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一思一念中修出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这位与我单线联系的同修突然查出得了家族遗传病——糖尿病,听到后,我出的第一念是同修在这个问题上有怕心,才招来了鬼上门,提醒同修清除怕心,把坏事变成好事。可同修状态一直不好……

回家后思考是不是我太执著同修的执著了?想想自己说的、做的都符合法呀,突然一个念头出来:那是表面上符合,潜意识里我也把同修当成是病人了,是有问题的人,是急需帮助的人了。为什么不找自己呢,师尊不是告诉我们向内找这个法宝了吗?我心里一亮,找到突破口……

——本文作者

* * * * * * *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参加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交流法会已经成为我修炼的一部份了,近几年一到这个时候,不由自主的就想到要开法会了,平时遇到一些过心性关的事情也不由得想要写到法会投稿中。虽然这几年明显的感到自己安逸心重,甚至坚持了几年的晨炼被中断后竟然怎么也做不到了,救人的神圣感、紧迫感、责任感似乎也不如从前,可是当我看到明慧编辑部征稿通知中那一句句要求时,我坚定了一念:无论自己还有多少不足,也要写出救度众生中以大法为指导,修心去执、境界升华的正的一面,证实大法的伟大,感恩师尊。

我这一年来最深的体会是遇到任何事先找正念才会有正行,而正念来源于大法,必须是符合大法在不同层次的要求的。在以下的事例中,我和同修都遵循着大法的教导,转变人的观念,突破困难和干扰,平稳的走在救度众生的路上。

与同修配合建立小资料点

我一直是与一老年同修阿姨单线联系,所有真相资料以前是依靠她传给我,但来源不稳定,所有师尊经文和真相资料都不能按时看到。自从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后,我开始担负起为与该同修有联系的大约七、八位老年同修提供师尊新经文、《明慧周刊》、《明慧周报》、明慧真相期刊、粘贴、光盘等真相资料以及上传三退名单和讲真相电话号码的工作。因为我丈夫不修炼,所以我都是下班后背着他下载、打印资料。资料来源解决了,但《明慧周刊》周转速度太慢,大家不能及时看到《明慧周刊》内容并共同切磋,失去了一些整体提高的机会。

今年我接触到一部mp5,操作很简单,心想如果大家都能用mp5看《明慧周刊》电子书就好了,既节省了纸张和打印时间,又能即时看到《明慧周刊》。我把想法与我联系的同修一说,她很高兴,也同意用她家的电脑给大家拷贝电子书。因为我们都有共同的愿望,为同修着想,心在法上,其他同修也支持,所以很顺利的买到mp5,然后就开始教同修使用电脑。我参考《明慧周刊》上有同修介绍的经验,教同修把步骤记到本子上,但我要求同修学会用脑子记,而且要明白每一步操作的意思,这样记的牢固、灵活,同修也很虚心的学。

这期间遇到不少人心的干扰,当看到同修在我操作时明白,自己拿起鼠标就紧张、不知所措的样子,急躁心就往出冒,话一急,同修就更慌,好象我逼她一样,好在现在基本养成了向内找的习惯,马上就能抓住它,清除掉,再耐心的讲解,并不时的鼓励她,保持祥和的心态。同修真学起来就有压力了,从没接触过,觉的很难,我俩当即调整心态,认为我们做这事的基点是为他的,在法上,不能承认畏难心理,相信师尊随时会帮,于是坚持什么也不想,静心学,使劲记。当同修突然来电话要求我中午去她家解决问题时,我带着怕周围住的单位同事看见的心及暗暗指责同修对我有依赖的心,急匆匆去的路上还就碰上了熟人。当同修再次要求我去时,我以此为借口拒绝了,要她自己摸索。同修着急,找支持大法的常人帮助,结果U盘染上病毒,感染了我俩的机器,同修严肃指出我应该重视这件事时,我知道是人心造成的,做大法的事,应堂堂正正,一切怕和顾虑都不是我,熟人看不到我。之后随叫随到,即时指导同修,同时自己还学会了安装杀毒软件和为安不上杀毒软件的老电脑杀毒的技术。

这样不到一个月同修就可以独立操作了,其他老年同修也克服了不敢摆弄电子产品的心,很快学会使用mp5,而且基本上每次都是一口气看完《明慧周刊》,感到都有提高。我还把发正念钟声拷到mp5里,同修们用着也很方便。

现在想来一切都是师尊给安排好了的。昔日的同修送来mp5让我给装神韵晚会,我告诉她神韵晚会这样看不严肃,而是给她装上了明慧评论、《九评》内容和几个讲真相光碟的内容,这让我想到让周围的同修用mp5看《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当我发现机器染上病毒,及时归正自己时,又很巧的看到单位局域网上要求各部门更新杀病毒软件,而且有具体的指导,我借机咨询了我遇到的问题,并顺利解决。我真切的感到是师尊在推着我们往前走,只要我们有做好大法事的愿望,师尊随时都会帮我们的。《转法轮》中这方面的法师尊早已开示过,只等着我们去实践、去证实了。

帮助同修过病业关

还是这位与我单线联系的同修突然查出得了家族遗传病——糖尿病,听到后,我出的第一念是同修在这个问题上有怕心,才招来了鬼上门,提醒同修清除怕心,把坏事变成好事。可同修状态一直不好,女儿总让她吃药、盯着她餐前餐后验血糖,还买来贵重的补品。同修扛不住,找我交流,承认自己有怕心,因为姐姐也得了这个病,还挺重,所以一直担心这个事,现在得上了,可她怕给大法抹黑。我帮她分析:第一你承认是病的状态了,那就真的得病了,修炼人要提高心性,不承认它。师尊说大法弟子没有病,这是干扰,发正念清除。第二要给家人发正念,不能让她们帮邪恶的忙,你若听她们的安排去看病吃药就毁了她们。把大法弟子拉下来,她们得犯多大的罪呀!我说我也每天给你和家人发正念,我们是一个整体,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迫害她就是迫害我,坚决不承认,我们只走师尊安排的路,其它一切都不承认也不要,冒出来就彻底清除掉。

过一段时间同修又说,女儿仍然逼的紧,反复提醒她遗传病危险,现在就怕女儿提这事,一提就紧张,似乎发正念不见效果,有点绝望,只能硬扛了。她女儿又找我劝她吃药,还说了一些指责同修的话,如:只想着自己的那些(大法)事,动不动就急,脾气不好;得病的事不让碰,一说就象触动了神经一样反常;对家里的亲戚不太关心等等。我以我去病业关为例告诉她,我们碰到这样的事是提醒自己找自己的问题,该提高了,当我找到一些肮脏的心并去掉后,病业马上就有了转机。

回家后思考是不是我太执著同修的执著了?想想自己说的、做的都符合法呀,突然一个念头出来:那是表面上符合,潜意识里我也把同修当成是病人了,是有问题的人,是急需帮助的人了。为什么不找自己呢,师尊不是告诉我们向内找这个法宝了吗?我心里一亮,找到突破口。

我自己身体带有一个病业假相已有两年左右的时间了,就是月经不正常,我也找过执著心,是因为修炼前曾被色心干扰过,从而形成一个观念,欠债要还,可能这个病业是还债,当时也认为不能承认,也发正念清除过,但不见起色,虽然有点贫血,可因为没有影响什么也就麻木了。今年看到体检结果中癌细胞有个值明显增高,也曾冒出怕心,但很清醒的意识到清除它,然后就不理会了。想到这,我发出强大的一念: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一切有师尊在管,大法弟子修好的一面师尊都给隔开了,出现的不符合法的状态都是需要在法中归正,从而提高上来的,谁也不能以此为借口迫害大法弟子,谁迫害谁是罪,清除谁。师尊说过大法弟子没有病,大法弟子要以健康的身体证实大法的超常和美好,救度众生!顿时我感觉一块东西从我身上一下子抽走了,浑身轻快极了,心情非常舒畅,当月月经正常了。

我把这件意外的收获告诉了同修,同修也很受鼓舞,经过这段时间的魔炼,她也冷静下来,不急于关注血糖指标,把提高心性放在第一位,把女儿的指责当成是需要弥补的不足,做大法的事也不能成为发脾气的借口,去掉急躁心;主动关心亲人,方式方法听从女儿的安排,不坚持自己;她们再提吃药的事她就讲自己怎么从大法中受益,心甘情愿帮她们带孩子,利益上看的淡,才使整个家庭有了现在这样的生活质量;与得糖尿病的姐姐外出旅游时,细心照顾姐姐和他人,注意保持大法弟子的风貌,回来后姐姐到处夸她热心助人、身体好;平时在穿着打扮上稍加修饰,给人以健康、美好的精神面貌;改变了以前想不起发正念的状态,现在到整点有时间就发正念。

看到同修的变化,我感到同修已没有最初的紧张和无奈,她象有了主心骨一样找到了正念,我提醒她别把自己当病人,我也坚信:大法弟子修了大法身体非常健康,这个魔难同修一定能通过向内找,同化大法,从而提升境界,顺利走过来的,然后坚持默默给她发正念,清除一切以糖尿病假相迫害同修肉身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

说是帮助同修,其实是帮助自己添了正念。

救人的过程中修慈悲心

我丈夫脾气非常爆,结婚后我越来越受不了他,要不是修大法,我早就和他离婚了。是大法挽救了我的家庭,这点他非常清楚。因为九六年我学大法后就不和他生气了,一天高高兴兴的做家务,与他和睦相处,人也变的随和了,对他家的亲人也热情了,身体也健康了,后来还给他生了一个孩子,他的高兴劲儿就别提了。

邪恶刚开始迫害大法时,他说现在形势这样了,不然他也会学的。但是随着迫害的升级,谎言的灌输,他看到了形势的严峻,因为在中央部委工作,他深知邪党斗争的严酷。他以离婚相逼让我放弃修炼,我以坚持学法、炼功展现我坚定修炼的心,他退却了。但一直不给我好脸,动辄破口大骂,甚至不避孩子。我的心性开始守不住了,有时也回嘴,而且心里真生气,越来越看不上他,对他也没好气,好象在他的问题上又回到了修炼前的状态。

随着师尊发表的一篇篇各地讲法,把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使命及众生的来源说的越来越明白,我了悟我俩这一世的缘份不浅呀,他能与大法弟子成为夫妻,那是一定要得到救度的,他是相信我才来的,我必须救他。在一次聊天中我轻轻提到我用“平安”的名给他退党,以后就平安了,他听了仍看报纸没什么反应,我以为他默许了,就上网给他办了三退。但在以后他的一些言语中我没看到他对邪党有什么清醒的认识,于是我又提醒他已经帮他退党了,他听了大怒,明白告诉我他不承认,我心凉了,有一种深深的惋惜,我体会到我对他的慈悲心开始萌发。这么久以来我一直在心里念着师尊的诗“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鼓励自己升起慈悲善念救度他。面对挫折,我承认心里带着对他的气,不实修自己,怎能出慈悲心呢?

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对他的怨恨心、妒嫉心、嫌弃他的心、背后说他坏话的恶行等等不善,用真、善、忍衡量,我哪个字也没做到,我知道必须彻底改变了。往深挖,之所以产生这些不好的心是因为我要求他,我用我做人的标准要求他,他得称我的心;学了大法以后,我用大法的标准要求他,所以才产生了这种种不满,这不是向外找,向外求吗?谁都得让我满意,我还修什么?大法修炼的真谛是向内找、向内修。想想师尊在《转法轮》里多处讲到要“提高心性”,自己理解到的法理是我们不脱离常人社会去修炼,人与人之间的矛盾都是提高心性、偿还业力的机会,对待丈夫,自己非但不修自己,还对他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思想业力,师尊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如果在极其微观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个执著的东西形成的物质是什么?是山,巨大的山,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动不了它了。”“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鼓掌)可是作为修炼的人来讲啊,你得真正的能够象修炼的人那样要求自己,虽然你有时还做不到,最起码你得有这样的正念,你得去修自己。”

于是我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用大法来归正。当我晚上疲惫的下班回家,看见丈夫躺在沙发里舒舒服服看着电视喊饿时,抑制自己的妒嫉心,急忙下厨房做饭,并安慰他“你老婆这么会做饭,不会饿着你的”;当丈夫不顾家里房间小,发疯似的瞬间买来诸多收藏品,塞满整个屋子时,我由忍不住叨叨几句到尊重他的选择,默默的收拾,保持整洁;当丈夫发脾气、骂我时,我找自己是不是又对他不满了,“相由心生”嘛;当他数落我什么事做的不好,应象他那样做时,我也不争论,心平气和的答应;当看到丈夫在外人面前总是夸夸其谈,显示自己时,提醒自己不能烦他,多包容他,而且不能象他这样;家里遇到买房子的大事时,多听丈夫的意见,而不是总强调自己的看法;当他遇到不如意、吃亏的事时,用法理来宽他的心,表明自己的态度,减轻他的压力;当他表现出对邪党的愚忠时,开始坚持为他发正念……

渐渐的丈夫的笑脸多了,也关心体贴我了,看到我学法、炼功、发正念也不发火、摔门了,就象看到我做常人事情一样正常,我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在我俩身上展现,而且他有一次对我母亲说我折腾,可能是指我劝他退党的事,母亲细数我修炼后身体的变化后,他什么也不说了。

在与丈夫的矛盾中修自己的同时,我也注意与其他常人相处时修好自己,我摆正与常人的关系:大法弟子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不与常人计较、争斗,矛盾中修去各种执著心,从本质上区别于常人,修出神的状态——慈悲,目地是救度众生;常人社会不是神的社会,所以常人会有各种各样低境界的行为,随着道德的下滑,这些行为会越来越败坏,这是末法时期的世相,但现在的常人都是来被大法救度的,他们明白的一面都知道,可是又有旧势力和共产邪灵因素在操控常人对大法、大法弟子犯罪,阻碍他们得救,大法弟子与常人的关系就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所以当我只想要救人,注意放下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求名求利等等人心,取而代之的是真诚、善良、宽容并坚持发正念时,修炼人真的没有敌人了,从而当我讲真相时,常人就愿意听,也能听的進去了,我希望我能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真正把人救了。

在写这些体会时,我感到这是一个静心梳理自己修炼心路的过程,我发现自己现在比初学大法时理性多了,那时感性很强烈,激动、欣喜,有些执著心一旦发现,马上就能去掉,但法理不是很清晰。走入正法时期修炼以后,修炼环境复杂,压力大,自己在认真学法的基础上,坚持看《明慧周刊》,与同修交流,理性逐渐增强,遇事能理智思考,走的比较平稳,但意志力有所减弱,生活的安逸、环境的宽松,有些执著心在得法初期看似已经去掉了,可在又面临考验时由于意志力不坚定出现反复,这也检验出自己在某些方面修的不扎实。我真得突破它们了,也许那就是为私的根,必须连根拔掉。

回顾修炼经历,真的感觉师尊就在我身边,时时点醒我,帮助我,就连写这篇文章时也能感觉到师尊一个个念头往我脑中打,帮我写的完整、准确,而且这次写体会文章心很实、很稳,没有前几年写时急于证实自己、显示自己的激动,只有一次次体会到被师尊呵护时的感动。大法弟子多幸福啊,在大法中熔炼着,师尊为我们做了那么多我们看不到、想象不到的事情,弟子唯有精進,以报师恩!

以上是我现有层次中的体会,如有不对的地方,请指正。

合十!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