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11月13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

  •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马玉杰的遭遇

  • 河北吴桥赵淑华被迫害的经历

  • 牡丹江农垦局宁安农场四队赵双臣遭受的迫害

  •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马玉杰的遭遇

    牡丹江农垦局宁安农场农工马玉杰,女,现五十三岁。她半生贫苦,年轻时为了生存,在苦难中挣扎。

    就在她活不下去的时候,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这天,她遇到法轮功,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宝书《转法轮》。她学法炼功仅三天,身体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往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一去不复返,并且从此家庭和睦,邻里关系也好了。大法使马玉杰获得了新生!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氏流氓集团为首的中共,发起了诬蔑、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一时间妖风四起。作为亲身受益于大法的马玉杰,为维护大法的尊严,走上了进京护法的艰难之路。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一日,马玉杰同当地两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她的丈夫害怕受牵连,向农场警察密告了马玉杰的行踪,农场公安局长李兴国、林忠伦等人和铁路警察勾结,在去山海关的列车上绑架了马玉杰等三人,将她们劫持到山海关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天后勒索农场一千五百元,才让宁安农场警察将三人带走。

    马玉杰等三人被农场警察关入宁安看守所。农场方面又趁机勒索马玉杰等三人每人五千元。李兴国等人捏造假证据,四十天后,马玉杰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齐齐哈尔劳教所,马玉杰被迫在农药车间做奴工,环境潮湿,没有任何安全防护设备,劳役时间长,马玉杰药物中毒,全身溃烂百分之九十,变形,以至家人都认不出来了。劳教所以这种非人折磨,强迫马玉杰放弃修炼。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劳教所在不给医治的情况下,把生命垂危的马玉杰放回家等死。

    身体溃烂痊愈后留下的疤痕

    马玉杰回家时,身体溃烂,即痛苦难忍,又奇痒无比,她决心重新修大法。经过学法炼功,她的病情基本痊愈。

    迫害直接的责任人
    李兴国
    林忠伦7841359
    张福东


    河北吴桥赵淑华被迫害的经历

    河北省吴桥移动分公司原营业班长赵淑华,女,今年五十七岁。未修炼法轮大法前身体患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不翼而飞。就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向世人讲清法轮大法真相,曾被恶警绑架、拘留,被勒索三千元。

    由病魔缠身到无病一身轻

    赵淑华曾患有心脏病、关节炎、附件炎、阴道炎、子宫肌瘤等,夫妻双方的老人还经常闹病。正如同事所言,你不是婆婆病就是你母亲病,她们不病了就是你有病。赵淑华受病痛的折磨又劳于家庭琐事,使她每天上班感觉双腿如灌铅一般无力甚至浑身没劲。赵淑华的丈夫经常出差,她要接送孩子操持家务。而她有时连扫地的力气都没有,看着一大堆活自己干不了就爱着急发脾气。

    在全国各地的气功高潮中,赵淑华为了减轻病痛折磨练了其它的气功,但没有任何变化。在这种痛苦的生活中,轻生的念头时常在她脑海中出现。

    一九九六年下半年,赵淑华由于心脏病再次复发住进了医院,治疗了九天无效,她决定学炼法轮大法。通过学习《转法轮》一书,使她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和人活着的真正意义,在看书学法炼功一个月后,她的心脏病康复了。在后来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平时不断的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在不知不觉中其它的疾病也不翼而飞。她的脾气也随之变好了,同事及邻居都说:“你真的好了,每天看见你骑车如飞一般,好轻松啊,你也不爱发脾气了,见到谁都乐呵呵的,简直象变了个人一样”,还有的说:“别看你比我们岁数大,身体却比我们强多了”。修炼法轮大法使她身心健康、精神饱满,真正尝到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对生活充满希望,活的轻松、愉快,感觉那时是她一生中最美好幸福的日子。人们看到了她的变化,先后有四人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因讲真相被非法拘留

    当法轮大法在全国以及世界盛传的时刻,江魔头出于妒嫉之心,在九九年七月发动了对亿万法轮大法学员的迫害运动,对法轮大法师父进行诽谤和诬蔑。受益的弟子们为了给师父说句公道话向民众讲清真相,讲明师父是冤枉的,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在二零零零年八月下旬,吴桥县的法轮大法学员第一次向世人散发了大量真相传单,有的人看了传单后说:“人家(指法轮大法)说的在理呀”。

    为此赵淑华等六名学员被绑架关进了吴桥看守所。赵淑华在家人被勒索三千元、被非法关押七天后获释。其他五人均被关押半个多月。在拘留所中每天吃的是看不到油水的菜汤和窝窝头,七天却勒索了赵淑华七百元的伙食费。

    赵淑华回来后仍被恶人长期监视。当时县里参与迫害的有:县委政法委书记谭松泉、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刘献文、公安局副局长付吉祥、政保股的王长桥、陆保利、王敬东、赵自东等人。特别是一到了他们所认为的敏感的日子,就会有人打电话甚至到家中骚扰,由于单位领导也要经常被他们传去开会(无论是白天还是半夜),致使领导反倒对受迫害的赵淑华表示出非常的不满。为了减少麻烦,赵淑华的丈夫曾经把她反锁房中,几天不准出屋。

    由于赵淑华不放弃大法修炼,为了减少来自各方面对单位领导及家人的压力,她提前十年退了休。原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给领导和家人找麻烦了,她太天真了,她还没看清邪党的本质。结果退休后邪党的县委、公安、六一零办,对她的迫害一天也没有放松过。一有风吹草动,上面照样把她的原领导们传去开会、下达迫害指令。

    早退休十年对赵淑华来说,经济损失是很大的,当时在职时月工资三千,退休后每月只能领到八百元的退休金。因为单位福利待遇好,十几年来,在职和退休经济收入就得相差上百万元,而这个损失是因为邪党迫害法轮大法,赵淑华为了不给领导添麻烦早退休所致。

    这样使赵淑华原本很富裕的家庭,现在只能维持在温饱的状态中。因为当时孩子要上大学,每年要支付三万元的学费,婆婆长年有病,还需要她扶养,她为了维持生活和朋友合开了一个门市。而当时的公安局副局长李立平及政保股崔景海等人员还是忘不了直接或间接的来“探访”“关心”一下,甚至安排专人监视。
    迫害使心灵受到巨大创伤

    赵淑华从小就生活在所谓的“根子正,苗子红”的家庭中,被邪党欺骗了几十年,认为中共邪党真得象它们自己所吹捧的那样“伟光正”,几十年中甚至对这个邪党很崇拜,并且先后加入了它们的一切组织,九九年邪党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使她百思不得其解从而感到非常困惑,内心十分痛苦。为什么学法轮大法想做一个世上最好的人,竟被邪党推到了政府的对立面?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做,在不断归正自己的同时,用一个健康的身体更好的服务于社会,怎么却成了邪党政府专政的对象呢?

    后来《九评共产党》一书问世后,赵淑华才真正的看清了共产邪党的本来面目,在中共邪党执政的几十年中,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整人运动,迫害死了八千万同胞(相当于两次世界大战死亡的人数),它的本质就是“假、恶、斗”,与法轮大法提倡的“真、善、忍”是对立的,所以它害怕这些好人的存在,所以它们极尽一切迫害手段,集古今中外的一切迫害手段,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甚至采取活体摘取大法学员器官而牟取暴利的惨无人道的手段,迫害死了大量的法轮大法学员,这样的执政党,使她后悔加入了它的组织,为此,她毫不犹豫的声明退出了这个邪党及一切组织。

    十三年来,赵淑华时不时的处于被恶人层层的监控之中,过着不得安宁的日子。
    结语所有执迷不悟干着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蠢事的公安、六一零人员,你们的行为早已使人神共愤了,人不治天治,不要充当中共邪党的陪葬品,只有停止迫害大法弟子,才是正确的选择!


    牡丹江农垦局宁安农场四队赵双臣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牡丹江农垦局宁安农场四队赵双臣,男,现年60岁,修炼法轮功后,全身疾病好了。但由于坚持修炼,遭中共人员残忍迫害。其妻子被迫害失明。

    赵双臣由于长年累月的农村劳作,家庭的贫困,使这个本来很健壮的农村汉子累得一身疾病。因风湿性心脏病,肝硬化综合症等,被宁安人民医院“判”了死刑,使本来艰难的生活更雪上加霜,整天的愁眉苦脸,生活陷入了绝境。正当赵双臣病魔缠身,死神随时都要夺走他生命的时候,1997年12月,有人告诉他:只有法轮大法才能救你的命。他听到大法,就觉得浑身一震,顿觉往日的苦恼仿佛都烟消云散了,很快走入修炼的行列。从此人变了,一身的疾病不治而愈,邻里间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只要找到他,没有不帮忙的,四队的农工都说赵双臣是个好人。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造谣诬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宁安农场公安局也参与了迫害,使这个农场的法轮功学员不得安宁。为了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赵双臣进京上访,走到哈尔滨被绑架回宁安农场,非法关进农场看守所15天。15天后回到宁安农场,受到农场支部书记等人的非法严厉看管,甚至要求每天到支部书记处报到两次。

    2000年1月,农场中共人员逼迫赵双臣写不修炼的转化书,并交出大法书。农场公安局长李兴国说不骂大法、不在转化书上签字的,就送看守所。赵双臣当时想:这个政府干部怎么叫人骂人呢,过去我病得要死要活的都没人管我,今天这法轮功教我做好人,还治好了我在医院治不好的病,我怎么能昧着良心骂大法呢,这不是叫我做坏人吗,这昧良心的事我不干!这转化书我不能签!李兴国见他不签转化书,就伙同林中伦等人把他劫持到牡丹江农垦局连珠山看守所,并对看守所警察造谣说他专门打当官的村干部,叫看守所好好“教育教育”他,这成为看守所迫害赵双臣的借口。

    第二天,在押犯人在看守所警察的指使下,让赵双臣脱光衣服,往他身上泼凉水,在数九寒天的冬季,这样折磨一个年近半百的老人,就这样一连浇了两天,到了第三天,恶人再往他身上浇凉水时,发现他身上冒热气,有人就说这法轮功有点真功夫,有神佛保佑他,咱们别惹他了,别浇他了。看守所所长和教导员问他受中共教育多年,为什么还要炼法轮功?赵双臣说:我过去身体不好,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肝硬化综合症,医院治不了,让我回家等死,我炼法轮功后,啥病都好了,给国家省了多少医疗费?法轮功让我做好人,我在场里晒粮时,一到下雨,别人都不去盖粮,就我顶风冒雨去盖,这不是好人吗?场领导都说,这人要都炼法轮功我得少操多少心哪。看守所长听完就骂赵双臣,还拿起一寸粗的白塑料管打了他几十下,还让犯人用铁链子(手铐链)打他,打得他满头是大包。赵双臣认为自己没有犯罪,这样对待他是不公平的,他坚决不写转化书,并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看守所长就让犯人用螺丝刀把他的嘴撬开,给他灌大便和小便。最终,赵双臣认准了法轮大法好,坚决不写转化书,宁死也不配合恶警坏人,恶警和坏人见没法转化他,只得放他,在非法关押了80多天后,赵双臣闯出了农垦看守所。

    在赵双臣被绑架到看守所的前五天,赵双臣的妻子王玉华也因为不写转化书,被农垦局看守所迫害的全身浮肿,眼睛视力模糊,头疼,三个半月后才放回家,由于受到的迫害很严重,后来失明了。

    一个执政党迫害这些善良的民众,把其统治下的民众迫害的不能说真话,有多少人因为一句真话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甚至被活体摘取心脏、肝脏、肺、眼角膜等牟取暴利,中共邪党的恶行令天地为之震怒,上天要惩罚这个邪党,希望所有加入过这个邪党的党、团、队组织的人,请你们快快明智退出,就能免于被淘汰的命运。

    迫害直接责任人:
    牡丹江农垦局:原宁安农场公安局长 李兴国
    副局长 林忠伦
    副局长 张福东13154537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