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正念正行营救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二零零八年七月份,邪党奥运期间,我们县许多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其中包括我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外甥。

一、正念抵制绑架、抄家

当时师父的《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刚刚发表,我一连读了十遍,师父说:“现在这个流氓政权,整个国家政府,一直到国外的领馆,为了法轮功而存在。这么一部大机器陪着你们、烘托你们,破天荒哪有这种了不起的事。不装了,干坏事的流氓手段、下三滥手段都使出来了,看上去很邪乎,我说那是回光返照。(鼓掌)看着吧,往下看,这部戏就是这么演的。这段历史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安排的,你们为什么不去唱这个主角?”[1]

我学完法后,耳边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你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法正不正?迫害这么厉害,你还修不修?当时我坚定的回答:我的师父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为了成就弟子、救度众生,我的师父耗尽了自己的一切,不辞辛苦从东方走到西方,把大法洪传世界,我的师父不嫌弃我,不计我在历史上的过往之过,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洗净我们、洗净我的身心,告诉我们如何做个好人,还要成就我们的果位。我们的师父当然是最好的人,传的法也是最正的。这么好的师父被诽谤、这么好的法被践踏、这么好的同修被迫害,我怎么能只想得到而不付出呢?作为师父的弟子怎能苟且偷生呢?走出去救人!我决定:依师父的法为指导,救度众生,营救同修,营救姐姐和外甥,别无选择。

一天中午,居委会的人来找我,要我写所谓的“四书”,我拒绝配合,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法,你们不要再搞这一套了,你们让我们写四书放弃修炼是对我们的迫害,你们也是违法的。你们要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幸福和美好的未来。他们听了就走了。

晚上,我从学法小组回来,有个好心人告诉我:“嫂子,你躲躲吧,今天晚上有行动,可能要抓你。”我丈夫没有炼法轮功,但他很正气,说:“你又没做坏事,咱怕啥,你進屋里去,我在门口等着,我看谁敢动你?”说完就坐在门口等着应对。

有了丈夫的支持,我心里踏实了许多了。这时师父点化弟子,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开始了,邪恶想考验我。我想:你们不配。我把大法书放在师父法像前,盘腿打坐,立掌发正念。

直到夜里十二点一刻,我丈夫刚進屋关上门。就听有人敲门,我丈夫就打开大门,一群警察大吵大嚷的進了院,喊着我的名字,叫我出来。我丈夫说:“深更半夜的,你们私闯民宅是违法的,我看你们谁敢动我媳妇,今天我跟你们拼了。”有个警察说:别这样,我们到屋里看看就走。然后他们到我待的屋转了一圈,象什么也没见似的,边说着“没事”就走了。

第二天我才得知,就是这天晚上,他们把我大姐从她临时住处绑架到拘留所,然后紧接着就闯到我家来了。

第二天下午,我和我二姐和外甥媳妇说好,一起去要人,我一手拉着一个,鼓励她们,师父就在咱们身边,有护法神护法,有天兵天将助阵,怕什么,怕的是他们,而不是咱们。我顿觉得自己高大无比。我发完下午三点正念,就往外走。她两个头前走了一步,我刚走到家属院第三排房时,一群警察進了家属院,我径直走过去,一个警察叫住我:请出示证件,你就是某某吧?打开你家的门。我们要進行搜查。说着六、七个警察就围了上来。

我紧张了一下,本能的大声喊道:“来人哪,有强盗哇!”院里出来了好多人,有的指责他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她可是我们院里的好人哪。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警察背后操控他们干坏事、干扰他们得救的邪恶生命和因素。警察也是被救度的生命,决不允许他们对大法犯罪。

我对他们说,我炼功之前,肺结核、高血压什么病都有,是个大药篓子,脾气暴躁,和丈夫打架动刀子,院里的人谁都知道。炼法轮功后我身体健康了,家庭和睦了。难道做好人也犯法吗?你们警察不保护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却对我们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炼功人打家劫舍、拘留、劳教、判刑,甚至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天怒人怨哪。现在天灾频频,就是上天在警示人哪。中共一向是卸磨杀驴,历次运动无辜杀死八千万人,就国家主席都可说杀就杀,何况你们这些警察呢?然后我又讲了大法洪传、天安门自焚伪案、贵州“中国共产党亡”藏字石等等。

其中一个警察头说:“你说这些我们都信,共产党一党专制,我们也没办法,都是为了混碗饭吃。打开门,让我们進去看看。”另一警察则恶狠狠的说:别和她啰嗦了,所长打来电话说再不开门就撬锁。我严肃的说:“你们哪个敢动!”我站在院里不动,他们也不敢动。我接着说:“你们警察干的好事老百姓都知道。你们公安局里有个人,数次迫害法轮功,死不悔改,后来乱搞男女关系死在车里了,你们都知道吧。”他们有的蹲下低着头一声不吭了。

就这样僵持到下午五点多钟,我丈夫下班回来了,一看就急了,老远就喊:“你们怎么又来了,昨天晚上就是你们吧?”他们赶紧否认:“不是不是,我们是派出所的。”我丈夫说:“不管你们是谁,我媳妇炼法轮功做好人没错,你们谁想动我媳妇没门儿。我上过煤窑,把死都置之度外了,害怕你们几个警察?”他问我:“他们难为你了没有?”他们又赶紧说:“没有没有。”并一再央求:“老兄,打开门让我们進屋看看,轻拿轻放,看看就走。”丈夫看看我说:“那就让他们進屋看看吧。”我就默默发正念。他们進屋转了一圈就出来了,并说:你的东西什么也没动。我说:“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有福报。”他们点点头就走了。

这样连闯两关,更加使我信师信法。

二、到派出所、镇政府要人要物

我和二姐商量,我们先去派出所要人,我发出强大正念:彻底解体派出所另外空间阻碍众生得救、阻碍营救同修的所有邪恶生命和因素。我们刚走進派出所,昨天去我家的两个小警察撒腿就跑。我笑着上前说:你们跑什么?他们说:你追到这里来讲来了?我们的头上全是法轮在转呢,把我们转懵了。我说:“那好哇,就给你们起个化名,退了这邪党吧。”他俩点点头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我借着找所长,到各个办公室里讲真相,看到所长我问:你就是派出所负责人赵所长吧?他说是。我说谁谁是你们抓来的吧?他们犯了什么罪你们非要抓人?还有,听说你们把抢来的法轮功学员的财产据为己有是吗?他连连说不会不会,我们所里的警察不会干这个的,这样,你说说,我给你登记一下。我说:我外甥的自行车一辆、身上带的给孩子买奶粉的五百元钱,我大姐两台笔记本电脑,还有其它的,现在不太清楚,三姐台式电脑一台,还有其它的,记不清了。他说:我调查一下吧,如果情况属实,我会物归原主。你们明天上午来。

第二天上午,我们又去了派出所,接待我们的是位副所长。他让我外甥媳妇到他办公室去取钱,并打了收条,拿回被他们抢去的五百元钱。我一眼看见里边的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我毫不犹豫的推开门把师父的法像装進书包里,他们竟然没有发现。后来,我再来时,又拿回两盘炼功音乐带和一本经文。所长说:车子和电脑找镇长去,至于放人我说了不算。

来到镇政府,门口严守,出入门必须登记,还要翻书包。我发正念,清除镇政府另外空间所有破坏大法迫害众生的邪恶生命和因素,不许他们翻我的书包。找到镇长,打开车库,推出了外甥的车子,当时,我看到里面有一张师父的大法像和一本《转法轮》。我上前拿起了《转法轮》大法书,被那个镇长发现,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恶狠狠的说: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微笑着说:信仰自由是不是?他说:是,是。看到师父的法像不能被保护,我好心痛啊,我想,我一定把师父的法像请回。我每次来都给这位镇长讲真相。为了营救我的两个姐姐和外甥,一天来两次镇政府。

一次,那个镇长说:你再讲我就把你抓起来。我心平气和的说:你也是个官,你应该为老百姓说句公道话呀。你也是血肉之躯呀。比如你的家人被冤枉被抓起来,你会袖手旁观吗?我的亲人炼了法轮功遵纪守法,处处做好人。在家是个好妻子、好丈夫,好儿子、好女儿, 在社会上,在工作中他们是个好公民。可是这些法轮功学员,却被抓、被劳教、被判刑、有的被活摘器官活体火化,政府和公安医院还把这些器官高价出售牟取暴利。他听后,感到很震惊,还问了好多问题,我一一回答,最后他表示愿意帮助。我说,你当官是因为你前世积下的福份,你善待大法,你的官会越做越大,他听后很高兴:你想要回电脑,去找610头子,还有,你赶快要人去,听说几个劳教指标里就有你的亲人。

三、去610要人

出了镇政府,我就开始找县委610。之后一位被抓同修的女儿也带着孩子和我一起去610要人。一路上背诵师父的诗:“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来到县委大门口,也是把守森严,不许進去。我和门卫说:我的三位亲人因修炼法轮功,被抓起来了,我的大姐在里边血压很高,身体状况很不好,我们是来要人的。一位门卫说:共产党要完蛋了。另一位门卫问:你认识610头目吗?我说不认识。他说:你看我的眼色行事,他的车来了你就跟过去。后来,这个门卫也退出了邪党。

见到610头子,我们要求放人,他几次威胁我说:你要再来我就把你抓起来。我不被他的表面邪恶所吓倒,就是一味的给他讲真相。我说:你一天不放人,我就天天来找你,直到你放人为止。就这样,我每天往返镇政府、公安局、610,走到哪里,就把真相讲到哪里。

后来我再去610 ,610头目从楼上看见我就躲起来。我就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邪恶生命和因素。我从门卫得到他办公室的电话,就给他打电话,接电话的人说:主任不在,你改天再来吧。我说:我大姐在拘留所身体状况很不好,再不放人,出了人命他承担的起吗?他赶紧说:那你到办公室来吧。我到办公室给他讲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情况,告诉他:我的大姐右肾肾结核被切除,一九九五年左肾也衰竭了,医院都判了死刑了,炼了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了。我大姐在单位、在社会上总是乐于助人,是有口皆碑的好人,要求尽快放人。他听完后做了登记,并表示一定尽快把情况告诉主任。

之后我就自如出入于公安局、镇政府和县委了。一次我又去610要人。门卫告诉我,镇长领着几个村支书去了610 。我赶紧追上楼去了。我站在门口发正念,这时,610头子可能有所感觉,他突然把门敞开,我走了進去,说:我来的正合适啊,你们都在这里。我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610头子“啪”一拍桌子:再说你给我出去。我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笑了笑说:“你急什么,气大伤身。我的三位亲人被你们关着,我都没急,你急什么?”他气急败坏的说:你们吃着共产党,喝着共产党,还反共产党。我说:“我们老百姓是靠自己的双手创造的财富养活自己的,还得交粮、交税养活你们。我们家有高血压的病史,如果我大姐在里边不让她炼法轮功,也不放她,一旦出现生命危险,你们负得起这个责任吗?其实我知道,是因为你们不明真相才抓人的,如果你们明白真相,叫你们抓你们也不抓了。”当时610头子气的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我今天要不抓起你来,我就不姓我这个王。我正视着他:你不会这样做的。最后他拿起电话向门卫大吼:以后不许这个法轮功再来了,你们再放她進来,我就处置你们。后来这个610头目调到其它单位去了。

当时同修被抓的被抓,不在家的不在家,我就走出去和同修交流,鼓励同修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走出去,助师正法营救同修。鼓励同修的家人堂堂正正去要人。那些长期没有家人找的同修,被加重迫害,有的被劳教。当时揭露被迫害的真相,一夜之间贴满大街小巷,就连派出所的抽屉里都塞進了真相。

四、去拘留所要人

我每天去拘留所要人,讲真相,近距离发正念。但是他们拒绝我会见家人。一次我拦住拘留所所长的轿车,要求见人,并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不但不反感,当时就说:“法轮大法好!”还说:“以后别说要求见人了,得要求放人。”啊,师父在点化我。

我每次学法、发正念时,总是叫着同修的名字,让我们一起同化大法,清除邪恶。为了鼓励里面的同修,我就在拘留所的大门口喊姐姐和同修们的名字,里面的警察疯了似的跑出来围上我,威胁:你是不是也想進来了?我心平气和的给他们讲真相:“请你们理解我,如果你们的亲人被冤枉、被抓,你们是什么心情?我诚恳的要求尽快释放我的三位亲人。”后来我再喊时,他们也就不那么恶了。

一次有个副所长说:要想见你大姐,先给你大姐交生活费。我说不交。他说:少交点也行。我说:“一分也不交。我的两个姐姐和外甥在家待的好好的,你们强行把她们抓来,别说交生活费了,我还和你们要赔偿费呢。他们要在里面有个好歹,我就把你们告上法庭。一切后果由你们自负。”后来他们再也不提交生活费的事了,还破例让我见到了大姐,三姐的电脑也还给了她。

被关在拘留所里的同修也做的很好,写控告状的写控告状,劝三退的劝三退,还从里面捎出三退名单。后来,拘留所的同修除我大姐被留下,都被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办洗脑班的当天,我就去找镇长了,他说:“我们也不愿意干这事,这些天,我们吃不好、睡不好,连家也不让回去,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找人找的这么紧,是怕你的亲人被活摘器官吧?”我说:“我们不希望你们对我们的亲人使用酷刑,不希望把他们送劳教、不希望被活摘器官卖了钱。现在江泽民、罗干等迫害法轮功的高官们都被告上国际法庭,我们不希望你们将来也被告上法庭。”

后来我再去,镇长和警察看见我都很客气。一次镇长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你不会迫害我吧?”他说:“不会。我觉得你应该注意,现在很紧。你很正。”我说:“你看我正,是因为我的师父正,大法正,是因为我在正法中修炼出来的正念正行。我们的师父远涉重洋,从东方走到西方,把大法洪传全世界。为了救度众生,为的是让众生远离灾祸。”

一次在半路上碰见那个领着警察到我家去的那个大队长的妻子,我给他们全家做了三退,他妻子双手合十表示感谢。再一次见到她时,她说:“我丈夫明白真相后,提前退休了,说是再也不干那个伤天害理的事了。”

五、去洗脑班讲真相、营救同修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份以来,当地县政法委、610、公安局为迫害法轮功,办了不低于十次洗脑班。那里充满了恐怖充满了血腥,洗脑班的帮教不许大法弟子学法炼功,不许发正念,不许与外人见面,对大法弟子实施拳打脚踢、罚立站等迫害。

这次在他们办洗脑班的头一天,我就去了。那里对外挂着“军事基地 闲人免進”的牌子。我看门是开着的,就直接推门走進去了。看到了同修和一群帮教。帮教问我:怪了,你是怎么進来的?又对着门卫说:是你把她放進来的。我说:是我自己推门進来的。一个头目手里摇着小扇子,恶狠狠的威胁我说:我们刚搬过来就被你发现了,明天要上了明慧网,看我们怎么着你。当时我就发正念灭他背后的邪恶。我告诉同修们,外面亲人都惦记着你们呢,希望你们早日回家。

之后我再来,他们就把大门锁上了。我就从小后门隔着栅栏和他们讲真相、发正念,几十个帮教围过来听我讲真相,有的威胁我,有的听了点头。

就这样外面同修发正念,及时上网曝光,洗脑班很快解体了,被关的同修们都回来了,遗憾的是,部份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了。大姐还被关在拘留所。

六、师父赐我天胆:正念打开拘留所的门

过了几天,公安局打来电话,说让去拘留所接人。我打了个出租车,一路发着正念去了拘留所。我刚進拘留所的门,那个邪恶的副所长就把大门锁上了,说:写个保证书才能走。我说:保证什么?你保证我大姐不炼功就不生病了吗?如果犯了病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他喊道:所长,她不写保证书。所长说:不写就放人。他们打开小门,我和大姐收拾东西,我刚出小门,那个副所长就在小门上挂了一把锁,又把大姐关在门里,说:让她自己写保证书,否则,别想出去。

当时,我就感觉师父赐给我巨大的力量,我厉声喊道:“你们想要干什么?把门给我打开,放她走!”他们都被震住了。我上前一把就把大锁扯下来,扔在了地上,拉起大姐就往外走。所长哈哈大笑,说:“好,打开大门,放她们走。”我拉过大姐说:“大姐,我看看你身上有伤没有?他们有没有难为你?”那个副所长不打自招地说:你问问她,我打她了没有?我说:“善待大法得福报。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这样,我堂堂正正从拘留所把大姐接回了家。

两个月的正邪大战呐,都是慈悲的师父扶着我正念正行走过来的。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