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亲眼目睹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那晚没有月光,天色一片漆黑,师父鼓励我,给我点亮一盏灯,照亮我去炼功点的路。当一位大姐教我动作时,我说我在睡梦中师父已经教我了,跟大家一起炼吧。第一天当头顶抱轮时,看到整个场上一片红,正象《转法轮》书中写的那样:“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我知道是师父鼓励让我看到这个场,增强我修炼的信心。
——本文作者

* * * * * * *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湖南人,是一九九七年八月走入大法修炼的老学员,在修炼的过程中充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无量慈悲。在修炼的路上,我一路踉踉跄跄,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才走到了今天。我体悟到,只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

一、神奇得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一月有幸得知大法的,亲眼目睹大法的神奇。

我父亲因三叉神经痛住進医院,住在隔壁床上的是一位大学的教授,姓王。王教授患一种丧失神经功能症,人就象煮熟的面条一样树不起来,靠输液维持生命。医学上对这病根本不能医治,只能躺在床上等死。一天,他们学校一位李教授送来一本书给王教授看,当时王教授自己不能接也不能看,是他夫人念给他听。可第四天王教授就神奇般的坐了起来,还吃了一碗稀饭!

我看到后问王教授的夫人:是一本什么书这么神奇,看看书病就好了?她告诉我是《转法轮》。第五天李教授来了,王教授说他要出院跟李教授回去炼功。我问李教授还有没有这本书,我也想得一本。当时李教授说现在手上没有,等她搞到后再叫我到她家拿,并给我留下她的地址。因我自己一时疏忽,把地址弄丢了,错过一次得大法的机会。

转眼到了八月,师父没有忘了我这个弟子。我在生日那天晚上睡觉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县室内球场挤满了围观的人。我上前一看,他们在那里炼功打坐,门口站着师父。师父问我想不想学。我看是炼佛家功的,就说我想学。师父说你就進来吧。我就進去了。师父又问我:你会打坐吗?我说我不会,师父说你就坐下来我教你。我就坐在地上,师父把我的两个腿盘上,我在睡梦中盘了两个小时。师父告诉我:收你当徒弟,过两天有人送书你要接呀。

真的两天后有两位大姐送书来。我一看是《转法轮》,当看到封面的法轮时,法轮就旋转起来,封面的“转法轮”三个字变成了“真、善、忍”,金光闪闪三个大字。当时我把这本书抱在怀里说:这本书真神奇,图案会转,字还会变,我从娘肚子里出世没见过这样的书,真是不可思议、太神奇了!两位大姐说:你真有缘份,一上来就看见法轮在转。我告诉她们:我以前做过多少次同样的梦,梦到我得到一本宝书,多少年的等待我今天终于喜得这本书!

当晚一夜没睡,直到看完这本书。就这样,我神奇的得了法轮大法,走入了修炼。

二、师父管我

我是一九九六年七月十日因工伤了腿,做了左膝半月板切除术。本来是小手术,不知怎么就是疼痛。腿肿的穿不了裤子,行走也不方便,到处求医不见效,就去了民间小道看病。小道他说我是踩到了游神兵马身上,必须立磬。立磬后,腿肿消了,可膝关节还是痛,只好在家养伤。一年以后我得大法了,看了两天《转法轮》膝关节痛也好了。

第三天早晨五点时,传来美妙动听的笛声,连续几天都是这样,当时我想是谁吹的这么好听,出房门去看,一只脚在门外面,一只脚在门里面能听到笛声,两只脚都到门外就听不到了,打了几个来回想不可思议,这是什么意思,想来想去想到:这是师父叫我起来炼功呀!

一个星期后的晚上,送书的大姐又来我家,问我:炼功去吗?我说去。我无意识的说:师父叫去我就去。当晚睡到一点钟时就听到一位男子用普通话叫我的名字。我赶快起来打开窗户问:谁喊我?外面一片漆黑,也没人应我。回头一看墙上的时钟:才一点钟,再睡一会儿。三点时有人敲我房门,说:还不起来?迟到了。我以为没关大门,就起来看看,看到大门锁的好好的,心想:今晚怎么了?明明有人敲门,可不见人。猛的想起:是师父叫我起来炼功呀!自正式走入修炼后,这样的事时常出现,有时敲门,有时电话响。所以那晚我看时间已三点了,穿上衣服就出门了。

那晚没有月光,天色一片漆黑,师父鼓励我,给我点亮一盏灯,照亮我去炼功点的路。当一位大姐教我动作时,我说我在睡梦中师父已经教我了,跟大家一起炼吧。第一天当头顶抱轮时,看到整个场上一片红,正象《转法轮》书中写的那样:“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1] 我知道是师父鼓励让我看到这个场,增强我修炼的信心。炼完功,我请了七本大法书籍和师父照片,还有两张法轮图形回家。

送书的大姐告诉我家里要清场、怎么样清场。回到家中我将和尚送我的很多书、念佛机,还有别人送的气功大全和很多其它气功书、磁带统统处理了,还有立了一年多的磬也扔掉了;家里的佛像请师父为佛像开光,开光后我发现佛像上有一个光圈。当处理那些书时我想用火烧,可是怎么也烧不着。当时我们还没有发正念,我说我们请师父帮忙,俩人双手合十,说请师父帮忙,话音刚落就有人来收废品。我们将这些书、磁带都给他了。晚上我做一个梦,梦到很多人和立磬的道士到我家找我麻烦,这时师父也来了,跟他们说:她现在是我的徒弟,你们再也不要找她的麻烦,你们走吧。他们都走了。第二天我炼功时好象有人拉我,回头一看是那道士﹙另外空间﹚。这时师父过来手一挥,给我下一个罩,以后再也没出现这样的事了,是师父给我解决了这些大麻烦。

在我修炼七天后师父又为我开了天目,在我额头上用笔画一个大眼睛,我能看到另外空间的美好、殊胜的景象,也知道自己在历史的长河中扮演着各种角色。修炼了一个月后,在梦中师父给我一个大箱子,里面装满了叫不出名的东西,还有兵器和盔甲。当初我还以为师父让我唱古装戏所以给我这么多东西,到了正法时期才知道那是助师正法时用的神通法器。

到了一九九九年时,师父让我看身体修炼到什么成度,蜕去人这层皮,看到里面是一种很细小、很细小微粒组成的光。

我能成为师尊的弟子真是太幸福了。

三、起死回生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我母亲胆囊痛住進医院。元旦那天侄儿结婚,中午我没有去赴宴,晚饭他请我去吃饭。因外地来参加婚礼人多,晚饭后他家住不下那么多人,一部份人住在我家。安顿好他们后,我又回到医院来陪我母亲。这时我感到腹内一阵阵疼痛。我想几天没炼功了,我就在病房里打一会坐后就睡了。不知什么时候,肚子剧痛把我痛醒了,我想是不是要方便一下了,我就起身上厕所。走到护士站时看到她们都伏在桌子上睡觉,这时墙上的时钟指向凌晨三点。这时我不知怎么了就倒在地上。我看见我从我的肉身飞出,飞到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隧道,只能向前飞不能往回飞。我想回到我的肉身里,可是却找不到自己的肉身了。在危机中我想到了师父,想到自己不能这样走了,我的历史使命还没有完成,我就喊:师父救我!李洪志师父救我!师父就来了,把我放回到我的肉身里,我就醒过来了。看到墙上的时钟这时指到三点三十五分,我发现我拉一身屎尿。正象常人死时屎尿都要排尽。我知道我是在过生死大关,是师父救了我,谢谢师父把我从死亡状态中挽救回来了。

我回到家换衣服时得知,家人和住在我家里的人也拉一晚肚子,一提卫生纸被他们用光了,我回到家后他们也都好了。我心想:是师父将我这次大难让他们帮我分担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这个法理:“我们举例说,把你今后人生道路中各种业力都要集中起来,把它消下去一部份,消去一半。剩下一半你也过不去,比山还高。怎么办呢?可能你得道的时候,将来有很多人都要受益的,这样一来,有很多人替你承担一份。当然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通过这件事,我体悟到,只有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感谢师尊,将我从死亡状态挽救回来,是师父的佛恩浩荡,没有放弃我这不争气的弟子,我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尊无限的感恩之情。

四、正念足,化险为夷

去年(二零一一年)八月下旬,我县协调人被抓,紧接着一资料点被抄,我住的地方也被邪恶严密监控。当时我家里有很多设备和大量做好的资料、光盘,还有大量耗材,还住着两位外地同修。家里的电话、手机也被恶警监控了。当时有位同修通知我,让我暂时停下来不要做资料了。我告诉她:昨晚几部机子不知什么原因同时出故障,做资料就停了;现在关键是两位同修的安全,和资料、设备怎样转移。后在本地同修正念配合下,将两位外地同修安全送出。刚送走同修,家里来一帮不速之客,以我家请保姆为由敲开我家房门。我一看是亲戚带来的四个人。我就问谁是保姆,他们说保姆没来,我们替她看看环境、谈谈价钱。我说我亲戚都知道我家情况,价钱随行市。她们看了看三间卧房没发现什么就走了。(在师父呵护下,师父将我家堆放的东西全部演化到另外的空间去了,所以她们什么都没看见。)

他们不甘心,又派几个老头守在楼梯口,监视我家進出的人。我一看这不行,同修不知什么时间来取资料,也要注意她们的安全。我就坐下来请师父加持正念。正念一出就听到楼下蹲坑的人说:今天不知怎么了,我肚子痛的厉害。另一人说:我也是,这个小区没公厕,怎么办?又一个人说:我也不行了,赶快打手机让他们再派人来。

这些人走了,又来一批。我继续发正念,他们又是一样走了。

我不断的长时间对我空间场和我居住的周边发正念除恶,并且邀请天上的正神和护法神,还有全球大法弟子和本地同修共同参战除恶。我看到我的空间场正邪大战,电闪雷鸣,不一会我的空间场就清亮起来。

我连续几天长时间发正念。

第三天下午五点我看见一个老头拿一把椅子坐在大门出口处,我就发正念,一会他不见了。当晚他就死在了家中,遭了恶报。这件事大大的震慑了邪恶,再也没有人敢来大门监视了。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正念配合下,我家中的几千份资料、相关设备得以安全运出。

师父说过这样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3]。我也深刻的悟到:为什么师父要求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其中之一是发正念,可见发正念的重要性。

五、九字吉言显神威

为什么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得到大的福报呢?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当法轮大法在人世间遭到诬蔑迫害时,您还能明白是非、支持善良,这就是最珍贵的一念,就会得到神佛的庇佑。在我身边真真实实发生了一件事: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晚上我做一个梦,梦到远隔千里外我妹妹的亲家公来找我,让我救他。我说只有我们师父才能救你,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会得救。他听完后回去了。我的梦也醒来。第二天早上正要打电话去问妹妹,那头来电话了告诉我,她公公昨晚中风不省人事。我把昨晚的梦告诉她,要她帮她公公念九字吉言,她当时还很抵触说:“都念九个字好了,还要医院干什么。”我给她讲大法的神奇,很多人念九字吉言身体达到健康,都是医院不能医治的念念就好了,不妨也试试。后来她答应我,试试。

时间又过了一个星期的晚上,我又梦到亲家公,他让我救他。第二天我打电话问问情况,是我姨侄接的电话。我问他:你爷爷好些了吗?他说还没醒来,医生说没希望了。我告诉他有希望,你去对着你爷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能醒来。他说我们一家人都是做公安工作的,不能这么做。我说搞公安看着你爷爷死?现在可以救你爷爷你不去做?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救度你们的,你只要念一念,神佛就来庇佑你们。我就对着他发正念。他明白一面明白过来了,马上说:告诉我父母去念。

事情又过了几天,老人已经昏迷十二天了。医生对我妹夫讲:没希望了,你们做好后事准备吧,我们已尽力了。在这种情况下,妹夫打电话对我说:姐,听说你有办法救我父亲。是啊,你对着你父亲的耳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父亲就有救。他说那好吧,我就死马当作活马医,你给我发一个短信来,把那九个字写清楚,以免念错。我立即发短信。当晚八时,妹夫又来电话,问他还要做什么不?我说不用做什么,只要你对着你父亲耳朵念九个字就行了,不过你们要将你父亲参加的邪党组织退了,你们也一样,也要退出,因为认可法轮大法好,你们就有好的未来,你父亲也会得救。你不退出邪党组织,邪党是反对法轮功的,你念法轮大法好是要得到神佛的庇佑,他一看你还认同邪党,你念效果就不佳,神佛只看人心。他说那好吧,照你的办,退了吧。

当晚是他弟弟守夜。他弟弟诚心的念九字吉言,从八点半开始念,念到快十二点时就伏案睡着了。快凌晨三点被他父亲喊醒,当时他认为自己在做梦,就打了自己一个耳光,一看是真的,就问他父亲:“叫我干什么?”他父亲说:“我要坐起来。”

他高兴的通知全家的兄弟姐妹,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父亲终于醒过来了!三点半时打电话告诉我,高兴的说:真灵,真灵!两天后老人康复出院。

我为他们高兴——他们全家得救了。事过三年后,我去看望老人,老人都八十八岁了。老人起死回生的事在他们那流传,老人的亲朋好友都明白了真相,也都选择了退出中共、相信大法好,从而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老人的子女大部份在中共黑窝工作,他们明白真相后,改变了对法轮功的态度,从此再也不随着邪党行恶了,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未来。我为他们高兴。

象这样活生生的事例真是数不胜数。我悟到:真正救人是伟大的师尊,作为修炼人的我只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现在留给大法弟子的正法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下决心放下一切人心和执著,扎扎实实学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才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也只有这样才能完成这么神圣的责任和使命。

我个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恳请师父、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怕啥〉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