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西医与见病知源的一点感悟(2)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接前文)

古代大医家都有特异功能

司马迁《史记·扁鹊仓公列传》记载了大医家扁鹊的故事:扁鹊又叫秦越人,曾遇异人长桑君,这位高人给扁鹊私授禁方,并取出怀中药,嘱他“饮是以上池之水,三十日当知物矣。”扁鹊依其言,收集未沾及地面的水,如露水之类,将药服下,三十日后竟可隔墙见人,视人体五脏六腑一清二楚。他经过虢,见虢国正举丧,中庶子告诉他虢太子“暴厥而死”,即将装殓。扁鹊立于虢宫门下,断言虢太子是假死,他能起死复生。中庶子不信,扁鹊进一步断言:“试人诊太子,当闻其耳鸣而鼻张,循其两股,以至于阴,当尚温也。”扁鹊的透视能力不仅在当时算是神奇,在现代仍是令人啧啧称奇的。

若论中医外科,华佗可称为始祖。他发明麻沸散,使用此药的史料见于《后汉书》:“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积聚。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付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华佗做了剖腹手术,但当时没有X光,华佗怎知手术要切哪里?据理推测,华佗也有透视功夫,不然做不了外科医生。

上大夫的预测功能,在医圣张仲景身上也有体现,史载:张仲景和侍中王仲宣见面,时年二十岁的张仲景已深悟医道:“仲景见侍中王仲宣,时年二十余,谓曰:君有病,四十当眉落,眉落半年而死,令服五石汤可免。仲宣嫌其言忤,受汤而勿服。居三日,见仲宣,谓曰:服汤否?仲宣曰:已服。仲景曰:色候固非服汤之诊,君何轻命也?仲宣犹不言。后二十年果眉落,后一百八十七日而死,终如其言。”

以上例子,皆载于史书上信史,从中可以了解到,古时那些伟大的医家,都以德为本,以《易经》、《黄帝内经》为心法,静心修持,当达到心无杂念的天人合一的境界后,就会开慧开悟开天目。这时候行医看病真是可以断人生死、“不治已病治未病”、“见病知源”的境界,被人称赞成为神医。

而后世医家多落入名利之中,如张仲景所言:“当今居世之士,……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特别是近代,物质生活充裕,欲壑难填,天下扰扰攘攘何能静心修炼?诊治手段的科学化也逐渐使医家诊病功能退化。中医使用听诊器、血压计,借助X光、显微镜、超音波等等先进仪器,诊断迅速准确,“望而知之”渐成一句空话。中医也如西医一样,动辄化验透视。现在的中医只有经验的承传、方剂的摸索,精华的东西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记得一九七四年我上中医学院时,那是文化大革命的后期,师资缺乏,为了讲解中医治疗精神病课,学校请来一位民间祖传专治精神病的名医孙老先生为我们授课。

孙老先生已经八十多岁了,瘦小的身躯满头白发,岁月的沧桑吹的他满脸的苦皱。他给我们讲完了中医辨证施治精神病的课程,最后他低声缓缓讲;“古人称中医的祝由十三科才是医治疯魔病症的绝技!但这些老传统的东西,现在被西医批判说成封建迷信、是反科学的糟粕,是要批倒批臭的。唉!我已年过八旬,行将就木,今日有幸能给你们上课,我真心的期望你们中的有志者,一定要继承我们优秀传统的中医学,使他发扬光大,千万别把我们祖宗传下的宝贝从我们手中失传了,莫做千古罪人……。”

后来我们听说,孙老先生全家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很大冲击,多次被红卫兵抄家,家里祖传的古医书籍和供的医圣牌位都被付之一炬,他老伴忍受不了没完没了的批斗服毒自杀了。这次他是被学校和地方革委会半请半押着来给我们上课的。事后每次想起他那无奈愁苦的面容总会令我无限的惆怅。

我毕业到医院工作后,才赫然发现中国医学界真是西医的天下,中医走的是中西医结合的路子,行的是“西医诊断,中医辅助治疗”的方法。中医在西医没法治疗的疑难杂症中苟延残喘地生存着,所谓的中医实际上已经是中西医掺杂的变异体。

西医是以解剖学为基础的实证学说,它局限于我们这个空间之内,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西医用解剖的方法来在显微镜下观察尸体找寻经络,再找一百年也找不到。因为经络是先哲们用天目反观内视人体后发现的,人体气血、精气、五脏六腑气机运行纵横交错,无处不至如沟渠一般的存在着,人若死去,气机便消失了,经络自然也找不到了。中医是内修,西医是外求,有着天壤之别,到底谁先进谁更科学,修炼者心如明镜。

现在基于西医基础的克隆技术已经成功,这也证明了地球人在一步步消灭着自己却浑然不知,这真是现在地球人最大的悲哀!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