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师恩浩荡 神奇得法破迷障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

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第一次投稿,向师尊和各位同修汇报我的一点修炼心得。不对的地方望大家多多包涵,慈悲指正。

一、神奇得法破迷障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一直在寻求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算卦的书,阴阳的书,奇门遁甲,佛经等等也都接触过,可是就是找不到圆满的答案。直到一个偶然时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从天上飞下来一部书落到了我的双手上,看不清什么书名。醒来后我觉的很好奇,就想今天有什么事发生吗?

吃过早饭要办事,就骑摩托车。结果车坏了不太好使,我就到附近老同学办的修车点去修车,老同学修着车,我到他屋里休息,就看到他床上放着一本没有皮的书,拿起来就问门外老同学:“你怎么把这本书搞得这样了?”同学说:“这是石家庄一姑姑叫带回来的,说是谁有缘谁就看吧,我也看不懂,你想看你就拿走吧。”我看到的第一句法就是师父讲的,“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转法轮》)。很吸引我接着往下看,太好了!车修好了我就把书带上回到家里如饥似渴的看。

两天看完了天书《转法轮》,第三天就出现拉肚子的现象,我一想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结果一天就过去了。我真正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苦度。

二、山雨欲来

得法后不断的和当地县城的同修洪法,炼功,感受到了强大的能量场。所以老是想炼功,学法不是很多。开始一天炼一遍,不会盘腿就散盘,单盘也盘不了,每天炼一三四套,抱轮单炼。

直到有一天抱轮时,忽然有一个意念从心里发出:“坚信李洪志师父,坚定法轮修炼大法”。此念一出立即感到全身发热通透全身,姿势自然归正,全身舒服有力量。又过了一会儿,朦朦胧胧又看见一菩萨的形象然后隐去了,我好兴奋。从此以后加长时间炼功。

转眼到了九九年的六月份,晚上炼功,第一三四套连续炼了三个小时,感觉很好。抱轮时耳边忽然听到“赶快炼,赶快炼”,很急促,当时我就想,是不是要出什么事?不然为什么叫我赶快炼?结合当时恶党对大法的态度,我就加大炼功时间。一个抱轮动作就一个半小时,四个抱了六个小时,整整炼了一晚上。直到“七•二零”时,每晚不下五~六小时。

三、冲破家庭阻力,师父保我安然无恙

迫害后家人开始反对我修炼,一见我学法炼功就和我瞪眼闹腾。到自焚伪案发生后,家人和亲朋好友都劝我不要再炼了,甚至给我烧书烧磁带,我没有动心,一直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我的体会,讲师父给我净化身体,讲师父帮我度过劫难。

二零零零年,一天警察穿着便衣到我家抓我,当时我没在家,我在工厂里觉得有一种特别不祥的感觉,心不安定。我深思,有师在有法在,有什么东西能使我心不安呢?想到了警察,这时身体出现了一种特殊的感受,我知道师父在保护我。这时家里也打来了电话说:“有人找你,不象什么好人”。我马上告诉家人:“那是警察,不要理他们,就说有事回不了家”。 警察连续三天到家找我,都是师父点化我离开。第四天身体又出现同样感觉,很厉害,我忽然想到书和材料放在家里,我马上打电话告诉家人把我的东西全部整理好放在安全地方。刚放好,警察就上门说是要搜查,找不到东西就算了,以后不来了。家人很高兴的说“找吧”,结果啥也没找着走了。家人知道了大法的神奇,我知道这是师父帮我过劫难,从心里无比感谢师父。

四、整体协调,法开天地

我于二零零三年走入整体,第一次骑摩托车晚上发真相资料一个人几十里地发了很多。晚上梦见了六道轮回的景象,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以后我就经常配合当地同修整体的做,同修们很配合,把我县地图带上分片包给每一个学法小组,而且经常开交流会,每个小组都开,各自都有分工,整体形势非常好,做的轰轰烈烈,街道上、公路两旁、小树上、乡村小道上、每户门前都有大法真相,条幅、手写字、不干胶、护身符等做到了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到处都是。恶党白天毁,我们晚上做。最后恶党的人说,全县的法轮功太多了,不知道有多少,不撕了。连几个邪悟的都要求回来修正法。

那几年同修们很安全,我县没有一个被迫害的同修,同修们也体会到了师恩浩荡,法开天地的辉煌。

五、勇猛闯关,大法显神奇

师父给我净化身体记不清多少次了,以前都是在体内,有一次不同,来脸上了。就象中风似的,嘴斜眼歪的很厉害,而且伴随着头晕,高血压似的。我知道这是“关”来了,想要以身证实法,就必须按大法的要求做,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当时我干的是服务行业,过往的车辆很多人也多,同事、家人、亲朋好友以及长辈们都来看我。人们当然很着急,都说我这是病,劝我到医院治疗。我一边慈悲的笑,一边心里发正念清理他们说的这个“病”字。

同村两个人也得了嘴斜眼歪,我想这是师父叫我和他们比较。师父,我要做您争气的弟子,绝不给您丢脸!

两个孩子哭了,妻子也哭了,说:“你为了俺们,你就到医院看一看,检查检查不行吗?”我坚定慈悲的说:“我不到医院才是真正对我们大家好,负责任。我保证勇猛精進过关,请你们放心。”他们见我没动心,也只好不说了。那几天我遇到人就讲真相,没人的时候我就嘴里漏风漏气的出声念法,炼功不下五到六个小时。每个正点都发正念,打坐时间长,疼的身体直出汗。

这样坚持了十多天,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的脸正常了!感恩师父的泪水流出来了。家人高兴,朋友高兴,同修高兴。而同村两个有病的人每个人都花了上千元药费。大家都在传我炼法轮功没吃药全好了,人们看到大法真显了神奇。

六、正念闯魔窟,师父救弟子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本地区大面积迫害大法弟子时,我们县同时抓了十几个同修。我正在街上骑摩托车带着孩子的时候,忽然后面警车里出来了四个警察把我打倒在地,给我戴上手铐,连拉带推上了警车,很是凶恶,连孩子也吓的大哭了。

到了县刑警队后又给我戴上脚镣。开始我给看守警察讲真相,他们不听,后来我就唱大法歌曲,警察说我唱的真好。这时妻子和叔叔通过一个火警见到了我,他们劝我别炼了,和警察说点好话,承认错误,又说孩子吓坏了,不吃也不喝老哭,妻子也伤心的流泪。叔叔吓唬我:“你要再不改,你这个家就毁了。”我坚定的说:“我没有犯法,我到要看看共产党到底有多么邪!”妻子伤心的劝叔叔:“我们回家吧,别管他了。”

我修大法坚决不被情左右。警察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就回答法轮功。他们不问了,我开始不停的发正念,那时师父刚出经文《感慨》,有时间我就背,背到“一路正念神在世 满载而归众神迎”就充满了信心。

这样铐了我三十多个小时,胳膊和腿开始肿,到第二天下午把我们三个同修一起押上警车,送往保定八里庄劳教所。一路上继续戴着铐子,我就立掌发正念,同时也告诉另外两个同修。这样一直发到保定,那个押我们的警察说:“我真佩服你,一路手都没有倒,累不累?”我说:我有师父保护,不累。警察说:“你师父不是在美国吗?”我说:“师父就在我身边。”他讥讽的笑了笑说:“判你一年,看谁说了算。”我说我师父说了算。

到了劳教所门口,我坚决不配合他们的一言一行。过了一会儿,狱医给我检查身体说我血压高,高压一百七,低压一百一,我知道师父在保护我。押我的警察叫我喝药,我说:“我没病,喝什么药?”警察说:“那你为什么血压高?”我说:“这是恶党迫害我的原因,不信放了我就没事。”送我的警察可能怀疑血压结果,说是暂时把我放在这里,狱方答应了。那一晚我一直背《洪吟》、《洪吟二》、《感慨》,心里发正念。

第二天上午又拉我到市第一医院检查,还是一路正念。先检查心脏,我心就跳的厉害,不检查了也正常了。一量血压,医生说高压一百五,低压一百三,低压比在狱中还高呢。有个警察说:“嗨,又一下回不了家了,两天了,也送不進去,真上火。”师父护着我,他们办不到。

狱方怎么着也不收,到下午四、五点钟开始返回,我还是一路立掌发正念。到县公安局时,出来一个小伙子(警察)问我:“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法轮功。”他又问:“你知道《我笑》吗?”我很高兴的说:“知道。”我马上背出师父《洪吟》里的《我笑》:

我笑——众生觉悟
我笑——大法开传
我笑——渡船起航
我笑——众生有望

他马上说:“别背了,我知道你已经全背过了。”把我送回家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警察走了。家里人、乡亲们都为我高兴,感谢师父,孩子扑到我怀里哭了。

第二天家人告诉我:“抓你们的当天,保定公安局的人在高速路上出车祸了,还担心给你们加罪呢,这下可是现世现报了。不过为了证实你们的法,你还是量量血压吧。”到医疗点一量,一切正常,听到这个结果家人都笑了。每当人们问我这事时,我就讲大法的美好,讲师父保护弟子的过程。

七、讲真相劝三退 师父帮我出智慧

师父叫我们救人以来我就讲真相,也记不清讲了多少。

有一天遇到有十来个人,我就给他们《九评共产党》小册子,讲真相。有的人问:“你们法轮功人天天说,灾难来了,灾难来了,共产党要灭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灭呀?”我心想,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灭,不能随口乱讲,那样对众生不负责任。讲恶党时间长了,给恶党加能量,讲时间短了众生不相信,不是害了众生吗?怎么办?我求师父,向内找,心生慈悲,无意识的讲出:“你要想知道具体时间,你就从做好人做起,不做坏事做好事,重德做人,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到那时你看一看能不能知道?”他们点点头明白了。

又有人问:“你们吃着共产党的,喝着共产党的,你们应该吗?”我说:“我们吃着宇宙的,喝着宇宙的,没有宇宙能有我们吗?宇宙多少年了?共产党才几天?共产党走的是霸道,法轮功走的是天道,你说霸道长呢?还是天道长呢?”人们想了想都笑了,有的说:“共产党什么事都是为它的命着想。”理明了他们也就退了。师父救了众生又加持了我。

有一段时间讲真相很不顺,也不知怎么讲,晚上梦见师父给了我两个啤酒瓶,一手一个,一个有底,一个没底。醒来后就悟到,有底的是让我学《九评》,没底的是让我传《九评》。那几天我是天天看新唐人《九评》节目,mp3一遍接一遍的听。从此以后讲真相没有什么问题了。

八、静心学法,唱歌好!

《洪吟》、《洪吟二》、《洪吟三》,我是经常背,特别是《洪吟》和《洪吟二》,快的时候不超过十六~七分钟,正背了倒背,直到脑海里象打字机一样显的非常快。就象师父《转法轮》里讲的:“人念佛号要一心不乱的念,心里什么都不想,把大脑其它部份都念木了,什么都不知道,一念代万念,‘阿弥陀佛’的每个字都能显现在眼前。”我遇到问题就能想到法。

有一段时间学《转法轮》,七个小时就能念一遍。有时困了就加强注意力,一会儿就过。有时念的大脑发木,看别的东西都看不清,马马虎虎,只有看大法的字看的最清楚。偶尔还能看到从字里旋出佛道神一样的小人,全身热呼呼的非常好。

天音歌曲我能唱几十首,《洪吟三》歌曲现在能唱三十多首。梦中师父也多次听我唱。慈悲的唱就能得到心神的净化。一次梦中一个声音说;“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打倒”。我马上说:“不对,法正一切。”醒来后我又唱,我觉的我是幸福的修炼人。

九、法光照耀,大法正我心

做协调人、技术员也是一个心性提高的修炼过程;接触的同修多,事也多,用的时间也多。在技术上很多难题都是师父教会我的,太神奇了,也太多了。只要按照师父讲的去做就一定能行。同修们各有闪光点也各有各的不足,开始听听同修精進的体会,把这个同修的,说给那一个地方的交流会,把那个的说到这个交流会上来,针对问题大家切磋,互相提高。不管刮风下雨,白天黑夜哪有问题就配合同修做协调做技术;各个项目的,各个学法小组的,哪一个同修有事都会去。

时间长了,各种问题也出来了。家人的唠叨、常人的看法、同修的埋怨以及同修家人的行为都来了。常人对我说什么还好忍耐,特别是同修的指责和侮辱我是最难忍受的。还有一些同修说我修的好,修的高的,我也从心里讨厌,怕旧势力迫害。

一开始还好把握,时间长了不行了,仰望师尊法像倾诉心声:师尊啊,我这是为什么?难道是我欠同修的?我流着委屈的眼泪说:“我不管这些同修们的事了,我实在顶不住了。”

从此以后我修自己的,出外打工,做生意。听不到个别同修的非议,躲过了乱七八糟的传闻。可是做什么生意总是以赔钱而告终,没办法只好躲在家里好长时间不出来,谁也不想见,也不精進,总是丢三落四的,学法也不入心,心里总是不平衡,对修炼环境不理解,怨这怨那,梦中总是往下掉层次。

我开始向内找,多看师父新经文,又走回整体修炼。

回忆我的修炼历程,有精進有松懈,有得到也有后悔和遗憾。师父啊!是您帮弟子度过一个个难关,是您教着弟子点悟着弟子修了您的大法,是您带着弟子一步步走向修炼的彼岸,是您给了弟子一切所有。千言万语道不尽修炼殊胜,千言万语道不尽师恩浩荡。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