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看对方要看正面 找自己要找不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我得法十六年了,但在人与人之间矛盾中还不会向内找,这一年,在学法的基础上,实修过程中我体会到了向内找的强大威力。

一、育人先修己

我在对待儿子小同修的态度上,一直是看不上他,觉的他读法太快,思想不集中,贪玩,磨蹭,就算是玩也玩不出名堂来,因此经常不满他,冲他发火。我一管孩子,自己就发火,气的不行,表面上儿子是乖了一些,但保持不了三分钟热度。我一不管了,孩子就失控,根本不学习。孩子集体学法时,学着学着,一声招呼不打,放下书上厕所去了,或者别人在读法的时候,一会这个小动作,一会那个小动作,不但自己学不好,反而成了干扰了。我很苦恼,简直走入了死胡同,孩子小升初进了一所普通初中,我觉的这样下去,不但孩子教育不好,真成了我的一个心性关了。

问题到底出在哪呢?管也不行,不管也不行。一段时间,心里真的很苦。一天,我在听师父讲法录音的时候,我突然悟到,我对待孩子没有慈悲善念,原因是因为我没修炼啊,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修啊!我满眼看到的都是孩子的缺点,拿我的标准去衡量了,没有达到我的标准,自我被冲击时,我就不干了。什么叫做善念呢?看不到别人的优点叫善念吗?看不到自己的缺点叫善念吗?孩子的那些所谓的缺点,不正是暴露了我的不正吗?我自己的这个场不正,不能使孩子归正,还要去向外指责孩子,这能有什么好结果吗?

师父在《和时间的对话》里已经告诫:“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当我真的悟明白这个法理的时候,真的犹如醍醐灌顶,感到自己的场亮了,心明了。我给自己定下了一条与人相处的绝对原则:就看对方的好处,就找自己的不足。只要思想一偏离这个法则,立刻打住。我的心变了之后,感到师父给我拿下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和孩子说话,很自然的就充满了慈爱。与孩子一起制定学习、学法计划,实施起来也比较顺。孩子初中分班分在了最好的实验班。

现在孩子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和我们一起学法八十分钟,发六点整点正念,然后自己骑车上学。他自己常常一个人坐在家里不是画素描,就是背法,或看明慧期刊,最不喜欢的文科,也知道提前预习了。提高的真是很快,也不怕吃苦了。

二、看同修的优点,才能配合好

师尊在《走出死关》中说道:“作为师父我从不记你们在修炼中做的错事,只记你们做的好事与成就”。师父讲的法实际上是让弟子们同化的。

我对身边的一对夫妇同修抱有一定的成见,认为丈夫同修安逸心重一些,不外出工作,依靠妻子同修的退休金生活,用做三件事掩盖自己的缺点,认为妻子同修不能被人说的心比较重。在最近几年的修炼过程中,他们一遇到家庭或其它方面魔难的时候,我就想当然的认为那个丈夫同修应该出去找工作,妻子同修也不应该维护着丈夫同修。在最近的一次和他们交流中,我又一次提出丈夫同修应该出去找工作,遭到了他们比较强烈的反对。在矛盾当中,我理智的找了找自己:要么是我的态度不对,要么是我的认识偏离了法。那对夫妻同修在场也及时向内找,化解了一场旧势力安排的挑起同修间隔的魔难。

这件事,我深刻的在法上找自己,感到自己在认识上的确偏离了法。在时间就是生命的正法救度众生关键时刻,我总是抓着同修不去工作的小辫子,而不顾他的实际生活状况,不体谅他们的难处,用自己的修炼模式去强求别人,得出的认识自然是不在法上的,也很容易被旧势力利用。

那我为什么总是抓着同修不去工作的小辫子呢?根本原因,是我看不惯同修,认为他懒,认为他必须出去工作才能让我服气,明着是帮助同修去掉懒惰心,实质是满足了自己的自以为是。而对那个妻子同修不能被人说的心我也耿耿于怀,因此,认识上偏离了法还不自知。总想管管同修,这个管同修的心,就是把自己放在了同修之上,认为自己比同修好,是证实自己,看不到同修的优点。这恰恰是旧势力能够挑起矛盾的根本原因。

经过矛盾中向内找,我悟到,同修已经很不容易,照顾双方卧床不起的老人,还要照顾身体状况不好的孩子,同时还要做好三件事情,在生活并不宽裕的情况下,还要买资料,在时间并不宽裕的情况下还要做资料,发资料,真的是很了不起。即便有些求安逸心,那也应该是在做大法的事情中修去的,为什么我非要他去找个常人的工作呢?当我放下人心的时候,同修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安逸心了。双方都在实修中提高了,解体了一场旧势力安排的魔难。

三、第一念想自己才是比学比修

汉字“比”,其实内涵很深。党文化中把“比”曲解为争斗、竞争、弱肉强食。带着这种党文化的观念,我曾经对师父讲的“比学比修”(《洪吟》〈实修〉)还不理解,认为修炼不是去掉争斗吗?怎么还比上了呢?一次,看图说汉字,才恍然大悟,“比”是两个人双手捧于胸前并列谦恭躬立的象形,我刹那悟道,“比”是修道人恭敬的集体学法时的描述,同时引申配合的意思,整体配合好的意思。

那么怎么才能真正做到比学比修呢?必须是第一念想自己才能行的。师尊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讲法:“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

我们这里有另一个协调人,老学员,我配合她开展了一些项目。突然有一天,她给我来信说,项目中有两个同修被迫害了,暂时终止项目。我当时第一念觉的事态严重,产生了一点怕心。随即,和这个协调人信笺交流,谈了一些注意安全和注重学法的想法,表面上是为了对方负责,言语中有指责她的意思,认为她干事心重了些,不注意把握整体同修的状态,造成了损失。

正当我自以为是的时候,一个同修推荐我看了一篇关于旧势力如何钻学员漏的文章。我看后大惊,文章中旧势力刻意干扰和迫害的同修正是都是我这样思维方式想问题的,一出矛盾首先向外找别人错的人!大惊之后,我立刻调整心态,校正思维,给协调人写信道歉。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否定旧势力对任何一个同修的迫害。协调人更是及时向内找,所以在后面的揭露迫害和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们配合的比较默契,整体配合的都比较默契,遇事都能够向内找,第一念想自己。

四、协调人应具备松香一样的品质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认为自己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上没有那么重的执著。经过实修过关,发现自己犯了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提到的“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的严重错误。抱着“认为自己比别人好”的观念看人、待物、处事往往第一念习惯于向外找,看到的都是对方的不足与缺点,难以在事情和矛盾中看自己的执著,处理事情的结果常常事与愿违,在协调同修过程中,好象是很出力,结果犹如抱薪救火。

为了使周围一些同修能形成整体,我们想出了一些措施和办法,但在推进的过程中,并不象我想象的那么容易。时常在这个时候,我的埋怨心就容易冒出来,责怪同修不精進,这不行那不行,更甚者还往大处埋怨起来,对北京整体同修抱怨起来,推卸责任。有时,事情比较顺,又容易产生显示心,自顾自的认为自己如何如何。出现细小干扰时,又疑神疑鬼,出现大的干扰,又产生了怕心。一次,去联系一个同修,没联系上,回来后车还发生了自燃。后来自己知道是在做协调过程中产生了各种人心造成的: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干事心、怕心等。

一天,师父在睡梦中点化我协调人的作用就象松香一样。松香是助焊剂的主要成分,是保证焊接过程顺利进行的辅助材料。助焊剂的主要作用是清除焊料和被焊母材表面的氧化物,使金属表面达到必要的清洁度,防止焊接时表面的再次氧化,降低焊料表面张力,提高焊接性能,助焊剂是焊接时使用的辅料,助焊剂性能的优劣,直接影响到电子产品的质量。

松香虽然很不起眼,但发挥出的作用是相当强大的。我悟到,作为协调人,其实就是要放下自我,溶于法中,溶入整体。不要有在学员之上的心。说是协调别人,其实是实修自己,在做事的过程中,能不能把法放在第一位,能不能考虑别人,先他后我,无私无我。在法上协调,就是神在证实法,救度众生,整体配合力度大,用人心协调,实际上是落入人的勾心斗角、旧势力安排的矛盾中去了。明白法理之后,在推进一些项目和事情上,我的基点就不急于落在干事上了,而是落在实修上,充分考虑别人的感受,考虑别人的状态,根据对方的状态来协调,表面上速度慢了一些,实际上并不慢,每一步都是大家共同提高了心性的伟大见证,最主要的是自己的看不上别人的心修去了,形成了整体。

以上是我这一年中修炼的部分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