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重视学法 学法修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在跟随师父正法的路上,走的跌跌撞撞,好在心底认定了大法,虽然摔了很多跟头,还是走过来了。回首这一年来,虽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但细想起来,还是有很多收获,我感到在实修自己了,在个人的一些问题上心性关过去了,心性也能够越来越稳定了,救人的事也能够踏踏实实的一步步做了。

一、把学法放在第一位 重视学法

师父说:“那些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做的好的、变化大的地区,一定是大家法学的好。那些个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视学法的。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也借澳洲法会之机告诉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无论新老学员,一定不要因为忙而忽视了学法。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1]

我摔过很多跤,根本原因就是法没学好,不重视学法。虽然在被迫害前也是天天看书,但实际上是走了形式,确切的说那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学,也觉的自己也在看书呀,别人说到的大法中的理我也知道,但就是书一放下来,就是满脑子常人的想法,分不清哪个是真我。

走了一大段弯路后,从二零一零年开始,我痛下决心学法、不再走形式。那时工作单位给我安排了一个边边的位置,工资也仅够生活。我按照师父的教诲,把心放下来,就一心学法。在单位里上班没人的时候我就背书,一天可以背四、五个小时。背书的时候,越背心里越感到轻松、愉快,我内心充满了信心,我相信有大法的指导,我肯定能把以后的路走好。

一年后,就是去年二零一一年,我提出正当要求,我的工作有了变动,能够有个正常的岗位了,这让常人觉的很不可思议,我知道是慈悲的师尊帮助我、又给了我一次从新做好的机会。所以我经常想到,尤其当我名利心冒出来的时候我就想,我的生命是师尊给的,不然的话早就毁掉了,我现在的生命是同化大法、救众生的,不是来享受人的生活的。我就这样提醒自己。

去年过年的时候,我跟家人到婆婆家过年(为了给他们讲真相,我们基本上每年过年都是去他们家)。丈夫家中有四个兄弟姐妹,丈夫最小。他们家几个兄弟姐妹都是属于这个社会的中上层,家庭经济情况都很好,比我们要好得多,但由于怕恶党,所以虽然他们都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们,但另一方面他们把造成家庭、父母痛苦的责任又归在我们身上,对我们、对我也一直很有意见,所以我们一直不好讲真相。更糟糕的是,我一直有个心性关没过好,就是在他父母家时,看到他父母对他好或他们一家人在一起高兴的样子,心里就不平衡,很容易就按照常人的思想想问题了。我也一直很苦恼自己怎么在这种环境中就不象个修炼人呢?

去年,又回到他父母家。这次表现在我面前的,婆婆有意无意的总要说一些她那几个孩子怎样收入高、条件好,这些话说给我听,我心里越来越不平静,各种想法都有,妒嫉、不服气、自卑,各种不好的念头搅的我心里很难受,又觉的自己不对,只能在心里压着,但总有压不住的时候。

有一天,我跟婆婆发生了争执,这时丈夫也来指责我,气氛已经搞的非常僵。如果是在以前,这个年肯定是过不好了,大家最后就要不欢而散。可我心里明白,我是来救人的,怎么能跟人发生这种矛盾呢?可是心不改变,不去掉不好的念头,情况是不会有改善的。我一边尽量的多做些家务、尽自己的责任,一边用心学法。

可能因为我有这颗想改变的心,我在学师父的《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时,师父讲到:“所以不管你们在任何环境下、任何情况下遇到矛盾的时候,都要抱着一颗善良的心、慈悲的心对待一切问题。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鼓掌)那为什么平常的一个人惹你生气的时候你不能原谅他呢?!”

我感到心里一震,头脑一下清晰了,是呀,我的问题就出在这。我在遇到矛盾时,不是象师父讲的“抱着一颗善良的心”[2],而是总把别人往坏处想,想别人肯定会怎样怎样的想我、说我不好的话。我真正的找到了执著的症结,再看婆婆时,她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的对待我了,一切都好了。

在婆婆家过年的时候,我把师父在一九九九年之前的各地讲法都学了一遍,我深深的感到,其实师父在九九年之前把以后可能发生的事情、该怎样对待都说了,心性该怎样提高都说了。我为什么还是走了那么大弯路,就是学法没学好呀!也因此,我更重视学法了。

我现在是如饥似渴的学法,每天学法是跟小组通读和自己背,开始每天背几段,后来每天可以背几页,每天学法静下心时,都能够在学法时有新的领会,无论是通读还是背法,都能忽然感到,师父讲的是这个意思;师父讲的就是这么回事。只要静下心时,基本上每天都能有这种体会。我看到明慧网上有一个同修说,师父的每句话都让他明白一个道理。我也有这种体会,我看到法的每一句话都在告诉我一个法理,真的太好了。

二、在家庭中实修

我的一家人都修炼,所以在做三件事上没有意见,但还是在家庭中有很多矛盾。以前不注重修自己,把自己的感受看的重,所以我与丈夫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对待双方父母的问题上,都曾经发生过很大的矛盾,甚至是争吵不休。

我是在亲情上执著重的人,而丈夫同修则对人有分别心,容易看不上别人。恰恰他看不上的人是我的父母、还有孩子。我父母从我得法开始就反对大法,我爸是恶党书记,我妈虽然不是党员,可是她对恶党的那一套非常熟悉,也非常适应,按照我丈夫的话讲,我妈就是典型的恶党思维。无论我们怎么跟他们讲,我们修炼大法怎样做个好人,他们都不相信,说我傻,说我丈夫是别有用心。十几年了都这样,我们都失去了信心再去救他们。同时,我丈夫对我妈的那一套势利的思想非常看不惯,也就很看不上她。

相对来讲,我丈夫的父母要好得多,认同大法,也深知恶党坏。丈夫在说话、办事中有意无意的对两家就有区别,我心里也就不平衡,开始强忍着不说,时间长了,因为没在法上真正的修自己的执著,就忍不住了,埋怨、指责丈夫不公,丈夫也受不了,火了,说我是非不分。我们都在向外看,指责对方没做好,互不相让而发生争吵。这些迟迟不能解决的问题成了阻挡我们修炼提高的障碍,不仅是障碍,也成了邪恶钻空子干扰我们的地方。

这两年我和丈夫同修都发现,每当我们因为孩子、父母而争吵的事情发生后,很快,单位保卫部或居委会的人就来找谈话,我们心里都明白,是因为自己没按照大法的要求做,邪恶才有借口控制常人来干扰我们,问题出在我们身上。好在我们能够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重视了学法,有了向内修自己的意识,我们就在学法小组上坦诚的说出自己的执著,不回避矛盾,冷静的思考自己的问题。丈夫同修指出我太执著亲情,在父母、孩子的问题上不能让人碰,一碰就不干。我就想我自己,确实是这样,我太在意别人怎么评价我的父母、孩子,不想让别人说一点他们的不好,但我心里也知道他们有的事情确实做的不好。我的执著重到了学法小组的同修看到了都不好说我什么,他们怕说了我就不高兴了。我感到我确实得把执著放下了。

师父讲:“因为一个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3]

我是大法弟子,修炼的人,法理我都知道,我不能再执著人的这个情了,就执著眼前看到的这点东西。父母、儿女,这一世的缘分是为大法而来的,能得度得法、能在大法中修炼是最幸福的事,我们善待亲人,与善待其他众生是一样的,说不定哪个人他上辈子是你的父母、儿女,所以不能再分这些东西,也不能把心放在这上面,被人的情牵绊着,一个被大法熔炼的生命那就是一个神了,怎么还能被三界的情带动呢?不能!我放下了对丈夫的怨恨、对他家的妒嫉,放下了对自己父母的情和急于想改变父母的心。

在家庭的过关中还反映出我有许多心,比如对物质利益的执著,总想比别人强的心,妒嫉心、自卑心等等等等,都在学法中一个个认识到,一个个的尽力修去,修去执著才能一身轻。

三、面对面发神韵晚会光碟

二零一一年神韵晚会光碟出来时,我试着在街上给常人,但很少有常人当面接的,人的戒备心很强。今年神韵晚会光碟,明慧网同修交流都在说要面对面发放,按照“传播”的要求去做,这也是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师父讲:“其实师父要怎么做,决不是那么一想就完了,我要做许许多多的铺垫,你们看不到的,那些神也都在做。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4]我悟到既然今年要求面对面传播神韵晚会光碟,那肯定条件已经有了,只要我们去做,晚会光盘一定能够面对面给常人。我决心做好这件事,把神韵晚会光碟晚会光盘传播给有缘的世人。

开始面对面发放时,感到很难开口跟人讲,一个是有怕心,一个是顾虑面子,怕别人不接受。我就发正念,清理自身阻挡救人的不好的因素。一旦开口之后,讲了一、两个人之后我就感到没有顾虑了,不管那人接不接光盘,我都继续找下一个人讲下去,很自然的,就是尽量的告诉人晚会光盘的珍贵之处,心中有一念希望世人得救。十几个光盘很快就能发放完了。

我真的感到,今年和去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越面对面发放神韵晚会光碟,我越感到有更多的世人能够接受了,无论是年轻的还是年纪大的,都有人很愿意接受,而且还很高兴。

有同修讲发放一个光盘就是一个故事。我也有同感。在面对面发放光盘时,每一个人的反映都有所不同。当给他(她)讲这是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是海外华人在国际上的演出,演出的是咱们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正统文化,是一流的演出,全世界巡回演了数百场,很快就会来大陆演,今年我们做推广,这是赠品,错过很可惜。

讲完后,很多人本来表情很冷淡,听完后一下就笑了,连说谢谢、谢谢。有的人跟我探讨起中华文化,并说很感兴趣,还要我的联系方式,说神韵晚会光碟来了好通知他。也有的人开始不信任,问了我很多问题,问我为什么发放、不收费,里面有那么好吗?我说我们就是在传播最好的东西,这晚会在台湾一个月演了三十七场,在韩国演了十三场,好不好你看一看,很多人看了心情好了,身体都变的健康了。在我回答了她许多问题后,那人感到我确实在为她好,最后接过盘后很感谢的样子,当我走到别的地方跟人讲时,她还在向我招手,谢谢我。

我在发放光盘时,还有的世人帮我出主意,说早上、晚上到公园那儿的跳舞场地去发放,那里有很多人喜欢文艺。我听了觉的有道理,就早上出来找路边的晨炼的场所。果然,就遇到有缘份的人。有个五十多岁的人在拉二胡,我跟她说这光盘里也有二胡演奏,你看吧,你会喜欢的。在这时,旁边打乒乓球的一个男的走过来,一听是神韵晚会光碟,就说“我知道”,拿了盘就走了。后来,他们那个晨炼场所的每人都拿了光盘,有两个人还多要一张,说给孩子看。当我走时,那个开头拿盘的男的悄声对我说:“我知道,这是法轮功的”。我笑了,对他竖了竖大拇指。

后来,我越来越感到拿出去的盘不够发,刚开始时,一次拿十张盘出去,现在是一次拿四十张出去,满满一书包,两个多小时就发放完了。

发放神韵晚会光碟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最突出的就是去怕心,因为大陆这种环境,我虽然觉的自己怕心不重,但在发放时,还是时不时的有疑心,觉的是不是有人在盯着我,会不会被举报。当然还是要注意安全,一般我采取的方式是在一个地方停留时间不长,发放四、五张,十来张就换一个地方。选择的地点也经常变动,不形成规律,一般不在人聚集很多的地方发放。

我发现,人很多的时候,你跟他讲什么,他不注意听。在人少一点的地方,你专门跟他去讲,他会停下来听你讲,这时效果比较好。我出去发放时,也是一路发正念,到一个地方就先清理那里的邪恶因素,看到人后,清理世人背后的邪恶因素,然后再跟人讲。

因为还有怕心,就有去怕心的事情和一些干扰。有人在接过光盘时,就问:是不是法轮功的。开始我不直接回答他,我说这是演出的中国传统文化。有的人就不说话了。有一次有个人说要是法轮功的我就不要,因为当时感到那人思想中有恶念,自己有怕心,那次没有回答,没有跟人讲真相。事后我很懊丧,我想那人虽然接了光盘,但她发现里面有法轮功的内容,要是对光盘做了不好的事情(扔掉或什么),我不但没救她,还让她干了不好的事。光盘是很珍贵的,人要不想看,我们也不勉强,我为什么就不能堂堂正正告诉人法轮功的真相呢?我意识到要修去怕心。以后再遇到有人问,我就说,法轮功是好的。有的人就明白了。

有一次,我把盘给一对母子,儿子有二十岁了,他们在等公交车。我给他们介绍神韵晚会光碟,儿子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一横心,对着他的眼睛说,是法轮功学员演的。他当时做了个很无奈的表情,要把盘还给我,他妈妈立刻就拦下了,说“拿着拿着”。我明白了,是邪恶在考验我,我真的说了法轮功之后,他们反而收了,不象我以前顾虑的怕人不收,其实那是怕心在找借口。

也有一次我做的不好,那天我早上出去,看到有一群人在跳扇子舞,有十五、六个人,五十多岁。我当时在走过去时,突然有一个念头,要是她们问是不是法轮功的怎么办。当时我感到人多,我又有顾虑,而且还想多发盘,我就想,那就象以前,就说是表演传统文化的吧,不正面回答。其实就是把救人当成做事了,掺杂着证实自己的心,还有保护自己的私心、怕心。我走过去对领舞的人说,抱歉,我想打扰你们一下,我这里有个赠品,是…… 领舞的人接了过来,看得出,她喜欢。这时其他人就过来了,一听是赠品,就你也要,我也要,每人抢了一盘。但很快,就有一人,大概有五十多岁,穿着也是很不错的,对我说,是不是法轮功的?我就按照刚才想的说是演传统文化的。她一听我不回答她,就说肯定是法轮功的了,说不能要。她把盘给我,我笑着说,这是自愿的,看不看都是自愿的。有三、四个人被她带动也把盘给我了,她们一直追着我说为什么不回答,并且叫别人都把盘给我。我这时就开始发正念了。领舞的人说,我就看里面节目演的怎么样。我听了很高兴,我想起以前交流时同修说的话,就说,是呀,要看看里面的舞蹈怎么样,而不是先看是谁表演的,好不好自己看完去衡量。我发着正念离开了,事后我与同修交流,悟到这还是冲着我的怕心来的。我总想回避法轮功的问题,这怎么能做到堂堂正正呢?我认识到这是我要提高的地方。

其实已经有很多人知道神韵晚会光碟了,一天早上,我在一个小区门口看到有两个穿戴讲究的中年女的在说话,我走过去给她们介绍,她们拿过盘看,其中一人说“我知道”,然后看了我一眼,就回头对另一个说:我一会儿告诉你。然后她们拿了光盘走了,边走边说。我很高兴,他们肯定听说过神韵晚会光碟了,这是师父安排的让她们能够看了晚会演出从而得救。

四、在与同修配合中修去执著自我的心

我们学法小组现在一共五个人,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对夫妇。我们在一起学法、配合做三件事已经有十来年的时间了。中间有过矛盾、甚至走过弯路,但是大家的心,都是在法上,都在想着怎样更好的修好自己,助师正法。在做真相资料中我们互相配合着,每个人还根据不同的特点做了不同的讲真相的项目。

我们是一个整体,在这个整体中,也时时都有修心性的事发生。其中最突出的矛盾是我们两个人总是对那一对夫妇同修的某些做法有看法,也就是总觉的人家做的不对。而在与他们交流时,我们有指责、埋怨的心,这样气氛就不对劲了,他们也接受不了,最后矛盾严重的时候就是你说你的,我做我的。好在现在毕竟和前几年不一样了,大家都能在发生问题后冷静下来看自己,越来越把心放在如何配合好上,所以矛盾冲突的程度越来越小了。

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对与同修配合中暴露出的执著心又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这件事就是这对夫妇同修的一位亲戚同修面临着生死关。

这对夫妇同修有一位亲戚同修,两年前身体开始迅速消瘦,开始时她自己认为是自然状态,后来在消瘦近二、三十斤的时候(原来有一百三十多斤),身体出现恶化,吃不下饭,睡不了觉。在去年六月份开始,双腿浮肿,一个月时间双腿粗的差不多和她的腰一样粗,家人害怕把她送進医院,一检查是肺癌,而且是最难治的那种肺癌。抽出肺积水后出院了,没过多久又发现脑部有细菌性的瘤子,开颅取了瘤子。

因为是亲戚的关系,所以在这过程中这对夫妇同修一直守在她身边,照顾她,正念鼓励她。我们也与她交流怎样向内找。她也找出了自己的很多执著。后来从医院回到她自己家中,当地同修不时的去她家看望,与她组成学法小组。但是在整个过程中,无论是这对夫妇同修还是我们,都用人心在看重这位魔难中的同修的状态,甚至因为她的状态相互间发生争论,出现了最不好的状态,就是相互指责。同时,这位魔难中的同修确实也有对人的分别心,会觉的我们她能接受、亲戚同修说的话她不能接受。无论我们还是她的亲戚同修都希望她快点好起来,就出现了站在各自的角度上,互相指责对方做法不对、有执著。大家心里越着急,就越看对方的执著。

在这一年的时间中,这种向外看的情况基本没有改变。今年七月,这位亲戚同修突然出现了腹部剧烈疼痛。不修炼的家人不得不又把她送進医院,一查是胆结石,做了胆摘除手术。手术一结束,大夫告诉说癌已经扩散到腹腔各个器官,家人急了,要求给做化疗,医院不同意,说她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了化疗了。胆摘除后,同修腹部却更疼了,医院给打了杜冷丁止疼,一天一针。

看到同修这样,我们商量着轮流去医院给同修读法。去了一天发现不行,环境不适合。这时她当地的同修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家里的事不得不陆续离开去处理。能坚持去医院看望她的同修很少了。后来传来这位同修一天打两针杜冷丁的消息,这位同修也通过家人请求我们帮她发正念,我们赶紧集中力量发正念。

我深深的看到自己多想通过帮助同修来证实自己、通过一个同修的口来指责另一同修的心。因为自己讲的话同修没接受而心生埋怨,将责任推给别人,认为自己没起不好的作用,这种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心太强烈了。我这哪里是帮助同修,简直就是想利用同修达到证实自己的目地。越看到同修状态不好就越着急,可这着急的底下是着急自己的帮助没见效果。就象师父讲的:“执著心一出,你治不好病,你要着急。有的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名,甚至于他看病的时候想什么呢?这个病叫我得了吧,让他的病好。那不是出于慈悲心,他那个名利心根本就没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来。他怕自己丢名,恨不得让自己得这个病,他都怕丢这个名,求名的心多强啊!”[3]

我一边找自己,一边发正念。这时看到网上同修交流,在帮助处于魔难中的同修发正念时每个人只管发好自己的正念,不去找魔难中同修的不足,不看结果,只看自己有没有纯净心态发好正念,有不好的思想就清除掉继续发。同修的交流很对,我也静下心,不多想,就纯净心态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对同修的迫害。

一个星期过去,有消息传来,同修状态明显好转了,疼痛减轻,修自己的意识也强了。这时,我才意识到,以前是自己有很强的执著,证实自己,出现矛盾不向内找,对同修的不信任和争斗心导致邪恶加重对魔难中同修身体的迫害。因为我们都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同时魔难中的同修也真正的做到了向内找,师父把同修的魔难化解了。这次我是亲眼看到了:在那种常人怎么也想不到还能活下来的情况下,我们真正的修自己,魔难就被解体了。

在与同修产生的矛盾中不断的修自己,我体会到每个修炼人的路都不同,大法中包含了那么多的宇宙中巨大神的一切路,每个人的执著心不同、特点不同、师父给安排的路不同,我不能把自己认为的标准拿去衡量别人、要求别人,甚至断章取义的认为别人不符合法,这种思维是狭隘的。法中要求我们的是:“大法弟子对待任何事情都应该正面对待,不要看人家不好的一面,总要看人家好的一面。”“多看人家好处,少看人家不好处。”[5]

同修在走自己的修炼路中会有执著反映出来,那是正常的。作为同修,应该相信他(她)在学好法的基础上肯定能够把执著心修掉,而不是去指责同修,甚至否定同修的修炼形式(工作或生活的方式),让同修通过改变修炼形式来修去执著心。这也是我对大法修炼“大道无形”的法理的理解。

我悟到,当看到同修的执著时,善意的建议是可以,要是加上自己在人中衡量好坏的观念就错了,很容易被旧势力利用来干扰同修,也很容易让对方产生反感。而且我意识到,无论怎样都不能够攻击别人,搞人身攻击,说白了是侮辱,这种状态是很危险的,是恶党文化的体现。恶党就搞“名誉上搞臭”,一出现这种思想就要警觉,这很容易被旧势力利用。

师父讲:“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3]我悟到,我对同修间的矛盾看的太重了,修炼人中的矛盾也有很多是因为常人中的事引起的,反映出的也是常人心,但这种矛盾是师父安排去我们执著的,是好事,是提高的机会。这和常人的那种矛盾有本质的不同,常人间的矛盾只是业力轮报。而我很多时候没能认识到这一点,就把修炼人中的矛盾混同了常人间的矛盾,用常人心去猜测、怨恨,陷在矛盾中,就真成了常人在想常人中的利益得失和比来比去了。这也反映出我有很强的争斗心、不服气、对人不信任的心,还有妒嫉心,而根本是私心,心里总想自己比别人多得到好处,少受损失。

我需要好好修的地方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很多。我希望与所有的大法弟子一起共同精進,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多救人,圆满随师还。

多谢同修,请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澳洲法会》
[2]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