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消极逃避背后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为了生活(我想找份既能修炼又能维持生活的工作)我每天早晨坐车去工作,晚上坐车回,这样的日子一年多了,我被裁员,再次失业。看看同修,想想自己走过的路。突然想起一句话:消极逃避,痛苦承受,不如理智面对。这句话不在说我吗,难道附近就没有合适的工作?难道干附近的活就不能修炼?

一定是自己有漏,想想师父、想想同修,找找自己,是自己有虚荣心、好面子的心、怕人说的心、怕邪恶干扰的心……自己因修炼法轮功曾被劳教、判刑,因此丢了工作,丈夫又与我离了婚。这事附近的人都知道,怕他(她)们看不起我,指指点点的背后议论我。不能让他(她)们看不起我,宁可吃苦每天早晨坐车去晚上坐车回,也不愿在家周围找工作,多强的怕心,争斗心、愤愤不平的心。到离家远的地方干活,不敢说自己的过去;别人问起时,就绕弯兜圈子,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做什么都应该堂堂正正,这么强的维护自己的心,身上有多少党文化的东西。

看交流文章,同修说:我们看《九评》就是在清除自己邪党文化的毒素,同时会帮我们找到许多不易察觉的执着,更加认清了全宇宙的神都要迫不及待的铲除的这个邪灵的本质和给世人带来的危害。那我就看看《九评》。一回头,发现冰箱漏水了,还有一滴好似血水,我打开冰箱看看,好着呢。心里想:我还有漏,这一定是师父的慈悲点化,想想同修多次劝我不要出国(因为我国外有亲属,因当地找不到合适的活儿,我也多次办护照就是没结果),想想同修的交流文章《和从黑窝里出来又陷在魔难中的同修交流》,我找到了自己为私的基点:当我们有执着,各种人心迟迟不去,甚至到现在还不会向内找、找不到、找不准、找不好,仍旧抱着人的东西不放;当我们对师尊的一再告诫、一再点化无动于衷,甚至断章取义,用大法中的话来遮挡掩盖……我存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静下心来向内找,我还有亲情没放下,师父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 [1]这么多的人心!“修炼中所要去的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横在那阻挡着你修炼的路” [2])这多少堵墙啊,怎么过去?还自认为自己修的不错,这又有一颗自以为是的心。

旧势力抓住我的漏,想毁了我,是师父再次慈悲的点化。师父承受了多少、付出了多少心血,我们才走到今天。我想:那血水一定是师父的心血……多悬呀!我惊的出了一身冷汗……这时我明显的感到围在我身体周围的许多邪恶的东西忽然缩小到脚下了,自己的周围清净了许多。晚上做梦,我手里多了一串钥匙,我悟到我找到了打开那些执着之门的钥匙。第二天,同修告诉我:她刚见了某某单位负责人,前几天给我安排的工作不妥,今天给我换个好一点的,让我去上班。我一听,这活正好是自己所学专业,报酬也可以。

回过头来,再想想。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说的: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一切都是师父有目地的安排的,如果真与我无关或我没有这个能力,就不会让我碰到。

我明白了,我真的错了。脑海中印出师父的话:“我刚才讲的就是我们炼功人自己由于不能够正确对待自己,造成一些麻烦,也就是心不正招来的麻烦。”[3]心正是多么的重要。汗颜啊,我们修炼中所遇到的一切,师父早已讲给了我们,都是弟子路没走正造成了今天这个样,弟子唯有更加努力、认真地做好三件事。

写到这电话响了,一接听是聘人单位负责人打来的,让我做个体检,在医院做完心电图,结果让我吃惊:供血不足。以前从没有过的事。这时医院也下班了。我想一定是邪魔干扰,回家就看书学法、发正念,发现自己的空间场黑黑的。就清理。发正念的过程中干扰不断。下午,去医院跟有关大夫说明了情况,大夫建议我再检查一次。做的过程中我一直发着正念:修炼的人没有病,我属于新宇宙的生命,邪恶不配干扰、考验。检查结果让大夫吃惊:一切正常。大夫自语:同一台机子,同一个人,上午,下午结果不一样?我顺利的上班了。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环境〉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