飓风前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刚刚拜读了师尊的新经文《保持清醒》,突然悟到一些东西,下面,想结合美国刚刚过去的这场飓风,谈一下自己的感想。

我是一名留美研究生,攻读商科,学校就在美国受灾最严重的新泽西州。表面上,从人的角度上讲,因为我是学习商学的,家里在中国大陆还开有公司,所以,对大陆的政治形势很是关心,总有一种人对钱的执着而形成的本不该属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有的压力。总是在想,在美国留学花了上百万的费用,学的东西最终还不能在实际中用得上,什么时候才能把花的学费钱赚回来呢?形式上,大陆中共政权现行经济政策,就连处于垄断地位的国有企业都开始進入严冬,自家公司又没有好的项目开发,我要怎样做才能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使家里的公司占有一席之地呢?最近的中共权力内斗,使江家帮血债派已经处于被清算的地步了,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和李克强的改革将重组中国的格局,面对国内外的交困形式,相信他们会出台一些积极的经济政策,我家公司或许会从中得到发展的机会。这些执着纠缠和折磨了我好长时间了。表面上看,这或许是一个年轻人该有的正常思想,可对于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讲,那就太不应该,也太可怕了。这些人的思想中处处体现了对名利的强烈执着!

大概是在桑迪飓风将到的前两天的10月26日星期五那天,同学在上课时,无意中提到两天后将有飓风,可能原定的小组讨论将要取消。我当时心中并未对这场飓风想得太多,只是一听一过就算了。第二天周六,我正在学校自习,突然想起一对夫妻同修,过去我曾在他们的公司打过工,好久没联系了,就给男主人打了个电话,说想去他家做做客。当时时间大约是下午四点钟,男主人将时间定在六点半,我说好,正好学校离他家很近,我发完正念就过去。晚上在他们家蹭了一顿饭吃,还开了一个小的交流会,把我最近的修炼心得分享了一下,然后我们又学了一会儿法。在话语间,我得知他们刚刚在我来之前有出去采购,目地就是专门针对明天的飓风做的准备,还建议我也买一些东西。离开同修家回家的路上,本来还在摇摆要不要买些东西避难时,我突然想起了王立军潜逃美领馆的事情,我坚信那一晚王一定将非常多的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交给了美国政府,而美国政府却至今没有将它们公布于众。这是在包庇和纵容邪党,助纣为虐。那样的话,我不该专门为它做什么准备。于是我直接回了家,我住的地方是地下室,我除了原有的储备以外,连蜡烛都没有买。第二天,让人毛骨悚然的飓风如期而至,我在家中静静的听着外面呼啸的风声,在心里不停的发着正念,并正告飓风,如果你是为了警告美国政府而来的话,那么请你不要影响我的生活!那一夜,我家除了灯偶尔闪过几次但最终还是没有熄灭之外,什么也没有受到影响。而夫妻同修家那晚断电了,一周后我打电话询问,得知他们在纽约的亲戚家避难。时至今日(2012年11月7日),十天过去了,不仅我的住处安然无恙,就算新泽西州是重灾区,而我所在的市除了几棵树被吹断以外,没有一家有停电或断电的事情发生(在这里我要说明一下,我所提到的“市”,和中国的“城市”不是一个概念,美国的“郡”和中国的“城市”从面积上说是同一概念,“郡”中的“市”“县”和中国的“区”的概念差不多)。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再次叩谢师尊的慈悲呵护。住过地下室的人都知道,一旦断电,不仅冰冷难忍,而且伸手不见五指。

现在回过头来,我想大法弟子需要从整体上检讨这件事情。就象日本福岛地震那次一样,如果神韵能够在地震之前实现到日本的演出,地震就不会发生。同样道理,如果大法弟子整体不出现问题,及时解体足够多的邪恶,美国政府就会及时的在第一时间公布王提供的证据,这场灾难性的飓风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大法弟子整体是什么样的漏,会导致这件事情发生呢?“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一切都是冲着大法弟子的心来的”,美国政府之所以不敢公布手中关于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是因为美国政府出于对本国利益的考虑。那么我相信,一定是有相当一定数量的大法弟子象我一样,还没有彻底放下对利益的执着,自身空间场中还有这样的物质存在,给这类的邪恶提供了滋养的空间,让它们在师父正法中得以发挥其负面的作用。再一次因为我们的没做好而给救度众生带来损失!

现有层次所悟,如有不妥,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再次叩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