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被“经济上搞垮”的怪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过去丈夫曾做管理工作,年薪十几万元。除了帮他做些辅助工作外,我赋闲在家,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生活过得殷实自在。后来丈夫离职回家,我考虑坐吃山空终究不是办法,所以才有了低调开超市的想法(不在法上的想法),零一年末,我和丈夫从别人手里接转了一个超市。

突然由“职业太太”改做小商贩,面对上货时乱糟糟的菜市场,面对社区里的老头老太太,一毛钱几毛钱的计较,磨的我心烦气躁,有时守不住心性,简直比常人还常人。

刺激人心的事一个接一个,雇的工人走了,新的又找不来,只好自己咬着牙干。抹布不离手的到处擦灰,检查出厂日期,稍不留神,出现过期商品,但我要求丈夫无论赔赚都不能卖过期产品,严把质量关。琐碎的工作,没完没了,一会儿缺盐、一会儿少醋,整天弄的心烦气躁,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三件事都受影响。感觉自己实在不适合干这个活儿。因此想赶快兑出去,甩掉这个包袱,从苦难中解脱出来,多做正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多次和同修交流,同修也建议我赶快兑出去,可是无论赔赚就是兑不出去。

因此我把所有的委屈、怨恨都发泄到丈夫头上,三天两头找茬吵架,心不在法上,完全降为常人,弄的矛盾不断。又想学法,又想出去救人,出不去就一个劲的急。自己委屈的坐在收银台后哭,根本抑制不住魔性。多次从超市哭回家,走一路哭一路。心里那个苦啊比吃了黄连还苦,感觉自己走投无路,修不下去了。

同修无意间把明慧制作的《密勒日巴修炼故事》传给我,听完以后感觉好一些,可过几天又撑不下去了。心里嘀咕:密勒日巴盖房子背石头是为了能够得正法。我就是着急做好三件事,可开超市实在太影响我讲真相救人,日积月累,法学不好,正念发不上,掉得越来越狠,越来越走不出这个怪圈。

有一天哭着回到家,想学学法,调整调整,可拿起书眼睛就打架,后来干脆倒在沙发上睡觉,再后来干脆冒出不理智的想法:我也不学了、我也不出去讲真相了,自己这么痛苦都解脱不了。算了,肯定自己根基有限,能到啥程度就啥程度吧,倒下睡着啥也不知道更好。两位同修打电话提醒我说:你不要自暴自弃,选择逃避,要面对。可我就是理智不起来。

真象《转法轮》里讲的:“把生活中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

可每当翻开《转法轮》,看到中一段:“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

想想自己,嫌超市的活儿苦,嫌超市的活儿累,嫌超市的活儿脏,嫌磨叽,怕耽误自己学法,怕影响自己讲真相,怕发不了正念,怕修不成毁掉,怕救不了别人把自己也搭上。多次祈求师父帮我化解此难,化解不开竟抱怨,哀求师父难道非得这种修法修吗?这样恐怕修不成我得疯了,感觉承受到了极限。

师父说:“往往有些人不悟。有的人天目开了,看到佛了,回家拜佛,心里念叨:你怎么不管我呀?帮我解决解决这个问题吧!佛当然不管,那一难就是他设的,目地是提高你的心性,在矛盾中你好提高上来。他能给你解决吗?根本不会给你解决的,解决了你还怎么长功,怎么提高心性与层次?”[1]

师父还说:“他的师父看见他掉在常人中了,掉在名利里面已经不能自拔了”[1]。

我不悟,但每次打开书都是看到这段话。认为自己无论赔多少钱都行,只要我离开超市、不牵扯我做三件事就行,怎么能说掉在名利里面了?利益之心感觉放得挺好啊,维持生活开个超市这没错呀?整天脑子里琢磨超市的事。不承认自己有利益之心。慢慢的我发现,不仅有而且还很强。

比如:有一次,经常光顾但不买东西的老太太想借一瓶水,她说家里有的是,明天再还我一瓶,我借了。过两天,拿来一大堆硬币换整钱,换来换去,还得亏我一毛钱。当时心里很不平,抱怨这人太过份,一毛钱的便宜都占。可想想,我感觉自己挺大度的,也不是很计较的人哪,那么为什么为了一毛钱还愤愤不平呢?为啥?不就是嫌人家不买东西,赚不着她的钱而愤愤不平吗?对常来光顾的顾客总是笑脸相迎,笑脸相送,也经常抹零或送孩子点糖果什么的,块儿八毛的吃点亏,也不是很在乎啊?为什么?为了赢得人家的认可获得更多的利益,绕来绕去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是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那样无欲无求的就应该善待别人,就应该对别人好。想想世上的人为了蝇头小利而争而夺。我不也身陷其中吗?比常人强不到哪里去。感觉修的很苦很苦。

同修梅姐提醒我说:假如地震把你的超市震没了,你还修不修啊?我脱口而出:修啊!同修说:那你还闹什么心呢!闹心不就是没放下吗?同修的话,使堵在我心里的石头裂开了点缝,啊!原来一直用人的办法企图解决问题,只想让自己赶快解脱出来,就是没有踏踏实实修修自己。为什么一想继续开超市就痛苦、恐惧得不行呢?到底触及到自己什么东西了呢?安逸心,怕吃苦的心,怕耽误自己修炼,怕耽误自己救人,怕做不好三件事被迫害!一切都是为私的,以“我”为中心画圆圈,那么邪恶趁机就抓住这一点,企图利用“超市”不赚钱还兑不出去在经济上拖垮我。邪党对大法弟子不是实行“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吗?我却上了邪恶的当,心性提高不上来,一味的怨常人,没有想到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利用我的执着在捣乱。

攀比、争斗、爱面子、虚荣、好事、狂妄自大,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强,看不起别人,轻视别人抬高自己。还有一个不好的“显示心”。在经济窘迫的大法弟子面前有点优越感,觉得自己生活殷实,花钱大手大脚,吃、穿、住、行的都喜欢要个好儿,看着拮据的同修自己还有点说不出的高人一等的感觉。在满足自己私欲时,出手大方,不心疼钱,而真正把钱用在证实法救人上的并没有多少。

还有就是“虚荣的求名心”。得法初期,我是看到大法弟子中的人好多都是高知层的人才认定是好的,学人不学法。虚荣的求名心使得我愿意和高知层的、或事业有成的同修来往,恐怕家人朋友看不起修大法的,其实说白了,是怕人看不起自己。被虚荣的“名”左右的找不到自我。比如:为了维护这个“名”。在超市里,我怕邻居看见我从事这么低微的工作,笑话我,就躲着不出来,超市旁边是个幼儿园,接送孩子的邻居来来往往的还不止一个,实在躲不过去,撞上了,那窘态尴尬劲儿。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進去,比做了贼还难受。看见丈夫穿着脏兮兮的工服拎个筐给人送货,“虚荣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感觉自己没面子,活得没有尊严,害怕碰见熟人。

后来我悟到是该去那个变异的“虚荣心”和“自尊心”的时候了,慢慢我能自如的给人打招呼了。当我提着货品送到人家门口时,面对顾客的刁难、刻薄和蛮横的言辞,渐渐的,我能“忍”住了。那些来源于旧宇宙中败亡了的思维都是应该被归正的,圆容师父要的才是最正的。个人实修来不得半点虚假,必须得扎扎实实达到标准,达不到标准是绝对不行的。

现在我已经认清邪恶给我设的圈套,不再被它干扰,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在实修当中按法的标准归正自己。圆容师父要的,而不再按照自己的想法、喜好去做什么。法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师父让我怎么做就怎么做。

现在我慢慢的能在店里讲真相了,虽然数量还不是很多,但我明白无论走到哪,救人的本愿不能忘。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