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宁文艳在重庆被绑架 下落不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重庆市“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在重庆市渝中区上清寺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位被称作“小弟”的外省人也被绑架。据悉,这位外省人就是江苏省南通市法轮功学员宁文艳,目前无法确定被非法关押何处。

江苏省南通市法轮功学员宁文艳,今年三十多岁,毕业于重庆大学,身高约一米七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宁文艳在重庆市渝中区上清寺侯姓法轮功学员家中遭警察绑架。据邻居讲:九月七号早上,来了很多警察,其中有重庆南岸区国保支队,恶警把小区出口那段坡路都堵断了,下午一、二点钟,才把人弄走。当时,宁文艳只穿了件衬衫,身上有血,是被铐着走的。宁文艳被绑架到渝中区石板坡看守所(又称重庆市看守所)。

据悉,宁文艳一直不配合邪恶的绑架,不报姓名,以“无名氏”被非法关押。九月份,好心人曾去南岸国保支队询问。警察说:他不说姓名,也不说一句话,现已送走了。问人现在何处?要送衣物。警察不但不说,还把询问者轰了出来。当再次问警察,警察就说不知道。

时过两个月,天已寒冷,很多关心宁文艳的好心人非常着急。也希望有人能帮忙找到他的家人,请他们赶快到重庆南岸国保支队要人。

因炼法轮功 被单位非法开除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宁文艳即将从重庆大学毕业,那时学校有关人员曾非法登记他的名字于黑名单上。所幸的是他在学校时,没有遭迫害。

后来,他到了工作单位(桑普力澜公司),正准备好好为公司效力,没想到公司的中共书记等人,不知从哪里得知他是炼法轮功的,便对他展开了一轮软硬兼施的非法剥夺信仰的迫害。坏人们诱骗他同事群起而游说、欺诈、恐吓等,不成,就进而威逼他要交出自买的法轮功书,他不从。随后,坏人们便以开除工作和送进监狱等相逼,又利用他年轻不经事,骗说他交一、两本书和哪怕是写假保证也行。那时,他出于无奈和无知,便交了两本书和写了不练气功的假保证。事后,他悔恨不已!即使这样,坏人们仍然不放过他,依然把他的工作给非法开除了。

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被酷刑折磨

宁文艳失业了,只好被迫回家。二零零零年,他随好友一道去深圳打工。为了合法申诉法轮功无辜被迫害的真相,他暂停工作,准备去北京上访,但后来听说上访办变成了非法抓人的黑窝,他只好去北京天安门广场和平表达法轮大法好和要求停止迫害了。

然而等待他的是中共恶人们的群起而暴打、狠踩,宁文艳的衣服被扯烂,满脸是血,且血流不止,后被倒拖进警车,非法押运到广场附近的迫害集中营。在那里,他被非法囚禁了一天。后来又被非法押运到北京朝阳区某迫害基地,在那里,他被残酷暴打、折磨、踢打成下跪、火烧烂脸部、恶语中伤、精神与肉体被侮辱践踏齐下,等等。

因他始终不说出自己身份,所以这些中共暴徒们就把他转塞进一个监狱转运站。在那里,他又被施加各种酷刑,如被唆使的刑事犯在寒冬腊月里对他长时间灌刺骨的冰水齐头而下,令人窒息与冻颤不已;被长期吊铐,令人煎熬难撑;被狠打耳光、脸部等,令人疼痛难忍。

因不妥协,宁文艳被迫害了一段时期后,即被非法送往天津某迫害集中营,遭受更为令人发指的残害。宁文艳刚被塞进去,就被莫名其妙的强行抽血了。在那里,中共恶徒们轮番软硬折磨、唆使犯人们群起而欺诈、恐吓,以逼他说出身份。后被恶人们欺骗说出。在那里能经常听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惨叫连天,也能经常看到他们满脸被电肿电焦。

接下来,宁文艳被户口所在地(江苏省南通市)的中共恶警们非法押运到当地派出所,因路途遥远,需坐火车、汽车、轮船。宁文艳被挟持到目的地后,便遭逼供;遭逼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未果;被强按手印并非法塞进看守所,进行非法关押长达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在贵阳被迫害生命垂危

出来后,宁文艳不得不忍痛离开故乡。二零零一年底,宁文艳流落到贵阳,暂住在刚租的房屋没几天,就被中共恶警们非法布控、围抓。当时,人正在屋内,见恶警在撬门要非法私闯民宅时,为了逃命,他想从窗户处跳离。没想到,有恶警在隔壁窗口处监视逼抓,他一时惊慌失措,以致从四层楼高处跌落在地下。头右边撞地,顿时右脸右眼部大破,鲜血大流不止,人已短暂失去知觉。潜意识中,他仍然感知恶警们正在紧追不放,忍着剧痛,爬起来,踉跄挣扎前行。但恶警们已紧追过来了:宁文艳被挟入暂住房屋内,鲜血淋淋的头也被踩在地下;恶警非法抄屋,沙发等被翻开成底朝天,屋中洗劫一空;黑夜,宁文艳被黑头套套住拖走。宁文艳被非法刑讯逼供,未果;就被非法关押于监狱。恶警们加紧唆使犯人们凌辱他。

为了反迫害,宁文艳开始绝食,恶警们野蛮灌食。由于宁文艳身体每况愈下,恶警们就把他转移到一公安医院,叫重刑病犯们专门实施监控、记录他的一言一行,并给他强行灌食和输液。期间,他的血经常被莫名其妙的抽走。恶警们叫嚣着:等你身体好一点,就要酷刑折磨和强行洗脑,强要你背弃信仰法轮功,否则整死没商量。

几个月的痛苦绝食和被野蛮灌食,宁文艳身体骨瘦如柴,生命危在旦夕,曾经几度晕死过去。即使这样,恶警们仍不放过他。后来,恶警们通过手指纹在它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黑名单上查到了他的身份,并利用此把他年迈的父亲从千里迢迢诱骗来,说什么要一起参与“挽救人”。

那时,宁文艳的五脏六腑已极度衰竭,脑中又有瘀血,随时会死亡。恶警们怕他死了要担责任,所以才勉强用车子把他急忙送走。长途中,宁文艳基本上处于恍若生死之间。恶警们因惊恐引起民愤,一路上荷枪实弹,并特意选择了在深更半夜、四下无人时,令他父亲把他背进家去;对此景象又作录像记载,说是活着回来的。

由于宁文艳深知中共恶党之歹毒与狡猾,在家喘息几天后,忍痛不得不背着亲人而颤颤巍巍的挣扎着离去。

如今,宁文艳在重庆再次被绑架,音信皆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