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漫漫修炼路 助师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记的有一次我在一个集会广场讲真相,正在对一个孕妇讲,她婆婆来了。我又对这个婆婆讲,婆婆明白真相后,举起双手对天发誓:苍天在上,我全家五个党员,我发誓一定要他们全部退出。周围的人都凝神望着她,全都镇住了。当时我为众生明白真相而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
——本文作者

* * * * * * *

我是一个近七十岁的人了,由于没读几天书,大半辈子辛苦操劳。成家不到十年,丈夫去世了。我拉扯着四个孩子在一座小城市里生活,那时生活的辛酸我不愿回忆。当把最小一个孩子抚养成人,我已是满头白发、满身疾病……

一九九七年,我患上胆结石,由于疼痛难忍,我准备住院开刀。到医院一检查,身体多处有病:心脏病、肠胃炎、低血压、恶性贫血等,抽血化验时,血都是黑的。由于无法支付昂贵的医疗费,真感到山穷水尽了。此时,听到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有神效,我决定修炼法轮功。

记的第一天看《转法轮》,我一口气从上午看到了下午三点。读书时,一股股强烈的热流通透全身,身体感到暖融融的非常舒服。当时我就悟到这不是人世间一般的书。下午三点过后,胆结石疼痛加剧,豆大的汗水出了一身。那时,我对法理只有极浅的认识,就记住了书中说的四个字“物极必反”。我坚忍着剧痛七个小时。家人见状都劝我去医院,我回答说:“死、我也信这一回!”话音刚落,“哇”就吐了一痰盂黄胆水,紧接着又吐了三大块黑东西,吐完后,身体立感舒服,一身轻!几十年压抑的心情也消失了,我就象换了个人似的。太神奇了!从此后,我坚定的走上了修炼之路。

我就象亿万大法弟子一样,在修炼的路上经历了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从上京护法到流离失所、从被诬告遭绑架到被非法劳教判刑,五進五出牢房。我对大法从未产生过一丝动摇的念头,坚定的走到了今天。

风雨突变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说不准炼了呢?我就开始在家门口向路人讲真相,讲法轮功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连续讲了四天,由于家人害怕,我遇到了来自家人的巨大压力。于是我就决定干脆到北京去跟中央领导讲:法轮功是好的。当时的想法是非常简单纯净,也没想到××党会是如此的邪恶,一心只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记的上京那天,我是背着家人,从家后围墙翻出去的,翻墙时脚后跟擦丢了一块肉,依稀可见骨头,鲜血染红了裤脚。我没放在心上,坚定的踏上了上京之路。

進京第三天,擦伤的脚跟就结痂了。在过去,这种伤要得半月才能好。我悟到这是师父帮我了,并告诉我路走对了。我更加坚定了信念,发誓不还师父和大法一个清白不回家。

九月中旬,北京开始大搜捕,我被七、八个警察抓到了派出所。一路上我就不停给警察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警察们一个个都听呆了,有个警察还似信非信的问:你说的这些是真的吗?我说当然是真的。

到了派出所,我依然对派出所的警察讲真相,警察记录了我的口述,有四页纸。我看后郑重的签了我真实的姓名,并一再嘱托要将我的口述材料送往中南海,警察答应:一定送。到了当天下午五点,警察又把我送到北京昌平临时关押地,我当时发了一念,这不是我待的地方,请师父救我。果然,進去不到十分钟就因“人已装满,拒收”被送回到家乡,非法关押到当地看守所,進行强行转化。那次,我彻底否定了邪恶对我的迫害。

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我堂堂正正回了家。我没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没签任何一个字。

由于我是当地第一个上京护法的人,邪恶派专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对我家進行监控。二零零一年,我与一个同修去邮局向公检法机关投寄真相,被监视我的人跟踪。为了掩护同修,我上前抓住警察的衣服不放,转移了警察的注意力,同修安全走脱。此时师父的一句话闪现在我脑海里:“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精進要旨》〈理性〉)。我请师父加持,终于智慧摆脱了魔爪。至此,我成了当地重点“通缉”要抓的人。从农村到城市我所有的亲戚都被邪恶骚扰过。于是我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在流离失所的那段日子里,我始终没忘大法弟子的使命,讲真相、揭露迫害。我见证了三次大法的神奇。其一,当时摆脱邪恶后流离失所是空身一人,没带任何大法的书及自己的换洗衣服。我将这苦恼说给了隔壁的一位明真相的老人,并告诉他几里外一位同修家中有书,只因我怕连累同修无法亲自去拿。老人明白后主动帮我去拿。往返十几里步行,帮我请来了《转法轮》。神奇的是,这位罗锅老人第二天就直起了腰,并丢掉了拐杖走路!

其二,那时我是上午帮助做农活,下午学法,晚上农民一收工,我就挨家挨户上门讲真相。记的有一次,晚上我走的很远,回来后已是深夜。我肉眼竟看到我住的房子满屋红光罩着、闪闪发光。我当时心里好激动啊!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感谢师父对我的鼓励。连续三天讲真相深夜回来,我都看到了这种景象。

其三,同修得知我流离失所后在这个村庄住,就准备给我送经文《弟子的伟大》和真相资料。谁知進了村已是深夜了,又不好一家家打听,正在犯难时,同修看到一户人家门前有个大大亮亮的“正”字,便走到这户人家试着喊我的名字,正好是我住的那户。当我出门时,“正”字就消失了。同修非常激动。我深深感到佛法的玄妙、殊胜!师父既给同修指引了我的住处,同时也勉励弟子修炼的路一定要走正。

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出世。从法中我悟到: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而艰巨。每一个世人被救度,他背后无量无际的众生也同时被救度,这个责任太重大了。我按师父的要求,开始全身心投入到讲真相、劝三退中。七年来,无论严寒酷暑,还是刮风下雨,我雷打不动每天讲真相、劝三退。我们这座小城市几乎没人不认识我是炼法轮功的。

我分别先后三次登门给当地三任主管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局副局长讲真相,其中有一位我是九次登其家门。有一次他叫我说:今后少来,担心影响,真相资料不用送啦,你们网站我经常看,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国保大队长我只要见一次就给他讲一次。由于我们当地同修坚持不懈对警察讲真相,令看守所拒收被绑架的同修,并说:法轮功都是好人,你们吃饱喝足没事干,法轮功我们这不收,今后不要往这送。接到“一一零”诬告法轮功的报警大多不出警,有时也出警,当着诬告人的面带走同修,警车一开到没人的地方,就对同修说:你就这下车。

记的有一次我在一个集会广场讲真相,正在对一个孕妇讲,她婆婆来了。我又对这个婆婆讲,婆婆明白真相后,举起双手对天发誓:苍天在上,我全家五个党员,我发誓一定要他们全部退出。周围的人都凝神望着她,全都镇住了。当时我为众生明白真相而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

还有一次我到本市中学广场讲真相,有一个明白真相的中学生对自己的同学喊:法轮功奶奶来了,你们快来三退呀!几分钟不到退了五十多人。其中有一名同学要报警,明白真相的同学连声说:你要遭报,你要遭报的。当时就制止了她。

就这样几年下来,我劝退了三万人左右。同修们对这个人数感到不可思议,也有的问我:真相是否讲到位了?事实上,我所遇到的人,只要有时间愿意听的,我都耐心给他们讲的很详细。对那些匆匆忙忙从我身边走过的,我就三言二语将其劝退。我每天都能進入一种只有我能感到的一种救人机制中,一進入这种救人机制中,救人效率特别高,只需三言两语,就退了。然后我就送上真相资料。我明白,我只是动动脚、动动口而已,实质上,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把有缘人安排到我身边。师父把路已经给弟子铺好了,就看每个弟子是否愿意放下人心,抱着一颗救人的心去做。

每当我看到路上川流不息、忙忙碌碌的人群,我都感到还有很多众生等待我们去救度,我还有许多人心尚未修去,就备感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但有一点我非常清醒,我一定会坚定不移,照师父指引的路走到法正人间那一刻。

此文是本人口述,同修帮忙整理。 合十!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