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里正念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四日上午,我在街上给人讲真相劝三退,被恶警绑架,在本地看守所关押五天,因我不配合,于九月二十九日,被送往省城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進劳教所,我先被非法关在第一大队(专迫害大法弟子),后转到第二大队一中队。下面,我把在二大队一中队,以及被释放回家在公安局签字时所见证的四件神奇事写出来。

(一)

二零一一年上半年,劳教所搞什么“红歌比赛”,我所在的一中队平时训练的很好,大队领导经常夸奖,说“比赛会拿头奖”。可是,比赛那天,我专心发正念——“解体共产邪灵,不能得奖。”

当轮到我所在的一中队演唱时,正在唱着一首邪党歌,唱着唱着,突然哑声了,结果我所在的一中队比赛失败了。

(二)

二零一一年“十一”,劳教所要搞什么“升旗”仪式,电视台要来录像采访。我想不能让升旗。我六点整点全球同步发完正念后,接着不停的针对“升旗”发正念——“解体共产邪灵,不准邪恶升旗。”真是神奇,头天天气还好,到这一天一直下雨不停,“升旗仪式”也就泡汤了。

可劳教所负责人不死心,到十月九日,天气晴好,要补上“升旗仪式”,电视台也来了,操场上全劳教所几百人整整齐齐的排着队等候。我同样不停的发正念,不准升旗得逞。眼看那邪党国旗随着拉绳冉冉上升,当升到顶端时,国旗突然掉下来了,原来拉绳断了。这么大的场面,个个扫兴而散。

(三)

二零一二年初,我右眼发痛出血,去找大队长问:“是否在饭菜里下了什么药?”大队长忙说:“不会的。”并随即带我到劳教所医务室检查。医师指着我说:“她血压很高,到了200!”我心里暗喜:谢谢师尊!帮我出现假相,救我跳出魔窟。

于是,大队长去找劳教所所长反映我的情况,劳教所就通知我家属接我回家。于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我提前了七个月脱离魔窟。

(四)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九日,我回家的第三天,公安局通知我丈夫把我带到公安局,说我从劳教所回来,要登记签字。我不肯签字,要我按手印,就逼我丈夫拉着我的手按。

情急之中,我求救师父:我不能按。真是神奇:逼我按的手印都成了墨团团。他们觉得奇怪,也按着试试,他们按的手纹都显的清清楚楚。恶警们又逼我重按,还是墨团团。不了了之,只得放我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