法,没有了道德的约束,都无法可依了。“末法时期”,主要有以下三大标志:

一是近一千多年来,正教内部宗派林立,内讧争强,逐渐走向衰落。这就给邪教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发展机遇,老邪教死灰复燃、东山再起,新邪教纷纷出洞、争民众抢地盘,大有“彼可取而代之”之势。

二是近五百年以来,实证科学(即自然科学范畴内的“唯物论科学”)诞生并迅速发展壮大,陆续给人类社会带来一系列辉煌。但是,实证科学不能以实物证明神佛的存在,其发展壮大的过程便成为不断“淡化”神佛地位和影响力的过程,从而将民众“误导”到不相信因果报应的危险道路上,逐渐失去了崇高的精神支柱、坚实的道德基础和严格的行为规范。

三是近一百多年来,无神论(即社会学范畴的“彻底唯物论”)以“划时代”的姿势出笼亮相,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否定上帝和一切佛道神,把“末法”推向最后时期,使人类陷入最邪恶、最黑暗、最悲惨的深渊。

其实,只要把“文化大革命”纳入此次人类“末法最后时期”的大局中一看,我们所要讨论的问题便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二、实质

要了解“文化大革命”的实质,还得从“无神论”说起。那么,究竟什么是“无神论”呢?

“无神论”,就是其始作俑者撒下弥天大谎,把自己最大恩师黑格尔的哲学理论基础“篡改”了一半、“剽窃”了一半,而编造出来的一套最邪恶的哲学理论。“篡改”的一半,就是把黑格尔的哲学理论基础“绝对精神(即上帝)”“创造了宇宙和宇宙间的万事万物”,“是万事万物的本源和基础”,“篡改”为“人的精神意识决定了物质存在”这样一个荒谬可笑的哲学命题,然后一而再、再而三的展开诽谤性诬蔑性的大批判,就编造出自己所谓的“最革命、最科学、最先进”的“彻底唯物论”世界观;“剽窃”的一半,就是把黑格尔的辩证法,全部照搬、抄袭过去,应用到自己编造的“世界观”内涵上,就自称创造出了“最革命、最科学、最先进”的“方法论”。这,就是“无神论”的哲学理论基础,就是“无神论”的“三大革命理论组成部份”和所有异端邪说的基础、源头。

就是这个“无神论”的始作俑者,在“篡改”加“剽窃”的基础上,煞费苦心的编造了如下两套针锋相对的公式,然后贯穿到自己所谓的“三大革命理论”的全部内容之中,并传播到全世界,去毒害穷人,毒害全人类——

第一套公式,叫做“反动的、腐朽的、形而上学的”公式,即:
“唯心论”=创始论=有神论=统治阶级即剥削阶级的理论=富人的理论

第二套公式,叫做“革命的、进步的、科学的”公式,即:
“彻底唯物论”=自然论=无神论=被统治阶级即被剥削阶级的理论=穷人的理论

就是这个“无神论”的始作俑者,教唆自己的徒子徒孙按照上述两套公式闹事,在一个或几个国家分别组织一部份穷人,拿起枪杆子去夺取富人的政权,建立自己的“红色革命政权”,再拿枪杆子镇压新老阶级敌人反抗和复辟,巩固好自己的政权。如此这般,逐步夺取一个又一个富人的“反动政权”,建立一个又一个穷人的“革命政权”,直到“砸烂旧世界,解放全人类”。

近一百年来,全世界先后有二、三十个国家,以“无神论”作为建国立业之本,曾诱骗胁迫数十亿人搞什么“国际共运”,使数以亿计的人丧失了宝贵的生命,其中大部份人是跟着“否定”上帝和佛道神的旗号而走向死亡的,他们犯的可是滔天大罪啊!这,就是此次人类最大的悲剧!目前,仍有那么几个国家在顽固的推行这种邪恶的理论,等待他们的势必将是更大更惨痛的悲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