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农村老太的资料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我于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得法,现年七十多岁了,家住在农村,没什么文化,字都认不全。得法之前我体弱多病,长年吃药。为了治病走遍了很多大城市,中西医都看过了,不见好转。得法以后全身的疾病都不翼而飞,因白内障而欠佳的视力也得以恢复。

通过学法我悟到我不能只在法上索取,应该洪法,于是在家里成立了学法点,刚开始的时候只有五、六个人,后来人传人,增加到五、六十人,家里容纳不下,我就盖了两间新房用于学法炼功。同修们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谁都不甘落后。每周日都要步行到二十五公里以外的乡里洪法。我这个快七十岁的老人和年轻人一样如此行走不觉的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突然觉的好象天塌下来了一样。全国上下电视台、广播日夜造假抹黑大法,诬蔑师父。到处都在迫害大法弟子。我的家被邪党派人看守着,不允许自由外出,同修间也不能自由来往了。打乱了以往的正常学法和炼功,我突然间好象失去了父母的孤儿一样,心里非常难受,一时间感到迷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二零零一年,听说有的同修到北京证实法,讲真相,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要求还师父清白,于是我和同修带上横幅,日夜兼程来到了北京,直接去了天安门广场。可我还没来得及把横幅打出来就被恶警绑架到了西郊监狱,恶警对我殴打、辱骂、斥责,满嘴胡言乱语。第二天,恶警一离开,我就向周围的人洪法,宣传大法的美好,告诉人们电台、电视台讲的都是造谣、抹黑、诬蔑法轮功。法轮功让人学“真、善、忍”,让人做好人,怎么能邪呢?我住的房间里有二十多人,他们听了后表示回去也要好好学习一下大法书。

到了第七天师父就给我演化出有病的假相:全身发黄、便血。晚上八点恶警把我送到医院,成大字形锁在床上长达十二小时。第二天早晨八点把我放走了,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平安回家。

二零零五年师父又给我安排了一个新环境,从农村搬到了一个中等城市。我继续发资料救度众生。二零零八年资料点被破坏,断了资料来源,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说:“我要是会拼音打字,会用电脑,自己也能做资料了。”但又想:“这不是妄想吗?什么都不会,电脑一窍不通,怎么做资料?”可就这样一想,师父又给我安排了。

第三天有同修到我家来,我求她帮助我联系拿到些真相资料,哪怕很少也行。她说你自己做吧,我说我不会。她告诉我: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你心里有师父、有决心,不识字也能会,我帮你。

过了两天她找来了懂技术的同修给我家的电脑装上了系统,教我学会了一点点。孩子知道后跟我大吵大闹,极力阻止,不让做资料。而我的思想非常坚定,不管孩子怎么闹,我决不会改变想法,我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去证实法、救度众生。最后孩子把电脑都摔坏了。我一边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一边求师父帮助。很快找到同修帮我把电脑修理好,继续学习上网、打印、制作真相资料。

经过了一个艰苦的过程,我终于从不会到会,开始做资料。有一次给打印机墨盒注墨,不小心把墨水弄的满脸、满身、满床、满地都是,这样的事情很多。

最后我终于能熟练的做出各种真相资料了,不但满足了自己的需要,还可以给别的同修提供资料。由于没有时间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我又购置了真相语音电话,用于救人。

最后和同修分享一下在师父呵护下的一件神奇事:有一天我到学法点去学法,不小心把随身带的包忘在公交车上了,身份证也在包里。我发现后非常着急,因为补办身份证得回到老家农村去办理,来回路程比较远,很是耽误时间。怎么办呢?我就求师父帮忙,不想耽误时间,还得给同修及时做出真相资料去救人呢。师父能帮我把身份证拿回来吗?几天后我从床下取钱,身份证竟然就和钱在一起呢!这只是很多神奇事情中的一个,其它还有很多,不多讲了。

以上是我在修炼路上的点滴经历,十几年的修炼历程何止是几张纸能容得下的。以前从来没有写文章的念头,认为自己没有文化的人心一直在障碍着我。当我看到明慧第九届大陆法会征稿的通知时,师父就点化我不能用人心障碍了修炼。我明白了,我不管有没有文化,能不能写明白,我不能让师父失望,我要交给师父一份答卷!把十几年的修炼中的摔摔打打、风风雨雨、汗水和泪水与同修分享,以苦为乐。我离师父对我们的要求还很远,因为师父给予我们的是用人的语言难以表达的。

谢谢师父!我会信师信法,走好最后的路!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