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用正念证实大法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

尊敬的师尊好!
全世界的同修好!

前几届的法会我没投过稿,因为我老是觉得自己修炼的不好,就这颗心阻挡着每到法会征稿时我都会受到干扰。今年也不例外,离截止日期还有十来天了,同修说应该写,这是师父要的,催我赶快回家写。我想这是师父借同修的嘴点化我,也是该去阻挡我写稿的那颗心。

得法十几年了,我也是凭着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走到了今天,要写的东西其实可以出一本书,可动笔之时,又不知从何说起,选取几个小片段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分享。

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有神帮助

我同许多同修一样,走过了给单位领导讲真相、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高喊“法轮大法好”、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在大资料点做资料、上网下载、编辑明慧资料、给明慧投稿等证实法的过程;同时也经历了遭单位软禁、被恶警绑架拘留劳教、被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等迫害。过后,我反思自己走过的路,证实法、讲真相的事做了不少,但在法理上不是很清楚,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遭受了迫害,使家人亲朋好友不理解,我在大法中修炼了这么多年,并没有把大法的美好完全展示给世人,却给大法抹了黑。我决心改变以前不好的状态,归正自己,实修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

二零零五年,我从邪窝回到家,得知单位已登报单方解除我的劳动合同,我找领导讲真相,讲这样做的利害关系,领导表面同情,实无诚意,后来再去找,只要我刚一進局里,局长就从后楼梯溜走。我家离单位挺远,老去也没那个时间,去了也是以讲真相救人为主,他们不愿听,我就放一放,先发正念清除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以后再说。

我不在家四年,孩子同修修的不精進,又有常人中的执著,报了一所自己非常喜欢的全国顶级艺术学院,高考落榜了,招来了周围一些人的冷嘲热讽,我也遭到一些人的嘲笑和轻蔑,我们不管别人怎么对待我们,我们就是按照修炼人的心态,对待周围的人和事。我和小同修一起分析落榜的原因,查找修炼上的不足,主要是没有把修炼和救人摆在第一位。我们转生在人中就是为法来的,为修炼来的,为救人来的,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我公爹怕我再遭迫害,不愿让我出门接触同修,有同修找我,他就盘问同修,也不愿孩子和我多接触,怕我俩一起炼功,耽误学习,晚上经常上楼来看看孩子是写作业,还是炼功,他强调的理由是,邪党不让炼法轮功的人考大学,每次上楼来看见孩子在写作业呢,才放心的走了。我和小同修交流:我们在法上修,应该是最安全的,家人的担心,是因为我们以前修炼的不好,遭到了迫害,因此家人也承受了很多,以后我们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不允许任何邪恶生命迫害。今天,我们俩个大法弟子的正念就定在这儿了。

师父告诉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1] 我们商定,每天中午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就开始学法一直到上学走,每天能学四十分钟的法,晚自习后回来,他再写作业,炼功,抽空讲真相,每个星期交流一次。他说他主要是发传单,有时放在班里一份,大家传来传去的看,没人追问是谁放的,有时在车筐里放几份,轮番的放,也以第三者的身份给同学讲,他还把一起学艺术的那个小师弟劝退了。我们各自做着修炼人应该做的三件事,来年高考时,小同修的艺术专业考了全国第四名,很轻松的上了他很喜欢的那所全国顶级艺术学院。

录取通知书发下来了,我公爹看了一遍又一遍,高兴的合不拢嘴;我先生表面不动声色,但内心欣喜万分;孩子的大姑说炼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有神帮助;大家都觉得能够考出这样好的成绩,不可思议,确实我们周围的人没听说谁考上过这所艺术学院。亲朋好友都来祝贺,我就告诉他们修法轮功能开智开慧,能得福报,以前很多不理解我们的人对我们也改变了态度。我公爹也不上楼来看着孩子是不是炼功了,我先生也不反对孩子修炼了,我们再给他讲真相,也愿意听了,他还主动起了化名办了三退。

你们师父真伟大,我也想学

大姑子小时候的同学来我们家里,很想和我说话,又顾忌家里人,不太敢说,拉过一会儿家常后,他忍不住的说:前几年我来过你们家,那时你没在家(指我在邪窝遭受迫害),我了解了一些你的情况,听说你现在没有工作了,那你还炼你们那个功法吗?我微笑着说:炼呀,那是世界上最好的功法,教人向善的功法,这样的功法谁能放弃了呢?他说:噢,我明白了。他深思了一会儿,突然竖起大拇指说:你们师父真伟大,你们進过监狱,又没了工作,还坚持炼,我佩服,这肯定是好功法。他又自言自语的说:進过监狱,又没了工作,怎么就不气愤呢,怎么还这么快乐呢?这个功法一定好!后来大姑子招呼他一块办事去了。

过了两天,他从老家打来了电话找我,我刚一接电话,就听他大声在电话里说:法轮功真好,我也想炼,还有人教吗?我说,有哇,我教你,过些天,我去找你。我当时用电话联系了当地同修,给他送去师父讲法光盘,还帮他做了三退。

过了些天,我回老家去看他,教他动作。去年我回老家和他一起学法,他念法可认真呢,几乎不念错。他说他学法时感觉能量场很强,自己以前腿疼,现在都好了。

炼法轮功的都是这么好

劝三退我也是从亲戚,朋友,熟人开始的,能劝的也都劝退了,每次劝退时,都能感受到师父为我们铺好了路,把有缘人领过来,我们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心,让对方感受到我们是为他好,把人救了,从中提高我们的心性,树立自己的威德。

我先生有一表哥在北京退休,表哥十几年前来过一次,我想到过怎么救他们,什么时候去他家一趟,先生说不认识他家。虽然没去,但心里惦记着他们。有一天,表哥表嫂来我们家了,还带着一个上小学三年级的小外孙,来了就说只住两晚上就走。我当时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感恩师尊,我正不知道怎么去找他们呢,师尊法身领来了。

多年不见,热情款待,家常话拉个没完,我插不上话,就在心里着急。眼看着过去了一晚上一天了,只有一晚上的时间了,晚上我们小组还要集体学法,怎么办呢?我想求师父,转念又一想,师父把人都领到家里了,还要师父帮你,你的正念哪去了?修炼人救人靠的是正念,正念强了,一切就顺了。我心里有了底。

我学法回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知道我先生陪着表哥表嫂在大姑子家打麻将,我就去了。他们在餐厅里正打着呢,客厅里那个小外孙和大姑子姐夫正在看电视。我给小孩念《品学兼优的秘诀》小册子上的故事,小孩很用心的听着。念到三退时,大姑子姐夫因喝醉了酒,冲我直喊,不让我讲,小孩吓的赶紧跑到他姥姥那去了,我也跟了过去。我就给表哥表嫂讲,表哥表嫂很愿意听,竟然忘了出牌。孩子姑父又追过来骂我。我从心里发出一念,灭操控他的邪灵附体。我继续讲我的真相,他骂的声音更大了,并指着我让我从他家出去,我只是笑。先生示意我快走,我冲他笑笑,把该讲的讲完了,我转身往外走,听到表嫂对大姑姐说:你弟妹这个人怎么这么好哇!大姑姐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这么好。我回到家,一看正好该发晚上十二点的正念了。

第二天早晨,我准备好了早餐,请表哥表嫂过来吃饭,表嫂悄悄跑到我跟前拉着我的手,显得很感动:你炼的这个功真好,我真想跟你学学。我说那你就多住些日子吧。她说家里脱不开身。我求师父再让他们住一天吧,果然那天他们没买上车票,又住了一天。下午,我和表嫂看了一讲师父在大连讲法的光盘。晚上又让她看师父的教功录像,我又教她第一套功法,她说这个功法确实好,音乐真好听,炼功真舒服。虽然学的时间很短,也不可能学会,但最起码为她以后得法奠定了基础。

次日早晨,我送站时,我帮表哥提着大包,问他是否加入过党团队,表哥说入了党,我说那我帮你退了吧,就用你真名退,他说行。回家后,我婆母说,那小孩在咱家客厅一遍遍念的那个怎么念啊?你给我写上吧,我也想念,说着就進屋找笔和纸。我说不用找了,我送你一张护身符吧,上边写着呢,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你多念吧,会有福报的,她接过了。其实,以前我给她讲过多次,那时她不太相信。但这一刻,我看到了她的真诚。

平稳运转的资料点

我们学法小组除一同修比我小两岁外,差不多都是七十岁左右的老太太。有一老年同修以前是我们炼功点的辅导员,现在是我们学法小组的协调人,协调能力挺强。别看老年同修多,但都挺精進,三件事做的也挺好。二零零五年的时候,资料点已经遍地开花,可是这个小组只有两台复印机,只能复印一些资料,其余的资料靠别的资料点供给,原因是没有懂电脑技术的同修。

我懂电脑,就很想承担这个责任。我刚有了这个想法,师父法身就安排了一个几年没见的同修来看我。我把建资料点的想法告诉了他。同修说帮我买打印机。几天后,我们相约去电子城买回了打印机,从此这朵小花就开了。

我们打印的《明慧周刊》、传单、不干胶、小册子,除供我们小组外,还供没有资料点的同修。后来我又买了两台刻录机,也能刻录光盘了。我又帮两位同修学会了操作电脑、上网、下载、打印,就又开了两朵小花。那时候,我们就大量做《九评》,也能做大法书。我们做的《九评》可精致呢,同修们很愿意去发。后来听说一个小组很想建资料点,不懂技术,又没资金,我们组拿出六千元帮她们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并教她们电脑操作和打印技术,并供给他们耗材,直到他们能独立运作。

二零一零年,我因参与了别的项目,协调人看我忙不过来,就协调另一同修又开了一朵小花,这样,我们组就有四个小资料点,各小资料点相互配合,互相圆容,一直平衡的运转到今天。

修去争辩心

我当常人时,很多人都说我爱较真,做事很认真,很严谨,不爱出错,算得上是一个很有能力、很自信的人,用修炼人的标准衡量就是执著自我,怕别人冤枉和误解了自己。修炼了多年,可这颗争辩心还是很强,时不时的跳出来表演一番。师父的《曼哈顿讲法》发表后,我就很想背下来,由于时间关系,只背了我认为对我有针对性的两段,目地是时时提醒自己不要争辩对错,应该多提高心性,于是我就把去掉这颗心放在了首位。

就在两个月前,有俩个同修让我做了一批真相资料寄信用。我做好后交给他俩人,他俩各分一半。下一次我们组学法时,其中有一个同修说我做错了一份资料的版面,因我做资料时核对一遍,做完又核对一遍。我说不会错的,可是那个同修还说是我做错的。我就把另一个同修分的一半资料找出来给她看,来证明自己没做错。她说这个同修这一半是对的,反正我那一半是错的。我说不可能,一批资料一下做下来的,对就都对,错就都错,说话中,有一种压迫同修的东西掺在里面,很不平和。

回家后,自己心里还很不舒服,我就学《曼哈顿讲法》。本来师父安排我去掉争辩心,提高上来的机会,我错过了,损失很大。我就开始剖析争辩心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发现,争辩心的背后隐藏着很多心,包括求名心,争斗心,执著面子,执著自我等很多执著心。怎么办呢?只有多学法才能提高上来,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

通过学法,师父可能看到我有了一些提高,就又安排了一次机会。上上个星期日,我们小组一起学法,还是这位同修说,她语音电话打不出去了,叫我给看看什么原因。我安上电池,却开不了机。我拿下电池一看,电池还未启封,就是那几个接触铜片被一块胶带纸封着,跟刚买时一模一样。可同修说她已使用过多次了,充电多次了,我刚说了两句自己的看法,我就意识到了,我又想用常人的理和同修争辩了,其实修炼中的神迹处处闪现,我怎么老想用常人的理否定同修,和同修争辩呢?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实质的东西摘掉,但是养成的习性你们得自己去。” [3]

我笑了,轻轻拍拍她的肩:“不说那么多了,反正能用就行了,以后有什么问题,再找我。”心里平平的、淡淡的、甜甜的,因为我毕竟意识到了,毕竟抑制住了,毕竟有了点儿提高。师父看着我这么笨的弟子终于聪明了点儿,肯定也会欣慰的。因为师父苦心的安排,就是为让弟子提高上来。

修炼人用正念主导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为了更广泛的救度众生,向世人讲真相的方式也趋于多样化。我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用手机讲真相,我也想参与这个项目,有同修就帮我买了手机,教给我怎样操作。有不少同修找我,很想学会拨打语音电话,那我必须掌握手机怎样设置、软件安装、语音文件的确认、出现了问题怎么处理、修改串号等操作,才能帮同修。

一天晚上,我照着教程在家里练,练着练着突然就觉得什么都会了,原来如此的简单。我想一定是师父开启了我这方面的智慧,给了我灵感,否则不会学的这么快,因为师父就在我身边。

接下来,我就帮同修购买手机、软件安装、确认语音文件、修改串号、购买电话卡。我们组的同修都很喜欢用手机讲真相,都抢着学,别看七十多岁了,学的可认真呢。带了几次,就能独立拨打了,于是她们俩俩结伴出去,互相照应。外组的同修不断通过我组同修的介绍,找我想学,我就一个同修一个同修手把手的教,直到会操作了,再让我们组的同修带着去打电话。因为多数是老年同修找我,有的老同修从未摸过手机,学起来可能慢一些,有的甚至教好多次,都学不会,我有时嫌烦的这颗心也会起来。每当这时,我都会想到师父,想到救人的急迫,想到老同修一定要学会的这颗心无比珍贵,心也就渐渐的平了,同时我也深深的知道师父让我在帮老同修的过程中修自己,扩大容量。

后来,我市同修又购進一批智能手机,能自动拨打语音电话,这种手机讲真相的优点很多。于是,同修们也都抢着要,有了前面手动手机打电话的基础,这次老同修们学起来接受的更快,凡是会操作电脑的,我都教给她们自己在家改串号,这个智能手机再给手动手机改串号。现在,同修们都是包里装一个自动拨打手机,手里拿着一个手动手机去拨打,这样效率更高一些。

正在我市更多的同修参与進来,我们这个项目开展的很顺利的时候,我被干扰了。先是母亲同修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现象叫我回去。母亲刚好一些,家里打电话说我公爹住院了,叫我回来。我和俩个姑子我们姐妹三人轮换着陪床、送饭、应酬着家里的客来客往。而我去母亲那里的那段时间,有些同修的电脑、打印机、手机等也出现了一些问题需要我处理,不断的有同修找我,每天忙的不可开交。我想利用陪床时看一些明慧周刊,可公爹早晨只要一睁眼,电视就得开着,声音还挺大,再加上这事那事的,什么也干不成。那段时间,我自己能感觉到虽然也在学法,可总入不了心,有时功也炼不全,发正念也入不了静。身体上先是右边出现了象枣子大小的一片小红疙瘩,奇痒钻心,我对着它发了几次正念后,很快消失了。过了几天,左边也同样出现了,怎么发正念,都清除不了,而且还在继续扩大。不知不觉中,我的修炼出现了很大的漏洞。我明知状态不对,可当时陷在其中难以突破。

我开始背法,在家里背、在路上背、做饭时背、送饭时背,反正一有空就背。医生说公爹可以出院了,可公爹给医生一再说想多住些日子,不愿出来,谁劝都不听。我先生和两个姑子都觉得无可奈何,我一时也不知如何应对,脑子里突然闪现出师父讲的一段法:“但是毕竟是修炼人,大法弟子嘛,最终要做的事情会摆在面前,修炼人的正念应该起主导作用。”[4] 对呀,这事我得起主导作用,我得说了算呀!怎么能由着他呢?我开始发正念:清除一切利用我们对老人的孝顺干扰大法弟子做三件事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灭!那时就觉得自己特别高大,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感觉,能量场也特别强。

转天,我腰部那大片奇痒的小红疙瘩踪迹全无。医院里,我公爹看的那台电视机不出图像了,找人修了,也没修好,公爹觉得闷得慌,我就放MP3里的大法曲子给他听。两个姑子陪床时,我就让她们听明慧广播电台播出的《密勒日巴修炼故事》,她们可爱听呢。电视机一直没修好就一直放着大法曲子。几天后,突然我公爹给医生说想出院了。

最后,用师尊讲的一段法作为结束语,与同修共勉:“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 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5]

谢谢师尊!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精進要旨二》〈理性〉
[2] 《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曼哈顿讲法》
[4] 《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 《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