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突破自我 打电话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们好!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学员,一直在从同修的心得、交流文章中受益,真的谢谢同修们!

现在师父正法已经到了最后阶段,我们都知道了救人的重要和紧迫,所以我把自己打电话救人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我的性格有点内向,喜欢安静,不善与人交往,所以对讲真相造成了一些困难。开始时拿起电话心里就发慌、手发抖,身体周围象裹着一层厚厚的物质使我紧张的什么也想不起来,怎么也不敢去拨通电话,好象控制不了自己似的就是不去按那个键。初期的时候常常是其他同修拨通了电话递到我手上让我讲,这时我不得不开口讲(这也是对我最好的帮助),也许是师父在鼓励我,那时只要我开口讲对方就退,有几次都是讲三个就退三个。

但是等下次再打时,还是心慌什么也想不起来,就是不想打,我就控制自己,告诉自己要放下自我,然后再鼓起勇气拨通电话。其实我能感受到每打一个电话,师父都会为我消掉很多不好的东西。

有一次一个青年男子接电话,我给他讲完一些真相后,问他是不是党员,他很不友善的大声说:“我是党员怎么啦,你讲啊,讲啊,怎么不讲啦?”我感到有些委屈但没被带动,我平和的说:“我是可以帮你退党,但是还需要你同意才有效。”他说:“你到底有什么目地?”我说:“目地很简单,就是让你远离灾难保平安,而且还不影响你的工作和生活,这个化名仅仅是代表了你要退党的心愿,从此你却得到了神的呵护,因为头上三尺有神灵,神只看人心的。你愿意退党吗?”他一下子变的很友好,有些激动的说:“愿意愿意,谢谢你!谢谢你!”挂断电话后,不知为什么我的身体开始发抖,包括牙齿、手、脚都剧烈的颤抖,一直持续了大概有两分钟时间。我想那次师父一定是给我清理了很多不好的包裹我的物质,因为自那之后,渐渐的我打电话就比较平静了。

在打电话中很多执著心都会暴露出来,怕讲不好丢了面子,怕对方冷漠、谩骂丢了尊严,怕对方不听浪费自己表情、尴尬,还有欢喜心、显示心、色欲心、妒嫉心等等。但是后来我觉得能及时发现自己的人心再去掉它真的很好。

一次晚上打电话,打了很长时间,只有开始先打的两人退了,其他人态度也不差,可就是不退,还挂电话。我心想:“这么好的事怎么不退呢?是不是我有求三退数量、证实自我的心呢?”停下来我静静的设想:如果我今天给很多人讲了真相,却没有一个人三退,心里会怎么想呢?想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确实感到:很失望和很没意思!这就是证实自我的人心。

当时我背了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的一段法:“当然不讲这些宇宙规律了,就说慈悲是正神的一种特性。不是说我想做点好事就是慈悲,那心血来潮喜欢什么才那么去做,那不是慈悲,那是出于你个人的喜好。低点说,是执着。真正的慈悲是没有任何私心在里头,对谁、对众生都是用正念看问题,都是慈爱的。”

师父的这段法瞬间就清除了我那想证实自我的人心,我的心胸一下宽广起来,对众生生起一种慈悲的心,讲真相的基点也一下扭转过来,我感到我将要面对的众生无限的多,我要赶紧给他们讲真相,就是让他们找回自我,不再迷失,因为他们都是他们巨大体系的代表,使命重大啊!我带着这种慈悲赶紧拨通了最后一个号码,这时那种隐藏的希望别人快点退出来、证实自己的心,那个追求数字的概念已经离我很遥远,我感受到很强的慈悲的能量场。这慈悲心是师父给的。

我说:“你好!晚上好!打搅你是想给你说一件重要的事情,现在天灾人祸很多,大家为了保平安都在顺天意做三退,已经有一亿多人退了,请问你曾经入过党吗?”他说:“入过团。” 我说:“团员也在三退之中,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帮你取一个化名就叫‘小波’,波涛的波,你记住这个化名,我帮你用‘小波’这个名字声明退团、退队,好吗?”他说:“好。”我说:“你一定会见证我这是为你好的。我再送你一句吉祥话,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会为你带来无限的福分,好吗?”他说:“好,谢谢。”

真是很神奇,自从那个电话我把讲真相的基点转了一下,转成对方需要我的帮助,或者是师父的帮助,后来再打电话我就从畏难的被动打变为热心的主动打了,以前每次都会感觉难和很不想打的心从根本上消失了。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和帮助,还有周围同修的鼓励和帮助,我才突破了那个自我,放下了很多人心,才做到了我想要达到的状态。当然我更需要努力学好法、发好正念,向内找修好自己,做到救更多的人,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

我常常想能接到我电话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缘的人,如果他态度不好或者怕心较重就是听少了,只要他愿意听,我就抓紧告诉他为什么要退党、怎样退,要了解大法真相才能得救,告诉他也可以找其它渠道退,但一定要赶紧退。只要愿意沟通的人基本上都会退。

现在明白真相的人很多是几句话就退,不要我讲多。前些时遇到一个中年男子,我才讲一点他就果断的说:“简单点说。”我说好,就省了一些又说了几句,他又说:“再简单点。”我说好,又说几句,他说:“再简单。”我说:“你是党员吗?”这回他说:“是党员。”我说:“那我帮你用化名退党,化名就叫某某好吗?”他很爽快就同意了。我想这也许是师父点化我,讲真相的思路和语言要作些调整了。

我在打电话过程中发现很多人真的很善良,就等着得救,就象我是他的亲人一样信任我,我说的他们都愿听。

有一个小伙子,我给他讲了三退的意义后问他是否是党员,他诚恳的说:“我只戴了红领巾,可是我不相信这些。”我说:“不相信不是你的错,是共产邪党宣扬假的无神论欺骗了你,它说没有天,没有神,骗你加入时却要你举手宣誓,你宣誓时明明说要把生命献给它,为它奋斗终生,它却说不用退都会自动退出,其实就是没退,还是它的成员。”这时他问我说:“你多大了?”我说:“四十多岁了。”他很快就说:“大姐,我听你的。”

当然还有更多的人还不明真相或不完全明白真相,还需要加大力度讲真相。打电话劝三退能弥补面对面讲真相中的不足,我觉的是很好的一个项目。此时很多淳朴、善良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真的不想让象他们一样善良的更多人错过得救的机缘。国外大法弟子毕竟比较少,如果国内更多的大法弟子也打电话讲真相的话,会为众生提供更多的得救机会,同时听真相的人多了,会在社会上形成一种形式,会鼓舞更多的人做到敢听、敢退。这只是我的一点想法。

我文化水平不高,第一次写稿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出。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