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毒杀中国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在最近一起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案例中,黑龙江哈尔滨市法轮功修炼者李洪奎在被迫害近七年,即将出狱之际,忽被告知突发脑瘀血,结果他家人见到的是一个已不能说话的亲人,而且他在“病情”好转情况下又骤然离世。据调查,省政法委派人谈话后,李被单独关押,出现不说话、发呆情况下发病,家属因此怀疑李洪奎被施加药物迫害,有意造成发病假相,达致虐杀目的。

中共人体实验疑案

无独有偶。黑龙江哈尔滨市李洪奎的案例,让我们想到,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中共唆使的恶人曾对关押在小号的法轮功修炼者强行打针。这些法轮功学员,她们被锁在地环上、铁椅子上,或戴手铐等刑具,被注射毒针。据当事法轮功学员介绍,不止一种药液,让人有的口渴难耐、浑身燥热;有的头痛欲裂,有的腹痛;还有一种粉色药液,打完后让被害者浑身没劲,皮肉松懈。警察有时会问:发不发烧?难不难受?

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先后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修炼者,不少人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送回家中不久离奇死亡,双城四十五岁法轮功修炼者董连太被劳教所送回时以及后来几天,高烧、咳嗽不止,吐出的肺叶状物气味难闻。与双城市柳权国、岳保学、佟文成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前的症状很相似,当时长林子劳教所恶警赵爽在释放柳权国之前也说:你出去就得死。

同在双城的音乐教师付尧却被劫持到精神病院打了一针不明药物后,失去知觉,苏醒后发现丧失了七年的记忆。当时和他关一个黑屋子里一共有二十多人。这些人被注射了不明药物后目光呆板,表情呆滞,还有的流口水。

柳志梅,一九九七年,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被保送到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在大学期间,柳志梅有缘成了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二零零一年五月,柳志梅被绑架,头被打变形,胸部被打伤,多个指甲被摧残掉。同年十一月,二十二岁的柳志梅被冤判十二年。从二零零二年底至二零零八年,柳志梅几乎天天被山东女子监狱以“精神病”为由强制打毒针。大约二零零三年时,柳志梅的精神出现异常。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柳志梅出狱前三天,监狱再以后牙有洞为由(实际据柳志梅的亲友后来观察,柳后牙并没有洞),给她打了毒针。

出狱后的第三天,柳志梅突然精神异常,并且一天重似一天。躁动不安、胡言乱语、手舞足蹈;整夜不睡觉,有时一天只睡两个小时,很快失去了记忆,甚至说不清自己的年龄。而且大量饮水,小便尿在被褥上也不知道,睡在尿湿的被褥上也无知无觉。一个优秀的清华学子就这样被中共迫害成了精神病!

郭宝阳,山东青岛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二零一零年四月三日晚,在青岛大山看守所,除在食、水中下放不明药物外,还对他释放不明刺鼻气体、噪音和刺眼的亮光。一次一狱警见郭宝阳闻到奇怪气味后,阴笑说:“闻闻是什么味,好闻吗?”

被非法关押七天的郭宝阳被释放,回家后开始精神失常,并伴有大小便失禁。他神智不清,头痛,出现撞墙、跳楼的行为,每天发作数次。

原任河北省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刘金英,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被涞水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饱受酷刑和药物摧残。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刘金英再次被绑架,后被劫持到中共涞水党校洗脑班,被殴打昏迷,并被注射不明药物。肚子鼓和痛。

殷进美是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区莲花镇东城社区人,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四日,被九江市庐山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田汝宏等人送往江西南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不肯“转化”,劳教所警察还经常在她的饭里偷偷的拌不明药物。有一次拌的多了被她发现,她当场质问恶警,恶警不承认。后来又有两次六、七个恶警抓住她的手脚强迫灌了两次药,旁边有个好心的警察还说:“她还年轻,莫给她用这种药。”但没人听他的劝阻。

江西南昌市男子劳教所也涉嫌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江西省南昌县黄马乡农民朱世真被释放时,警察特意交待家属说人没问题。可是,刚过两天朱世真即出现神志不清,思维不正常,不久离世。

柳木兰,广东惠州市人,二零一二年一月被劫持至广东省女子监狱四监区后,狱警就偷偷在柳木兰的食物中掺不明药物,之后更是强迫她每天吃药,致使柳木兰精神恍惚,双耳常有幻听,双目无神,视力模糊不清,两脚浮肿,口齿迟钝,说话时嘴角泛白沫。一个原本健康开朗的人,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完全脱相。

日军人体实验历史

当年日军在侵华战争中,曾用人体试验,秘密研制伤寒、鼠疫、霍乱、赤痢、结核等传染病菌,研制生产各种毒药,培养可供战争使用的危害人类生命的细菌。规模最大、危害最厉害的一支便是位于哈尔滨的“七三一”部队,日本细菌战鼻祖石井四郎两度担任部队长,故称“石井部队” ,以日本东京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室为基础, 内设八个部和一个“特别班”,共三千余人,远远超过德国法西斯的“波兹南细菌学研究所”。这座杀人魔窟,惨无人道的进行人体试验和活体解剖,用以取得资料,如杀人方式、细菌感染途径、人体生理变化等,残忍的试验方式不下四、五十种。

一九四六年,哈尔滨成为中共建政的第一座城市,中共接管的不仅是政权,还有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残忍,人体实验是其中之一。

中共在历经十三年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被揭露出来的众多暴行中,药物迫害惊现其中,不仅在哈尔滨市监狱、劳教所存在,在全国各地监狱、劳教所都有这种案例,不仅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而且还对上访群众施害。

仇恨宣传抹杀道义

中共为什么能制造出这样的惨剧?对自己的同类如此下毒手?

法西斯在杀戮犹太人之前,动用宣传工具宣扬犹太人是“德意志的敌人”。日军在训练士兵杀人时,把中国人说成低劣民族——支那人。把被实验者说成“马路大”——木头。否认对方同类并假定对方有害或无知觉。

而中共在自己的国家中,杀的是同胞——邻居、同乡、同事、朋友、师长,甚至是亲人。这怎么办到的?

同样的仇恨宣传——在比纳粹更久的仇恨宣传中,把某些人“异化”为敌人。灌输对敌人的无情打击理论,把残害这些无罪者的行为,美化成“革命”、“正义”。被灌输了无神论、斗争哲学的中国人精神被异化了,失去了中国传统文化敬天信神、自省自律的思维模式,失去了仁、义、礼、智、信的道德标准,温、良、恭、俭、让的行为规范。假、恶、斗肆行,人性善的被抑制,恶的被放大,在混淆是非的谎言驱使下,不可能的暴行成为可能,并反复、持续在华夏大地上演。

无论把土地、工厂的拥有者打成“剥削阶级”;还是原民国政府人员、甚至抗日将领被打成“反革命”;无论把主张民主的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还是爱国反腐败的学生被打成“暴徒”,于是,军人、红卫兵、警察甚至一般公民,就堂而皇之的犯罪——打人、整人、杀人、下毒。而中共却摆出审判者的面目,在每次运动后,把罪责推给另一部份受害者。法轮佛法开传,中华民族灵魂在苏醒,言行在归正,法轮功修炼者重新有了衡量事物的标准。恐惧的中共,这一次对信仰真、善、忍的公民大打出手,诽谤诬陷。在谎言与暴力戕害下,被害者被毒杀的是肉体,害人者被毁灭的是灵魂。而中共,才是最终的罪犯,中国和世界人民的公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