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营救同修中慈悲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营救同修的这半年时间,我们没有感觉漫长,而是象一瞬间,看来时间对救度众生有多么珍贵。利用营救同修为契机,我们到相关部门大面积讲清真相,揭露邪恶。
——本文作者

* * * * * * *

慈悲伟大的师父您好!
同修们好!

回顾十三年风风雨雨,助师正法路上的场景,真是说不尽师父的伟大,讲不完修炼的神奇。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感觉无比的荣耀,心中充满了对师父与大法坚定的信念。

自邪党迫害开始的那一天,我走出家门,面对面讲清真相始终如一,坚持至今。把自己庆幸得大法的喜悦与感受大法的美好,告诉与我有缘的世人和该得救的生命。在邪恶迫害最猖獗的日子里,不被假相所迷、所惑,丝毫未受干扰,正念正行使我堂堂正正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四千七百多个难忘的日日夜夜。

以下汇报自己在营救同修的日子里,利用不同角色面对面讲真相,为整体配合去圆容补充,在实践修炼中的点滴体会,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营救同修 路要走正

营救魔难中的同修是为了救度众生,也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营救同修不是为了出来过常人生活,少在黑窝受迫害,而是走出魔窟,溶入整体助师正法,更多救度众生。过程中是修好自己,心性的升华是为整体配合不起间隔,路才能走正。

那是二零一一年初春,本市黑监狱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强行“转化”严重迫害,半个月迫害死三位坚定的大法弟子,还有几位迫害的生命垂危,邪恶在没法收场的情况下,家属接到狱方的紧急通知,马上到监狱办保外就医。

同修甲高压二百四十,低压一百六十,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与他母亲(同修)配合,在整体正念的加持下前往监狱,开始了半年之久的营救过程。

保外就医那是邪恶对大法弟子换汤不换药的又一种迫害方式,大法弟子路要走正,这才是救人的关键,绝不去配合邪恶,修真、善、忍做好人没错,不是罪犯,保什么外呀?修炼中的人没病就什么医呀?利用营救同修为契机,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解体邪恶因素,这才是我与整体配合的真正目地。

二、只要心正 就不招邪

监狱黑窝真是邪恶至极,狂魔乱舞,三月份东北的天气还是很冷,再加上另外空间压下来的邪恶因素更是寒风刺骨。我与甲同修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相互搀扶,顶着刮着雪花的大西北风来到戒备森严的黑监狱。

记的那时所有的警察被邪恶操控的非常严重,惊恐的眼神透着凶光,恐怖的气氛来自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使我们感觉呼吸都很困难。在邪恶的压力面前,我们堂堂正正找到监区大队长说明来意,让他给签字保证:为了不出人命,我们要接家人回家,如有三长两短,狱方必须承担一切责任!大队长说我搞错了,让家属来是办保外就医相关手续。在整体正念的配合下,没有听邪恶的一切安排和指使。

为了不让众生犯罪,讲清真相才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巨变中讲真相已经成了救度众生与世人的主要办法,那么大法给予你们的智慧、法所提供给你们的巨大能力也就表现在其中了。”[1]当时大队长、副大队长、教导员被邪恶操控的对真相特别反感,真是被谎言冲昏了头脑,大队长气急败坏的站到我面前,狠狠的两只大手使劲抓住我的双肩,没好气的向上一拎,使劲一蹲,“你到底是干什么来的?看你就是法轮功!”

我没正面回答,右胳膊一挥,严厉的呵斥道:“把我放开,开什么玩笑,我的年龄比你大,给我放尊重点。”此时,我想大法弟子不是软弱好欺,威严同在。这样对他不是不善,不让他对大法弟子犯罪,也是对众生的最大慈悲。他被震住了,急忙松开双手灰溜溜的走了。

一会儿,身边出现了三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脸上有很深的刀疤,我对他们在身旁转来转去没有在意,还以为这等着听真相呢!当给女打字员和一个男警察讲完真相后,还没等到他们跟前,三个人吓的嘀咕一下,急忙下了楼。

就在当天,外地同修家属在接见大厅被便衣打的很惨,男的被打倒在地,又被抬到郊区公安分局,女的衣服被扯碎。回想起那三个被邪恶操控的坏人,就是针对我来的,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大法弟子的正念加持下,危难之中化险为夷。“真的正念很足的学员邪恶就是迫害不着,邪恶迫害最凶恶的时候也没被邪恶钻空子。真的能正念足,就能抵挡的住。”[2]

三、讲清真相才是万能的钥匙

这半年的时间,我们没有感觉漫长,而是象一瞬间,看来时间对救度众生有多么珍贵。利用营救同修为契机,我们到相关部门大面积讲清真相,揭露邪恶。

我们去社区、法院、公安分局,给能接触的派出所及路上碰到的世人讲真相,这背后都有我们的修炼故事,当明白真相的世人高兴的谢谢我们时,心中生出了欢喜心;当一件事做的如意的时候,证实自我和显示心又显露出来;当受挫时,有一种失落和自责。我们发现后,都用大法及时归正,不然会给整体配合带来麻烦,给救度众生带来损失。通过讲真相,派出所警察主动到市公安局、“六一零”和公安分局主动要求无条件释放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还拿自己做担保“法轮功这些人都是好人,没有劣迹行为,我敢做担保。”

特别是监狱来去往返,通过慈悲的讲清真相,把最邪恶的环境慢慢的开创出来,特别是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成员,起初法轮功家属到接见日,如不骂师父、骂大法就不给批条拒绝接见;明白真相后,“六一零”成员对监狱的领导直言说:“炼法轮功的不是人吗?在我这所有接见的同样对待,一切开绿灯。”自那开始,“六一零”成员善待大法弟子与家属,从没刁难。

有一次,我想利用接见同修,了解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为的是曝光邪恶,在不是直系亲属又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真相开启了他的善念,给我来了一个特批,顺利的与同修相见,得到了第一手相关信息,这在迫害以来是个先例。

每次到监狱都把讲真相放到第一位,凡是接触到的警察都平等对待,无论到哪个科室。开始时,他们对我们仇视,我们不退缩。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那就把真相告诉世人。慢慢他们对我们客气的让座、端茶,象对待家人与亲朋。我们不配合监狱所有要求,他们也同意无条件放人,不需一切手续,不交一分钱费用。其实大法弟子所走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走旧势力的安排,那就是毁众生,死路一条;再一条是师父安排的路,讲清真相,真正能使众生得救,这就是大道无形,畅通无阻。

四、心酸后面有执着

营救同修一晃几个月过去了,时间对人来讲,有的感觉很漫长,其实只是一瞬间。当时本市需整体配合和近距离发正念的项目很多,有时正念配合不上,对面对邪恶监狱、洗脑班、公检法营救同修走在前面的压力非常大,这是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邪恶因素的聚焦点。

当时本市有一部份学员对营救同修和近距离发正念起逆反作用,当同修被绑架,互相找关系利用花钱去求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放人,做的不是救度众生而是毁众生,直接给邪恶输血,增加能量,是配合邪恶来迫害大法弟子,与大法背道而驰,对整体配合起着拆台的作用。

同修母亲在承受精神迫害极度的压力下,我们一直配合始终如一的坚持着,她纯净的说:“常人间是我儿子,我今天站在法上配合,营救的就是我的同修。”可是修炼人就有人心在,几个月过去了,同修一直没有归来,做母亲的心有一种无望失落的感觉,那些不认同正念营救的学员找上门来说:“营救什么?有啥用?别整那一套,花点钱办出来,多省事。”这样在情的带动下,老同修明知做的不符合法,也背后配合走人道,用与邪党拉关系、走后门的那一套,这样给整体配合起了间隔作用。

现在出现什么事情都是针对救度众生,如果基点放对,遇事向内找,什么事都能变成好事。因为自己有强大证实自我的心,邪党文化思维很多,对老同修不正面配合也有了想法,整体正念配合不上。邪恶为了消减我的正念,身体上迫害很重,几次去监狱两条腿很沉,承受力和忍耐力到了极限,心中忘了师父,没了正念,只想大哭一场,忘了向内找,想让协调同修找这老同修交流交流,有退却的想法。

当静下心来学法,才找到一切出现的事是针对自己的人心而来,同修现在都很忙,为啥做事不考虑别人?有点苦就不想承受,重担子让别人挑,这是师父的弟子吗?再说,同修之间有事要面对,都向内找,哪有过不去的关,解决不了的难?常人的那一套,找人说一说,调一调,越说事越多,心越重。当我把执著找到的时候,心情是那么的爽朗,真是心清体透,轻松的不得了。也想起师父讲的法:“无论做任何一个项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终。不然的话在历史上怎么给你记载你浪费的这些时间?哪一件事没做成,那一件事就是失败。”[3]

人心放下了,容量就大了,我去找到老同修,敞开心扉的站在她的角度,与她交谈自己在配合中的不足和差距,因为宇宙是顺应的,我俩的心都不拧劲了,自然心就溶到一起了,老同修也在向内找,谈了很多,后悔自己被情带动,还想花钱把儿子办出来,明知不对,还要故犯,这都是法理不清,走了这段弯路。

我们是修炼中的人,做的不好从新做,一直坚持往前走,在师父的加持下,六个月之久的营救,甲同修堂堂正正回到助师正法的整体中,在救度众生中完成他的历史使命。

在营救过程中一直坚持面对相关人员讲真相,最后这天,主管医疗报销的中队长,想最后把一千元的药费让家属报了,通过讲真相,以没有正式药费票据为由,把中队长手中的一千元钱又抽了回来,这样没使大法的资源受损。

这个邪恶监狱还没有解体,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继续迫害,我们更需整体配合,解体监狱和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解体政法委邪恶系统。

向师父双手合十: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