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行凶(三)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接前文

六、数年非法关押 至今仍遭迫害

◇镣铐加身 药物摧残五年多

赵湘海,男,湖南湘潭钢铁公司焦化厂职工,二零零六年被劫持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八月被湖南湘潭市610伙同单位人员劫持入湘潭市第五医院(精神病院),被戴手铐脚镣、用不明药物摧残五年多,身体非常虚弱。

其母多次从浏阳赶来探望不得相见。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探望,被医院驱赶,一医护人员吼道:“赵湘海是特殊人,不准接见,谁叫他炼法轮功……”,不顾一个母亲心碎的哭喊,强行往外拖。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探望,反遭医务人员野蛮围攻、强行搜身。

赵湘海希望结束这种非法关押,还其自由之身。他的母亲也曾多次向单位提出,放出自己的儿子,恢复工作。单位却无理的要求其先放弃法轮功信仰。据悉,赵湘海现已被转长沙湘雅医院数月。

◇刘勇,男,今年四十一岁,河北邯郸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六月被劫持在保定精神病院,至今已被非法关押十一年。精神病院的恶医每天强迫刘勇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还说:“我们知道你没病,我们这么做是迫于压力,不得不这样做。”刘勇曾想逃跑没有成功,反而被更加严密的看管,被囚禁在精神病院彻底封闭起来,连楼道的门都出不了,每天打扫楼内卫生、打扫厕所。

◇张玉龙,男,江苏南京十四所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左右从劳教所出来后,一直被单位非法关押在南京市脑科医院(精神病院),至今已被非法关押十多年。整天被强迫打针吃药,身心受到极大摧残,精神恍惚,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十四所610打手张长爱等人对其父母多次恐吓,强迫在迫害书上签字,两位老人常泪水涟涟,敢怒不敢言。家中妻子还隐瞒孩子,说爸爸出国去了。

七、毒杀炎黄子孙 中共血债难偿

以下明慧网这两年披露出来的部份药物迫害致死案例,这是中共邪灵对炎黄子孙再次欠下的累累血债:

◇张志明,湖南怀化沅陵县法轮功学员,沅陵镇政府工作人员,二零一零年九月被中共当局劫持到当地洗脑班,被强迫吞下一种黄色不明药丸后,当场昏迷。从洗脑班回来长期头痛、嘴麻、身体不适,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在家中离世。

◇黄伟,广东化州市和平农场法轮功学员,三次被非法劳教,在广东三水劳教所遭迫害。在第三次非法劳教期将满的一个月内,恶警在他的饭中下毒,每餐饭后他都十分难受,身体日渐消瘦。在被释放的前十天左右,黄伟被恶警郭忠强行打了一针不明药物。此后,他精神失常,头脑昏乱,记忆大减,呼吸、走路艰难,十分虚弱,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凌晨离世,年仅四十四岁。

◇袁永文,女,六十八岁,成都邛崃市电机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四川省简阳女子监狱迫害。在监狱被恶警强迫吃不明药物,造成全身瘫痪、皮包骨头、气息奄奄、大小便失禁、小便处被插入导尿管、神志不清、说胡话、不能饮食,一触碰就呼叫“不要打我”,右手有很多针眼。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袁永文老人含冤离世。

◇王玉洁,在武汉市女子劳教所遭药物摧残,回家后不长时间,出现前额、腿、后颈椎、腰、屁股、全身都象散了架一样剧烈疼痛,痛的豆大的汗珠直流,眼睛疼瞎,并伴随着呕吐,吃什么吐什么,在遭受四个月的痛苦折磨后,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二十四岁。

◇谭金会,女,四川广汉市法轮功学员,被四川省简阳女子监狱医院注射不明药物,从监狱回家时身体呈现一系列中毒症状,日益严重,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去世,终年六十七岁。

◇高光崇,男,四川凉山州会理县果元乡九榜村人,屡遭迫害。二零零七年十月,再次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五马坪监狱被打毒针,二零零九年八月,高光崇保外就医回家时,已被迫害得神智不清、说话结巴、走路摔跟头、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李廷芳,女,六十岁,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七月被当地恶人再次绑架到遂宁洗脑班迫害,十月份放回。回来后丧失记忆,成为呆痴,并日益严重,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黄历十一月十三,大雪)含冤离世。李廷芳的丈夫现在每天干完活回家后,只有喝酒麻醉自己,以减少丧妻的悲痛……

◇吴义华,男,四十多岁,四川资阳市雁江区马家巷开诊所治病。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被雁江区黄光武带领国保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被在饮水中投放破坏中枢神经及内脏毒药,之后几个月,心胃剧烈难受,经常昏迷。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吴义华全身皮肤发黑起小红包,不能进食,心胃剧烈难受,脸发黑发青,十二月十二日,停止了呼吸。

◇祝艺芳,女,四十九岁,四川广元市政府驻成都办事处干部。屡遭迫害,被非法判刑七年后,在川西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被劫持在成都警官医院,每天被输入二瓶到八瓶不明药物,致使她血管疼痛,肚子肿胀,奄奄一息,骨瘦如柴,两脚肿胀腐烂,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上午九时多,含冤离世。

◇李甲菊,五十八岁,湖南郴州永兴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五月被郴州市北湖区党校洗脑班打了一瓶不明药物的吊针,回家后身体状态变的差,九月份,下身流血,每个月几次。二零一二年大年过后,大量流血,越来越频,并伴有血块,最后卧床不起,于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殷进美,女,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区莲花镇东城社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江西南昌女子劳教所,被恶警在饭中下药、将她麻醉后注射不明药物。两次被六、七名恶警强迫灌药,旁边良知未泯的警察说:“她还年轻,莫给她用这种药。”但无济于事。走出魔窟后的殷进美身体一直非常虚弱,虚脱、气喘、厌食,被气喘、高血压、心脏病、尿毒症等毒性发作的症状折磨的整夜不能睡觉,在死亡线上挣扎,曾三次送医院抢救,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经抢救无效,含冤离世。

◇郭名高,男,湖南省桂东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湖南津市监狱被不明药物摧残,引发多种疾病,导致行动艰难、失去记忆、神智不清、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二日被保外就医,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下午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九岁。

◇邓建刚,男,四川成都彭山县凤鸣镇人,中医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四川省五马坪监狱和成都病犯监狱医院遭不明药物摧残致神志不清,处于严重中毒的极度痛苦状态,医生检查了邓建刚的瞳孔,说瞳孔放大,有中毒症状。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饱受十年惨绝人寰非人摧残的邓建刚在极度痛苦中停止了呼吸。

◇童顶庆,男,五十多岁,湖南省涟源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被中共绑架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受尽折磨,被强行注射两针不明药物,血压升至二百三十,后通知家人接回。回家后多年受到恶警不断的恐吓和骚扰,二零零九年底,全身瘫痪,二零一二年九月含冤离世。

结束语

◇公开的秘密——下药、“割你几个器官”

张甦,男,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被武汉市警察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洗脑班)囚禁、折磨半年,遭殴打、人格侮辱、“熬鹰”(晚上不让睡觉)、下毒等卑鄙手段的血腥“转化”(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被下不明药物后,张甦两次晕厥,胃痛、胆痛、头晕脑胀、心慌、呼吸困难;原本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好的他患上了Ⅲ期高血压、心肌受损、胆结石等症,体重减轻三十斤等等,最后身体差到濒死的边缘。洗脑班刘某某暗示:如继续顽抗,五脏六腑都会逐渐坏掉。

警察江黎丽公开威胁:“共产党弄死你就象弄死一只蚂蚁。明天把你拖出去枪毙就说你是自杀,……或者弄到医院割你几个器官,……再一烧,骨灰都不给你的家人,你又能怎样?!”

是啊,“割你几个器官,再一烧”都不算什么,那下毒药、打毒针又算什么呢?在中共眼里,人命都不值钱,它还会尊重人权、还会有真正的信仰自由吗?

中共的本性是“假恶斗”,信奉法轮功“真善忍”的修炼者成了中共的眼中钉而遭到灭绝人性的迫害。十多年的血雨腥风,足以让人们看清,在中共邪党的残暴统治下,中国人没有丝毫人权和信仰自由。

中共不但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恶毒无耻的将迫害致残致疯的惨剧嫁祸、诬蔑法轮功;不但实施药物迫害,还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些灭绝人性的罪恶是人类的耻辱,是对人类道德、良知的疯狂践踏。

我们相信揭开的事实真相将令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不会对这种迫害坐视不管,我们呼吁世人关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伸出援助之手,救出我们受难的同胞;同时,我们希望法轮功学员平和坚持“真善忍”信念的坚韧和血泪,能使更多中国人早日清醒,认清方向,从中共邪教组织中解脱出来,解体中共,摆脱西来幽灵,重拾中华民族的尊严,迎接没有共产党的、充满希望的新中国!

参与毒害法轮功学员的医院:
黑龙江省大庆市第三医院(精神病院)
辽宁省监管医院
河北省保定市第二精神病院
河北省保定市精神病医院(河北省第六医院,原名河北省精神病院)
河北省唐山市第五医院(精神病院)
河北省唐山市公安局安康医院(戒毒所)
河北省邯郸市丛台区永康精神病院
河北省涞源县医院
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
山东省同和精神病医院
山东省平度市第六医院(精神病院)
山东省聊城市第四医院(精神病院)
山东省胜利油田胜利医院“精神卫生康复中心”
山东省莱西二院精神病科
山东省蒙阴县中医院
安徽省合肥市精神病院
陕西省西安市安康监狱医院(公安医院,精神病医院)
河南省洛阳市精神病院康复中心
四川省成都市警官医院
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原名叫青羊区医院,方显智、张川生、沈立之、黄丽莎、胡红跃、顾传英、陈桂君、段世琼、邓建萍、赵忠玲、黄敏、周慧敏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先后在此所谓医院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成都病犯监狱医院
重庆市万州区枇杷坪精神病院
重庆市永川监狱医院
甘肃省宁夏宁安医院(即宁夏精神病院)
湖北省孝感精神病院
湖北省赤壁市蒲纺精神病医院
湖北省沙市精神病院
湖南省长沙市湘雅医院
湖南省湘潭市第五医院(精神病院)
湖南省怀化市第四人民医院(怀化市精神病医院)
湖南省邵阳市精神病院
湖南省双峰县梓门桥精神病院
江苏省徐州市精神病院
江苏省南京市脑科医院(精神病院)
江西省九江市第五人民医院(精神病专科医院,九江市精神病院)
上海市精神病院
上海市普陀区精神病防治院
……
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
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所谓“法制教育中心”)
四川省成都市彭州洗脑班
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东湖山洗脑班
四川省遂宁市洗脑班
四川省二娥湖洗脑班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洗脑班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恶人:陈奇(音),已遭恶报)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所谓“法教班”)
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额头湾洗脑班
河北省邢台洗脑班
湖南省长沙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
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区党校洗脑班
湖南省怀化洗脑班
湖南省怀化沅陵县洗脑班
山东省招远市洗脑班
山东省平度市洗脑班
甘肃省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
广东省广州市洗脑班
……
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看守所: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看守所
黑龙江省绥化市看守所
吉林省长春市八里堡拘留所
吉林省通化市长流看守所
辽宁省开原市看守所
辽宁省本溪市北台拘留所
辽宁省大连市姚家看守所
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
内蒙古通辽河西看守所
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看守所
河北省唐山市第一看守所
河北省迁安市看守所
山东省潍坊市看守所
山东省青岛市大山看守所
山东省招远市拘留所
山东省滨州市滨城区看守所
山东省蒙阴县看守所
湖北省武汉市百步亭看守所
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看守所
湖北省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湖北省安陆市四里看守所
湖北省国安看守所
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
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
黑龙江省万家劳教所
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
辽宁省本溪市威宁营劳教所
辽宁省锦州市教养院
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
上海市第三劳教所
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
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
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四川省绵阳新华劳教所
湖南省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
湖南省株洲市白马垅劳教所
湖北省沙洋劳教所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
湖北省武汉市女子劳教所
湖北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
山东省济南市女子劳教所
山东省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
山东省第二男子劳教所
河北省石家庄市劳教所
河北省邯郸市劳教所
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劳教所
河北省唐山市戒毒所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
河南省许昌市劳教所
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
江西省南昌市女子劳教所
青海省女子劳教所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
福建省台屿女子劳教所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
……
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女子监狱
吉林省监狱
辽宁省沈阳市大北监狱
辽宁省女子监狱
北京市女子监狱
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天津市滨海监狱)
天津市女子监狱
重庆市永川监狱
河北省太行监狱
河北省冀东监狱
河北省石家庄市女子监狱
山东省潍北监狱
山东省泰来监狱
山东省济南市女子监狱
内蒙古女子监狱
山西省晋中女子监狱
河南省新乡市女子监狱
四川省五马坪监狱
四川省德阳监狱
四川省成都市女子监狱
四川省简阳市养马河女子监狱
四川省川西女子监狱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湖南省赤山监狱
湖南省津市监狱
浙江省女子监狱
贵州省羊艾监狱
云南省女子第二监狱
广东省四会监狱
广东省广州市女子监狱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