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营救父亲的过程中得法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我是在营救父亲的过程中得法的。这源自于大法弟子方方面面的努力跟付出,今天主要谈的是来自电话营救小组的帮助。

父亲年过半百,他在得法当年便被恶警绑架了。父亲是家里的大树,父亲出事就好比天塌了一样。因为父亲得法晚,周围不认识一个大法弟子,而我性格内向、懦弱,母亲眼睛几近失明,亲戚也远离我们,我们母女俩不知该如何是好,只会呆呆的守着电话,渺茫的等待或许会有父亲的消息。当时真是觉得世界一片黑暗。

突然有一天,我们接到了海外大法弟子打来的电话,告诉我们不要害怕,说我的父亲是最伟大的,说外面有好多大法弟子无时无刻不在营救父亲这样身陷囹圄的同修……这是一位台湾的老年大法弟子,他的国语不太好,我没能全部听懂,但是我们明显感受到大法弟子的慈悲。就这么短短的一个电话,却成为了黑暗中的灯塔,我跟母亲有了精神支柱。

一年后,父亲结束非法劳教回家。他零散的讲述了劳教所人间地狱般的日子。看得出来,父亲不愿回忆,父亲说差一点回不了家。父亲问:“如果还有下次,你们怕不怕?”(当时,父亲只是略微了解了大法便出去发真相资料,即被绑架,他其实还没有通读大法,所以父亲现在知道这话是符合了旧势力,当时却不明白)其实我心里很矛盾,我当然害怕失去父亲,但我又真的一点儿也不想拦着父亲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所应该做的一切。

父亲回家两年不到,再次因为发真相资料而被绑架,这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如果说上次的担心只是抽象的从明慧广播里面得知迫害的残酷,那么这次在亲耳听到父亲自述被迫害、和亲眼看到父亲遭受迫害的事实,我真的是实实在在的害怕随时可能失去父亲了。但同样的,我仍然不懂得如何救父亲,只是心里面从未放弃过,我告诉自己:我会做任何能帮到父亲的事情,我会证明给邪恶看,我们家是打不倒、压不垮。

慈悲的师父看到我的这一念,就安排同修来帮助我们。有位台湾的阿姨是第一个打电话给我们家的,并且在后来营救父亲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台湾的阿姨经常会给我电话,这成为我们的精神支柱,每当接完电话,我都会跟母亲说,母亲也会感到很欣慰。

后来我们接触上了本地大法弟子,我们真正的溶入了这个整体,接着,我、母亲、叔叔、爷爷、奶奶都相继得法。于是,我们开始了营救父亲。台湾阿姨不仅时常关心我们,还在我们去相关部门讲真相时同步配合电话营救,这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

一次,监狱为了阻止我见父亲而绑架我,那晚,台湾阿姨包括他们的整体同修都努力营救我,使我得以在二十四小时内重获自由。当我重新回到监狱门口时,看到狱警、门卫一个个诧异的眼神,证明了他们在重新认识大法。

又一次,我们请了正义律师前往监狱会见父亲,监狱百般刁难。同样,在海外大法弟子的配合下,父亲最终得以跟律师见面,并且在授权书上签了字。

后来,这个申诉的案子发展到邪恶不得不开听证会。会前,电话小组再次全力以赴,针对参与开会人员,逐个的打电话讲真相。再后来,邪恶不得已给父亲转了监狱,后来的环境就好了很多,几乎不存在肉体上的迫害,父亲可以穿自己的衣服,理正常的发型……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

在这过程中,我们本地也发生过其他同修被绑架,同样,也是电话小组争分夺秒的抢时间帮我们抢回了同修。

可以举的例子实在太多,我只想在这里告诉电话组同修们:你们很重要,也许你们听到很多不堪入耳的话,也许你们的付出看不到回报,也许你们有时感到无望,请你们一定不要灰心,再坚持多一秒,事情就会有转机。邪恶企图破坏我们形成的机制,千万不要让它得逞。海外电话组所起的作用,是大陆大法弟子无法替代的,请一定珍惜。感谢师父给予的这个环境。希望我们共同走好。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