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安分守己的演好师尊安排的角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师尊两次讲法中都讲到了“忠”和“义”,我们怎么可以轻视呢?神在历史中安排了一个朝代的时间让人们演绎了“义”,又安排一个朝代让人们演绎了“忠”。……常人能坚守着忠和义,能使自己成为正人君子,甚至在历史中留下美名。而大法弟子能坚守着忠和义,会在“真善忍”法理中不断的升华,最终会成为伟大的神。
——本文作者

* * * * * * *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时间在飞逝中又过去了一年。正法進程迅速的往前推進,正法对大法弟子在整体配合上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在这场历史大戏中,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助师正法中各自演着自己的角色,如何在配合中形成无间的整体,写出自己的一些体会向师尊汇报并与大家交流。

一、风雨中岿然不动的资料点

我和甲同修共同维护着一个资料点,风雨中已稳步走过了十多年的历程,在助师正法中曾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也使我们在修炼的实践中,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和教训。我们这个资料点至今对稳定当地整体的局面仍起着一定作用。

甲同修平时在整体协调上需要操心的事情比较多,没有更多时间和精力钻研技术,通常都是需要什么技术,由我来负责学习掌握。因考虑到安全方面的问题,我除了到其它资料点传授同修技术,一般不和太多同修接触,尽量保持着默默无闻。

三年前,我地资料点正当遍地开花时,却遭到了严重迫害,几个小资料点相继被破坏掉,直到现在小资料点也是非常有限。根据当地整体的需要,我们这个资料点必须继续坚定的走下去。而我和甲同修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能坚定的在这条路上走过来,期间不知倾注了师尊多少心血。

首先,在没有经济收入的情况下,师尊帮我们解决了生活问题,从自己的家产中得到了一笔钱。为了走正,我们自己的钱和资料点的资金就分开放了,在使用上也是非常严肃的,各尽其用,决不混淆。虽然钱不算多,但是足够我们长期维持资料点简朴的生活了。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们在找不到合适工作的情况下,可以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助师正法中去。

这个资料点能长年的运行,有力的稳定了当地整体证实法的环境,同时也在牵制着邪恶,解体着邪恶,从而为整体减少了很多损失。

二、排除干扰 找回正念

在和同修配合中,我曾经历过心性上的痛苦魔炼,特别是有时在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还要维护好我们共同的环境。面对世间的各种诱惑,还能不能坚定的走下去,这对我们都是严峻的考验。在师尊的精心安排和无微不至的呵护下,我们一次次从困境中走出来,终于看到了光明,也越来越明确了自己在助师正法中的角色和不可推卸的历史使命。

长期的清苦生活,对我时不时冒出的虚荣心和贪心就会感到受不了,一次次魔炼着我的心性。家中未修炼的亲人怕我受苦,总想在他们身边给我找份好的工作,但一想到会影响到整体的配合,一想到自己的责任,都被我推辞了。好在还有修炼的亲人非常支持我,也理解我,给了我很多方便,使我能一直往前走下去。其实也都是师尊的慈悲安排。

特别近几年看到明慧网上不少资料点同修都找到了合适的工作,就想我们为什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呢?心里对甲同修甚至产生很多怨言,埋怨他在这方面用心不够。有时候,不好的人心被邪恶加强的很厉害,却忘记了修炼人应有的善。

每逢关键时刻,特别我地遭到严重迫害的那段时间,甲同修不顾个人安危,一心一意忙着整体上的事情,整天牵挂着这个同修,惦记着那个同修,一次次的从法上和他们交流,还要忙着搜集材料,揭露邪恶,有时回来就看他一脸疲惫。无论多么忙,可甲同修从不放松自己的学法修炼,这也是他能胜任和做好大法工作的最可贵之处。有时我们资料点面临危险或警察查户口,甲同修就会让我避开,他自己顶着。这些年来,他特别注重关心技术同修和资料点同修的修炼状态,为他们的安全尽自己所能。让人看到了他那颗至诚至善的责任心,无论本地或外地的都是同样对待。有时我的人心浮上来了,状态不好了,对他就会造成干扰。通过学法和一次次的敞开心扉的切磋交流,回顾走过的路,加上师尊的慈悲点化,总会让我及时的找回了正念,修去了各种人心,使我们和资料点越来越成熟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师尊在经文中讲道:“我说没有榜样,没有参照,只能去借鉴,看人家的正念作用下做的那些事情;你要想按照他怎么做你怎么做、他做什么你做什么照搬,你就做错了。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个人都在正悟着自己将来在大法中认识的法。”[1]

通过学法我们都知道,旧势力在每个大法弟子身上强加了一套它们的东西,不注意实修,不按师父安排的走,就会走入旧势力的邪恶安排,甚至被利用来干扰整体。

甲同修是上了邪恶黑名单的,又被本市列为所谓的重点(当然我们是不承认的),由于这种原因,在当地找工作会有风险,如果到外地找工作,就要脱离整体,解散我们这个资料点,会对整体、个人都带来相当大的损失。甲同修这些年所承担的责任,没有足够的时间精力,也是做不来的,这些都造成了找工作的难度。他也不止一次的想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最起码不耽误大法的事。再说该找到工作,师父一定会帮我们,自然会找到,执著有什么用呢?自己人心一上来,就把这些都忘了,忽略了孰轻孰重,不仅不能设身处地的体谅同修的难处,理解同修所承担的责任,还被邪恶利用着制造麻烦,企图使我们走不下去。

慈悲的师父为了启悟我的正念,真是费尽苦心。我看到明慧上一篇文章《腰缠万贯骑鹤下扬州》,里面讲了个事故,大意是:有四位友人谈理想,第一个人说得钱十万贯;第二个说得道成仙,骑鹤飞升;第三个说想去扬州见见世面;第四者说全部都要:“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这使我看透了自己的执著:贪心不足才是症结所在,其它都是借口。师尊为了我们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帮我们解决了生活问题,已经给我们最大方便了,自己偏要不切实际的想入非非。

后来通过大量的学法我终于明白了,只有把自己完全交给师尊,交给大法,才能清除一切障碍,在师尊安排的路上一走到底。

三、在世间做个又忠又义的大法徒

师尊在《北美巡回讲法》中第一次讲到了《三国演义》中的“义”和南宋时岳飞的“忠”,用神传文化中的“忠”、“义”开导大法弟子。后来和甲同修交流,听他谈到,在人中修炼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到“忠”和“义”,当时我还很排斥,觉的那是人的东西。虽然甲同修说,师父讲出来的是法,不会讲对修炼无关的事。可我却被邪党文化变异思想毒害着,肤浅的认为师尊只是在给弟子们讲传统文化而已,无法和自身的修炼联系起来,不能理解法中的内涵。那时不赞同甲同修说法的却不止我一个,其实都是没有从中体悟到师尊所讲的法理。

后来在修炼中,发现自己那些不能宽容体谅同修的各种人心表现,都和邪党文化造成的变异思维有关。特别是看到师尊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再次谈到“义”和“忠”,我终于悟道,师尊是在告诉大法弟子传统的正确思维方式是什么样的,什么才是正确的,才是被法承认的。

师尊两次讲法中都讲到了“忠”和“义”,我们怎么可以轻视呢?神在历史中安排了一个朝代的时间让人们演绎了“义”,又安排一个朝代让人们演绎了“忠”。我们悟到“忠”和“义”在人类历史上能有这么重要的作用和价值,它能让人不惜自己的生命成为正人君子,那么对于今天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意义更加非凡。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大法要求我们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环境和情况,都要保持我们对法的正信。如果我们做到忠,即使面对生死,也会坚守着信师信法的忠诚,不去背叛师尊和大法,那么我们成就的是什么呢?如果我们做到义,就不会在迫害中为保全自己去出卖同修,也不会在配合中一出现矛盾,就与同修产生隔阂或对立,影响我们在配合中共同完成助师正法的使命和共同的提高。

常人能坚守着忠和义,能使自己成为正人君子,甚至在历史中留下美名。而大法弟子能坚守着忠和义,会在“真善忍”法理中不断的升华,最终会成为伟大的神。

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中讲道:“特别是形成的观念、形成了思维的方式,那就使自己很难认识到那些不自觉的人心表现。认识不到它怎么放下?特别是在中国那个环境下,邪党毁掉了中国传统文化,搞了一套都是邪党的东西,所谓的党文化。用它建立起的思维方式,认识宇宙真理是有难度,甚至认识不到一些不良的思想行为与世间普世的价值是相抵触的。很多不良思想认识不到怎么办哪?只有按照大法做。”

如果修炼人对师父和大法连“忠”都做不到,还能是大法弟子吗?如果同修在一起配合,连个“义”字都做不到,那离师尊正法对我们的要求相差有多远呢?如何能共同完成助师正法的使命呢?

当我和甲同修能正念十足的形成一条心时,师尊就又鼓励了我们。甲同修梦中看到两棵藤条之类的植物互相缠绕在一起,攀附在一棵大树上(“树”字按照当地方言,读“父”音),噌噌的往上长,直冲天顶,势不可挡。我们悟到大法弟子在配合中能拧成一股劲,就能共同在法中突飞猛進,师父会把我们直线往上拔。

四、安分守己的演好师尊安排的角色

后来,甲同修又承担了一个证实法的项目,这就需要一个更加稳定的环境,和更为充足的时间、精力才能做好。我们也终于明白了,能维护好共同的环境,坚持走到今天,意义是多么重大。

这个项目需要我根据甲同修的要求查找资料,并提供一些技术上的支持。我深知做好此项目在救度众生中作用巨大,也常在心中告诫自己一定要无条件的与同修配合好。

等把需要的材料都交给甲同修,他就埋头去整理了。但是这时我的脑子却不肯闲下来,跃跃欲试的“好主意”不断,索性坐在电脑前继续项目的程序,当时的想法是,两个人都做,看谁的好就用谁的。

自己做的非常“用心”,过程中不断的求师父给智慧,后来还沉浸在自己的作品里觉的很陶醉。

不两天,甲同修把他整理的结果拿来叫我提意见。我一看,两个人的思路完全不同,由于陷入自己的思维很深,致使我对甲同修的作品想法大部份都是负面的,就建议甲同修用我的,可他并没有想用的意思。当时在法理上也清楚不执著自己,无条件的配合,不能被邪恶钻空子,但过后还是有一种放不下自我的心理,使我言谈话语中带着很多不满和刺激同修的因素。甲同修严厉的说:不要忘了这件事是以谁为主,你这样下去事情会做不成的!

我马上不再作声了,内心不纯净,带着情绪做事,是掩盖不了的。邪恶也一定会利用来捣乱,使证实法的事情半途而废。在整体配合上怎么做,师尊在讲法中讲过很多次了,我也多次实践过了。我不断的清理自己思想中那些不好的因素,所以在行为上能尽量努力约束住自己。

后来我就静心想一想自己:为什么就觉得自己写的东西好,为什么就那么看不上甲同修的文章?我决定不带任何观念的,客观的去对比一下两篇文章。

但是当我打开电脑,却发现我写的存在硬盘里的文章包括搜集到的相关资料,全都不见了!其它和这次项目无关的文件,都好好的,一个也没丢。甲同修用的优盘,存放着他这次写的文章,和我拷贝给他的资料却一样不少。

我意识到问题是严重的,我首先想到的是不应该去做这个所谓的对比,那不还是放不下自己吗?就是真的自己的文章比甲同修的好,也应该放得下呀。

还有就是,那么反感甲同修的文章,陶醉于自己的文章,这已经很不对头了,陷在自己的想法里面,越想越执著,越想越觉的好,这不同样是一种自心生魔的表现吗?其实那种陶醉和反感已经都不是自己了,是自己的执著心招来的魔幻,自己还被这个假相带动的那么凶。

但是我觉的这些还不是问题的实质,因为这么多年在和同修的配合中,我也多次下功夫在这方面修过了,自己还有什么根子上的问题呢?

再想想,自己写的文章没有了,白写了;连原始资料都没有了,就不能再写了……难道自己做的这些都不是师尊要的吗?师尊是不让我做吗?我猛然醒悟:我忘记了自己的角色!这个项目师父选择的是甲同修,不是我。我应该无条件的配合好甲同修,这才是师父要的。

可是我却不想去做这个“配角”,而满脑子都是自己的想法,也想抢着当“主角”,还想搞“比赛”,自己份内的事做不好,还干扰了甲同修,真是太危险了。

再往深挖一挖,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不好的人心,就是好象好事别落下了自己,往前凑热闹。再往深处说,还有个信师信法的问题。师尊安排的一切都是有序的,谁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让你做这个,你偏要做那个,这山望着那山高,这本身不就是变异吗?

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中还讲道:“其实到最后救度的、从组的一切不是我要的或达不到标准,做完了也白做,也都得毁。”

所以在以后的配合中,我就安分守己、尽心尽力的做好辅助性的工作,马上感觉一切都顺过来了。对甲同修的文章,我有好的建议,就坦诚的提出来,有些甲同修采纳了,也有不采纳的,我都不动心。后来除了又丢过一次资料(那次又忘记了自己的角色,脑筋转的飞快,跃跃欲试),就再没发生过这类事情了。我和甲同修在项目后期配合中,越来越默契,效率也越来越高。我们在各自的角色中,都能感到在法中不断的提升。后来我又体会到,其实我不是单纯的在配合甲同修做事,而是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努力演好师尊要我演的角色而已。

走过这段路,回头再看看,不禁惊叹于师尊为弟子所安排的一切,原来都是最有利于弟子的修炼的。让我做这个配角,非常有利于我修去常人中的爱冲动,爱出风头,不沉稳的性格。

当明白了这一切,心里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四、不怕吃苦 坚持学好法

最近几年,自己在学法质量上很是下了一番工夫,基本能保证学法不溜号。特别是师尊《大法弟子必须学法》的经文发表后,自己就更加严肃的对待学法。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学好法的基础和保障,在一次次的心性魔炼中,是很难走过来的。因为每一次陷入困境,思想中总能想起师尊讲过的法,有时能把师尊在一个问题上从不同侧面讲过的法,方方面面的都能回忆起来,一下就使自己清晰了,充满了信心和力量。有时虽一时不能马上解决问题,但心里是很有底的,坚信大法一定能使自己走过来。

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中告诉我们:“这个世间上就是在迷中,修炼人的状态也是在信与不信中修。”

大法弟子遇到的一切都没有偶然的,师尊安排了大法弟子的一切,旧势力也强加了它们要的那一切。在人中的我们,形式上和常人没有太大区别,但是我们的一生就是修炼的一生,中间没留一点的空当,也没有任何的余地。大法弟子任何一点侥幸心理,都是危险的。所以师尊才一再告诫我们要用心学好法。其实学法也是不能怕吃苦的。这个苦倒不是身体上的什么苦,而是思想中那些想求乐趣、求新奇、及各种各样求享受的人心得不到满足而觉的苦,但都不是真正的自己。如果被这些东西左右了肯定就学不成法了,但是如果能突破,那么突破一次,就是在清理这些东西,清理完了这些人心,真正的自己溶在法中的感受肯定是如饥似渴和万份珍重的。

能否坚持学好法,这也是我们在最后时期要面对的非常严峻的考验。在当今物欲横流的世界,能不能自始至终的坚信师尊和大法,也是我们能否圆满完成使命,最终成功走完师尊给我们安排的路的关键。

感谢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