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师尊呵护下 洒洒脱脱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我当时只抱定一念:我说的是真话!我看到罪恶,就给你抖落,这是修真,至于你这里啥样,跟我没关系,我归我师父所有!所以,我反而成了这件事的局外人,独自坐在敞开门的监室里旁观乱景,只是到晚上,他们换了四个人特殊包夹严管我。但,我是不管换哪个“包夹”,都有办法让他反过来,站在我一边,盯着管教,因我心里坚定的决不允许任何一个对大法弟子造业,师尊就时时给我智慧。
——本文作者

* * * * * * *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末,幸得宝书《转法轮》的,从此我的生命灌注了全新的内涵和意义——证实法成了弟子在人中的全部。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师尊的给予,都是大法的恩泽。为了证实大法,仅剪取证实法中的几个片段与大家分享。

一、笑傲秋风

那是二零零一年秋,我把“法轮大法好”几个大字用自动喷漆喷到大树上,被中共邪党的恶徒绑架关押到看守所,邪恶利用二十多荷枪实弹的武警给我摆了一个阵势,气氛紧张恐怖,然后给我上了四天四夜抻刑。那一刻,我真是从骨子里蔑视江泽民及其所代表的邪党政府——它们太怕大法,太怕我的师父啦!以至于对我这个翻了半辈子土坷垃、不起眼的农民大动干戈。

很庆幸,警察们叫我“法轮儿”!虽然当时我只会背诵两段《论语》,可我时时能感悟到慈悲伟大的师父就在身边呵护着弟子。境况如此,也只有把心一横,都有大法了,我把自己全交给师父就完了,啥也不想!

四天四夜的“十字架”酷刑,我是乐哈哈的过来的,我是困了就睡,睁开眼睛就乐,有时是被自己的鼾声叫醒。被关押的人看到被上抻刑的我乐哈哈的,却还鼾声不断,他们个个泪流满面。夜深时,为了给他们腾出些那有限的休息空间,我心里求师父帮我,就能把手从那扣着的铁环里抽出来,天要亮时,再伸里。那个所长气的暴跳如雷,大骂“傻冒”,我只抛给他一句“你哪知修炼大法有多幸福!”就不想再说话。以后一次一个犯人被告知要给上抻刑,竟然跪地求饶,哭嚎半宿,方知此刑罚给人的恐惧。犯人们好奇寻机向我问这问那,我就给他们讲当时我能认识到的修炼中的体悟,告诉他们记住师父说的“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就是你能同化宇宙这个特性,你就是个得道者”[1], 告诉他们记住真善忍,出去后一定寻找《转法轮》,一定发愿将来修大法。

一个细心照顾我的犯人第二天他的天目就开了。他已被关押在这里六年了,六年未谋母面。此刻,他说母亲头发白了,一脸哀愁,正在家中屋里扫地。我告诉他与我一起时时念动师尊赐予弟子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 现世现报。”当我心里有不稳时,他就告诉我看到一个小孩在拍皮球;当我哪里酸、痛、难受时,他就告诉我哪里卧着一个贴树皮、虫子、花大姐、蝈蝈、蚂狼之类或是变形金刚,或是用剑刺我的小黑人之类,我们就一起念动正法口诀,那些东西就化成黑水再就没了。这以后,我知道修炼人身体上任何不舒服都是这些东西所为。

四天四夜之后,撤下刑具,我才看到我的鞋掉底了,袜子露出脚底板,脚趾甲掉了一个,那是恶徒绑架我的过程中给弄的。

取下刑具后的一天,监室里的人都要求我给大家炼一遍功法看看,我静静的炼了一遍第一、第三、第四套功法。我感到炼功中的我好静、好热、好大,虽然这里铁门、铁窗、铁锁链,鬼火一样的监灯,屋里静的有如凝固一般,在场的人都哭了。我被关押在这里二十多天,身边的人每天走马灯似的调动,他们都答应我发愿修大法,也有当时就跟我学炼的。

邪恶要送我去劳教所的那天,监室里好几个人放声大哭,管教管也管不住。惜别时,他们心里那份痛彻催人泪下,我含泪再次叮咛大家千万记住“真善忍”!

到劳教所,本来已与一个同伴一起走脱,由于我“怕流浪”的一念,使邪恶有机会把我们追回,牵累同修也被劳教迫害一年。劳教所里,邪恶为了迫使我放弃修炼大法,动用了所有能调动的“说客”对我進行了长时间车轮似的围攻,每天都有几个人围着我说乱七八糟的,我既不想污染自己,也不想他们造业,绝对不听,心里求师父帮我,求师父给弟子下个罩。所以,往那一坐,我就睡觉,他们看我闭眼,就摇我,我就睁着眼睛打鼾。没办法,他们只好把我这憨人送所谓的“扫盲班”学写方块字(我可是读过高中的哎)。不管面对什么,我每天都是乐呵呵的,哪个聊的贴心,我就唱上一曲,以慰道心,谈笑间多少颗心熔在一起,我们助师正法的信念更坚定。

那一天,传话的说大队长找我,我依然乐呵呵的推门進队长室,随着推门声,我也高声问了句:“队长找我啥事?”好家伙!屋里二、三十位管教手持电棍分站两排,又给我摆了一个阵势,我瞟了一眼心说:“谁配?!”脸上依然乐呵呵的又问了一句:“队长找我啥事?”队长朝“电棍”摆了摆手,笑向我说:“这不挺好的吗?笑呵呵的!”我哈哈一笑说:我当然挺好,老人们都说人一落草是哭的,可我妈说我一落草就笑!因为我今天有幸做个“真善忍”的实践者!一句话说的队长也哈哈大笑说:行了,回去收拾收拾,等着上饭堂。我心里清楚是慈悲的师父又给我拿掉了一难!

被关押在劳教所里的多数是法轮功学员,这里曾经多少罪恶多少血腥!电棍的噼啪声、“法轮大法好”的呼喊声伴饮随眠,小号,严管,包夹,围攻,加长超时的奴工,借花弄景的作秀。记得那是恐怖七月的一天雨夜,一阵哀嚎划破黑暗时空,把我从梦中惊醒,“共——产——党——你要了我的命啊!——不让我炼功啊!——呜——呜——是法轮功给了我的命啊!——你不让我炼啊!——呜——呜——”监室里所有的人都趴在窗前落泪。这生命悲凉的哀嚎撕扯着每个人的心灵!

几天后我把这首凄婉的小曲写在所谓的“思想汇报”里,交上去了。这一下捅了马蜂窝,整个劳教大队炸营了一样,调监室、换包夹、骂声吵声一片,管教骂人,有几个看上去文明点的管教也拿着电棍高喊:“没人听着吧?!”(指那哭声)我当时只抱定一念:我说的是真话!我看到罪恶,就给你抖落,这是修真,至于你这里啥样,跟我没关系,我归我师父所有!所以,我反而成了这件事的局外人,独自坐在敞开门的监室里旁观乱景,只是到晚上,他们换了四个人特殊包夹严管我。但,我是不管换哪个“包夹”,都有办法让他反过来,站在我一边,盯着管教,因我心里坚定的决不允许任何一个对大法弟子造业,师尊就时时给我智慧。

我时时牢记着师尊的《洪吟》〈威德〉::

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

环境越是严酷,越是不能离开法。我与两个同修配合,每天晚上抄法,再传给大家看,监室里长夜亮灯,上铺床头的窗子上头是摄像头,走廊里长夜有“护廊”看着,我们却每天抄、传不误,若没有慈悲师父的时时看护和点悟,我们是做不到的,何况还常常搜身、翻包的(衣服包、装奴工活的包)。记得一次,我刚進厕所,腰带还没解开,胸前上衣口袋里别着的笔“嗖”一声被重重的拽出,“啪”摔到地上,当时只一个包夹跟着我,我心里一惊,第一念想到“呀!经文……”便撒腿就跑,等我把包里经文藏稳妥,包夹才撵上我,埋怨说:“干嘛一惊一乍的?”我一笑不吱声。虽然大陆环境险恶,从我拜读《转法轮》到今天,大法的经书和资料在我的手中没损失过一张,我只抱定一念:大法洪传,只要到我手里的就是我师父赐给我,谁都不配动!

一年后,邪恶又把我绑送洗脑班。记得一位法律系毕业的研究生(被聘来洗脑班装门面的工作人员)曾问我:“炼功为什么不吃药?”我回了句:“没病吃什么药?!”他又接茬问:“为什么炼功没病?”我想起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关于三千大千世界的法,就耐心的跟他讲起在法中悟到的身体粒子与真善忍的关系。当你符合了“真善忍”时,你的一切就是有序的,就在机制中,这就是精神和物质的一致性。当生命善恶不分时,就是混沌的,它身体对应的粒子运行就是紊乱的,就会发生碰撞,在人的表面医学上就说是病,这时就需要用“真善忍”归正了,因为师尊在正法,一切都正了,也就都理顺了,中医也讲正气固而百邪不侵,我师父在法中告诉弟子“那么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就是你能同化宇宙这个特性,你就是个得道者”[1], 这就是大法弟子正法修炼的意义,你说这修炼和药有瓜葛吗?

他又说他反对不爱国的人,你们师父为什么在国外?我告诉他,大法弟子遍布世界各个角落,可不都是黄皮肤的,所有的弟子师父都要管的,何况我师父九六年出国,而中共九九年造谣迫害法轮功的,别跟着谎言跑。

之后,我反问他:“你脑中的爱国概念是什么呢?”我说:我不否认爱国也意味着一寸山河一寸金,我的师父出身平民,从来就没把任何一寸土地送给过任何别国或者大佬!所以这个问题我师父是最清白的!单就一个国字,圈里王字多一点,我的师父在法中告诉弟子神给人定下的理是兵征天下王者治国,那么王者要守王道,他得珍惜寸土、爱惜子民,中共的出现使中国地图从秋海棠叶子变成现在的啥型你自己去查查看!也许你说是雄鸡,可据我看快成秃鸡了!你们的老毛头讲战天斗地,讲揪辫子打棍子秋后算账,对人好吗?你们的邓××讲杀二十万换二十年稳定,对人好吗?你们的江××讲闷声发大财,对人好吗?中共队伍里的人几个得善终的?征场有勋的彭德怀、林彪又如何?当过主席的刘少奇又如何?我的姑父就曾做过你们徐向前将军的警卫员,十五岁跟红军跑,子弹曾经穿过前后胸,几次重伤脱命,最后成为独臂人,文化大革命时被游街批斗活活冻掉了耳朵。余暇时,你再去感受一下“六四”母亲们的决绝哀痛!再看我师父讲的真善忍,真是做真人,善是处处与人为善,对你好的你要善待他、对你不好的,你也要善待他,忍是矛盾冲突面前,要宽容忍让,要遇事先为别人着想,我的师父慈悲苦度弟子亿万,却从不要弟子感谢,从不要弟子一分钱,只要弟子一颗向善的心!这得多大的无私和胸怀?!你不感动吗?!伟大啊!所以我愿把我生命的所有交给我的师父,所以我愿用我生命的所有赞颂我的师父!因我宁其伟大决不卑贱,这是我生命的追求和选择!我的师父讲的真善忍才是真正的爱惜每一个生命。那么,哪个国度里的人奉行真善忍,那里人的道德就是高尚的,素质就是好的,那里能不是礼仪之邦吗?那里能不富强安康吗?大法从中国传出,中国是福地,所以我的师父才是真正的爱国者!

他满眼噙泪,定定的望着我说:你别说了,再说我跟你学了。他回去跟那些负责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的人汇报说,他的学问太高,给他讲微积分和粒子学,他讲不过我。这下传开了,来这里的人都要找机会来与我聊聊,甚至找不着机会接触我的人,就抢着给我送茶送水。在这里两个月的时间,每天都有形形色色素质的人找机会来跟我聊天。

记得一次这里的一个主任说来看看我,進屋就打官腔说,“江主席”政策宽大,没把法轮功打成敌人,应该感谢之类的话。我有些急了立刻回敬他:别整这,没用的!哥哥,兄弟贴心,就说些掏心窝子的,没打成敌人,牢也坐了,打成敌人,又怎样?整国外去?!行于江湖,也得立于江湖,人在人中,何以立命?!“人”字两笔看似简单写好不易,做直更难!劝你遇事三思而后行!这时,跟他一起来的小警察拍着手笑说:“整国外去就好了,那我也跟你学,好能出国。”我们都笑了,打破了尴尬,他没话找话跟我聊了会儿体育场上的新闻就走了,以后直到我离开这里,他都是躲着我。唉,是我的争斗心和人的观念阻挡了他了解真相。但愿他不错过与大法的机缘。

二、法光沐山乡——喜迎神韵

自从我知道师尊亲自做神韵,知道神韵直接就在救人时,我就开始努力向人推广神韵晚会光盘。过程里,沐浴在法中的神圣,使弟子渐渐达到慈悲祥和,心定神清。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几年下来,经过不断深入讲真相,推广神韵光盘,我的很多亲朋好友和乡邻都成了固定的神韵喜爱者,他们见面常嘱咐“新的来了,别落下我”,也常有人来找我要的。

其实,大法弟子都知道神韵具有法的内涵,都知道神韵直接就在救人,所以就该向当年弘法一样的热情推广神韵。个人认为众生对神韵的喜爱和对真相的接受程度就是大法弟子付出的回报。神韵是伟大的师尊给予众生的恩赐,我不可以让自己的人心和不足阻挡了师父要做的,作为弟子我只有尽心尽力的份。

众生对神韵晚会光盘的喜爱和渴求时时感动着我的心!我就和几位同修配合到山乡大集市向有缘人推广神韵晚会光盘。带着神韵晚会光盘,无论在哪里,我只抱定一念:大法弟子领师尊法旨救众生来了,神韵来了,这是大法的恩泽,是师尊的恩赐!你看了就得救,众生千万别错过机缘!法轮大法救度众生!然后就把思维定住,身外环境的变换,决不会使我心起涟漪。

第一次去的那个集市,虽然天很冷,可还没等赶集的买卖全面开张,我们带的几百套神韵晚会光盘就被大家一抢而空,没得着的满心满脸的遗憾跟着身后撵着嘱咐:“再来多带点吧,我没捞着,我来晚了。”

再次去前次去的集市,所带的神韵晚会光盘再度被大家一抢而空,依然有没得着光盘的人跟着身后撵着嘱咐:“再来多带点吧,我没捞着,我来晚了。”也有撵着问我们“去年的还有没有?”“前年的还有没有?”也有问还有没有其它内容的光盘。我们再去就捎带上部份其它内容的光盘。众生对真相的渴求使我们真真切切的体会到师父讲的救人急。参与其中的大法弟子都能真切的感受到助师正法的神圣与自豪。

星期天,那是个将近年关的集市,车多人密,喜气喧嚣,我们这次带来两千多套神韵晚会和几百“放光明”制作的其它内容真相光盘,还有几千本台历挂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被大家一抢而空,人们互相传告、询问,开车的司机都伸出手,大声跟我们要,有没捞着的急得直按车笛,有乘坐四轮车赶集的人没等车停稳,就跳下来,奔到我们这抢光盘,有先得到光盘的人乐得抢起我们装光盘的包,往车斗上一站,便给人们递光盘,口里直喊:“快,快,要没了。”也有得到台历挂历的人端起我们装年历的箱子,站到高处,边发给大家,边激动的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振动寰宇的呼声在这偏远乡村的集市多处响起。参与其中的大法弟子们常常被这呼声和喜气感染着。没得着光盘的人依然跟着我们身后撵着嘱咐:“再来多带点吧,我没捞着。”

那是个雪后初晴的日子,一个偏远乡村的贸易大集市,东西南北两条马路十字形伸展,比上次去的集市大一倍。这次我们带来神韵晚会光盘两千多套,其它内容真相光盘一千多套,挂历五千多本,台历几箱子,还有年画,福字。一说是赠送给大家的年礼,哪还用我们发啊,那就是抢啊,抢的你兜子都拽不住,有人乐得抢过包,两手高高举起,边发给大家,边激动的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振动寰宇的呼声在这喧嚣的大集市上此起彼伏,亲历者个个被这呼声和喜气感染着!

写到这里我想起师父讲的:“我叫人在未来要给大法一次回报,就是剩下来的人吧,要给大法开创一次最辉煌的时期,全盛时期。”[2] 什么也挡不住师父所要的,其情其境以让参与其中的大法弟子感受到将来众生将给大法开创辉煌的预示。

三、假相不惑金心

这一小节该是这篇征稿的结语吧。很长时间以来,自身修炼状态不到位,学法状态不好,外来干扰很大,常被一种麻木因素抑制着,主意识有时处于不清醒状态,自己也着急,有时还会反应出很重的恐惧心。所以这篇征稿才是一篇迟到的征稿,写稿的过程,突破诸多干扰,也从新认识一些问题,牵出许多人心,归正一些观念,清醒了许多。

师父在法中告诉弟子:“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佛教中讲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是不实的。”[3]那么我也只当自己的这种修炼状态也是一种假相,不再去看重他,不再去感受他,要求自己加强学法,清醒的发正念,一切假相都会象一缕浮云随风而逝。

说幻象,想起初春时节一次给外地采购证实法项目所需物资材料的经历。本来所购资材要用客车搭载,可无意中发现我运送资材必须搭乘的客车所行必经路段警车林立,过往车辆严格搜查,包括过往客运车的乘客也要搜身,我意识到是怕心促成的假相,因我受一次同修被恶警绑架事件牵扯一直流落在外,有些怕的观念被触及,怕心有时也往外冒。我只能求师父帮助,同修那里证实法项目不能被耽搁,又不想增加那里同修的心理负担,更不允许购买资材到位时间拖长,只求师尊做主,弟子绝不允许个人自身不足影响整体配合项目,不论弟子有什么不足那都是弟子证实法中还未走完的路,弟子认识到什么都会无条件在法中归正的,拜求师尊加持!

我默默的在这路段附近转了三天,静观其变,三天后,发现警车所剩不多,也不再有搜查车辆、搜查乘客的现象,只是给过往车辆拍照。我不再有任何犹豫和顾虑,赶紧回本市采购发货。

还有一次,有事与一同修一起去一老同修那,回来时,发现街面很多辆警车穿梭巡查,一辆警车在我们身边停了一下,当时自己心里也有些不稳,和同修一起绕路而归。这被触及的还是一个“怕”。在此把这“怕”和“恐惧”以及一切“怕”所形成的观念与因素曝光清除。

自从我的处境人逝家荒、流离在外之后,大家一直在关心着我。只要我金心不改,只要我正信不丢,一切假相都会象一缕浮云随风而逝。我相信我会在大法中归正,我相信我的师父会把我度成!我将以我生命的所有赞颂我的师尊,赞颂法轮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在北京《转法轮》首发式上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