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行凶(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政策下,对法轮功学员滥用药物的迫害,是一个有计划的、自上而下系统实施的迫害政策,在其人手一册的所谓《反邪教内部参考资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人类最大的邪教组织)有关“转化的实施方法”中,毫不掩盖的宣称:“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中共政法委把用药物残害、毒杀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直接告诉了所有的610、国保、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的恶徒。重庆四川监狱医院人员对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叫嚣:“人体试验又怎样?这都是国家政策允许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

因此,酷刑加药物迫害成为“转化”、虐杀法轮功学员最普遍的手段之一。健康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并超剂量的注射或灌食多种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并遭受长时间捆绑、电击等酷刑。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致使有的法轮功学员全身瘫痪或局部瘫痪;有的大脑剧烈疼痛,双目失明,两耳失聪或者幻听幻视;有的说不出话,舌头僵硬,口吐白沫;有的身体肌肉、器官腐烂,内脏功能严重损害甚至衰竭,大小便失禁;有的部份或全部丧失记忆,成为呆痴;有的吃饭喝水都很困难,行走艰难,上吐下泻,胸腹肿大,全身浮肿;有的吐血、便血、尿血;有的生活不能自理;有的被迫害致疯;有的由于药物发作很快死亡。

一、光天化日下有预谋的药物行凶

中共恶人除给法轮功学员明目张胆地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外,更普遍地在法轮功学员的饭食饮水里、用具上下药,甚至把药液注射到水果里面。下毒手段也日益精细、隐蔽、阴毒。从开始的很快将人致疯致死(明慧网有许多这方面的报道),到把人放出数天、数月、数年后慢性发作去世。

◇张如芬,女,云南昆明市海口法轮功学员,被迫吃了拌有剧毒的饭,七窍流血。狱警看到她没有死,说:“你命真大,没有死掉。”张如芬保外回家后,被威胁不允许曝光监狱的罪恶,不准接触任何法轮功学员。

◇在一旁等着她死的恶警小声说:“又结束了一个”

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张德珍
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张德珍

法轮功学员张德珍,女,山东蒙阴县第六中学(旧寨中学)生物教师,二零零二年九月再次被劫持到蒙阴县看守所。腊月二十八,被拉到蒙阴县中医院注射不明药物。药只打了一半,就觉得浑身发热、口干、全身疼、两腿发软。二零零三年元月三十一日(腊月二十九,第二天是中国传统新年),张德珍还没咽气,一个医生用小针又给张德珍推了一针,张德珍一会儿就没了声音,年仅三十八岁。在一旁等着、急着回家过年的恶警小声说:“又结束了一个”。

◇付桂英,女,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期间,被恶警酷刑毒打昏死后,被肌肉注射三针不明药物,立刻心跳加速,脉搏每分钟一百七十次,心象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之后,又被拉到图牧吉监狱医院静脉注射大约五十毫升黄药水。两年多后的二零零四年三月,付桂英开始发病,肚子肿得象七、八月的孕妇,腿浮肿,皮包骨头,脑袋耷拉,没有精神,最后呼吸困难,在极其痛苦中含冤离世,死时内脏均已腐烂,年仅四十三岁。

◇中毒六年村妇离世 天降大雪警示奇冤

郝变云,女,河北沙河市十里亭镇下解村村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被绑架到河北省邢台洗脑班,多次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从洗脑班回家后,与从前判若两人,变得神智不清,丧失生活、劳动能力,症状日趋严重。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五点,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郝变云离世一小时后,当地突降罕见大雪,村民称:天示警,人间有奇冤。

◇火化后骨灰异常 见证生前药物中毒

* 无法火化的黑骨

昔日漂亮能干的苏菊珍
昔日漂亮能干的苏菊珍

苏菊珍,女,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古城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教养院被强制施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早晨八点半,被残酷摧残致精神失常的苏菊珍含冤去世,终年四十九岁。四月九日早晨在绥中县前所火葬场火化时,头盖骨、小腿骨、肋骨都是黑色的,无法烧化。向专业人士咨询得知,这是药物中毒的结果。

* 被打毒针,火化后骨灰呈黑色

魏凤举年轻时候的照片
魏凤举年轻时候的照片

法轮功学员魏凤举,女,吉林省东丰县第四中学教师,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从劳教所出来一个多月后,突然不能吃饭,一吃就肚子疼、不停的泻肚。一两个星期下来人瘦的脱相,大小便失禁,体重急剧下降,最后那几天连喂水都不能往下咽了,人只剩下四、五十斤。临去世前一两天,她开始看不见东西,头脑一阵明白,一阵糊涂。她自己说:“我不能好了,他们(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恶警)给我打针了。”直到去世,眼睛一直睁着闭不上。遗体火化之后,骨灰呈黑色。

* 火化后骨头呈红色,疑为中共特务下毒致死

田世臣
田世臣

田世臣,男,一九八一年生,北京福田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员工,在尼日利亚工作期间,在中国城对朋友讲法轮功真相,被中领馆及中共安全局等秘密调查、监视。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底回国当天,被中共当局直接劫持到福田公司,田被迫辞职。回家不久身体出现异状,浑身发热、四肢无力、呕吐、拉肚子、身体发黄。十六天后(二零一二年元月十六日)莫名死亡,火化后骨头呈红色,疑为中共特务下毒致死。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有计划、有预谋的药物迫害

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狱警对法轮功学员所有、所用、所接触的东西连续投毒。药物有粉剂、水剂,有黑色、白色、乳白色的,呈颗粒状。有的有气味很刺人,有的没什么气味。这些药物破坏人的五脏六腑,神经系统,排便系统,血液系统。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体大面积出现问题:肾衰竭、心脏衰竭、高血压、肢腿不灵、畏冷、出虚汗、无力、中风症状、大小便失禁;有的被迫害进监狱医院,有的被保外就医。特别近两年、二零一零年前后被送到范家台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一半多出现病态、住过医院。

被迫害致死:邢光军、江中银(江中林)、郑捍东、刘运朝等六名法轮功学员;

被迫害致残:廖元华、吴明安(中风)、曾献奇(中风)、胡勇军、李光年、罗先报(瘫痪)、郭春生、李昌荣等法轮功学员;

被迫害致保外就医:吴明安、罗先报、郭春生、谢风义等法轮功学员;

被迫害致住院:李周华、朱光娃、付路临、程德永、张九亮、刘建勇、熊绍绪、刘建勇、郭春生、李昌荣、江中林、罗先、何生生、李政文、周青、李国华、黄大华、朱大华等法轮功学员;

熊建平、周青、冯锋、栾建军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下肢出现功能故障。法轮功学员张明启、王玉超、郭春生、栾建军不是精神病被当作精神病折磨;郭春生被逼疯。

◇法西斯精神酷刑集中营——成都市新津洗脑班大规模的、系统的药物迫害

成都市新津洗脑班(所谓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集中营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大规模的、系统的非法拘禁和包括药物摧残在内的酷刑折磨。数以千计被邪党秘密绑架、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破坏中枢神经的毒药和各种精神迫害残酷折磨。

新津洗脑班下毒分两步:第一步,在饭里下毒,打乱法轮功学员全身生理机能。第二步,以治病为名,强行输破坏中枢神经的药液(含迷幻药)。这些药液导致法轮功学员出现严重中毒的普遍反应:头痛、失忆、精神狂乱、莫名恐惧、肌肉和胃抽搐、目光呆滞、言行迟缓、生理机能失常、严重幻听幻觉,全身细胞难受,每分每秒都在极其痛苦中煎熬。这种药物药性持久顽固,导致从这个酷刑集中营出来的法轮功学员,两年多精神、生理都恢复不了正常。

破坏法轮功学员的中枢神经,一方面使他们在极其痛苦的煎熬、猛烈的精神折磨和迷乱中,被摧毁意志,向恶人妥协;不妥协者被加大投毒量、毒打、酷刑折磨。一些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被迫害致死、致疯;一些在承受达到极限时,违心妥协而痛不欲生。另一方面,使法轮功学员即使回家后,也会因药物毒性的阵发性发作,时常唤起恐怖记忆。

这个精神酷刑集中营向全省培训、输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同时,调动全省各市县610、国安国保、成都市国保坏人配合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行将在所有监狱、劳教所未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刑满后直接绑架进来迫害,多人被迫害致死致疯致残,给上千法轮功学员造成严重精神创伤,给包括法轮功学员家人在内的数万人造成无法弥补的身心伤害。

被新津洗脑班迫害致死:刘生乐、李显文、邓淑芬、李晓文、谢德清、刘生乐、王明蓉、某法轮功学员(姓名未知)等;

被新津洗脑班迫害致疯:祝霞、刘英(刘瑛)、谭绍兰、李喜慧等;

冤狱期满被直接劫进新津洗脑班:蒋宗林(高级工程师)、杨靖霞(环保专家)、刘晖、樊英、黄香玲、尹思荣、王明蓉、罗辉顺、樊海东、谢志远、邓启祥、杜培阳、谢洪民、邓维建、郑斌、张义祥、陈祥芝、黎明、卿明珍、丁中彬、郑斌、林小全、黄浅、周寒梅等;

被新津洗脑班劫持数年:丁惠(一年多)、余少平(三年多)、樊英(三年多)、刘晖(三年多)、李喜慧(五年多)等。

二、灭绝人性的药物试验和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灭绝人性的“研究课题”》一文中阐述,中共把对法轮功学员的药物迫害当成研究课题取得所谓的成果后,再反过来对法轮功学员作指导性迫害。看来,明慧网报道的大量中共恶徒用精神病药物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案例,大都是来自于中共上层的指令,是系统而有计划的,这样的指令与中共所搞的“研究课题”有着直接关系。可以想见,这种所谓的“课题”的研究者、执行者是多么冷酷变异和人性扭曲。

◇挣扎死于烈性毒药的极度痛苦中 衣冠禽兽冷血观看

张付珍,女,三十八岁,山东省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山东省平度市现河公园职工,二零零一年被绑架进山东平度洗脑班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据目击者说,警察将张付珍的衣服扒光、头发剃光,强行按倒成“大”字形,长时间绑在床上,折磨、侮辱她,尔后,给她打了一针,打完后,张付珍痛苦得就象疯了一样,直到在床上痛苦地挣扎着死去……整个过程610的大小官员都在场观看。

◇恶警狱医做试验 法轮功学员“被休克”

辽宁省锦州市教养院的酷刑之一是,狱医和恶警灌完食后,用特粗大的针管又往学员的肚子上、腿上各扎一针,之后将学员拖进小号,约过十几分钟后,被灌食的所有学员都开始拉肚子,几乎提不上裤子,呕吐两个小时后,奇渴无比,口干得沙啦沙啦的,有的被折磨的几乎休克,痛苦的大睁着眼睛不动。而学员被折磨后的情况,恶警都做仔细记录,可能是为即将推行的药物迫害做试验、“研究”。此种迫害从二零零零年十月开始,特别是二零零五年,还有两名上级执法部门的领导在灌食现场观看。

◇“人体试验室”走一遭 郭宝阳有惊无险

郭宝阳,二零一零年时十九岁,为青岛职业技术学院大一学生。这年四月二日,他被青岛水清沟派出所以修炼法轮功为由绑架、关押七天,期间被强行抽血和在饮水饮食中下药。七天回到家后,药效开始显现,郭出现精神失常、大小便失禁、神智不清、头痛、出现撞墙、跳楼行为,每天发作数次,其母悲痛欲绝,寸步不离的守在儿子身边。

据郭宝阳恢复神志后的回忆,大山看守所好象一个人体试验室,他们给被关押者做试验,下药、释放不明气体等,然后观察受害者的反应。药力发作时,受害者会感觉受到一种无法摆脱的指令的控制。

据了解,青岛市610有计划的导演了郭宝阳发疯、自杀事件,并已事先邀请媒体记者,以图嫁祸法轮功,向上邀功。他们指使邻居参与迫害、对郭进行监视,派其小学同学以关心为名,打探情报,诱其自尽。但郭宝阳数次被母亲救起,恶人药物迫害的阴谋终未得逞。

◇“人体试验又怎样?这都是……上面的指示。”

邓富寿,男,六十岁左右,重庆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重庆永川监狱迫害。二零一一年底,头皮突然大面积溃烂,眼睛也突然失明,呈明显中毒症状。二零一二年初含冤离世。

永川监狱医院人员对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叫嚣:“人体试验又怎样?这都是国家政策允许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

◇江氏灭绝政策“打死算自杀”无德庸医试验致命药物

法轮功学员王桂兰,女,黑龙江大庆石化公司机修厂防腐车间职工。二零零一年被市第三医院(精神病院)迫害,某主任(姓名不详)知道其为法轮功学员后,坚决不同意她出院,表示要研究病情,之后即给她注射不明致命药物,使其身体出现严重异常,流口水、口舌麻木不听使唤、心脏剧痛到满地打滚,生不如死。被迫害半年多出院后的王女士几乎成了一具躯壳,没有记忆和正常思维、孩子的名字叫不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王桂兰含冤离世。

◇ 哺乳期妇女第二天就被精神病院药物致死


曹苑茹
曹苑茹

曹苑茹,女,河北省涞源县丰乐村法轮功学员。家人听信中共谣言和庸医指示,将其强行送进保定精神病医院。大夫一听是法轮功,很兴奋,说:把病人留下,你们走吧,我们有办法对付她。第二天,曹苑茹即被保定精神病院毒针摧残致死,尸体全身青紫,鼻孔与嘴角有血迹,血呈乌黑色。家中亲人悔恨莫及。曹苑茹被迫害致死时,年仅三十五岁,女儿仅仅四个月。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