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来着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我在父母四十多岁时出生,也是他们唯一存活的独生女,从小虽得父母钟爱、老师喜欢,但因父母的“大地主”成份, 我四岁起就坐在父母的后面挨批斗。十一岁时在文革期间被扫地出门。二十六岁从边疆回城,那时父母已在文革中被中共整得双双瘫痪截肢。我凑合成了家,四年后有了女儿,却被诊断为先天脑瘫、小脑共济失调。我中止了学业,背着女儿走上了漫漫的求医路。孩子稍大,我又去奋斗,三十九岁时病倒在合资公司经营副总的岗位上。四十一岁时,我已是满头白发,面色土灰,食道、乳腺、子宫都出现恶性病变,心肾衰、绝症缠身。

就在生命走到尽头时,法轮大法救了我。我读着《转法轮》,什么都明白了。我知道了自己痛苦的原因,知道了人生的目地,知道了人应该怎么活着。我从小在无神论、斗争哲学、仇恨哲学的灌输下,目睹人们被挑动着摧残我父母的一幕幕,心中都是出人头地、仇恨、报复、漠视一切人,心恶狠,尤其物质匮乏,我自恃有能力,对人下手狠,寸利必争,造业无数。偏偏婆婆说我带着父母,结婚“自己解决”,一文不名、孩子不管不问,还要跟着丈夫按时去尽孝道。对此,傲性的我怨恨、委屈、压抑。

修炼后,我知道了一切都有因缘,是自己业力所致,人们在无神论、仇恨、弱肉强食的挑动下,人心变恶,互相伤害,在无知中造业,最后害的是自己。法轮大法让我看到了迷中人的苦和可怜。我从仇恨所有的人到善待所有人。法轮大法使我完成了这个转变。我按照“真、善、忍”大法法理要求自己,包容别人,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化解了和公婆的宿怨,真心当作自己的父母孝敬。法轮大法让我变的宽容善良,在家中不再盛气凌人,没有了唇枪舌剑,去掉咄咄逼人的强势,尊重丈夫,温柔体贴,家庭生活温馨和谐。丈夫的朋友很羡慕,说氛围真好,嫂子给我们老婆上上课吧。我说:看《转法轮》宝书吧,全包括了。

不知不觉中,我无病一身轻,面色红润,癌肿排掉了,不敢做的梦都成了现实,从身体到面容都开始往年轻上返。 “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脑瘫的女儿也康复了,完成了学业,当了教师。

我在大法中受的益,说起来能够写一本长篇巨著,只举一例吧。公婆有三个儿子,我丈夫是老大,公婆在市区有一套五居室军干楼、一套平房。婆婆说老大靠得住、靠谱,将来由我们照顾他们俩老。在婆婆病危时,我在婆婆病床边被610特务绑架,被非法劳教回来后,婆婆已去世了。憨厚的丈夫昼夜看护母亲、主持后事,事后也病倒了。两个弟弟趁注销母亲户口之机,把两套房子改成了他们的名字并过了户。

现在的大城市房子昂贵,是第一财产,一套房子就够全家移民欧美的费用,工薪族忙碌一生不够买一套好房子。亲戚、朋友、同事,连保姆都愤愤不平,说:大哥你太老实,把他们都弄法庭去,让他们吐出来。要在过去,我一定把这个家弄个底朝天。

可我在大法中一路走来,早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了,师父教导我要重德行善、看淡名利、遇事为别人着想。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利益,破坏了家庭和手足之情,八十多岁的老公公说不定会把命搭進去。老公公也很恐惧家庭变故,他刚做完心脏手术虚弱的很,而我在劳教所被“熬鹰”酷刑、逼说假话等阴毒邪恶的流氓手段整的身心俱伤,是因重病需终生治疗才放出的,我恢复炼功后,身体迅速复原,开始服侍老公公,告诉老父亲:只要您高兴,我怎么都行。我给他看《神韵》,给他背师父的诗词:“为名者气恨终生 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 不动情清心寡欲 善修身积德一世”[2]。老公公说:“真好哇!要都这样社会多安稳哪!”

八十六岁的老人身体好了起来,这两年老跟人炫耀自己不感冒,整天乐呵呵的。丈夫目睹大法弟子可歌可泣的修炼历程,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很快糖尿病、心梗、脑血栓都好了。一家人其乐融融,活的轻松快乐。

正如师父教导的那样,守住德,该有的还会有,如今,我家的生活仍然超过两个弟弟,有车有房(住一套,出租一套),有丰厚的存款,一家人健康快乐,无忧无虑,应有尽有。朋友同事经常说:什么时候看到你都是在发自内心的乐,你告诉我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好!生意好,一顺百顺哪!

我自己常常感慨:这辈子,来着了!内心充满了善良美好,由衷的快乐着。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