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从归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小姨读大学时谈了一个对像,外婆以对方不是修炼人为理由不同意他们交往。那个对像毕业出国深造后杳无音讯。小姨很生气也很郁闷,反叛的她从此和外婆对着干,刚开始修炼的大法也放弃了。外婆遭非法劳教的几年,小姨更是少言寡语,颓废的度日。

随着年龄的增长,加上小姨的心气很高,适婚年龄段谈了几个都没成,性格变得很孤僻,在家要么冷着脸谁也不理睬,要么顶撞能把人噎得说不出话来。外婆回家后,总是心平气和用师父的法理慢慢开导,并在小姨的卧室外放师父的讲法录音。起先小姨不肯听,声称再吵她休息就搬出去居住。但渐渐安静了,有时其他同修来我家学法交流,小姨進出看见虽然不打招呼,但神情中丝毫没有反感了。我还发现,小姨躲在卧室里静静地听着,我们放炼功音乐时她也打坐,但却一直没有真正走入大法中来。

今年八月刮台风的那天,下午四点多天黑沉沉的要下大暴雨了,小姨提早下了班,到家她开了门,左手扶着门框准备换拖鞋進屋,突然一阵大风吹来,防盗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把小姨的左手拇指严严实实的夹進了门框。小姨疼得大叫,疾呼快开门,可是家里就外婆一人正在里屋放着磁带炼功,外面的声音她压根听不见。小姨只好忍着锥心的痛,自己用右手掏出钥匙把门慢慢打开,抬起左手一看:整个大拇指被挤成了一张纸,手指肚两边一边豁了一个大口子,肉被挤出皮外,直往下淌血。情急之下,小姨连喊几遍:师父救我!法轮大法好!已经血肉模糊的手指瞬间疼痛缓解了。外婆出来看到小姨的手指吓了一大跳,连声责怪自己耳朵背,小姨却说:没事儿,我不疼,您不用担心。

这时,住在楼上的王大夫路过,他是外科大夫,又和小姨是中学的同学。检查后,王大夫判断小姨的手粉碎性骨折了,得立即上医院手术。可是小姨说,你给我简单包扎一下就行。王大夫说:这怎么能行,大热的天不及时手术处理,手指感染,麻烦就大了。小姨说:只管放心,不会有事的。说是说,可外婆还是担心,这一夜她怎么熬?谁都知道“十指连心”疼呀,何况夹成这模样了。小姨还真不觉疼,晚饭后倒头便睡,我進去看了几次,小姨都不曾醒来,睡得很香。

外婆不放心,整晚守在小姨床边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次日醒来,小姨说睡梦中一直有人给她捋手指,有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小姨的手指很快恢复得完好如初,一点疤痕也没留下。外婆告诉小姨,这是师父救了你,是师父在慈悲苦度你。小姨频频点头,说她心里其实早已明白了,否则也不会在危难时候求助师父。小姨回顾自己放不下情关、赌气脱离大法的事,悔恨不已,这都是人心太重的缘故,而手指意外受伤警醒了小姨,让她亲身见证到师父慈悲伟大,悟到了神佛就在自己的身边。

从新修炼的小姨象是换了一个人,性格不孤僻了,脸上挂着笑容,学法炼功非常认真,说要把浪费的时间补回来,跟上正法進程,报答师父的大恩大德。小姨明白了大法弟子的家不在这里,人世间只是为了正法而创立的一个地方。到了大圆满的时候,真修弟子一定会按照树立的威德得到相应的果位。

上个月我跟着小姨去参加她的中学同学聚会,小姨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楼上的王大夫绘声绘色地叙述了小姨手指的当时情况,所有人都觉得大法太神奇了。小姨告诉他们大法的博大精深,讲相信法轮大法会带来福份,讲社会腐败的根本原因,当场劝退了几十个。我惊羡小姨讲真相救人时驾轻就熟很熟练的样子,她莞尔一笑说:这些年耳濡目染,同修在客厅交流,我早就熟记于心了。

小姨庆幸自己抓住了最后的机会,为便于切磋和提高,小姨让外婆搬到她的屋子里住,让外婆时刻用大法指导和严格要求她。外婆告诫小姨,修炼就是去人心,走神的路,如果放不下,很容易走偏掉下去,就会被淘汰,虽然正法的形势越来越好,但旧势力和邪恶在做最后的挣扎,把各种干坏事的下三滥手段都使出来了,迫害、干扰、阻止,这些年来他们一直在这么干,目地就是让大法弟子做不成救人的事。小姨说她不怕,因为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和无量威德,她一定会做好三件事,多救度世人,清除邪恶,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