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武装部长修大法部份经历

学好法 实修自己 坚定的维护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一天,乙协调同修说,你不要当总协调人了,由我来当。在开协调会时,他就主动主持会议,不要让我说了。我沉默,没有辩解。我的心受到冲击,很不舒服。回去后,我想为什么心里难受,回答,面子过不去,那不是名利心吗?修炼了,这些心都是要修掉的,什么事都要以法为大,为法负责,虽然心里还有些不舒服,但正念已占主导,那我就配合好……
——本文作者

* * * * * * *

得法前,我是一个气功、体育爱好者,我也对世界奥秘、宇宙探索、特异功能等有着强烈的兴趣,在气功高潮中,我也先后练过好几种气功,但感觉到都不是我要找的,我也曾莫名其妙的一度想找机会到长春拜一位名师。

我在一九九六年有一个强烈的念头,要到我们当地书店买一本书,后来我请到一本《转法轮》。书中的法理使我大开眼界,顿解我心中对宇宙、自然、人体、人生真谛的探索,后来我又神奇的请到了几本大法书,从此以后,我有了人生的目标和动力,好象我洞彻了大自然的奥秘,再也没有对世界奥秘,宇宙探索的兴趣,我也再也不去书店、图书馆,因为大法为我解开一切,我把大量业余时间用在学法炼功上,并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心性在不知不觉的提高,身体也越来越好,走路轻飘飘的。下面,把我十几年的修炼历程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

一、修心向善 拒腐败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之前,我是某单位武装部部长。每当征兵时期,想通过当兵找出路的青年和家长,都托人找路子,请客送礼来找我,我心想,我是在大法中修炼的人,是修心向善的,是处处为别人着想,是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生命,我必须把利益之心修掉,同时深深记着不失不得的宇宙法理,守住心性。他们给我现金礼物,我当场拒绝,有时礼物送不回去,我就折合成现金几十里路送回去。在征兵时期,请我和武装部人员下饭店的人每天都排着号,推不开门,我都好言相劝,婉言拒绝。

上述所为并非图上级表扬,也不是装模作样给人看的,那是修炼法轮大法后,生命善的本性的真实自然流露。当然,在物欲横流、官场腐败的中共统治的社会里,当一个好人,也是不容易的,上级因你不给他们送礼,会给你压力,同事和下属因你清正廉洁得不到好处,而不满,亲属因你不能给他们办事,而不高兴,也时常听到有人说你不喝酒、不抽烟、不收礼,活着啥意思,这官让你白当了。遇到这些事情开始有些难受,后来逐渐心态安然。

二、五年非法关押劳教迫害中坚定的维护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犯罪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我也坚定走上维护法、反迫害的艰难之路。

1、放下名利情 坚定的维护法

因为我是当地比较有名望的武装部长,又是当地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九月份,当地邪党党委成立了专门“转化”我的学习班,他们每天两个人找我谈话,让我脱离法轮功,“揭批”法轮功和师父,和邪党中央保持一致。我据理力争,把法轮功修心向善,祛病健身的奇效讲给他们,他们为了完成任务,不愿听,可又被我有理有据的事实驳的无话可说,他们就给我不停的念诬蔑法轮功的报纸。看我坚持修炼法轮功不“转化”,就说上级有文件共产党员不准炼法轮功,我说修炼法轮功使我更能做一个好人,可以使我更胜任我的工作。他们说那肯定是不行的,二者只能选择其一。我说如果非要选择其一,那我只能退出共产党,辞去武装部长职务。坚持修炼法轮功,第二天,我经过认真考虑,痛苦的选择,写了退出共产党,辞去武装部长职务声明(没有否定迫害)。

我的举动震惊了当地党政机关,掀起了不小的风波,一时成为人们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过了几天,又召开我所在党支部的全体大会,连退休的老干部党员也来了,其实他们都是我多年有感情的关系不错的人,他们诚恳的劝阻我不要因为坚持炼法轮功而退党和辞去职务,从而毁了自己的前程,他们为我激动、惋惜、愤怒,有的流泪劝阻,哽咽不止,有的拍桌怒斥,有的挥泪。但我意已决,坚修大法到底。

2、放下生死 坚定的维护法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七日,我地专管迫害法轮功邪党书记下令把我非法关進拘留所,同时我的妻子(同修)也被关進拘留所。过了几天,我地大批法轮功学员進京维护法,被绑架回来,关進拘留所,我们相互鼓励。

一天晚上,我地公安局突然把我和另外两名同修反绑双手,头上被罩上黑头罩,扎上脖子,说是几级羁押,把我们秘密押上车,不知押往何处,我们当时真以为到了生死诀别的时候,我反复背诵《洪吟》<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和师父其他的经文。我们被非法关押在异地拘留所,头两天不给饭吃,以后每天给一个小馒头,没有菜。意思是饿不死就行。

我被非法关押拘留七个月后,又被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每天强制洗脑,无休止听、看诬蔑法轮功的音像、书籍,警察的斥骂,地痞流氓欺辱,使我们真是度日如年,我们保持修炼人的状态,用各种方式抵制他们的强制洗脑,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我们到期劳教所不放人,说不“转化”就别想回家,让你们把牢底坐穿,并威胁说再不“转化”,就判刑,说在新疆大沙漠建了一所关押法轮功的大型监狱,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关在那里去,就死在那里。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法轮功学员转化了,有时,一个中队里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在坚持,我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佛法,是谁也挡不住的,终有平冤昭雪之日。

二零零一年七月初,我在超期关押近半年时,突然被劳教所两个警察送回我的家乡,在送回我的半路上,两个警察两次威胁我说,你信不信,我们找个地方把你埋了,谁也不知道。我毫无畏惧,怒斥他们无人性的行为,两个警察无语。我家乡的政法委六一零看我仍坚持修炼法轮功,害怕我影响面大,仍把我非法拘禁在宾馆、偏僻的生产队和拘留所,一直到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才被释放。

二零零二年一月初,我到同修家和另两个同修见面,这两个同修也是刚从劳教所释放出十几天。谁知同修家电话被监听,我们刚進屋十多分钟,十几个警察就進了屋,把我们绑架,定性为非法集会,又狠毒的把我们劳教三年。我们三个又被非法关押到我曾经劳教过的劳教所。

那年这个劳教所更加邪恶,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恶警们用几把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直到打没电为止,或几个警察拳脚相加,直到把人打昏死过去,有的学员被打昏多次,木棍打,烟头烫,凉水浇,关小号,坐老虎凳,长时间不让睡觉。有的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精神失常。

记不清是哪一年,劳教所又要進行“转化”法轮功学员“攻坚战”,每个警察承包两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警察完不成任务就不回家,顿时感到劳教所杀气腾腾,恐怖笼罩。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警察打学员身上发出的声音,真的使人毛骨悚然。我和另一个同修被一个打人凶狠的警察承包“转化”。那一天晚上,另一个同修被叫出去,至深夜转来消息,他“转化”了。下一个该轮到我了,阵阵恐怖向我袭来,无形压力使我无法入睡,难受至极,但是我想我就是死了,也决不背叛师父,决不背叛大法,至于父母孩子怎么理解,我也不多想了,想到此,不由心情酸楚。

二零零四年大概在秋天,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二大队二中队队长和另一个警察把我叫到办公室强迫我“转化”,我坚持自己的信仰,他就大打出手,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将我踹倒,我坚持站起来,又被他踹倒,当我第三次被踹倒站起来时,又被他抓住领子扇耳光,接着他又抓住我的领子和头发,把我的头使劲往墙上撞,也不知撞了多少下,那声音咚咚响,然后恶狠狠的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他说你们法轮功如何如何不好。我问他,今天是你打我了,还是我打你了?谁好谁不好,谁善谁恶,不是一目了然吗?谁知他说他自己:我本来就不是好人吗。我愣了一下,他也愣了一下,然后他又抡圆了胳膊照着我的脑门狠狠的打了我一掌,匆匆而去。以后,再也不找我了。恶警打我时,打的很凶狠,但是我并没感觉多么疼,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

三、在迫害中慈悲的讲真相

从二零零零年一月到二零零五年三月五年的非法关押和两次非法劳教时期,无论是警察、刑事犯和社会上的人只要能有缘接触上,我都给他们讲真相。

1、在拘留所讲真相。被拘留的人他们都很郁闷寂寞,讲真相,他们大多数人都爱听,也不乏有缘人。有这样一个人,我给他讲了很多大法真相,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和我在黑暗中向上飞,飞到光明的空间,看到一个云雾缭绕的水池是透明的,上有“净身池”三个字,他向池边的人要肥皂,那人说不用肥皂,他跳進去,只觉得身上不好的东西向外辐射,极为舒服。洗完澡,池边的人说,那边还有忏悔厅,他还想往上飞,这时他醒了。我告诉他师父在点化他,他感到很神奇。

2、和省劳教局宣传处处长讲真相

二零零零年底,黑龙江省劳教局宣传处处长带着一些“转化”的学员到劳教所進行“转化”迫害,白天组织大会,利用邪悟人员進行邪恶演说,晚上叫这些邪悟的人找法轮功学员進行“转化谈心”,那位宣传处长单独找我谈话,我尽量抑制紧张、易冲动的情绪,用平和的心态在历史、科学、哲学、修炼界方面跟他交谈,来证实法轮功是正法,讲了我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身体的转变和心性上的提高和修炼中出现的神奇的事。两个多小时的谈话,始终在平和中進行,在第二天大会上,她不但没有因为我没有“转化”而不高兴,反而说,和我无所不谈,觉得谈话效果不错。

3、和某市宣讲团团长谈话中讲真相

二零零二年,劳教所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请来某市宣讲团团长来“讲课”,“讲课”之前,他想了解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安排和我谈话,我心平气和的和他谈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有理有据的驳斥江氏犯罪集团诬蔑法轮功的不实之词,讲到迫害法轮功的严重后果,使他看到法轮功人员是善良、理智、境界很高的一群人,完全不象中共宣扬的那样。一个多小时的谈话在平和友好的气氛中结束。第二天,他在全劳教所几百人“讲课”大会上,没有讲诬蔑法轮功的内容。

4、和省心理学家谈话中讲真相

二零零三年初冬,劳教所警察突然叫我到办公室去,说有两个省里来的心理专家要找你谈话。我想心理专家是想了解法轮功学员心理状况,我一定让他们了解到大法弟子是善良、理性、清醒、智慧的人,从而了解法轮功的真相,我一定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语气和善心。当我進到办公室一看,屋里坐满了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一男一女两个省里来的心理专家坐在桌边,我按指定的位置坐下,和心理专家作了一问一答的谈话,我回答了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法轮功给我带来的好处,回答他们种种疑问,谈话很祥和宁静,恶警们一反常态没有插话的,满屋子警察都在静静的听,半个小时后,我走出办公室,有两个中队长跟随着走出来,出了门,两个中队长盯着我说,你变了,你变了。我猜想今天的心态出乎我预料的平和,警察们恶的方面被抑制住了。

其实我平时没有这么好的心态,在迫害中,我怨恨,委屈,争斗和怕心是很强的,口齿也不是太好,甚至有点口吃,和他们谈话是容易遭受迫害的,但一提到维护大法,我的正念就强起来,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在保护着我。

5、和恶警谈话,彻底驳倒邪恶的歪理邪说

有一个邪恶的教导员,伪善、狡诈,阴毒,掌握很多歪理邪说,擅于发现法轮功学员的空子,搅乱学员的法理,结合酷刑,“转化”了很多学员,因此被授予“黑龙江省警察标兵”,并参加过全国迫害法轮功会议,他也经常说我想“转化”谁,谁就得“转化”,很多学员对他产生畏惧心理。一天,他带着一个又高又大打人凶狠的中队长,来到单独关押我的房间,一番伪善过后,進入“转化”我的话题,我尽量抑制我的争斗心,怨恨心和怕心,加强自己的正念保持平和的心态,用大法的正法理驳斥他的歪理邪说,揭穿他的谎言,并指出迫害大法弟子是一场罪恶,是要承担罪责的。两个小时后,他已逻辑混乱,语无伦次,他不甘失败,就耍起无赖,我脱口而出说:你是个无赖。话一出口,我有些担心。只见他呆了好几秒钟,那个又高又大打人凶狠的中队长突然站起来手指着那个邪恶的教导员,哈哈大笑说:“你是无赖,你是无赖。”说完之后,扔下他的上司教导员扬长而去,而这个邪恶的教导员醒过神后,象小孩吵架一样说,你才是无赖,你才是无赖。说完后,转身匆匆而去。结果出乎我预料的,就这样戏剧般的结束了。

经历五年多牢狱迫害能够坚定走过来,我的体会是,最根本的就是要信师信法,无论什么时候,什么情况,都要坚持学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当然在劳教所是没有学法条件的,我们带進去的大法经文都被邪恶搜去了,我们只好背法。而且身边有邪恶派的贴身包夹每天二十四小时看着,有时邪恶强制我们听诬蔑法轮功的录音录像,恶警威胁恐吓野蛮的谈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邪恶支配着一波一波找我们谈话,企图“转化”我们,一天下来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身心极度疲惫,刚一放松,思想业力又往上翻,特别是有一种怀疑法的念头很强大,使我非常紧张,我就坚持背法,一直到深夜。

几年的牢狱迫害接触不到法,会背的大法经文忘了很多,我就反复背《论语》,一有空就背,一天十几遍,几十遍的背,最多时一天背四、五十遍。是大法给我力量,给我智慧,给我消去很多自身的和邪恶强加的不好的东西,坚定的走过了那极其邪恶的五年非法关押和非法劳教的迫害。

四、向内找真正实修自己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不断看《明慧周刊》的交流文章,我发现自己有很多方面没有实修,用做事多少代替修炼,遇到问题不会向内找,很多执著心还很强烈。这些人心影响整体配合,证实法和救度世人。我想大法弟子只有实修自己,别无他路。

1、去掉看不起人的心,加大宽容心,修出慈悲心

在和同修接触和配合中,我发现自己有看不起人,执著同修执著的心,经常指责,埋怨、议论同修的不足,在学法中我知道这些都不是善心,不是慈悲心。是要去掉的执著。师父说:“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2] 多看人家的好处,少看人家的不好处。“你们互相之间配合时是因为人心才产生互相之间的摩擦,那是修炼人的状态、过程,决不是你们哪个人真的不好。好的那一面已经看不见、已经隔开了,你们看到的永远是没修好的这一面,但是你们不要不抱着慈悲心,不要固定的看人。”“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3]

师父谆谆教诲,明确告诉我应该怎样看待、处理这些问题,如何修好自己,我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不断修去这些执著,我的宽容心越来越大。二零一一年底,我们当地同修甲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在压力下,在邪悟者干扰下,她糊涂了,把我地资料点的情况,协调人的情况,大法弟子的来往情况,全都告诉了恶人,恶人在召开的内部会议上扬言说,法轮功的详细情况,我们都知道了,过了正月十五就抓人。同修的心不稳了,一些同修建议出去躲一 躲。我和同修交流,我们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大家基本上稳定下来,继续做好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发真相资料救人的事。

可是大家对同修甲产生怨恨心,认为十几年迫害,谁也没有象她这样出卖大家,把什么情况都说给恶人。当时我想,同修甲虽然一时糊涂做了错事,但是我们不能抛弃她,我们要宽容他,慈悲的唤醒他,否则真的把她推到绝路上去。后来同修和她多次交流,她清醒了,她悔恨不已,痛不欲生,喝药不想活了,我们立即和她在法上交流,鼓励她跌倒了爬起来。谁知她从邪恶黑窝回来后,表现出严重的病业假相,在孩子亲情的拖拽下到医院按癌症动了手术,胃切去四分之三。我们为她惋惜,但没有指责埋怨她。我们想同修一错再错,更需要我们关心、鼓励和法上交流。我和一些同修买上礼物先后去看望她,同修甲很受感动,法理也清晰了,决心一定好好修炼,跟师父回家。身体恢复的很快。不修炼的家人也一改过去对大法的态度,对同修十分热情。同修甲如今很精進,三件事稳定的在做。由于我们整体走的比较正,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邪恶虽然掌握我们的情况,也动不了我们。

2、放下自我 主动配合

五年多的非法关押和非法劳教迫害,使我的身体状况很不好,走路都困难,我没因此而消沉,我抓紧时间如饥似渴的大量学法,并和当地同修配合做好三件事,同修们又叫我当协调人。

为了供两个孩子上大学,回来的两年后,我拖着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身体去打工,由于每天工作时间长,体力消耗较大,每天下班后,很疲劳,学法犯困,发正念手倒,同修们为我着急。

一天,乙协调同修说,你不要当总协调人了,由我来当。在开协调会时,他就主动主持会议,不要让我说了。我沉默,没有辩解。我的心受到冲击,很不舒服。回去后,我想为什么心里难受,回答,面子过不去,那不是名利心吗?修炼了,这些心都是要修掉的,什么事都要以法为大,为法负责,虽然心里还有些不舒服,但正念已占主导,那我就配合好,同时,我很敬佩同修敢于为法负责的精神。后来我就主动配合他,我们经常在法上交流,心里没有任何间隔。他性格有些急,有时也向我发几句火,我也没有怨言,修炼人哪能没有错呢?宽容别人的不足才能配合好,才能做好大法的事。

有一段时间脑子里时常冒出一个念头,你为什么围着他转呢?我知道这是人心,或是邪恶打進我脑子企图间隔我们的关系,我就排斥它。我们当地协调人都能互相配合,一直没有大的间隔。

3、明法理,修去证实自我的心

我由于当邪党干部多年,受邪党文化毒害的很深,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很强,在大法修炼中这颗心表现的也很强,前几年,做点事,就想在同修面前显示自己,不说出来,心里都憋的慌,有时还夸大事实,自己都感觉出来证实自我的心太强了。

我就注重修这些心,特别是近几年,法理越明,这些执著的心修去的越快。师父说:“显示心加上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4] 指出了显示心的危害性,师父说:“有的学员想让我看他的本事,其实我想,这都是我给的,不用看了。”[5] 我和同修都认识到了,其实正法中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正法中师父安排的十分周密,当你做事符合法的要求,圆容师父所要的,你就能做成。就能出神迹。显示自己那真是不自量力的贪天之功,贻笑天地,我看到当地有些同修,他们没有多少文化,也不善言辞,没有什么所谓的能力,但是他们在做大法事,在救人中,却做出了超乎寻常的奇迹,那是法给予的力量和智慧。大法弟子只有证实法,没有显示自己的理由。相反在反思自己走过的历程,有多少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因达不到法的要求,而留下诸多遗憾。我学会了谦卑。

以上有不符合法的请慈悲指正。

注:

[1] 《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 《什么是大法弟子》
[4] 《精進要旨》〈定论〉
[5]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