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沐浴在大法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法会是大法弟子的盛会,是师父为我们大法弟子开创的一次整体提高的机会,可谓偏得。前几次法会也想参加,可总是被人心阻碍没有写成,错失了一次次的证实法的机会。今天我要珍惜这万古机缘,不管我修的怎么样,重要的是把自己在同化大法中升华了的哪怕是点点滴滴记录下来,留给未来,让众生看到师尊的伟大、大法的超常。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多么幸运。

我自小体弱多病,月子里没有奶水,着急上火,严重失眠,被病痛折磨的感觉自己大脑时刻处在崩溃的边缘,医生诊断说我得了“高度神经衰弱”,抑郁症。那时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我的世界充满了黑暗,大脑紧张的要死。我变得多疑、狂躁、恐惧、自卑,稍控制不住,我就象疯了似的,要么天天迷迷糊糊的象做梦一样,失魂落魄,什么都记不住,像个活死人。

家人带着我跑遍了所有的医院,一把一把的吃药,也没啥效果,后来又得了甲亢,眼珠子往外突,人越发的骨瘦如柴,上楼都感觉吃力,承受到了极限,多次产生过轻生念头。每当想到年幼的女儿没有妈妈了,还有一天到晚在照顾我的二老双亲及期待我好起来的同学,更有年迈的奶奶在病中还在关心着我,还有兄弟姐妹为我的付出,这么多根绳子拴着我,再受不了这种痛苦也无法解脱出去,只有咬牙坚持活着。我抱怨老天对我不公,我又期盼有一天神来救我。就在这种身心痛苦中,挣扎了八个年头。

得法修炼

我女儿朋友的妈妈炼法轮功,她看到我病弱的样子,就让女儿告诉我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还让女儿给我带回来一本《转法轮》。我抱着治病的心走入了修炼。随着不断学法、炼功,我一点点的减少了那些镇定药,心情一天天的好转,没几个月那个可怕的抑郁症阴影消失了,其它的病也不翼而飞,我象换了个人似的,充满阳光、充满活力,过去吃药吃的多,满脸是雀斑,现在脸上光光的白里透红,没有皱纹,连身边的同事都说我越活越年轻、越漂亮。我心里那个高兴啊,想着我有师父管了,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在单位里,我比较注意自己的言行,时刻记住自己的表现代表的是大法弟子的形像,工作中任劳任怨,看淡名利。生活中关心同事,所以很多同事愿意和我聊天,在轻松的谈话中我把大法的美好传递给他们,让他们在祥和的气氛中听真相,清除脑中中共媒体的毒害,选择美好未来。

记得有一次和一位艺术领域的导演讲真相,他时间很紧在准备排练,他是个性情中人,有点放荡不羁,礼貌性的打过招呼之后,为了尽快找到切入点,我在纸上写下了一句话“君不闻修身养性出戏品”微笑着递给了他,他看了看点头笑了笑。随后几天里我找机会给他讲了真相并赠送了神韵晚会光盘。他非常赞同大法,这个人性格很幽默,此后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同时双手合十。

另一位导演也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人,是我以前的老师,我智慧的告诉了他我修大法了,他说他对大法弟子印象很好,并给我讲了他曾经拍过诋毁大法的电视,大法弟子如何找到他善意的告诉他大法真相,他对大法弟子的和平理性行为非常敬佩。我们聊了很多,从古到今、中国现状到人类道德,交谈中他对我赞赏有加,说原来在学校很不显眼的女孩子如今很有见地,这样有思想的女士不多见,我直接告诉他是因修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我赠他《九评共产党》光碟,并简述内容。他高兴的收下,还让我把光盘赠予他的朋友们,他的朋友们愉快的接受了,并对我表示感谢。

和一位同事讲真相,这位同事是我的同学,但是他对大法很排斥,因为以前我俩产生过矛盾,虽也交往,但心里总有一点隔阂。因此我与他说话总是很小心,修大法后,我主动化解矛盾,工作中很配合他,私下里我也很尊重他。我多次劝他“三退”都未成功,他认为我搞政治,和共产党作对,吃饱撑的没事干了等等。我很是苦恼。有一次我们几个人去北京出差,其中有我这位同事,我寻找机会耐心的再次给他讲真相,我告诉他说:告诉你这些没有别的意思,纯粹就是为你好。以前我很自私,有意无意的伤害过你,真诚的向你道歉。中国人讲缘份,我相信缘份,更珍惜你我的缘份。古今中外都说这是个特殊时期灾难越来越多。老百姓过日子不就图个吉利、平安吗?你有信的自由,也有不信的自由,谁也没有权利逼你,但你有追求平安的权利,古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告诉你这些,就是为了结个善缘。他听完这些,若有所思,终于点头了。

头一天中午,我正在宾馆房间打坐,同事敲门進来说:他很烦,想進来坐会儿。我示意他随便坐。这位同事就是被单位安排暗地监视我的。我仍在优美宁静的炼功音乐中炼功,我双目微闭静静的打坐,一会传来同事的抽泣声,他被慈悲祥和的能量场感动了,难过的哭了,象个孩子似的对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直想哭,我太失态了,你千万别多想。我就感觉你太善良了太美好了,我以前做的事情太对不起你了。我告诉他说,大法音乐中有慈悲的能量,大法弟子修的是慈悲,无私无我,你在这个场中,是这个慈悲的能量场触动了你心灵的深处,所以你会感动,这就是大法的超常。

快吃午饭了,我们一起到他的房间约另一位同事一起去吃饭。快到十二点全球发正念时间了,我说我在你们房间炼会儿功再去吃饭行吗?他俩都说可以,另一位同事说你放心的炼吧,我们看着门不让服务员進来,我祥和而坚定的单手立掌,清理北京和周围的空间场。看到这一幕,另一位同事兴奋的说:你看她真的像菩萨,就差拿个拂尘了。

这天我体会到了一点慈悲的内涵:你的心是纯净的,你的空间场才纯净;你的功是纯净的,你周围的人和物也是纯净的。

家人的改变

弟弟的婚姻很不幸,孩子不到两岁他们夫妻俩就离婚了。经济非常困难,手里就二十五块钱。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心情很糟。满腔的怨恨,使他的脾气变得很暴躁,常常打骂孩子,自己身体又不好,天天睡不着觉,简直快崩溃了。我和丈夫看他太不容易了,就让他住到了我家,把母亲也接来共同照管孩子。我们一起生活了三年多。

那几年我们的经济状况并不宽裕,丈夫失业,女儿上中学,又多几口人,家庭的维持基本靠我每月的工资。常在一起生活免不了有点家庭矛盾,小孩子淘气,丈夫烦时也发牢骚,我就怨恨他不体谅别人。怎么平衡这些关系,我心里也很苦。

此时师父的法总会打進我的脑子里:“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1〕苦的时候虽然还乐不出来,但总能感到师父在慈祥的看着我,盼着我修好。一想起师父,我从里到外就能平和下来了。以后我要求自己努力做到无怨无悔,体谅他们。生活上关心他们,慢慢的我们的家庭和睦了,身边的家人都夸赞我们,父母说我这样比直接孝敬他们俩老人都让他俩高兴。他们都陆续明白了真相,其中也包括我弟弟单位的人、我们的邻居和我单位的人,都夸赞说:“这姐姐是真不错,帮了弟弟的大忙。”有的干脆说,电视里说炼法轮功的不管家,无情无义,怎么她就不是这样?你看这炼法轮功的姐姐做的多好!你弟弟可沾大法光了。邪恶的宣传不攻自破。

弟弟爱喝茶,陪他喝茶中把在大法修炼中体悟到的美好细雨润无声的滋润他的心田,弟弟变了。从此脸上有了笑容有了朝气。

记得一次我在发正念,弟弟進来了说:“我也想打坐,我坐这行吗?”我说行,等会儿我教你,你先静下来等会。他坐在我对面,一会弟弟说:我看见你在一个光圈里坐着,周围雾蒙蒙的。我不想让他打扰我发正念,就轻轻告诉他等会再说。等我发完正念,弟弟告诉我,他一坐下来就看到我在光圈里坐着呢,还看到另外空间的花是透亮的粉红,连花蕊都很清楚,还看到了天兵天将穿着铠甲,手里拿着兵器,恶狠狠的指着他,他马上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个天将马上象通了电一样,一股蓝光化掉了。还看见了穿着白衣裙的菩萨,还看见了江泽民,穿着绿军装,他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江泽民瞬间变成了驴。他问我是怎么回事。我用我在大法修炼中的认识和他交流了自己的体会,启悟他的本性,他明白了很多。

在党文化的洗脑中,中国人被“搞政治”弄怕了,所以对大法弟子劝“三退”很不理解,认为是跟共产党对着干,有政治目地,弟弟也如此。我每次讲到“三退”,他马上就急,说:“你说祛病健身我能理解,我都看到了你身体确实变化很大,但是整天跟人说这些,这不明摆着跟共产党对着干吗?太反感了!”所以他一直不退。可自打经常看真相资料后,他变化很大,突然有一天弟弟跟我说:给我退了吧,我想通了,我真正明白了,这共产邪党真不是个好东西。我很为他明白真相抹去兽印而高兴。

还有一次我把“真善忍”美展中,“誓约”那张画打印出来贴到了弟弟的卧室,他下班回家还没走到屋里就说,怎么觉得今天家里这么亮堂。我说,你到你屋里墙上看看。他说就是这幅画使屋里变亮堂了。

姐姐家在农村,生活条件很差,生了四个女儿,整天盼男孩。在中国农村没男孩在村里受欺负。这种重男轻女也是人类道德下滑的恶果。四十岁上她又怀孕了,为躲避那些计生办的人,不得不东躲西藏,终于生了个男孩。可是身体从此垮了,满身是病,生活都快不能自理了。

幸运的是,姐姐得法了,当听师父《济南讲法》录音听到第四天的时候,晚上师父就开始给她清理身体。她一直流鼻血。一个几乎不能活动的人,能下床跑了,非让她小女儿追着她跑。从此家务活、田里十来亩地的活都能干了,把姐夫高兴的直夸大法神奇,非常相信大法。在邪恶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的时期,姐夫都敢维护大法,向人们讲真相,因此姐夫也得了福报。

有一天姐夫与人相伴到山区送货,两个骑着摩托车并排在很窄的山崖上快速行驶着。突然一辆大货车挂住了那伙伴的车把,在这紧急关头姐夫往外摔倒,伙伴才有可能得救否则伙伴会被货车轧死,可是姐夫要摔倒如果把握不好,就会掉入悬崖没命了。姐夫是个很仗义的人,关键时刻想到的是别人,自己把心一横把眼一闭,摔了出去,给伙伴创造了个逃生的机会。等他爬起来一看同伴脱险了,他自己的皮鞋磨破了,裤子、棉裤、秋裤全破了,膝盖在流血。嘴里全是沙子。不得不在床上躺着。姐夫是个躺不住的人,腿疼的动不了,索性就听姐姐的话翻开了大法书《转法轮》看。姐夫对我说,他一看书,书中的每个字都活了,都是一个个特别精神的小绿人。我告诉姐夫,我说你与大法有缘,是师父保护了你,你的善良得到了福报。姐夫非常认可。

还有两次危险的经历,大法都给他化解了。一次在一个小工厂干活,他看见工厂的路上有两根电线挡着路。他怕别人绊倒,想把电线挪开,刚刚把电线拿在手里,突然通了电了,瞬间手上冒了一个大火球,把他吓坏了。可没出现生命危险。还有一次去乡下送货,摩托车摔到一块大石头上。一下子把他栽倒了,也没碍大事,第二天听当地人说那个地方老出事,就在此处一个小伙子撞死了。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言行就是真相,有时行动胜过语言。

母亲得了脑血栓,很严重,住進医院,拴住了舌头,半身不遂,不能吃饭不能喝水,说不清话,从鼻子里插管。我们姐弟几个轮流伺候,二十四小时看护着。快一个月了也没好转。我们家里人都做了最坏的打算。老父亲伤感的说:只要你娘把管子拔掉能正常吃饭我就知足了。我想母亲在我家看小弟孩子那两年也听过师父讲法,也明白真相,如今母亲磨难中,只有大法能救母亲。母亲看到我回来了,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期盼,象盼到了救星一样。我知道母亲的心思,盼着师父救她,于是我跟母亲说:师父保护的是修炼人,你想修吗?我鼓励母亲,母亲点了点头。我教母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要诚心诚意的念,同时我发正念清理空间场,清除迫害母亲的一切邪恶。稳定了几天,我鼓励母亲:自己主宰自己的身体,你的胳膊,你的腿,你的嘴,你让它们听你的支配,从今天起你用嘴喝水、吃饭,有师父看护,你不会有危险。母亲很配合,用信任的眼神看着我,一滴水一滴水艰难的往下咽,我用温和的目光,一个点头,一个微笑的鼓励着母亲,弟妹看到了我给母亲喂水,担心的说:你真胆大,要是呛到肺里,有生命危险。我告诉弟妹,我会把握的,不会有问题。大弟弟知道了,急了,说我:你可别乱来,呛了可了不得。她们不在时我照样让母亲锻炼正常喝,同时求师父加持。不几天母亲能正常吃饭了,弟弟不再说什么了。晚上母亲不能睡觉,弟弟陪床很疲劳,我俩一起值班时,我一放炼功音乐炼功,母亲就能踏踏实实的睡会儿觉。每天如此,一向反对我修炼的大弟弟这回却没说我什么。

我要堂堂正正开创修炼环境,尤其在大弟弟面前(他当过地方“六一零”主任)多少次给他讲真相,都被他尖刻的语言挖苦一番。我知道大弟弟本性很善良,他很清楚共产党的邪恶,他是害怕我受迫害,害怕他受到株连。

母亲出院了,我每天精心照料,坚持学法、炼功,鼓励母亲一只胳膊也得炼。一天早晨我正炼功,突然听到母亲激动的喊着:“师父管我了!师父管我了!”原本不能动的那条腿有知觉了,能弯曲了,母亲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在场的小弟、小侄子目睹了这神奇的一幕都很激动。我们扶着母亲坐在沙发上,全都自发的随着优美祥和的炼功音乐和我们一起炼了“贯通两极法”。大弟弟下班回家知道了母亲的变化,由衷的说了句:“看来这功真管用”。

伺候母亲这些日子里,因为晚上睡不了觉,家人们都累的快病了,唯独我,昔日的病秧子,多日连轴转依旧神采奕奕,容光焕发。只要我在家,我就成了照顾母亲的主力。全家人无不佩服大法的超常。

以上是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的体会,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叩拜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