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去根本执着、破除干扰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得法的老弟子,在这十多年中,经历了风风雨雨,也走了不少弯路,最终是慈悲伟大的师父让同修在二零一一年四月份找到我,鼓励我才真正走入实修中来。

由于自己长期不实修,学法、炼功很少,学法不入心,造成修炼状态不好,怕心极重,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一日在候车室过安检时带真相资料被绑架到看守所,后来由于严重病业状态保外就医。其实在这之前病业状态已经出现。

没有找到根本执着,时间长了,我的心动摇了,采用人的办法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中旬去省肿瘤医院治疗,医院诊断为乳腺癌,当时乳腺里有鸭蛋大的肿块,向下方往外肿大,皮肤出现溃疡面,不停的渗血,化疗一个疗程后,胃恶心吃不進东西,乳腺渗血更重了,肿的更大了,脸色惨白,手上的血管流血流的看不见了,走路直不起腰,腿酸软,走不了十米路,就得坐下休息,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床上躺着,晚上难以入睡,最终医院治不了了,五月初只好办理出院手续。

这时姐姐同修来了,带我到当地同修家,因为那时的状态,想凭自己站起来,感到真的无能为力了。同修们集体学法,帮我发正念,引导我向内找。在向内找的过程中,看到自己没有实修,什么都没有放下,真的不知从何处着手,感觉太庞杂了,真的不知道哪颗心才是自己的根本执着,只有一颗心一颗心的去找,当时找到了严重的怕被抓的心、色欲心、怨恨心、妒嫉心、严重的懒惰心、求安逸心、利益心、求名的心等等。

通过向内找,学法,炼功,及同修帮我发正念,十天后我站起来了,能正常走路,血止住了,乳腺逐渐消肿,回收。回到家中,弟媳和妹妹给我妈妈打电话时说:“消肿了,根还在里头哪,不手术能行吗?”我听后悟到,这是师父借她俩的嘴点化我,让我挖根呀!于是我天天向内找,由于悟性差,还是没有找到根本的执着是什么,那就按着师父说的去做,做好三件事,遇事向内找,总会找到的。

病情反反复复,始终没有去根,直到十月中旬的一天早晨,炼完第一套功法,我觉得很累,坐在床上歇会儿,因乳腺又肿的很严重,后背左侧又累又疼,已经二个晚上不能入睡了,躺下就喘不上气来,呼吸急促,只有坐起来发正念,才能躺一个会,就这样躺下,起来不断的折腾。当第二套功法音乐响起,我从床上站起来,直觉的乳腺一热,鲜血顺着衣服流了下来,流到地上,我马上往卫生间走去,同修甲拿手纸给我垫上一会就湿透,不停换手纸,同修甲看此情景,给师父上香求师父快帮弟子。后来停止了流血。同修甲立即给其他同修打电话来帮我发正念,(小范围的)同修到齐后,切磋不要看表面假相,什么念都不给同修加,就是集中精力发正念,整个上午发正念,身体才稍感轻松一点。

同修们一直没有离去,接力发正念,到晚上十点多就能正常躺下了,发完晚上十二点正念后,后半夜接力给我发正念的同修帮我向内找,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个状态,同修乙天目看到我空间场有一棵枯树,有几棵树杈,其中一棵横向延伸、又粗又长、看不到头。同修乙说:这棵枯树就是怕死的心,那个横杈,当时我一下子意识到是色欲心,我说:“一定是色欲心。”同修看到那个横杈一下子裂了一道缝,这是找对了,但它没有掉下来,同修乙说你得挖根,找它形成的原因。由于我是独身,遇到过几次色欲关,我找到曾对一个网友动了色欲心,刚说到这,树杈掉了一小截下来,然后能看到横杈的头了。接着再找,曾有一位异性说我一个人挺困难,表现出要热心帮助我,正好这时我觉得自己在修炼的路上总是走不好,老摔跟头,心中有放弃修炼的念头,所以在与这位异性接触时,色欲心膨胀,我没有马上抑制,否定它,而是顺着思维去想,加大了它。我说这次是最重的。然后同修就看到这个最粗的树杈掉下来了。然而那棵枯树还在,接着我说怕心。

怕被抓的心很重,归根结底就是没有放下生死。回想就是去省肿瘤医院治疗时,那就是怕死的心造成的,那时师父把《无存》打入我脑中--“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就点我放下生死,我没有悟到,因为那时心性掉得很厉害,三个多月没学法,炼功,还看电视连续剧,没有悟性可言了。通过这次细致的向内找,才悟到是告诉我放下怕死的心。找到了根本执着,一个沉重的包袱卸下来了,心情轻松,呼吸顺畅,第二天乳腺开始消肿,五天以后能坚持下楼去讲真相

把这次经历写下来,是想告诉同修们发正念真的能帮同修度过危险,帮助发正念的同修的正念也很主要,念要纯正,没有指责与埋怨,不被同修病业假相所动,解体邪恶对同修的迫害。但向内找太重要了,这是根本能救同修的唯一办法。

在此谢谢所有帮助我的那些同修们,没有他们的正念加持,我很难走出来。在以后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信师信法,抓住一思一念,向内找,真正实修自己,感激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