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盲更是流氓(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接上文

法律界的流氓是怎样催生出来的

其实,那些专吃“法律饭”的中共执法办案人员并不是真不懂法,说他们不懂法也没有人相信,那为什么他们在使用法律时成了“法盲”?在办案时变成了“法律界流氓”?关键是他们无法逾越中共当局设在他们面前的两个关坎儿。

现代法治观认为:首先,法是主体,宪法至上;法是理性、正义,权源于法,没有任何一种权力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而必须受法律的约束。所谓法治,是指法律是社会最高的规则,法律“凌驾一切”,没有任何人或机构可以凌驾法律之上。所谓法律“凌驾一切”,指的是任何人都必须遵守,甚至是法律的制订者和执行者本身亦需要遵守,法律本身不得被轻慢。政府的行为必须是法律许可的,而这些法律本身是经过某一特定程序产生的。

而长期以来,中共一直给人们灌输法律是体现统治阶级的意志,是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将法律视为统治阶级的工具,给中共的党委审批捕人、杀人制度寻找依据,即“党比法大”。这和法律体现的“公开、公平、公正”原则背道而驰。然而这个完全背离了现代法治精神的“党比法大”,却成了中共统治下的公理。“讲政治不讲法律”成了政法系统的准则。那些被中共随意摆弄的司法人员,长期浸泡在这种浓厚的党文化里,根本迈不过去这个坎。

司法独立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共同价值标准,也是宪法的基本原则。在西方自由国家都是严格实行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中国宪法虽然也规定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但在体制上,中国的司法直接受控于中共中央政法委、六一零,政法委、六一零是个法律之外的秘密性的非法组织,在幕后控制和操纵着中国的公检法系统,是中共党权在体制上凌驾在法律之上的体现,是中共高层的意志在体制上凌驾在法律之上的体现。所以,中国没有司法独立。

况且,政法委、六一零时刻在监视着司法人员的一举一动,随时会把不听话的司法人员“拿下”,在饭碗、前程、权柄受到要挟时,司法人员即使想有所作为,也不敢突破这个关坎。所以那些执法办案人员也是被蒙蔽受害人,但这不能因此成为执法办案人员不得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借口,因为大法真相一直在传,全球正义之声一直在呼唤,在是非善恶正邪面前,还一味的追随中共恶党,助恶为虐,执法犯法,枉法犯罪,那胁迫犯罪就会变成故意犯罪。看来,只有解体中共,才能从根本上消除中共造成的法治怪胎,光复现代文明法治精神,那些被胁迫犯罪的执法人员才能得以解脱得救。

诬陷正信,必遭天谴

是的,中共独裁体制下的执法办案人员,在情愿不情愿、主动和被动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充当中共残害百姓的帮凶和刽子手,不敢逾越当局既定的关坎,都在麻木的对民众犯罪,时间长了,好像也心安理得了,可是,摆在他们面前还有一个最大的关坎恐怕更难过去,那就是:天理不可欺。也就是说,他们不论出于什么目的参与迫害,一旦恶事得逞,那罪责既成,毋庸置言,诬陷正信,必遭天谴,因为“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现在全世界的人们几乎都知道耶稣基督受害遭难的辛酸故事,多少年来,后人每每敬仰怀念这位伟大的神时,常常被耶稣为世人承受苦难而感动的热泪盈眶,但人们好像对那些陷害耶稣而遭报的教训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警醒。

当年迫害耶稣的人,且不说叛徒犹大上吊自杀的可耻下场;当时审问耶稣的总督彼拉多,明知耶稣是因大祭司嫉妒而遭陷害,他又见证过耶稣治好他的独子彼罗身患绝症的神迹,但他不愿意得罪对他升官有影响的犹太长老们,就拿水在民众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民众都回答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彼拉多想把处死耶稣的罪推卸给民众,而忘却了总督把无罪的人判钉十字架是罪责难逃的。当彼拉多宣判完耶稣的死刑,他那曾被耶稣治好绝症救了性命的独子彼罗,当即就倒在地上死了,彼拉多在被召回罗马述职时,不但没有升官反而被流放高卢,过着奴仆一样的生活,不久又被赐死,死后他的尸体绑在巨石上丢入河里,却依旧漂在河上让鱼群吞噬。他被升官所诱惑,却得到了如此的下场。

不只是彼拉多,所有参与杀害耶稣的人甚至站脚助威的,或者漠视迫害的发生都遭到了可怕的报应:犹太祭司和长老们连同被煽动的民众们以及他们的子孙,还有希律的子孙们后来都遭到罗马大军的屠杀和俘掠,犹太教圣殿也被摧毁。

也许有人说,当年对耶稣的迫害是对神的迫害,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灾难。可是当年迫害耶稣时,有多少人认为他是神呢?连过路的、看热闹的人都嘲笑他、戏谑他:“你既然说你是上帝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走下来啊!”“他救了别人,却连自己都救不了,就让上帝救救他,因为他说自己是上帝的儿子。”当十字架上的耶稣疼得再次大叫一声而逝去时,庙宇里的幔子从上到下一裂两半,地动山摇,在场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惊叹道:“啊!他真是上帝的儿子啊!”人为什么总是用这种方式来验证神呢?而不能从传播的真理和传播真理时出现的神迹来验证呢?

更遗憾的是,在现代文明高度发展的今天,一个个耶稣受害遭难的故事正在中国大陆上演着,并且持续十多年了。那些与中共红魔保持一致的所谓执法办案人员,竟然也在重复着彼拉多等人的故事和角色。他们为了讨好上司,不惜践踏法律,虽然运用手中权力,耍尽流氓,疯狂迫害信仰“真善忍”宇宙真理的大法学员,换得了一点杯羹残汁,到头来却都落的个悲惨可耻的下场,有例为证:

海口中级法院刑一庭庭长陈援朝,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在海口开庭审理全国第一例法轮功案件,非法判决四名法轮功学员二至十二年不等徒刑。得到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前任)的充分肯定,海口中院刑一庭被记集体二等功,陈援朝被记个人二等功,还得到中共许多“荣誉”。二零零二年三月陈援朝CT检查确诊为肺癌,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中共官方媒体确认陈援朝“医治无效,不幸逝世”。

中共高层的盖世太保机构——“六一零办公室”头目刘京癌症在身,成了活死人。而挑起天津事件,引发“四·二五”大规模上访的天津政法委书记宋平顺自杀了;协助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调动国库四分之一资金维系迫害的黄菊患癌症死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周永康患膀胱癌。有消息称,江泽民其实已经是植物人,只是用药物拖延。

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兼局长任长霞,她本身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晚乘坐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追尾撞了前面的车,车上其他三人都没有事,但坐在后排最安全位置的任长霞却被撞死了,而且死后一直闭不上眼。她自己的妹妹都说她是因为迫害法轮功遭报了。

四川资阳市城西派出所所长杨建中,带恶警抓捕五十多名学员,不论老少毫不手软,曾将苏家巷八旬李太婆双手反捆,倒拖五十多米,将老人拖得浑身鲜血淋漓。二零零三年二月,其父的暴亡并没令他清醒。二零零四年七月,杨的肝坏了,去换肝,正办手续时倒地而亡,死时四十七岁。二零零五年三月,他老婆高静在散步时,突觉脚软无力,不到二十分钟后死亡。他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二零零六年八月,西宁开展了迫害法轮功专项月活动。四十六岁的公安副局长李文军负责抓捕法轮功学员,十八日绑架了李兴福、袁爱荣,第二天李文军暴死,医生说是突发腹股癌。李死后,西宁市委号召警察向他学习,继续抓捕法轮功学员。十月二十三日,四十二岁的城东公安分局局长周海林突发脑溢血身亡。十一月七日,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谈小平患肝癌死亡,死时双目圆睁,面目十分恐怖。二十天后,城北分局治安大队长杨永宁相继突然死去。几百人的西宁公安局接连死了四位领导,这不能不令人胆寒,以至最后公安局都不敢对杨永宁的死发讣告,竟对外称其出差了。其实这是他们多年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了恶报。

王立军,曾任辽宁省铁岭市、锦州市公安局局长、重庆市公安局长、副市长,被当局誉为“打黑英雄”等多个称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王立军率领爪牙们疯狂地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面对真相,王立军公开叫嚷:“现在杀人案都放下不管,专抓法轮功,我们不怕遭报应。”他还唆使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用尽了各种酷刑,甚至利用警犬威胁、恐吓、撕咬法轮功学员。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命案。在锦州期间,王还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犯下了滔天罪行。调入重庆后与“野心家”薄熙来狼狈为奸,对民众推行文革式的红色恐怖,无法无天的摧残法轮功学员,以捞取政治资本。但人算不如天算,在中共权斗中,薄王二人最终走向了裂变,导致王出逃美国领馆国际事件,二人现在都落的身败名裂入大狱的结局。

山东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刑警大队原股长李传贤,专门负责审讯法轮功学员(此人现已退休),一夜之间死亡两口──母亲上半夜去世,妻子下半夜去世,头一天给母亲开追悼会,第二天给妻子开。大腊月里一夜死两口,谁都感到这样的事不可思议,明白的人知道他的恶行殃及了家人。河东区恶警丰丙雷,是摧残当地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伤天害理,后因争风吃醋被黑社会人员连刺二十多刀,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李祥勇,男,时年三十岁左右,原山东蒙阴县垛庄镇派出所泉桥片片警,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春天的一个傍晚,李祥勇夫妇骑摩托车外出,在县中医院附近准备横过马路,夫妻俩人刚走到马路中间时,突然被疾驶而来的轿车双双撞倒。李祥勇被疾驶而来的轿车一下子撞飞了起来,接着弹到马路对面的水泥电线杆上,又重重的摔在柏油马路上,当场死亡;其妻在医院昏迷三天后才醒来,脑部严重受伤动了大手术后住了很长时间的医院,留下了精神失常的后遗症,失去了自理能力。

山东沂南县公安局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孙立是个十足的流氓恶警,他曾经对很多法轮功学员无度行恶和无耻的性虐待,可以说是双手沾满了大法学员血泪的恶棍。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孙立在孟良崮得意洋洋的做完全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交流后,觉的身体不好受,便出来想休息一会,却离奇的摔死在百米山谷中,警察们费尽周折才找到他的尸体,其状惨不忍睹。

潘庆伍,山东莒南县官坊乡派出所司机。恶徒们每次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潘总是甘当帮凶,打骂、折磨、抄家等无一不显其凶残相,并时常口出诬蔑大法之词。恶行累累,农历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四恶警与潘等欲再行凶,迫害大法及法轮功学员,结果,车刚出派出所,便与另外一辆车迎面相撞,一死四伤,潘身首分离,当场毙命,另一恶警身体七处骨折;一恶警脚趾被砸下。

武善会,山东沂水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经常带人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非法抄家,恶语攻击大法,零一年十一月份得了偏瘫,两年后死亡。原沂水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张其国,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后患喉癌。

好了,不想列举太多的例子了,否则,那些惯犯“前科”的执法人员受不了。不过还得告诉那些暗自庆幸自己没有遭恶报的法律界流氓们一件大事: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成立并发布公告:

彻底清算江泽民流氓集团、“六一零办公室”以及直接实行迫害的公、检、法组织,和在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的管教人员与恶警,以及丧尽天良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所谓医生等。这是继“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二零零三年成立,已经开展了大量工作)之后又一个国际正义组织诞生。明白了吧,全球正义法网步步在收,中共各级背负法轮功学员血债的公、检、法、司人员可得瞪大眼睛寻找后路了,何去何从,自己选择,抓紧机会赎罪吧,如果再去讨好中共邪政,充当江泽民流氓集团一分子,那可真是被中共毒汁迷糊的不知道东西南北了。无论怎样,“出来混,早晚都得还”这句大实话会应验的,做了大恶事成了大恶人,更跑不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